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012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朵帕”节之后的思考/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年一度的维吾尔国际“朵帕”节,伴随着5月的春风,欢乐而来、愉快而去。
    
     由社交媒体看,这次的“朵帕”节,一如既往五颜六色、欢快温馨。脸书上,只要是维吾尔人,全家老少、男的女的都戴上了漂亮的维吾尔“朵帕”;而且,一些维吾尔人的朋友,也都没有忘记借此机会,上传一幅头戴“朵帕”的美丽图片,以示对维吾尔文化的赞赏。可以肯定,维吾尔“朵帕”节,更多地变成了一次展示维吾尔文化的机会!

    
    我在浏览每一个参与“朵帕”节维吾尔人头戴美丽“朵帕”照片的同时,也阅读了一些维吾尔人发表的“朵帕”节感想或建议。
    
    其中两个维吾尔年轻人的建议引起了我的共鸣,我思索良久,决定写这篇文章和大家分享他们的建议和思考。
    
    一位年轻人建议,以后不再以汉语翻译的“花帽”称维吾尔人的“朵帕”,而是代之以维吾尔语的音译“朵帕”。
    
    此建议非常好,我非常赞成!从今天做起,从我做起,我立即从我这篇文章开始,响应这位年轻人的号召。
    
    原因,当然,首先服饰是一个民族文化独特性的标志;反映一个民族在长期历史过程中,与自然、社会、及其他异族文明等的交流过程及其相互影响;其蕴含的深刻、深远、独特的文化历史意义,非其他民族的语言以简单的一两个字词所能涵盖。
    
    其次,头饰,更是一个民族在其形成过程中所蕴含历史、文化沉淀的,最明显、最直观反映该民族文化的身份标志。所以只有拥有该头饰民族的语言才能最贴切、最全面地描述其蕴含一切微妙、敏感深意!
    
    “朵帕”是我们维吾尔人的头饰,理所当然地应该由唯一能真实、全面表达“朵帕”所蕴含深刻、微妙文化含义的维吾尔语词汇来表述之。
    
    另一位年轻人建议,“朵帕”节不应该是一个简单的、仅持续一天的、来去匆匆的“朵帕”秀!而应该将其变成一个唤醒每一个维吾尔人珍视自己文化,珍惜自己服饰文化;呼吁每一个维吾尔人正视自己正在失去的民族文化;号召大家以穿戴自己民族服饰,弘扬民族文化, 以凸显自己民族文化、服饰为骄傲的——“朵帕”纪念日!
    
    这个建议更合我心意!这位年轻人的建议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维吾尔“朵帕”节目前流于形式的不成熟和肤浅。
    
    那些将“朵帕”节当成个人秀的社交媒体维吾尔‘明星’、政客、以及海外‘著名维吾尔科学家’,都应该深思这位年轻人的建议,好好静下心想一下这个建议背后的残酷现实!
    
    下面,我以亲身经历或见证的几个真实的、有关维吾尔“朵帕”的故事,来回应这位年轻人的建议,希望我的这篇文章能够使大家稍稍静下心,重新思考一下“朵帕”节的意义。
    
    大概是九十年代末;一天,石河子民族中学的一位朋友打电话要我去参加一个朋友聚会。那一天是个节日,我忘了是古尔邦节(宰牲节)还是茹孜节(开斋节)。
    
    一如既往,我头戴 漂亮的“朵帕”,穿着美丽的传统民族服饰——“坎崴”(Kanway)衬衣来到了朋友聚会。聚会开始,因有几位来自远方的客人,朋友开始介绍聚会参与者。当介绍到我的时候,朋友笑着说:“这是石河子教师进修学校的伊利夏提老师,我们石河子的‘最后一个维吾尔人’”
    
    大家看着我哄然大笑;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很自豪!
    
    我明白,朋友是因为我一个民考汉的维吾尔传统穿戴,在引用美国名著《最后一个莫希干人》来逗乐开玩笑。但是,我将这位朋友的开心介绍当作了对我穿戴的肯定和赞美,也将他的介绍当作了对我维吾尔心的敬佩和羡慕!
    
    当然,从内心里,我并不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维吾尔人》!也坚信,再过一百年,也不会有《最后一个维吾尔人》出现!
    
    但令我遗憾的是,当时参加聚会的朋友当中,确实,除我之外,几乎没有维吾尔人穿戴民族服装!
    
    又过了几年,我来到了美国。大概是两年前的一个斋月日,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为大华盛顿区的维吾尔人举办开斋晚宴。
    
    晚宴快开始,我和一位著名维吾尔历史学家坐在一起海阔天空地谈论民族问题;正当我们谈得兴趣盎然时,一位娶了维吾尔姑娘的白人朋友来到我们身边,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他向我们致意,然后坐在我们身边;我们两个同时被他的美丽的传统维吾尔衬衣,头上漂亮的“朵帕”所吸引;我们不约而同地、会心的笑了。
    
    全场,大概有一百多号维吾尔人;但是,只有这位白人朋友穿戴着传统的维吾尔民族服饰!我这位自豪的石河子‘最后一个维吾尔人’,在他面前也相形见绌、无地自容!
    
    历史学家朋友自嘲地说道:“今天,只有他是唯一一个维吾尔人,他比我们这些维吾尔人还更维吾尔!看来,维吾尔的女士比男人更有影响力啊!”我无言以答。
    
    最近的一天,我和妻子女儿一起去参加一个朋友极为私人的一个小型结婚仪式。朋友邀请的人不多,只有几对。当婚宴结束大家即将告别时,新婚夫妇给每一位男士来宾赠送非常漂亮的、制作精美的“朵帕”。
    
    太漂亮了,我拿起来立即带到了头上,另几位也一样,带到了头上。
    
    然而,一位朋友的妻子开始嚷嚷:“别戴、别戴!戴上‘朵帕’你会显老,‘朵帕’不适合你,别戴!”朋友犹豫了一下,将头上的‘朵帕’拿掉了。我很失望!
    维吾尔 “朵帕”节那天,我闲来无事,看了一个由喜剧明星阿地力∙米吉提演绎的有关“朵帕”的喜剧短片。
    
    片中,当阿地力自豪地穿上美丽的维吾尔传统衬衣、戴上漂亮的维吾尔“朵帕”,走出家门时;街坊邻里、男女老少都以为阿地力的什么人去世了,引来街坊邻里的哭天嚎地滑稽场面,这场面既熟悉、又令人深思!
    
    什么时候,我们美丽的“朵帕”变成了送亡灵的葬礼服饰!?什么时候我们漂亮的民族服饰变成了落后、保守的象征!?什么时候我们漂亮的民族服饰变成了老气横秋的象征!?
    
    是谁,以什么方式,使我们当中的很多人无形中接受了维吾尔人美丽的传统民族服饰是落后、保守象征这一荒谬的观念!?是谁,在我们的脑海里注入了自己美丽的民族服饰只需在特别日子穿戴这一肤浅、无知的看法!?
    
    是什么力量,在阻止我们将我们美丽的传统民族服饰、“朵帕”,变成我们维吾尔人日常的穿戴!?
    
    最明显的答案,当然是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殖民侵略者;这是斩钉截铁的答案!然而,我们自己是否也需要检视我们自己!?
    
    我每天上班来回经过大华盛顿区附近的Herndon市,每天早上亲眼目睹这一个有大量印度人聚居区的街景。最突出的、也是印象最深刻的、映入眼帘的是,大早上穿戴着其美丽的民族服饰、领着孩子站在街边巴士站的男女印度人!
    
    时不时地,在公司里还能看到头戴大缠头巾的锡克教徒,他们非常自豪地进出办公室!
    我们维吾尔人的服饰,自私地说,在我看来,要比其他民族的要漂亮千倍;然而,我们只把我们美丽的服饰当作特别日子的服饰、当作了葬礼的服饰?
    
    在潜移默化中,我们早已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将自己美丽的传统民族服饰当作落后、保守的象征?在无意中,将自己美丽的民族服饰当作老气横秋的象征?
    
    抱着这种肤浅、荒谬的被毒化心理,一个维吾尔人,如何自豪地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文化、历史、信仰?如何自豪地向别人介绍自己的传统服饰、头饰?根本不可能!连自己都对自己文化没有自信,没有底气,哪来的自豪感?
    
    由此推而广之,我们的很多问题还需要我们自己首先去正视自己存在的不足,自己的不自信!否则,我们现在可能正在逐渐失去自己的服饰、头饰;再往后,可能是逐渐失去我们的语言、文字;再再往后,可能是逐渐失去对自己民族的自信心。如果真的这一切发生,那将是我们维吾尔民族的末日!不知道谁将成为《最后一个维吾尔人》!?
    
    中共侵略者正在潜移默化地、以冷水煮青蛙的方式,首先腐蚀、毒化我们的思想,使我们相信我们的民族文化、民族历史、伊斯兰信仰是落后、保守的,是可以抛弃的!
    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时刻保持警惕,珍视我们的文化、保护我们的传统、爱护我们的信仰;这样,我们才能自豪地以一个也曾经为世界文明作出过贡献的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争得一席之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805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1月12日——维吾尔人的节日!/伊利夏提
·林保华:请世界关注维吾尔人的“脱中”者
·官方版沈阳屠杀维吾尔人案前后矛盾、漏洞百出/伊利夏提
·无能的联合国、苦难的维吾尔人/伊利夏提
·民族压迫中的维吾尔人——自己家园的囚徒 /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民族压迫中的维吾尔人——被剥夺的隐私权
·艾尔肯:维吾尔人追求自由的心路历程 (图)
·祖拜拉:东土耳其斯坦现实与海外维吾尔人的思路
·伊利夏提:香港“占中”与维吾尔人
·热比娅:伊力哈木被判重刑让维吾尔人更加觉醒
·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使维吾尔人任何形式的反抗——合情、合理、合法
·增进维吾尔人权利上的平等感/李英之
·回敬余磊:维吾尔人民伊利夏提
·张弛《一个维吾尔人家庭史》中的谎言/伊利夏提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采访手记/张弛
·解放报:维吾尔人向中国堡垒发起攻击 (图)
·曹建明张春贤撥维吾尔人铁心分裂 我习俞救火
·为何维吾尔人选择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中国新疆政策把一些维吾尔人推向好战
·维吾尔人的脊梁还是直的/伊利夏提
·美国国务院报告:维吾尔人处于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
·张海涛要求法院二审开庭 三名维吾尔人被重判10年 (图)
·山西拘四位维吾尔人涉预谋恐怖袭击
·伊力哈木妻子谈家人探监 海外维吾尔人批欲加之罪 (图)
·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 官方加强对维吾尔人监督
·中国称被遣返维吾尔人企图参加“圣战” (图)
·美国担忧被遣返维吾尔人 将面临严酷的对待 (图)
·泰国再度发生维吾尔人逃亡事件 仍有8人在逃 (图)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没有信仰伊斯兰教的自由(视频) (图)
·广州2名砍人疑犯 均为新疆维吾尔人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4新疆镇暴 450多人丧生 (图)
·中国作家王力雄访谈录(4):海外维吾尔人的目标是独立 (图)
·伊宁大屠杀18周年:针对维吾尔人的残暴是持久性的(视频)
·民族压迫中的维吾尔人——‘绿卡’、‘良民证’/伊利夏提
·800余名维吾尔人血洗了当地两个派出所
·时事大家谈:维吾尔人离乡背井输出劳务,是祸是福?
·中共政权正在迫使维吾尔人放弃使用智能手机/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被迫放弃使用智能手机/伊利夏提
·中国因何严待维吾尔人,宽待回族人?
·八名维吾尔人被执行死刑 世维大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维吾尔人伊斯兰化史
·维吾尔人及其文化/阿布都许库尔•穆罕默德伊明
·回忆录:盛世才屠杀维吾尔人数量问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