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哲暐:道术将为天下裂?—— 论港大学生会退出学联所带来之反思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8日 转载)
    
    香港大学学生会退出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在社运界及网络上掀起一场又一场的骂战,令人无奈。不少人视这次退联事件为本土派挑战传统社运界,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抹黑、罔顾事实。而有趣者,乃大家都认为对方之行为会助长共产党之威风。老实说,本人以为,退联乃政治姿态多于有实质效果。但姿态背后的动力和诉求,不容忽视。本人毕业于中文大学,也是某社运组织之成员,因此要完全持平公正评论此事,实属不可能。然而,假若我等稍稍冷静一下,尝试抽离自己所属组织、联系,及既得利益,总能客观一点看待事件。本文有点像考通识,「各打五十大板」,重点不在批评,而在引发双方反思。
    

    代议民主失效,缺乏「政党轮替」
    
    先谈一下个人经验。老实而言,刚进大学时,对学生会及学联之印象实在颇差: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方懂得甚么是民主。又英雄主义,喜欢出风头。而且非常左,把世上所有的规则、纪律、限制,均视为资本主义、精英主义和家长制的产物。(本人那时想:难道要把世界上所有规矩都废掉,方叫做解放、自由?)学生会干事会及学生报根本全部是自己人,外人无法进入其圈子。后来多读了书,视野扩阔了一点,自己的意识形态也走向中间偏左,也变得「激」了一点,因此觉得学生会越来越「顺眼」,甚至越来越支持。
    
    又有一次,学生会带头反对某书院引入Starbucks,引起争论。有人批评学生会干预书院自主、无视民意。本人有一位不太理会政治的朋友讨论学生会的代表性(representativeness)问题,批评「学生会不代表我」。那时本人的响应是:学生会乃透过大家认可之民主机制当选,候选内阁早就派发政纲解释理念,不能因为一次事件就高呼「学生会不代表我」。假若你有其他意见,可以自己组织候选内阁参选,不能输打赢要。
    
    以上是本人曾经的想法,以及一位朋友的意见。回想起来,有如此想法的中大学生,其实有多少?老实说,肯定不少,只是他们都不出声,对校园政治冷感。这种冷感,或有是来自香港社会整体的气氛,但相信也来自对中大学生会本身的冷漠。为何会这样?
    
    本人响应那位朋友时,乃以代议政制的立场出发,而前提是任何人都可以组阁参选,公平竞争。但这是否事实?制度上而言属实,但实然上(de facto)并非如此。由本人进中大到现在,中大学生会所有当选内阁,政治理念基本上一致,都是偏向左翼的社会民主主义。但信奉此政治理念者,在中大里真的是大多数?本人无实质数据,不敢妄断,但可以肯定,不满学生会偏左立场者大有人在。事实上,中大学生会的「倾庄」制度,确实令政治意识形态及理念与左翼相异者却步。虽则按选举规章,参与「倾庄」并非参选的法定要求,但某候选内阁参与「倾庄」,能得到现庄及一班「老鬼」的提点和信息等,难免比不参与「倾庄」者处于更有利的位置。因此严格且实然而言,学生会选举并非公平竞争,并非level playing field。
    
    久而久之,学生会变成了「自己人」的游戏,每次出选及获选出者,都是上庄的「嫡传」内阁。虽则年年有新内阁,但其实从来无「政党轮替」,一般的中大学生看在眼里,自然而然会视学生会选举及其工作为「围内人」围炉取暖,事不关己,何用留心?学生会中人不少都是读政治的,应该明白假若人民选来选去都是理念相近的人(例如在美国,选共和党又是亲财团,选民主党又是亲财团),自然不会再选。结果只有两个:政治冷感,或激进抬头。
    
    民主与领导的内在矛盾
    
    另外就是脱离群众的问题。中大的学生会,属于理念至上形内阁,理念先行。当在合法选举中当选,法理上确实是等于自己的政纲及理念得到人民授权(mandate)。有了授权,自然更有使命感,希望带领同学争取,把理念贯彻始终。这当然是正确的,也是正常的。但问题是,即使大部分同学真的踊跃参与选举(而这不是事实),是否代表他们必然觉得无论学生会往后做任何决定,都代表自己呢?明显不是。学生会有左翼的使命感,是好事,但这种使命感,很多时确实令内阁成员无法冷静下来,以为自己看得比一般同学更通透、更能看清大局、更能明白事实真相。或许这未必完全是事实,但确是不少同学对学生会的观感(perception)。而在政治里,观感往往比事实有更大威力。不少同学认为学生会常常摆出拯救世界的高姿态,以为自己永远是对的,便会产生厌恶之感。学生会内阁假若不察觉此问题,继续既有的行事方式和态度,结果便与人民(同学)越走越远,天各一方。反Starbucks一役,正正体现了这问题。中大学生会大力批评该书院学生会宣传不足、数据错误,要求再宣传后公投解决。结果公投显示,大部分该书院的同学仍然支持引入Starbucks。(利申:本人极力反对把Starbucks引入校园。)
    
    Starbucks事件,正正显出了民主和政治领导(leadership)的内在矛盾。假若我等真的信奉民主,就不应该反对Starbucks入校,皆因这是民意。Starbucks可能剥削咖啡农、搞「漂绿」(greenwash)的形象工程,但假若同学即使知道这些事,仍然要饮Starbucks,则学生会何来反对理由?但问题又来了,假若凡事都只顾民意行事,又何需选学生会?任何决定都举办一次公投,不就可以了吗?这就变成公投主义、民调主义。在任何代议政制中,当选者都需要兼顾理念和民意,如何做得好,真的要看政治智能。很可惜,过去的学生会,多数是理念第一,以教化群众的姿态现身,结果脱离民众。学生会推崇直接民主、商议式民主,但在所有决策中从来无实施过,反而采取咨询式民主。结果与同学渐行渐远,同学也无视学生会。这是中大学生会的问题,本人估计其他院校除了港大外,情况应该相近。假若有错,请不吝指正。(下文会提及一些改善建议。)
    
    学联以至社运界的认受性问题
    
    说了一大堆,与退联有何关系呢?关系非常大,因为以上所提及的所有问题,基本上都在学联出现。而学联比院校学生会的问题更大,因为其与群众——学生——的距离更远,多隔一重。学联主要职位多由院校学生会代表或前学生会内阁成员担任,但假若院校学生会本身的认受性已经不高,则学联的认受性可以有多高呢?大家不难理解。本人敢说,在雨伞革命前,学联在不少同学心目中的地位,其实很低。学生会已经给人感觉是「自己人」话事,远在天边的学联,更加似是「自己人」「玩晒」。假若不是因为雨伞革命,相信不少同学根本不清楚学联的工作,甚至不知道其存在。无竞争、无冲击、无新思维,又岂会获得人民支持?
    
    「自己人围内玩」的问题,甚至延伸至整个社运界(social movement industry)。香港的社运界整体而言,都是偏向左翼,各组织的意识形态及理念不会相差太远(不计政党)。例如问是否支持全民退休保障,相信所有的社运组织都会说支持。此现状之原因,就是「塘水滚塘鱼」。首先,社运界的晋升阶梯颇明显,你是学生会,跟着就会上学联,然后就是加入民阵或其参与组织。结果来来去去都是同一班人。大家通常互相认识,甚至一人同时属于多个组织,每次游行大家都能认出对方。这有好处,就是各组织的联系比较紧密,容易互相协调。但问题就在于脱离群众。如果要究其根源,或许可以归因于香港人从前以来的政治冷感,会参与政治者,总是少数,结果慢慢形成一个社运圈、社运界,圈内有自己的潜规则、仪式(rituals)和行事方式,令圈外人难以进入,或因反感而拒绝进入。渐渐就出现了一个恶性循环,直至今天。
    
    右翼政治兴起
    
    由于社运界长久以来都是偏向左翼思想,因此右翼人士从来都无法在社会运动中表达意见。加上社运界多是以争取民主为目标,既是左翼又是民主派,因此右翼意识很多时只能在建制派中表达出来。结果右翼与建制挂了勾,反对全民退休保障就变了保皇。这种民间右翼的郁闷,由陈云打开缺口。陈云发表《城邦论》,慢慢形成一套右翼的本土论述(discourse),且非常贴近民众生活,因而声势浩大。所谓的「本土派」,慢慢衍生出多个流派,包括「城邦派」、「温和本土派」、「热血派」等,冲击传统社运界。右翼不再保皇,甚至反过来批判民主派不力。
    
    正如上述,本土派的威力在于贴近民众,关注实时民生。例如水货客、新移民、自由行、「双非」等。本土派能以最贴近民众感情的方式表达立场,例如批评新移民为「蝗虫」抢资源、大陆客无理傲慢等等。你可以称之为现实政治,也可称之为民粹主义(populism)。但问题在于,民粹背后,乃民众确实每天需要应付此等问题,而传统左翼社运组织却无法提供令他们满意的响应。
    
    本土派也不是只有现实、民粹一面,也有认真的内容。例如保卫香港文化、反对「普教中」、反对使用简化字(本人自问在这方面也很本土)。这种文化本土主义与急切民生问题合流而促成族群政治。另外又加上对传统社运的批判,提出「勇武抗争」的概念,斥责社运界多年以来墨守成规、积弱无突破。结果这套「现实(极端一点是民粹)+ 文化本土注意 + 勇武」三部曲的论述,成为传统社运派以外一个清晰可见的alternative。此alternative对争取民主的实效有多大、论述有多完整,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有人buy、在于在闷局中带进新思想。
    
    本土派对传统社运界之敌意很强烈,开始用非常激烈的言辞批评之,当中有些人甚至使用抹黑、造谣、人格谋杀等手段,攻击政敌。而倒过来,传统社运界某些人也有来有往,以同样手段反击。(请留意,本人非常强调是「某些人」)结果造成水火不容、不共戴天之状态。
    
    而事实上,两派的光谱都很广,有人用肮脏手段,也有人坚持原则、拒绝抹黑。但最深入民心的,往往是骂战。其实本土派中,有些人可能很重视保卫香港文化,但不同意骂新移民为「蝗虫」;同样在传统社运界中,也可能有人支持公民提名,同意要保卫粤语,但反对全民退休保障。但圈子形成了,加上网络媒体、社交网站等往往令人轻狂,大家都抱持党同伐异、非我族类的心态,根本容不下较为理性之对话。而且大家开名批评,开启人身攻击的循环,慢慢升级至「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僵局。本土派某些人与左翼社运界某些人,又互相斥责对方是共产党的帮凶。结果只有「左胶」与「本土派」之恶斗,而无「左翼」与「右翼」之对话。参与这种斗争的热情,有时比抗击梁振英集团及其建制党羽之热情更为强烈。
    
    这是大家都应该反思的时候
    
    退联一事,确实是广义的本土派(强调「广义」)对传统社运界的挑战。学联的同学似乎错估了本土派论述的威力。确实,退联关注组的朋友所提供的信息,可能不全面,甚或可能有意简化,因此学联会觉得他们不尽不实。但政治campaign从来无完全的真相,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现实。学联以及社运界某些朋友,一开始便视退联关注组为「红底」「搞事」,已经是错判形势。后来即使发觉问题严重,尝试宣传解释,也无补于事。你可能无法同意本土派的论述,但不应该忽略实在有不少同学走向了本土派一方。这不单只是学联的问题,也是整个社运界的问题。有朋友可能痛恨陈云,认为他是疯子,但不能因此无视其论述确实对不少人(而且是年轻人)而言,非常吸引。本人身边有不少朋友,虽则常嘲笑「国师」「无食药」,但却非常同意「左胶」之说,在新移民、水货客等立场上,也偏向支持激烈行为(即使自己不参与其中),而他们都曾参与占领金钟或旺角。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可惜左翼社运朋友始终无法应对(或正视)新趋势。
    
    所谓应对新形势,不是要放弃自己的左翼信念,然后投靠本土派,而是尝试从左翼的理念出发,提出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方案。除此以外,就是需要放下身段,不要无意中把自己置于道德高位,尝试多些以同行者的姿态与其他人沟通。你有真理,不等如别人就绝无一点真理。左翼的朋友或许不会视陈云、热血为同路人,皆因他等经常攻击自身,但即使如此,也应该要认清有些处于中间派而偏向本土的朋友,他们可以是同路人,无需要把他们都打成为敌人。而本土派者,其实也可以尝试少一点嘲讽,多一点交谈,或许更有建树。你会说:社运界的人不是也常常嘲讽建制派吗?为何别人就不能嘲笑他们?那要视乎你们当社运界的朋友是彻底的敌人,还是可以在某些议题上合作的人。
    
    查实只要看深入一点,本土派及传统社运界在某些议题的分歧,并非真有天壤之别。以上水的水货客肆虐问题为例。相信不论是本土民主前线,抑或社会民主联机,都反对上水的大陆水货客影响民生。例如网上新晋创意媒体「一字马」,曾制作影片《流行上水》,获得各界人士广传。至于自由行问题,基本上所有社运人士或本土派,都认为要减少自由行名额(甚至取消之),甚至大家都以金铺、表铺赶绝小商铺为理据。又例如对「泛民」尤其民主党的态度,其实不少社运朋友都对民主党感到厌恶,与本土派分别不大。大家的分歧,很多时都在手段之上。例如是否要冲击自由行旅客、是否要大喊「蝗虫」、是否要玩「唱红打黑」等。不能否认,近来每星期日的冲击商场行动,确实得到媒体关注,政府难以坐视。既然大家的立场分歧不大,为何不可以合作一下?即使不合作,是否也可以各有各做,向同一目标进发?
    
    港大学生会退联后,社民连成员曾浚瑛怒轰港大学生会会长梁丽帼「在退联事件没有尽其责任,而且留在网络沦为键盘战士,此人在重大事件没有立场欲在学联与本土阵容中左右逢源,此作风取态尽显投机政客之所为。在这黑白分明的时代,不容有此投机者作领袖。」不少社运界朋友也以「中共最开心」作为响应。本人以为,与其如此响应,倒不如深思一下究竟出了甚么问题。梁丽帼身为港大学生会会长,在退联一事上无表达清晰立场,确是失职,但指责其在「学联与本土阵容中左右逢源」、是「投机政客」,又是否合适?本土派与左翼社运,是否真的「黑白分明」?曾浚瑛似乎已经视学联与「本土阵容」的冲突为「敌我矛盾」,这又是否事实的全部?或许有一些本土派真的以打击学联为己任,或许客观上中共可能真的得益,但那投了赞成票的二千五百二十二人,难道都是为了要学联死、要帮中共?难道不是对学联的抗议吗?他们属于「黑」,还是「白」?有朋友认为此为民粹的胜利。这确有些道理。确实,整个退联campaign的民粹味道颇为浓烈,但本人以为,学联更应该藉此机会检讨自身不足,了解一下为何同学对自己的不满会如此强烈。民粹主义者可以挑动民众,但前提是民众确实有怨气、有不满。民主与民粹,很多时只是一线之差。假若要求所有投票的朋友都是完全彻底well-informed,就等于所有要求参与雨伞革命的人都能清楚讲出何为民主、何为公民提名、真普联之方案为何物等,方有资格占领,这实不公道。
    
    查实反对派阵营出现路线之争、互相攻讦、势不两立,甚至发展成私斗,历史常有。例如主和平抗争的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就曾遭主武力抗争的Malcom X痛批,指责其是逆来顺受的Uncle Tom。再看远一点,晚清之时,立宪派的康有为与革命派的孙文,可真是水火不容。孙曾狠批康及其徒弟梁启超鼓吹保皇乃「甘为万劫不复之奴隶」。而近年则有信笺曝光,显示康曾密谋刺杀孙。今日传统社运朋友与本土派之争,相信未发展至要刺杀对方之地步。
    
    现今参与政治的朋友,不论是社运派,抑或本土派(,以及本人),都应该抚心自问,究竟自己有多相信民主、究竟自己有多相信人民的智能、究竟信奉的是甚么类型的民主。有人指出,争取民主的组织,内部首先应该要民主,方能有道德号召力。但事实上,在威权体制下,假若民间组织太民主,就有被渗透、被瓦解的危机。两者之间如何拿捏,也是现在所有社运组织需要重新思考的问题。本文或许也会被狠批为「左右逢源」、「投机」,也必会惹来很多批判。批判不紧要,而且是必须的,但希望各位朋友,不论立场,都能藉退联一事反躬自省一下、沉淀一下,好能将来走更远的路。
    
    附注
    为了减少误读,本人即管把本文重点总结如下:
    
    一) 同学对学生会及学联之不满其来有自,当中涉及实际操作问题,也涉及观感(perception)问题;
    二) 社运界需要认清自身的不足,例如「塘水滚塘鱼」的习惯,令外人不欲参与;
    三) 本土派和左翼的光谱均很阔,无谓只聚焦于某一、两人身上,大家在某些议题上之基本立场可以很相近;
    四) 本土派论述在不少人心中占一席位,这是事实;
    五) 减少冷嘲热讽、减少抹黑,相信更有建树;
    六) 要慎防民粹,但也要接纳民主选举所得出之结果;
    七) 要重新思考民间组织内在的民主体制及领导问题。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405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莫哲暐:汤家骅议员不变之议会精英情意结
·莫哲暐:羅梅洛總主教的鮮血,與師恩祥主教的忠貞
·莫哲暐:自决原则与国际政治——以科索沃为例
·莫哲暐:向香港电视讲两句
·莫哲暐:中东石油国之移民政治 (图)
·莫哲暐:求学笔记(一):种族联邦制及国家解体 —— 苏联作为「典范」
·莫哲暐:忧患是心境 —— 再响应王卓祺教授
·莫哲暐:法治既逝,维权须启——香港需要维权律师
·莫哲暐:二〇一四年香港十大疯人榜
·莫哲暐:制度不改,真相未明,何以修补裂痕? (图)
·莫哲暐:所谓忧患意识——响应王卓祺教授 (图)
·莫哲暐:在占领后论民主运动、理想现实,及微观政治——响应沈旭晖教授
·莫哲暐:「温和泛民」的黄昏 —— 从汤家骅的言论说起 (图)
·莫哲暐:身處遠洋看我城 —— 淺論警察施暴、價值衝突,及鳥籠時局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 转--不可不说的百团大战真相
  •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 孙和江都“改变了中国”
  • 保险业亵渎神灵
  •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 李海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 东海一枭私塾和淑女(微言)
  • 点滴人生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 东海一枭《论语点睛》之:自讼
  • 吕千荣的博客川普历史性发言首次联合国演讲全文(独家中文字幕)
  • 维权广场(转载)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谢选骏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 独往独来明镜专访郭文贵第6期(7)9
  • 吴倩你们的耶稣: “爱的火焰”
  • 维权广场(转载)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谢选骏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 曾铮全球訴江(1)「畢業旅行」陡吃官司
  • 谢选骏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独往独来【文贵伐赵】明镜专访郭文贵第六期(《法治与社会》第70期
  • 谢选骏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论坛最新文章:
  • 纽约联大面对朝鲜危机意见分歧
  • 民进党独派推动赦扁 全代会将向蔡英文施压
  • 十九大前夕 习近平对军方的清洗备受瞩目
  • 巴黎蒙帕纳斯大厦的今世来生
  • 对抗污染 中国将限批红色预警区新项目
  • 反对劳动法改革 法部分工会号召再次大罢工
  • 美签证:访美须交计划入境后不得更改目的
  • 港警规含糊不清:闹市正当防卫开枪可别论
  • 英诺奖得主:如有机会港人会选“高度独立”
  • 李显龙访华主动提出希望能见王岐山
  • 港大港独横额移除 非因屈服乃未有申请
  • 日本东北外海周四凌晨发生里氏6.1级地震
  • 飓风玛丽亚登陆波多黎各
  • 世界拳王拉莫塔病逝 享年95岁
  • 法语活动节在利摩日开幕
  • 日韩欢迎特朗普在联大针对朝鲜的警告
  • 特朗普与马克龙在联合国展示的两极分化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