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灰记客:李光耀的恐惧Legacy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9日 转载)
    灰记客:李光耀的恐惧Legacy


    
    新加坡大家长李光耀逝世消息,成了香港不少传媒的头条新闻。这名以「严父」自居的政治人物,统治的座右铭是不求人民爱戴,只要人民畏惧。他利用铁腕手法,利用法律上的诽谤罪,甚至以内部安全法未经审讯拘禁异见人士,把新加坡人治理得「贴贴服服」。
    
    当然对于灰记这类反威权/权威,讨厌家长制的人,李光耀是个反面人物。他「效法」蒋介石,搞隔代父传子的那套封建 东西,把新加坡变成他的家族事业,更令灰记鄙视。但对崇尚威权者,包括不少本地建制派以至一些本土右翼人士,李光耀却是值得推崇的人物。香港于九七后社会矛盾不断激化,市民怨气日重,示威抗议无日无之,在一些追求「稳定和谐」的亲建制人士心中,与香港面积和人口相差不远的新加坡,因为市容整洁,居住环境远胜香港,便成了艳羡对象,甚至有传北京也希望香港能和新加坡一样进行威权式管治。
    
    李光耀支持中国「六四」屠杀,支持邓小平与他一样搞专制资本主义,一个声称反共的独裁者和一个声称共产主义者的独裁者,可谓「惺惺相惜」 。而他的独裁专制,因为披上反共面纱,亦受香港一些本土右翼人士的支持和体谅,认为当年新加坡被极端思想的邻国包围,加上来自中国支持的马共( 但不管马共领袖陈平后来变成了中共的傀儡,他在抗日和对抗英国殖民主义的贡献远比李光耀大),因此不得不采取强硬统治方式,避免国家被极端分子渗透。(见三月廿五日《苹果日报》评论版《李光耀的中庸之道》作者黄世泽)
    
    在继续新加坡和李光耀的话题前,灰记又要时光倒流三十多年,回到在北美留学的时代。那时灰记广交来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的人,特别左翼人士,其中有两位要好的华裔同学,一位来自新加坡,一位来自中国。这两名留学生之所以与灰记要好,多少与他们较「独立特行」有关。他们两人都异口同声说有来自新加坡和中国的「学生特务」,监视着各个新加坡和中国留学生的举动,看有否「行差踏错」,有否太受西方的自由风气影响。
    
    但奇怪,这两位同学一样我行我素,其时灰记受当地毛派共产党影响,这位新加坡同学也不避忌与灰记一起与这些毛派人士来往,还跟灰记一起为反对大学加费联同其他加拿大学生一同占领校长室。而那位中国留学生亦与那些自成一角的中国留学生不同,广交不同国籍的学生,包括我们这些来自万恶资本主义社会的香港留学生,对西方事物甚感兴趣,支持邓小平改革开放,对文革十分反感,当时毛派的灰记还跟他有过争论,认为邓小平是「走资派」。
    
    灰记没有问过他们如此「独立特行」,有否试过被「特务」「照肺」或打小报告,更不会想到那位中国同学是否也是「学生特务」 。而那位新加坡同学回国后,起先在父亲的外汇店工作,后来替一位印度尼西亚富商打工,管理在中国的工厂,虽然偶有见面,已少谈当年理想,大家的共同话题就是中国的贪腐及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新加坡也少触及。不过还记得当年他对新加坡政府样样管,左翼书籍不准看,连咸书也不准看的不满。但他总有办法弄到一些大陆书籍和《阁楼》或《花花公子》杂志看。
    
    至于那位中国留学生已失去联系,现在是官僚体系的一部分,还是怎样,不得而知。但知道的是,专制主义大同小异,都是要令人心生恐惧,即使暂时远离祖国,Big Brother is still watching you, 不管以共产还是反共之名。
    
    而李光耀一去,那些被他迫害得活在恐惧中的异见者纷纷露面,诉说心中的抑压,期望一个时代的过去,其中一位是年逾六十的张素兰。三月廿八日《苹果日报》访问了这位刚出版回忆录BEYOND THE BLUE GATE的1980年代良心犯,这本讲述她被捕被囚经过的回忆录二十多年前已经写成,但就是因为恐惧,不敢出版。
    
    「张素兰甚至怕得要将书本手稿,分批存放于不同的地方;手机亦预先设定好快捷键,一旦警察上门拘捕,她只须按一个掣,就可以告知所有朋友。直至逾20年后,她认为要令新加坡新一代知道这段历史,决定出版书籍,但事前先将积蓄从银行提出,『以免被起诉诽谤时被扣掉』。」
    
    1980年代公民社会开始在新加坡萌芽,张素兰与曾志成(与她一起见记者的前良心犯)等人,分别在法律团体、教育等志愿机构,关注劳工,言论自由等议题。但他们在1987年被指是「马克斯阴谋集团」,以内部安全法,未经审讯就拘捕,囚禁了逾20人。囚禁期间更遭严刑迫供,有人在冷气房内被淋水、拷打逼供,又被迫在电视公开招认自己是共产主义者。张素兰起初拒绝公开忏悔,但想到有异见者以内部安全法被囚十多年的前科,被迫就范。而新加坡公民社会亦被扼于萌芽状态。而新加坡政府当时的行动代号叫「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
    
    说到这里,灰记亦依稀记得1980年代一些流亡的新加坡人曾在尖沙嘴天星码头外举行小型集会,控诉李光耀政府残酷迫害异己。而1990年代初,灰记认识了一位自愿放逐海外的年轻新加坡人,学艺术的她觉得新加坡环境太让人透不过气,完全没有创意空间,于是一个人走到香港打工,从此在这里生活。记得她对香港的评价是脏乱,挤迫人多,居住环境狭窄,香港人也不特别有礼,但香港的自由空间弥补这一切。
    
    而1980年代正是香港人面对前途问题的「关键」时代,在中国当时「务实」政策,以及英国人要「光荣」撤退的前提下,香港人被动地接受温和的民主改革,民间团体在英国人的默许下逐步兴盛,是当时还未民主化的南韩人、台湾人,以至新加坡人「艳羡」的对象。今日香港人要重新面对新宗主国中国的专制威权政治,当日被动接受,或曰虚拟的自由主义,即所谓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核心价值」,脆弱得岌岌可危。某程度上,像是重新回到新加坡人1980年代面对的处境。历史果真讽刺。
    
    再回到新加坡的异见者。大马时评人杨善勇在其文章《光耀一生 狱满天下》,细数那些更早期被迫害的人的经历,一些被害者甚至原本和李光耀关系密切,如曾任总理署政务次长的陈新嵘,以及新加坡建国前与他同住一所公寓的林清洋等。两者为后来与他政见不同,被避流亡海外,陈的弟弟((中文版《李光耀回忆录》三名翻译者之一),「没有参加任何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却在1963年的「冷藏行动」中被捕,而且好一段时期被单独关禁,精神临近崩溃。他迄今还没摆脱被单独关禁阴影的纠缠,身体非常虚弱。他避免和我有任何联系。」
    
    陈新嵘对李光耀有这样的评价︰「客观地说,新加坡被踢出马来西亚之后,李光耀把这个曾经被方壮璧认为是『怪胎』的岛国治理得井井有条,既成绩显著,罪孽可不算少,有功也有过。依我看,无论人们将如何争论他的功过是3比7或4比6甚至对半分,大都会同意:他的『功』是新加坡人民付出沉重代价换来的;他的『过』则出自他的唯我独尊、独断独行。」(东网)
    
    至于林清洋,李光耀曾称赞︰「他为人谦虚温顺,行为良好,献身事业,使我不得不对他表示钦佩和尊敬。」并在李口中是「口才了得,下一任总理的人选」,因为与陈新嵘等离开人民行动党另组政党,被抓去坐牢,后流亡英国过隐姓埋名的生活,忧郁症不时发作。
    
    被迫害者的名单还有林福寿、陈华彪、、布都遮里、赛•扎哈利、何标、方水双、曾超卓、傅树介、谢太宝。
    
    现年六十三岁的陈华彪。1974年以「暴动」罪名判监时是一位学运领袖,出狱后流亡英国。1987年更被指控「马克思主义阴谋幕后主谋」,被褫夺公民权(即张素兰、曾志成被捕事件受牵连)。李光耀逝世后,他写了一篇名为《李光耀逝世让人民重获自由》的短文(原文英文,由《当今大马》网站翻译转载),一抒多年来的屈辱︰
    
    「李光耀的逝世无疑将打开人民的枷锁,把新加坡人民从恐惧中释放出来。与世界任何发达国家相比,新加坡公民和居民对政治迫害的恐惧是无可比拟的,即使是巨富者、非常聪明的人与政治高官都不敢表达他们的异见。
    
    逝世之后,这个人的真面目终将揭开。幸运的是,死者再也不能像生前那样,迅速地挥动诽谤法律棒子来堵住批评者的嘴巴。
    
    那些享受人民行动党50年掌政恩庇的人,或很快地就要再度哀悼,因为一党专政的安逸政治势必灭亡。这群政治阶级的政治生涯从此不再一帆风顺。」
    
    这位离开祖国几十年的流亡者,是否对新加坡的一切已经脱节,一厢情愿的希望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起重大变化?
    
    不过,他也许会了解到,近年因为互联网发达,新加坡人民突破了被官方控制的传统传媒所发放的单一讯息,很多人的思想不再像以前那样封闭。而李光耀11年退出内阁后,虽然仍希望在幕后发挥影响力,毕竟时代不同,他的大家长身影亦没有以往般庞大,人民对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感到厌倦,反对党的活动空间稍为增加,对政府温柔批评的书籍得以出版。
    
    由新加坡自由写作人李慧敏撰写的《成长在李光耀时代》(去年出版),对李光耀巨大影响力下的新加坡社会及新加坡人心态颇多着墨。对李光耀/人民行动党垄断政权,不断丑化和打压异己的作风亦提出质疑︰
    
    「如果只有一两个政敌被形容为"疯子"、"骗子",我们或许可能还会相信官方对他们所做的评价。可是几乎每一个挺身出来提供不同政见的人都被形容得一文不值,这番评价的准确性真让人怀疑。
    
    曾经在大选中获胜成为反对党工人党议员的惹耶勒南的搏斗精神就让人印象深刻。他在1981年的补选中胜出,成为新加坡独立以来的第一个反对党议员。
    
    ······
    
    后来在1984年的大选中,他成功蝉联议席,足见他在选民心有一定的分量。可是两年后,他却被指控做假账,伪造工人党账目,结果被判坐牢一个月,并失去了国会议员资格,同时还被吊销律师执照。人家是律师,吊销他的执照简直就是不让他有办法谋生。
    
    过后,他向英国枢密院提出上诉。经英国枢密院审核,认定取消律师执业的做法严重不公,这才让惹耶勒南得以恢复律师资格。不过在此之后,新加坡就在1994年废除了将本国案件交由英国枢密院的最终裁定的惯例。
    
    惹耶勒南其实大可放弃从政,从此对天下事充耳不闻,选择过上很舒适的生活,可是他却又在1997年与其他反对党人士组织团队挑战行动党。但这回他无法夺下议席,还被控诽谤,吃尽了官司,最终宣告破产。
    
    ······
    
    我们知道的是,李光耀曾公开说过,要惹耶勒南趴着过来,跪着向他求饶。
    
    要这位反对党斗士向李光耀跪地求饶简直是异想天开。
    
    过了11年,惹耶勒南在2008年摆脱穷籍后,重振旗鼓,组织新的政党希望东山再起在下一届大选挑战行动党。可惜尽管锐气依然,他的时机已过。政党成立不到半年,82岁的他,因心脏衰竭离开人世,成为了新加坡政坛上另一位富悲剧色彩的政治人物。」(《成长在李光耀时代》146至148页)
    然而,正如不少香港人羡慕的社会稳定、居住环境舒适、政府代办一切,主流新加坡人在三餐温饱、生活稳定的大前提下,反而活得相当被动,对政府过于严厉的管理,即使私下有不少怨言,亦不敢公开表达,更没有改变社会的任何想象。因此任由李光耀订下的优生学精英主义主导一切,新加坡人在小学便被「判刑」,被评定是一少撮「天才」,抑或大部分「平庸」之辈,还是更「差劣」失败者, 然后被分流到不同学校。
    
    那些被评定为「天才精英」的学生,由政府用最好的资源培养,如果一帆风顺,大学被保送到外国名牌大学就读,然后回新加坡加入政府或国营企业,成为「精英治国」的一员,自视高人一等。那一大群「平庸」很难有所突破,便成为乖乖被统治的顺民,而那些「差劣」者则被授以劳动技术,在社会最基层争扎。新加坡的精英阶级社会是如斯的赤裸,新加坡人亦默默接受。
    
    只有这本书温柔地提示一下,那些内阅部长,不见得在行︰
    
    「更吊诡的是,历届的教育部长们来自化工业、金融业、医学界甚至军队等领域,竟然没有一个是教育界出身的。」
    
    「我在想,是否正因为外行人总在说内行话,所以我们的新育制度一再进行改革,却始终找不到更长远的、更能安身立命的根基?是否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的制度总是偏重功能性和功利性,缺乏了对人文修养的重视?
    
    这种安排是不是过度迷信"精英"的能力,以致认为只要是精英掌舵,任何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
    现任的通讯艺术部长雅国博士曾是工程系教授。之前掌管此部门的吕德耀曾是海军总长,而目前管理社会发展部门的陈振声则曾担任三军总长。
    
    让一位习惯按章行事的军官或工程师掌管文化艺术以及处理社会问题,很难让人将他们与创意以及关怀的形象联想起来。
    
    ······
    
    在军队里打滚十多二十年后,表现最出色的军官们很有可能被纳入精英名单,成为部长级的国家领袖。总理李显龙就是军官出身,而现在大家猜测将接捧成为下一任总理的人选陈振声和陈川仁也都是军队将领。
    
    这样的政治精英培养过程令人怀疑他们是否对一般新加坡人所面对的毕业、求职、失业、裁员等问题能有深刻的体会。除了这些军事将领们,那些在金融业界打滚的金融人才是否扎实的群众基础,也很让人怀疑。」(122至124页)
    
    在此灰记要把话题拉回香港,香港政府没有胆量如新加坡政府般提出公然违反联合国人权准则的优生学精英主义,但香港那群政务官其实亦以精英自居,看不起基层普罗大众,香港的教育被这群所谓精英官僚瞎搞下,在毁灭创意、扼杀思想方面不会比新加坡好多少。幸好香港或多或少还有较自由的社会环境,传媒亦非官方控制,香港年青人反叛的空间较新加坡的大,几十年来,多少还有「读书不成」,但在文化领域,尤其电影,闯出名堂的人,对政府批评和抗争也是新加坡人不敢想象的。
    
    而连李光耀这个大家长也羡慕香港人自我解决问题的能力,并非样样靠政府,抱怨新加坡人没有了政府的照顾便甚么也不懂做。但新加坡人如此被动,李光耀的大家长高压统治要负上最大责任。新加坡人要走自主路,你们这群迷信优生学,精英得没救的人民行动党官僚们愿意放手,愿意给人民空间自把自为吗?
    
    而李慧敏亦以一个「饱经世故」的大叔的故事开始,道出新加坡人「谨小慎微」生存之道的由来︰
    
    「以前就遇到一位大叔,他是一个明哲保身、性格怯懦得让人无法忍受的老男人。当他看到一些喜爱挑战权威的莽撞青年,总会不以为然,认为这些是没有经历风浪,不知死活的初生之犊。
    
    后来听朋友提起,原来在多年前,这位大叔曾在组屋楼下咖啡店看到街坊高声批评政府,于是也凑了过去,还表现得同仇敌慨。」
    
    过后没几天,他就被叫去问话了。可是他发现,那些跟他一起高谈阔论的老先生却平安无事,照样在咖啡店里大声谩骂,因此怀疑他们是卧底。经过这件事之后,原本性格就有些胆小怕事的他,就变得更加神经质了。
    
    至于谁是便衣警察,也流传了一些说法。据说,在高等学府或一些机构里,政府会部署一些情报人员。这些人可能是学生,也可能是我们的同事。他们混在群体里观察大家,并经常向政府汇报情况。
    
    这些是在1980、90年代常听到的事情,目前已经鲜少听闻在我们周围有这种"部署",但不可否认,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故事使空气中弥漫着一些挥散的恐惧。
    
    但无论这些是真实情况,还是被捏造出来的以讹传讹的谣言,这种恐惧情绪只会加深人们与政府之间的不信任感,并不利于创造包容与和谐的社会。」(143至144页)
    
    李光耀逝世,那些迫害和恐惧会否成为过去?新加坡人是否仍仰赖/受制于威权统治?但无论如何,灰记以为,香港无论如何杂乱,只要还有一丝自由空间,香港人绝不能因为虚幻的「稳定和谱」而轻言放弃,更不要幻想有任何威权人物可以带领香港走出困局,不管他如何自称先知先觉。杂乱的民间社会,嘈杂的多元声音,这本来就是香港,不需要借助任何李光耀的legacy。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908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卢峰:香港特首学李光耀:该学的不学 不该学的却学了
·中国永不称霸 李光耀疑虑
·李源潮将出席李光耀葬礼 展开吊唁外交 (图)
·傅高义: 我所认识的李光耀
·李光耀高度评价习近平,中国走新加坡模式?
·中国领导人将出席李光耀的葬礼
·李光耀为屠杀了50万华人的人辩护
·李光耀当众警告邓小平 邓突然问 (图)
·石宝莹申请罢免永川法院李光耀、周文新法官职务 (图)
·李光耀盛赞习近平胸襟宽阔 系曼德拉级别人物
·李光耀新书盛赞习近平将其比作曼德拉
·李光耀言带敬畏:习近平的灵魂坚硬如铁
·网民忧李光耀率新加坡加入反华阵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 转--不可不说的百团大战真相
  •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 孙和江都“改变了中国”
  • 保险业亵渎神灵
  •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 李海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 东海一枭私塾和淑女(微言)
  • 点滴人生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 东海一枭《论语点睛》之:自讼
  • 吕千荣的博客川普历史性发言首次联合国演讲全文(独家中文字幕)
  • 维权广场(转载)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谢选骏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 独往独来明镜专访郭文贵第6期(7)9
  • 吴倩你们的耶稣: “爱的火焰”
  • 维权广场(转载)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谢选骏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 曾铮全球訴江(1)「畢業旅行」陡吃官司
  • 谢选骏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独往独来【文贵伐赵】明镜专访郭文贵第六期(《法治与社会》第70期
  • 谢选骏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论坛最新文章:
  • 韩政府批准对朝人道援助影响文在寅民意
  • 路透社:央行要求各银行终止与朝业务往来
  • 朝鲜警告韩国世上没有为走狗舍命的主子
  • 纷争终致法极右决裂 欧加贸易掀新章
  • 朝鲜外务相暗示金正恩将我行我素
  • 特朗普执拗病再犯?伊核协议告急
  • 纽约联大面对朝鲜危机意见分歧
  • 民进党独派推动赦扁 全代会将向蔡英文施压
  • 十九大前夕 习近平对军方的清洗备受瞩目
  • 巴黎蒙帕纳斯大厦的今世来生
  • 对抗污染 中国将限批红色预警区新项目
  • 反对劳动法改革 法部分工会号召再次大罢工
  • 美签证:访美须交计划入境后不得更改目的
  • 港警规含糊不清:闹市正当防卫开枪可别论
  • 英诺奖得主:如有机会港人会选“高度独立”
  • 李显龙访华主动提出希望能见王岐山
  • 港大港独横额移除 非因屈服乃未有申请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