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绪林:爱之和解,燃起第11根蜡烛:致北大师生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0日 转载)
    致全体北大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爱之和解

    
    ——燃起第11根蜡烛
    
    一个大家都不愿提说又都无法回避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也该迅速的演绎到这里,将剩下的时间留给你们;天父啊,求你见证,此刻我没有惧怕,只是仍然疑虑这是不是被给予我的使命,而不是我自身的僭越的选择——尽管一般而论诚实就意味着不回避真实。我意识得到周围的恐惧与怨恨,为了抚慰那民族的伤痕,为了重新获得信任,我们必须在爱和责任感中去面对它,分析它,真正的认识其所具有的内涵,从而为普遍的和解指明出路。
    
    一、 悲剧的诞生
    
    我同意黑格尔的说法,悲剧就是两种普遍的力量或理想的不可避免的冲突与碰撞,造成了高贵的殒灭,人们遭受苦难或毁灭,然而人所代表的理想却不因此而毁灭,仍然被维系下来。
    
    十一年前,这个民族经历了一场悲剧:在伦理与法权之间,在理念诉求与传统规约之间,在愈来愈弥漫着抵触与敌视的氛围中,普遍的、深层的共同责任暂被弃置,真理与价值的部分内容和特定方式被突出的强调,面临的就是无可避免的冲突与殒灭;在强力冲突之中,民族的悲剧形成了,除了被殒灭者的苦难,幸存者的怨恨之外,还有普遍的罪责,弱化了的社会伦理规约,削弱了伦理合法性而不得不愈来愈依赖自我本位的法权体制。这就是“六、四”,我们民族的苦难,每一个社会阶层,每一个负责的个体可以暂时规避,至终却不得不面对的悲剧:对一个普通人,它深深的影响着其生活的伦理环境;知识阶层在构筑自己对社会的伦理责任时无法不被其困绕着;政治家则应当深刻的意识其与自己的事业的关系。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不是为了相互指摘,而是为了走出相互间深藏的恐惧和怨恨;不是为了显露矛盾,而是为了和解,当知道,我们回避的时间愈长,再去面对时便愈脆弱。今天,我们站在这里,是为了寻求和承担我们自己的过失和责任,是尽自己的本分,是为了抚慰民族的创伤,重新构筑相互的信任,以良知和深深的责任感为民族注入更多的希望。
    
    悲剧是如何产生的?让我们转向那在悲剧冲突中一方中作为理想得到强调的理念伦理:民主与自由。因为我们必须从我们自身中寻求和承担责任。与民主体制相比,亚里士多德更欣赏精英体制。然而,从启蒙运动以来,不仅仅是贵族,而且普通民众的权利得到承认和尊重,民主体制在西方便成了一切社会结构的深层基础。这里还有另外的原因,被承认后的民众权利更多的依赖于自我实践,这使社会体制中规避消极后果的效能升为首位,与此同时,社会体制的复杂化使对体制权力的制约与监督成为最重要的问题,因此民主成为现代普遍社会结构中最基础的体制因素。然而我们必须区别民主作为理念和民主作为体制化因素:作为体制,在现代社会中,民主总是最基础的;作为一种理念,民主却仅仅意味着一种规避,规避权力的滥用,它只是确保更高追求的条件,一旦在体制中得到某种实现,人们便会寻求其它目标。在这里,自由作为对民主的限制,对更高的、私人价值的尊重出现了:民主若被极度推崇,就会威胁更高的价值领域,事实上,民主的暴政是对个体自由的剥夺,而历史上每一种体制性邪恶的出现,除了暴力,也常常经过了民主的程序。自由意味着限制法权在社会中的行使范围和限度,以确保个人的选择权和兴趣的不容忽视。然而自由也当被区分为体制自由和个体的自由,前者是与后者相关连的一种中庸的宽容的体制,而后者则涉及觉醒的个体的内在的选择,从价值层次上是最精微、最敏锐的领域,是良知的领域。似乎一切的历史最终是为了所有个体的内在自由。而某哲人说“自由啊, 你为何如此的沉重”,既见证了这种价值秩序,也肯定了这一切是一种个体和群体的抉择,一种创造,一种理念诉求和行为实践的相互牵缠的领域。
    
    上面我们分析了民主与自由两种被诉求的理念伦理,肯定了其价值。现在我们分析它所面对的是什么,它是以怎样的方式去面对的,寻求和分析它为什么以悲剧告终。理念持有者指斥其对立面是法权本位,是专制,是体制化的恶,是需要得到消解的势力。在这种思想根基的支持下的形成的对理念持有者来说是简单的善与恶的对立(这种判断和选择的责任部分应由理念持有者承担,他们自己将自己放置在这种模式中,更应该由社会的思想阶层来承担,他们似乎仅仅为理念运动(民主运动)提供了这样一种脆弱而虚假的精神平台)。于是一场悲剧(两种同样高贵的理想的冲突)被界定为恶对善的扼杀和损毁,其结果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愈来愈狭窄的社会伦理和精神空间。其实不应是这样,理念持有者所面临的决不如此简单,决不仅仅是体制的恶,被他们指斥的对立面实际上是整个的带着苦难的民族的传统和价值,因此真正的冲突是在传统的与新的理念之间,是在恢复旧日的伟大与将来新的展望之间的冲突。可惜这没有被意识到,于是机会错过了,悲剧诞生了。我不是在讨好体制以求退路,事实就是这样:剔除了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理想仍然是使得每一个民众得到相应的照料与帮助,是使古来的公平理想得到实现,而现在的法权体制仍然与延续千年的体制在结构上是何其相似: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伦理判断的问题,这应该是表明:千年的文化传统是如何的在现实中顽强的坚持下来,生存下来,尽管以不同的面貌出现。我们可以去分析这种传统的弱点并加以改善,加以扬弃,但我们绝对不能也无法简单的否定它,消解它,因为我们自己是从中而出的,我们身上心灵中带着太多的影响,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爱和同情中,在宽容和深刻中调和整合传统与新的价值或理念。恰恰是在这种传统中具有文人情调的知识分子在诉求理念的实现中仍带上了自身不可避免的传统的弱点:缺乏现实的体制建构精神和能力,陷入情调化的表白。相反被作为对立面的法权体制中可能还做得更好一些:当那位说过“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的老人邓小平在同样经历“六、四”的精神困惑时仍坚持向外来价值打开大门,当以江泽民为领袖的法权当局通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方式艰难的推动民族的现代化转型时,我们可以看见自古以来中国最优秀的一部分人所惯常的做法:在缺乏理论建构的条件下,采取坚韧的现实的理智行为。(当然,意识形态体系的伦理评价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知识阶层常常没有为时代的制度、精神生活提供一个足够宽广、真实、能同时容纳保守要求和新的理念诉求的精神平台也是有责任的。)
    
    在上一段中分析了悲剧诞生的第一个原因:真正的冲突没有被意识到,而是被简单地误读为善与恶的对立。现在分析悲剧诞生的第二个至关重要的条件:在民主理念与传统法权的对峙中缺乏有效的体制接触,而这种责任更多的应是由理念持有者来承担的。因为新的理念必须在同情与充分的认识中去与传统法权接触——这意味着节制和有效的自我建设,而且首先应注重自身的体制化建构和体制化表述。然而现实是怎样的呢?民主被当成了无限的理念,被错读为唯一目标,并将面对的其它价值尤其是传统视为邪恶,这种狂妄是悲剧的伏笔。而且理念持有者采取了错误的诉求方式:民主理念与法权冲突在当时是一种伦理冲突(它包含着民主理念对法权体制的指摘和不满),也就是说,民主仅仅是一种理念,停留在人们的伦理认同之中,尚缺乏现实的体制实力,因此它的最高目标应该是一场道德运动——取得人们在道义上的支持(包括执掌法权体制阶层的认同和容许),并在道义的压力和良知的感动下促进社会渐进改良。但事实却由激情的引导沿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前进,民主理念错把自己的使命从伦理运动转化为现实的制度化斗争,它试图以伦理压力来瓦解现存的体制结构。这是悲剧造成的最重要原因(在激情和冲动中冷静的声音没有也不可能被听见)。这样,纵使民主运动从伦理上得到了法权体制当局的同情,也会遭到体制自我维护的强大的反击。于是,可怖的悲剧发生了:那是一个被构造的被鼓吹的无限的看起来充满正义的理念(民主)就颤抖着,横空直撞冰冷的尚待解冻的地面——它妄图以此来自我实现——结果是伴随着巨大的撕裂声,良知的震颤,理念破灭了,留给人们幻灭和伤痕,带来普遍的罪责和显露的潜存的苦难。悲剧诞生了,民族的心灵破碎了。这正如亚里士多德的话:伴随悲剧的是无尽的哀矜和恐惧。
    
    二、 和解
    
     今天我们仍然活在这悲剧的阴影中。在悲剧的诞生中,意识到对方力量的,本想和解的理念伦理与法权体制无可挽回的碰撞了,罪责和恐惧也就产生了。理念伦理(民主)从实体上被消解了,然而其作为理想却被保留下来,只是退守到良知之中,表现为无尽的怨恨、惧怕;而法权体制在意识到自己的罪责时就只能躲避它,通过莫不相干的意识形态来替代来逃避,停留在防备,恐惧之中。更关键的是在悲剧诞生时,双方在恐惧的震撼中都认同了那种善与恶的浅层地位,没有意识到这是两种同样普遍的同样高贵的力量的碰撞的悲剧,是一个背负着数千年的文化重负的民族在艰难的生存与衍变中付出的又一次代价,是传统价值与新的理念的冲突。于是悲剧被认同为惨剧,这样没有正确的被认识的罪责就没有办法被承担,于是我们就在走向堕落:虽然良知仍在哀怨,但公众领域中的伦理却因为良知的惧怕而丧失了强有力的承担者,于是虚伪的意识形态体系盘踞着公众伦理,导致普遍的麻木,沦丧和虚伪。在这样的公众伦理中生长起来的人,完全可能是沦丧的毫无道德感的势利主义者甚至无恶不作的野兽。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不能分析这种过失的普遍构成 和其在与良知的纠缠中造成的良知的不安以及拯救的可能性的存在领域,而直接分析拯救的方向。拯救的源泉何在?上帝,良知自觉,道德不安借助理论获得的升华?然而,首先得认识到“六、四”不是一场惨剧,即善与恶的抗争及杀戮,而是一场悲剧,是两种同样普遍、同样高贵的力量的抗争中普遍的殒灭:一方丧失了实体,一方则似乎失落了道义上的正义。我们只有认识到双方都是从高贵的力量中陨落的,都代表着正义的不同方面,我们才能够恢复高贵的、有尊严的负责任的心态,也才能去主动承担更多的责任,才会主动地承认自己的过失,伸出诚意和谅解的手,为普遍的和解准备条件,以实现完全的正义。道路就是这样的:恢复和承认自己的高贵,从卑劣感中摆脱出来承担自己的罪责,主动伸出善意的手实现和解,彼此承认对方的价值和地位,在民族复兴和完善的名义下,共同建构和完善社会的伦理状态、法权体制,以为每一个个体的自我完善提供更好的条件。
    
    我们期待着和解,为了从惧怕和怨恨中走出来,为了恢复普遍的信任,为了赋予社会伦理以坚实基础,我们伸出诚意的手来承担责任,来抚慰民族的创伤,来表白自己的过失,并从阴影中走出来,面向着艰难的未来,以宽容和爱构筑和完善我们的社会!
    
    让我们迈出第一步。我承诺:除非遭遇绝对不可抗力,在六月3日的晚上八点来到三角地,在夜晚来临的时候,燃起第十一根蜡烛!来吧,我们一起来,我没有蛊惑你们,我一人走在你们的前面,承担我的责任。没有吵闹,没有狂热,没有激愤,只有冷静,只有理智,只有更深的对民族苦难的同情。让我们燃起温暖的烛光,驱散怨恨和惧怕,显示爱和信任,表达善意和谅解,为民族,为将来投一票信任!
    
     北大学生,哲学系九九硕研:江绪林
    
     2000 5,27——5,28
    
    来源:水木清华BBS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223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子扉我:上海青年学者江绪林自杀身亡 (图)
·江绪林:重回《理想国》——逾越政治
·华师大知名学者江绪林自杀,最后一刻微博发出黑白照与遗书 (图)
·华师大青年学者江绪林自杀身亡,微博留遗书 (图)
·曾因纪念六四被抓 华师青年学者江绪林自杀身亡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 信号很明朗了
  •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 改良,还是革命
  •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谨防心灵的阴暗角落——《天启篇》
  • 谢选骏北京已是空城计
  • 基督化生活名誉
  • 谢选骏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 曾铮讓人打寒顫的通知ChillingNotification
  • 谢选骏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 邱国权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 台湾小小妮算太多都沒用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 藏人主张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 陆文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16-2:453-2018年天象揭秘
  • 金光鸿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忧国忧民系列
  • 吹綿集微信微言
  • 藏人主张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 明暗經緯錄國父孫逸仙完成代代相傳的夢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论坛最新文章:
  • 王毅:印方承认进入中国领土我方要印军撤出
  • 陆战机6天3次逼近领空 台称绝不示弱不回避
  • 通俄门没保护好特朗普 美司法部长恐官衔不保
  • 法国撮合利比亚政军敌手:军事强人是反恐强壁垒
  • 解放报:因特网变中共极权主义新工具
  • 以色列拆除新安检之际土耳其吁穆斯林护耶路撒冷
  • 美国单边制裁俄国将连累欧洲能源企业
  • 日本或证实首例哺乳动物致新出血热
  • 参议院众议院轮番审 库什纳死磕未通俄
  • 日本自杀率仍居G7之首 政府望2025前将其降三成
  • 揭秘加拿大如何帮助中国制定反家暴法
  • 美军机飞抵东海 中国拦截回应停止危险活动
  • 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 瑞士一有前科男子用手锯刺伤五人
  • 世界报:马克龙的人气非常脆弱了!
  • 美国国债三个月期券收益率超过了六个月期券
  • 韩国没有率先停止对朝敌对行为的计划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