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稳中的“拖”字诀/张智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3日 来稿)
    雷洋死了,不幸中的大幸是他的死还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里,有多少人死得要比雷洋悲惨一万倍,却就这样默默无闻、消无声息的白白死掉了?对雷洋的死亡的真相,我无力说什么,但对雷洋的尸检,我倒想问一问:在一个事事草率的国度里,这尸检结论为什么要等待二十天后才能出炉?
    
    两个星期前,我曾经写了篇文章《恭贺“温哥华中领馆‘和谐’解决老侨领上访”的狗血剧圆满落幕》的文章。之所以称之谓“狗血剧”,是因为这中领馆维稳维得直在太好玩了,他们自己不觉得羞耻,但温哥华华裔社区的看客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弄得即使亲近中领馆的中文媒体都不得不发出点声音来揭揭“家丑”。
    
    其实这“狗血剧”中上访的主角李保忠,也是一个体制内的老干部。有媒体报道,1949年9月他15岁时便投身革命,长期在地质行业做行政工作,后来转调全国总工会,离休前是大陆地厅级干部。2005年,李和老战友汤镇南创建了温哥华老年华人协会并担任了首任会长,后来两人分道扬镳 。据说他李保忠还收藏了价值数百万元人民币的恐龙蛋等宝贝,后来全部捐献给了中国地质博物馆。可见李不但官职不小,还很有钱呢。至于那些宝贝的来历,以及他算不算“裸官”的祖师爷,那就天知道了。
    
    那么,这么一个在万恶的资本主义温哥华成立的地下党的革命组织,怎么最后弄得同温哥华中领馆过不去了呢?
    
    有报道称:从2007年到2011年,李保忠和他的一批支持者与另一批老年人发生内讧,展开了长达4年的拉锯式斗争。当时,两派各自守在了唐人街,一个设点片打东街寓山公所老会址,一个在金门中心安营扎寨。双方前后进行了十次谈判没能解决分歧,最后信不过中领馆,却一路闹到加拿大卑诗省高级法院打官司。
    
    本来,老年华人协会分裂长达十年,温哥华的中领馆根本可以完全处在矛盾之外,可惜啊,现已卸任返回大陆的一名领事馆的侨务领事,在公开场合力挺了李保忠的反对派。于是,李和领事馆的嫌隙就这样产生了。
    更要命的是,中领馆官员在2012年9月给李保忠离休前所在的工作单位全国总工会发函,介绍李在温哥华的“整治情况”,指责李工作上“搞一言堂,有经济问题,最后被罢免了会长”,这让具有丰富革命斗争经验的李保忠非常生气,他认为中领馆无权这样有选择地去反映,但未获得妥善回应,于是,倔脾气就上来了,李保忠走上了维权的道路。
    
    从领事馆到外交部、国侨办,最后一路反映到中纪委,据说中纪委有关负责人非常重视,介入协调。外交部领事司官员也对李的情况一直非常重视,积极进行协调和沟通,由于坚持不懈的努力,李保忠终于获得了收获。
    
    这一带一路走过来,又是整整4年。李保忠从79岁一直上访到了83岁。当年和李一起战斗的反对派主要五个骨干中的四人已经去世,一个眼睛瞎了。
    
    期间,中纪委、外交部相关官员多次和温哥华中国领事馆联系,虽然内情也是一波三折,总之,最后中国驻温哥华领事馆总领事刘菲,在2016年4月1日愚人节终于签发了那份为李保忠“平反”的明传电报。
    
    那么,对于这样一场“地下党老革命李保忠Vs温哥华中领馆”的上访狗血剧最终圆满谢幕,我本人也是一位上访的访民,看了后有什么感想呢?我来告诉你其中的秘诀吧:
    
    2013年5月,我从温哥华飞回上海,同我的包案人青浦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余旭峰、盈浦街道副主任朱春健等谈家里祖传房屋被政府、开发商违法犯罪强行拆除、财产被毁,要求解决。谈话中,对方直接对我说:我拖你个十年八年,你有什么办法?!
    
    拖你个十年八年,你李保忠同样也没有办法。这个秘诀,就是一个“拖”字。好在李保忠的反对派都已经被“拖”死“拖”瞎了,否则,温哥华中领馆刘菲也绝对不敢为你李保忠签发“平反”的明码电报,要不然,反对派们又得要上访了······
    
    雷洋的尸检报告需要二十天才能出炉,不得不令人想到这个神奇的“拖”字。二十天里,热点已经慢慢冷却;二十天里,不知又有多少刺激眼球的新闻会新鲜出炉;这二十天里,该修饰的也已经修饰好了,需掩盖的,早已经掩盖完了······
    
    一个“拖”字,特显出官方在维稳中的非公正性和丑恶用心。在一个维稳依靠“拖”字的官场里,你们还想让人民对你们幻想什么呢?其实,你们拖掉的,也正是你们自己的时间。但这句话,你们是绝对听不进去的。
    
    张智斌
    2016年5月22日 温哥华
    
    本文李保忠上访的内容及图片来源于网络:
    《惊动中纪委的温哥华侨领与中领馆“纠纷”圆满落幕:李保忠获得“平反”》
    http://www.homencity.com/gb/k2openinnew/item/3004937-%E6%83%8A%E5%8A%A8%E4%B8%AD%E7%BA%AA%E5%A7%94%E7%9A%84%E6%B8%A9%E5%93%A5%E5%8D%8E%E4%BE%A8%E9%A2%86%E4%B8%8E%E4%B8%AD%E9%A2%86%E9%A6%86%E2%80%9C%E7%BA%A0%E7%BA%B7%E2%80%9D%E5%9C%86%E6%BB%A1%E8%90%BD%E5%B9%95%EF%BC%9A%E6%9D%8E%E4%BF%9D%E5%BF%A0%E8%8E%B7%E5%BE%97%E2%80%9C%E5%B9%B3%E5%8F%8D%E2%80%9D.html
    
    维稳中的“拖”字诀/张智斌
    附图一:温哥华中领馆总领事刘菲2016年4月1日签发的明传电报
    
    维稳中的“拖”字诀/张智斌


    附图二:中华全国总工会离休干部、温哥华老年华人协会会长李保忠
    
    维稳中的“拖”字诀/张智斌


    附图三:2005年李保忠成立温哥华老年华人协会时候的政府登记文件
    
    维稳中的“拖”字诀/张智斌


    附图四:2015年外交部对李保忠的信访答复
    
    选自Zhi Bin Zhang(张智斌)的Facebook 《家园守护者》
    https://www.facebook.com/%E5%AE%B6%E5%9B%AD%E5%AE%88%E6%8A%A4%E8%80%85-173205448707792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210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 《歷歷在目》9.大好人
  • 當代中國的反戊戌運動——2018戊戌年献词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溫家寶為兒子向習近平跪地求情寫悔過書為何無效?
  •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 全璋回家!—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8新年祈愿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图文)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
  • 谢选骏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 曾节明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 郑恩宠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 独往独来这些国家告诉你什么叫舍得为人民花钱
  •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
  • 郑恩宠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 生命禅院《传道篇》三十九:雪峰传道(五)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现金回馈!
  • 严家祺什么是共和国三篇文章
  • 谢选骏超越种族之爱
  • 曾节明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 谢选骏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 陈泱潮特朗普《美国国安战略》认定中俄是【修正主义国家】的理论
  • 李芳敏144000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
    论坛最新文章:
  • 朝鲜局势与中美贸易: 习近平与特朗普再通话
  • 朝鲜战争联军齐聚加拿大研讨加深制裁平壤
  • FBI警告第一女婿指邓文迪可能为中国“工作”
  • 防中国尖实力渗透德州大学拒董建华的捐献
  • 《求是》刊登极左文章“消灭私有制”引起关注
  • 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因邓文迪遭FBI警告
  • 当局淡化文革 分析指习近平缺乏安全感
  • 经济是塞西总统的软肋
  • 法国狱警抗议浪潮:马克龙要求制定全面计划
  • 西班牙警告加泰流亡领袖勿插手否则接管自治区
  • 平昌冬奥 朝鲜将派140人乐团赴韩演出
  • 伊朗油轮爆燃沉没 专家称史上严重的污染事故
  • 阔别8年 谷歌地图重返中国
  • 全球旅游好年头 法国西班牙打头
  • 德国民调:一半人认为默克尔只应再当两年总理
  • 拉法兰推动法企进中国强调无偿促贸
  • 中国谁人上阵达沃斯?习近平或王岐山引猜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