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桑普: 星洲独夫李光耀的殒灭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31日 转载)
    桑普 政治评论人,律师,法学博士,独立评论人协会会员,华人民主书院讲者,占中义务律师团成员,前《主场新闻》与《立场新闻》博客,热爱历史、哲学、法律。自2007年起,在香港《苹果日报》、香港《开放》、香港《辅仁网》、台湾《自由时报》、台湾《民报》、英国《BBC中文网》、美国《民主中国》等平面媒体与网络媒体发表多篇政论文章。着有《风雨如晦》、《革命倒影》。
    
     3月23日,新加坡独裁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享年91岁。现任总理兼李光耀长子李显龙宣布全国哀悼一周。29日举行国葬,45万人送别李光耀遗体。一周以来,民众陆续悼念献花,户外酷热排队轮候8小时,送别「国父」,秩序井然。电台播放肃穆乐曲,车站电子屏幕显示悼念李光耀字句。国际领袖纷发唁电,富商巨贾亲临吊唁。中国独裁者习近平称李光耀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总统奥巴马形容李是「真正历史巨人」。新加坡政府还将全国唯一的合法示威区芳林公园列为悼念李光耀专区,无限期禁止在公园内示威及集会。此外,李光耀自1959年至1990年正式执政,及至吴作栋、李显龙先后继任,一直标榜所谓「高效、廉洁、不感情用事、富有创造性、前瞻性、务实精神」的「新加坡模式」,再度成为热议话题。

    
    李光耀深受重视「纪律」的祖父李云龙,以及重视「自强」的母亲蔡认娘两人影响,曾经留学英国,从政作风强悍干练。在马来西亚于1965年离弃星洲之后,他带领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这个自然资源缺乏、被谑为「地球上一红点」的岛国土地上,创造出经济「奇迹」。培养人才,利用外资,引进科技,扩展家族亲友跨行业垄断势力,把新加坡全境视为自己私家大宅或家族企业,把全国人民视为自己有责任好好培养、管束、照顾的家佣或员工。一方面保障教育就业及组屋住房,另一方面以「受我恩惠、不能忤逆」的父权思维,尽情禁制言论及异议自由,狠辣对付反对派领袖徐顺全、博客鄞义林等人。经济鸟笼自由,政治全盘独裁,箝制言论心狠手辣,社会文化多元并蓄,经济繁荣,规划前瞻,秩序父权,政府高效,官员廉能,强推英语,打压华语,市容卫生,基建卓越,鞭笞峻法,禁口香糖,强制征兵,教育严谨。外界统称之为「软威权主义」或「亚洲价值观」。
    
    这套做法近年深受中共高层及香港高官赏识,满以为独裁专政一样可以开花结果。邓小平早在1992年「南巡讲话」时就提到新加坡﹕「要出国去看看并且要向各国学习,特别是向新加坡学习。他们有良好的社会纪律和良好的社会秩序,我们应向他们借鉴,并且比他们管得更好。」及至十八大前后,习近平也有同感,由他担任校长的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更发表一系列文章探讨新加坡经济问题、人口问题、小区管理及治理经验。大批中共官员先后被派往新加坡学习。毕竟,李光耀在1974年曾经预言:中国只要满足三个条件,即可超越新加坡:稳定政局、菁英官僚、市场经济。中共往这个方向走,终于变成:维稳防乱、贪腐党官、权贵资本,真的很有「中国特色」。面对这些「中国特色」,中共始终念念不忘新加坡的「成功」之道,尤其对于「新加坡模式」以下六大核心论点相当欣羡,矢志渴求。归根结柢,只要破解以下六大核心论点的欺骗性,即足以验证「新加坡模式」根本难以持续,不值推广,不值学习。现在有意学习和推广「新加坡模式」的政权,形同闯入歧途,迷途不返,自掘坟墓。
    
    一、无李无我论。新加坡并非有如中共集团般大力鼓吹集体主义或民族主义,反而保守着一定程度的个人主义和务实作风,但是新加坡却有另一套意识形态来维护李光耀政权的独裁专政。那就是不断灌输「没有李光耀,就没有新加坡」、「没有新加坡,就没有现在的我」、「没有李光耀,我们甚么都不是」、「我感觉好像我的一部分都消失了」这类怪异思想,导致最近很多人跟随李显龙高喊「李光耀就是新加坡」而不觉有误。果真如此,难道「李光耀死了就是新加坡死了」?
    
    归根结柢,这类迷思的根源就是:不了解历史,不了解自己,拿一点放大,见树不见林。如果现在有人说「没有砵甸乍(璞鼎查)就没有香港和现在的香港人」,究竟香港人会有何反应?如此以偏概全,把某人捧为当今世界和自己生活的「第一因」,然后在教育和舆论当中,不断重复「洗脑」,灌输这种「信仰」,然后让人由衷觉得自己的存款、资产、工作、家族、住房、衣服、食物、安全,一切源自那个「第一因」,其他原因都是次要、附随、无足轻重。这种「信仰」正是李光耀独裁统治术的最大奥秘。有一位从外国赶回新加坡「奔丧」的女士声称﹕「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李光耀就是我的偶像,他从零开始为我们做了很多,我和家人都很尊敬他。」好一个「从零开始」的「第一因」。全面认识历史和自己,面对现实,实事求是,才能解毒破魅,瓦解魔咒。
    
    二、稳定首要论。李光耀独裁统治术的另一奥秘,就是在个人理性思维层面植入一种二元对立的辩证魔术。李光耀一直反复强调:「西方式民主并不适合所有国家,年轻国家在能承受西方模式的民主和个人自由前,首先需要实现稳定和经济发展。」有位参与瞻仰吊唁的新加坡人更加把这种想法进一步演绎铺陈。他的论述相当经典,大致如下:年轻人追求的是自由,中年人追求的是稳定;要自由就不可能很稳定,要稳定就不可能很自由;人人有言论自由的结果就是争吵纷乱;这里涉及二择一的取舍;但要选择也不太困难;因为有了民主自由之后,人们仍然需要繁荣稳定;但是有了繁荣稳定之后,人们就会满足,民主自由就变得可有可无,甚至不再必要。毕竟这种说法一直在华人社会当中大行其道。
    
    这种诡辩术的欺诈重点就是把「自由」与「稳定」二元分化矛盾对立起来,讹称两者水火不容,并且暗示「不自由」(注意是谁的不自由)才是「稳定」(注意是谁的稳定)的最佳保障,同时没有论证为何「某人被统治者罗织诽谤或危害国家安全罪名起诉以致破产或陷狱」,竟然保障了「新加坡经济繁荣富足和工作稳定」,也无法说明在经济繁荣之后,为何人们就不用理会自己的自由与人权。大家千万不要小觑这套诡辩术侵蚀理智的威力。它不是新加坡长年洗脑教育和威权舆论的专利,实际上在华人社会内比比皆是。如果人们继续把繁荣稳定视为首要价值,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社会,只会有以法律作为统治工具的专制社会。
    
    三、务实逐利论。李光耀在2007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们没有意识形态。如果它有效,那我们试试。如果效果不错,那我们就继续。如果没效果,那就扔掉它,试一下别的东西。」但是如果有位新加坡人今天说:「我们没有意识形态。如果李光耀和李显龙有效,那我们试试。如果效果不错,那我们就继续。如果他们没有效果,那就扔掉他们,试一下别人。」可以吗?不会遭政府报复控告吗?
    
    由此可见,李光耀的务实逐利是无拘无束的,新加坡人的务实逐利是在鸟笼里的,从来无法主张人民行动党不要继续执政。由始至终,李光耀从来不问是非公义,只问权力利害,有利则进,无利则退。由他自己来界定的「利益」,才是执政的最高指导原则、最大意识形态。昔日反对中共和马共勾三搭四,转身就可以跟毛邓江胡习相见欢。他力主美国重返亚太,同时新加坡也是美军第七舰队后勤队伍和第497战机训练中队的驻守地,但他却跟中共政权把酒言欢,眉来眼去,务求两家通吃。他当年对中共六四屠杀平民表示震惊,之后又认同军队杀人如可避免百年动乱即无可厚非。他曾经与威权时代的台湾政府签署「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士兵可往屏东恒春接受训练,但又拒绝让台湾年度敦睦演习的舰队在新加坡补给。其务实逐利的政治思维,可见一斑。
    
    在他的统治下,经济上权贵垄断,与民分利,条件是人民乖巧顺从,允诺人民日后必尝甜头。所谓左翼与右翼两大阵营经济和政治主张的理性论辩,从未真正有过,一切决策都掌握在人民行动党的股掌之中,被允许的言行范围相当狭隘。无可否认,李光耀对国际形势和国家发展有深邃远见和洞察能力,但却对于人世间的正直与公义兴趣缺缺,脑海里只有生存、策略、权力、财富等概念。
    
    四、菁英统治论。这一点也被称为「阴柔独裁论」或「软威权主义」。李光耀强调自己奉行「菁英统治」(meritocracy),被外界称之为「亚洲价值观」。他坚持不能将欧美民主制度照搬到亚洲。他在1994年接受《外交事务》访问时表示东方社会与西方社会大有不同,「东方社会相信个体存在于家庭之中」,「家庭又是大家族的一部分,接着是朋友和更广阔的社会」,所以东方统治者不会对家庭职责越俎代庖,西方反之。他形容美国民主制度导致个人权利扩张太过,牺牲社会秩序,反而东方社会能够在井然秩序中享受自由。此外,李光耀坦承「国内种族问题」也是反对照搬民主的另一原因。他在2005年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访问时表示:「在多种族社会,你不会根据经济和社会利益投票,只会根据种族和宗教投票,假设我在这里运行英国式民主系统,马来人会投给穆斯林,印度人会投给印度人,华人会投给华人,我会见到国会长期陷入无法解决的冲突,因为华人多数会永远凌驾其他人。」
    
    这套说法长期迷惑了不少对东方社会一知半解的西方人士,但却与事实不符,而且逻辑不通。西方政府何来对家庭职责越俎代庖?东方政府例如中共集团又如何没有对刘晓波及陈光诚的家人越俎代庖?西方社会秩序如何被牺牲掉,而东方社会秩序又如何井然?比较一下法国农村和中国农村,何者社会秩序更佳?新加坡人又如何在井然秩序中享受到言论、出版、选举自由?如果「种族问题」可以成为不要民主选举的理由,那么几乎全世界所有国家都不配有民主政制了。况且,一个种族、一个阶级,只会有一种态度、一种选择,永不沟通,永不妥协,永不改变,永不动摇,是事实吗?看看美国总统奥巴马吧!归根结柢,「菁英统治论」的骗术精华在于隐藏以下一点:谁决定谁才是称职的菁英来统治人民?实情还不是李光耀这个所谓「菁英中的菁英」早就决定了他的人民行动党才是世上唯一称职的「菁英群体」来持续统治新加坡吗?中共集团标榜「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以及「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还不是基于相同逻辑?「赢家等于菁英,菁英不能失败」的专制毒素还要肆虐多久?
    
    所谓民主制度不符合东方文化的说法,始终自欺欺人。当年,韩国民主运动领袖金大中曾经反驳李光耀的说法,强调东方哲学不乏符合现代民主理念的思想,亚洲民主人权改革的最大障碍是来自像李光耀等专制统治者及其辩护者的抵制,而非文化遗产。他又讽刺新加坡连嚼香口胶都要管,与李光耀声称政府不介入家庭私人事务的说法自相矛盾。近日,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也有感而发:「李光耀和我思想不一样,我是主张自由民主,李光耀则是主张亚洲价值,就是中国社会五千年历史,皇帝制度要管到底,一家族全家人都要管政治。」可谓一语中的。美国知名学者杭廷顿曾经说过「李登辉过世的话,台湾民主还能留下来,但是李光耀过世,制度无法留下」。是否如此,拭目以待。两位李先生的格局和见识终究大相径庭。
    
    五、反腐倡廉论。这是李光耀政权一直标榜的标准论述,意思是政府高薪养廉,官员两袖清风,人人光明磊落。然而,这些只是表象,实情是小恶不作,大恶无形,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需知道整个新加坡的主要产业都是由新加坡政府全资成立的淡马锡控股公司操控。后者掌握了新加坡最重要、营业额最大的企业,包括新加坡电信、新加坡航空、星展银行、新加坡地铁、新加坡港口、海皇航运、新加坡电力、吉宝集团、莱佛士饭店等,可谓主宰了新加坡经济命脉,而且它还参股在新加坡报业控股及新传媒。与其称之为「国家资本主义」,不如称之为「由李光耀集团操控的国家资本主义」,更加名副其实。此外,淡马锡控股公司还把大约一半资产投放在外国,银弹遍布印度及印度尼西亚的银行、澳洲及马来西亚的电信公司、中国的银行、巴西的油气公司、香港的屈臣氏集团等。2002年,李显龙之妻何晶更被任命为淡马锡控股公司执行董事兼CEO,不惜抛头露面,足见李光耀家族全面把持新加坡的经济命脉,所言非虚。淡马锡控股公司一向不公布财务报表及高层管理人员薪酬,决策秘密而不透明,腐败行径当然极有机会做到「大恶无形」。这里还没有谈到比淡马锡控股公司更加神秘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财富往来及人员薪酬当然讳莫如深。如果现在还有人认为李光耀家族以及一众涉足这些企业的权贵高层,清风两袖,毫不贪腐,恐怕对「大恶无形」的经济犯罪结构及三大核心元素,亦即贪腐(corruption)、阴谋(conspiracy)、裙带(cronyism),茫然无知。
    
    六、儒家圣王论。李光耀骨子里有着一个「儒圣梦」,幻想树立一个史无前例的儒家王国。昔日清末大冒险家康有为视孔子为「素王」,暗示自己为「真王」,写出《孔子改制考》,尽情在远古那位「孤魂野鬼」语录的基础上,想入非非,自我意淫,不过康有为能力不足,运气不好,最后夺权失败,亡命海外,勾东结西,怨气冲天。及至现代,李光耀却大不相同,时来运到,能力充盈,独立成国,坐拥政权,在新加坡逐步实现其标榜「君臣父子纲常等级」的儒圣专政梦。遇有反对,他说这是东方文化、儒家宝藏、华夏基因,洗刷不掉,大家应该认命遵命,放开怀抱,尽情享受儒圣带给大家的优质生活,大肆推广,自鸣得意,自得其乐。
    
    通读历史,可知李光耀生前的言论跟康有为当年的真实言论(而非经窜改后的所谓宪政民主言论)高度一致,因此李光耀的治国理念根本毫无「原创性」,只不过是拾人牙慧,推而广之。关于政治制度,康有为早在《答人论议院书》一文中写道:议会只适合西方,「中国不可行也」,原因在于「君犹父也,民犹子也,中国之民,皆如童幼婴孩,问一家之中,婴孩十数,不由父母专主之,而使童幼婴孩自主之,自学之,能成学否乎?必不能也。敬告足下一言:中国惟以君权治天下而已。」在他受任办《官报》后,以宋伯鲁之名上奏,不但要求全国大小官员和学生「一律购阅」他营办的报纸,而且要求「各省民间所立之报馆言论」,「皆令先送官报局,责令梁启超悉心稽核」,「有非违不实,并令纠禁」。由此可见,康有为所无法做到的,李光耀却通通做到了。百多年来,中国和新加坡的政治实践也就不外如是,了无寸进。当然,李光耀曾经承认过儒家制度的弱点,在于「政府弱势」时往往衍生裙带关系和徇私枉法,但却强调诚实和公私分明才是儒家精神(难道这些不是其他文明的精神吗),因此自己的管治文化更注重公开透明。但是诚实地箝制言论自由,公私分明地扶植国家资本,又有意义吗?
    
    毛泽东曾经说过:「一旦中国共产党也尊起孔子来了,就说明你也到时候了,就说明你统治不下去了,要靠他来维持你的统治了。」如不因人废言,可谓一语成谶。李光耀靠尊孔,习近平也靠尊孔,大家可以放眼看看他们的政权何时就会「统治不下去」。
    
    综观李光耀一生,我无法否认他的独裁统治能力和独裁统治运气,也无法否认他的确为自己和跟随他的新加坡官员和人民创造出意想不到的财富和生活条件。然而,展望将来,这套独裁统治制度已经难以持续。由于新加坡近年来贫富悬殊加剧,过多移民涌入,世代鸿沟扩大,网络异议升温,「李光耀独裁模式」已成强弩之末。君不见人民行动党在2011年大选得票率首次跌至新低60.14%,反对派首度拿下阿裕尼集选区。当年李光耀抛出一句「阿裕尼选民会后悔5年」更引起轩然大波。总理李显龙也不得不承认,李光耀风格不合时宜,新一代未必接受,政府必须响应反对声音。当时李光耀与吴作栋也不得不宣布辞去资政职位,表面上淡出政治前台。此外,人民行动党内部可能在李光耀死后出现裂痕。63岁的李显龙声望不及父亲,早前确诊罹患前列腺癌。一旦他退下政坛,人民行动党内部的权力真空将会更加明显,新加坡前景将会掌握在年轻一代的公民手中。
    
    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604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桑普:陆客人潮与光复香港
·桑普:从查理到苹果
·桑普:信心之旅還是嘔心之旅 ?
·三鹿判決與司法不公 /桑普
·六四周年與轉型正義/桑普
·雪中送暖是善事還是蠢事?/桑普
·1989年驻京记者桑普:冒死拍摄六四血腥镇压/视频 (图)
·1989年驻京记者桑普:现在中国远不如80年代/视频
·桑普:从乌市爆炸案看习近平的恐惧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圣姥庙的尼姑
  •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 入籍宣誓追记
  •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 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已致恶果浮现
  •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 习近平下令,重庆大抓捕
  •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 雷声抗日名將張靈甫殺妻的真實原因
  • 藏人主张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 千载云在中国,有这样两种人
  • 生命禅院思维惯性的危害--《智慧篇》六十三
  • 郑恩宠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 东海一枭孔府微论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64)
  • 陈泱潮陈永利:2017权力智慧话紫薇
  • 东海一枭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7-2:至公至平争皇储,金匮之盟真相出
  • 谢选骏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 吴倩 你们的耶稣: 我呼召世人去
  • 藏人主张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 谢选骏《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 东海一枭信仰和崇拜微论
  • 谢选骏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论坛最新文章:
  • 波多黎各飓风过后水坝崩塌 居民大撤离
  • 墨西哥地震现知近300人遇难含4名台湾人
  • 朝鲜地震疑爆炸引起但韩国认为是自然现象
  • 默克尔大选胜券在握后访民粹势力选区
  • 中国奶制品行业青睐法国牛奶
  • 台湾面对武统变局 十九大后关键时刻
  • 民进党独派提案赦扁明日全代会山雨欲来
  • 法激左派今在巴黎游行抗议政府改革劳动法
  • 英媒称王岐山北京密会班农显示留任机会高
  • 谷歌以11亿美元收购台湾HTC部分业务
  • 中国商务部执行联合国决议对朝鲜施压
  • 防中国政治渗透 澳洲将全面修改间谍法
  • 微信认搜集用户隐私内容并可向政府披露
  • 为何朝鲜若在太平洋试爆氢弹令人害怕?
  • 香港议员何君尧疑虚报英国律师执业资格
  • 民调:默克尔连任没问题但选项党成老三
  • 阿尔斯通将和对手西门子对等“联姻”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