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2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在法国巴黎留学的朝鲜学生韩某近日被朝鲜当局强行召回,但在朝鲜“护送组”押送其前往机场的途中脱逃,至今已15天,尚未找到。据说韩某的父亲最近在朝鲜清除“张成泽党羽”的工作中遭到肃清。韩某担心被押送回国后遭到处决。巴黎警方已获悉相关情况并在寻找韩某。如果朝鲜当局试图“绑架”和强制召回留学巴黎的朝鲜学生一事得到证实,可能会引发法国和朝鲜之间的外交摩擦。而朝鲜“护送组”据传从与法国接壤的第三国进入法国境内,因此还可能会引发第三国与朝鲜之间的外交争端。
    
    消息出来后,网上舆论除了对朝鲜留学生韩某的同情,对朝鲜当局株连清洗官员后代的做法一片不满之外,关注焦点集中在朝鲜是“越境执法”还是“绑架”,如此明火执仗违反国际法、侵犯人权会否受到新一波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
    
    虽然没经过双方协商与同意的“越境执法”早就被国际法定为非法,但各国政府尤其是情报机关与特种部队并没有少干。冷战时期美苏两国特工常常“深入虎穴”,策反、绑架甚至暗杀特定政治目标;以色列情报机关“越境执法”也是常事了,不过最经典的例子恐怕还是2011年美国在不告知巴基斯坦当局的情况下,在巴基斯坦境内采取军事行动,击杀本.拉登。
    
    此事引起巴基斯坦当局的强烈抗议。许多巴基斯坦人也认为美军的行动是一种侵犯他们主权的行为并感到愤怒。当然,美国的理由是担心巴基斯坦泄密,并声称本.拉登是美国以致联合国都认可的“恐怖分子”与“通缉犯”,美国有权执行猎杀任务。
    
    以上例子显然不能套用在朝鲜韩某的头上,韩某不是特定的情报对象,更不是通缉犯,他只是一名经过法国和朝鲜协商后合法前来巴黎留学的朝鲜学生。朝鲜对派到国外的留学生与外交官等工作人员都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与规定,这可是我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领教过的。
    
    当时我住在复旦大学留学生楼,同世界各国来的留学生混住(以便学习语言、了解国外情况)。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几乎都给我们带来一些不同的开放信息与清新空气,唯独朝鲜来的七、八位留学生,清一色中年男人却出双入对,从来不落单,说起话来每个人几乎一模一样,都在背标准答案似的。毕业后我分配到北京外交系统工作,才发现原来我们的外事纪律也是这样规定的:出国在外,不得单独行动。只不过那个规定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并没有被严格执行,不久随着进一步改革开放,这规定也就废除了。
    
    朝鲜当时在中国的留学生都有党小组,每晚要学习金日成语录,互相监督,连某位留学生佩戴的金日成像章有点歪,都会有人在出门前帮忙纠正和整理。我所在的复旦大学并没有朝鲜留学生被召回的事发生,但听说北京发生过(因为是外事事件,所以都有通报),是因为朝鲜来的留学生被当时中国八十年代开放的空气“污染”了,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就被召回去了。当然,不是被“强制”召回的,那时朝鲜人民还比较纯洁,几乎没有什么“滞留不归”与“叛逃”发生,如今的“逃北”也没有听说过。过去十几年,至少有几次(例如2007年),朝鲜突然大批或者分批从北京召回一些留学生,弄得神秘兮兮。好在大家都不把那个国家当回事了。
    
    朝鲜对留学生的管理,让我想起大清留美幼童。1872年到1875年,在曾国藩、李鸿章、容闳等洋务派的主持下,清政府先后派出四批共120名幼童赴美国留学。其中50多人进入哈佛、耶鲁、哥伦比亚、麻省理工等著名学府深造。中国铁路工程开拓者詹天佑即是其中一位。这原本是清政府设立的一个长达15年的留学计划, 进行到第10年时,遭到强烈反对,“留美幼童”被强行提前召回。主要原因是这些留学幼童本来是被派到美国学习“洋技术”的,可不知不觉间,一些幼童开始接触社会人文科学,甚至对宗教和民主制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清朝可没有“跨境执法”的能力,所以并不是所有幼童都能被“强行召回”到大清怀抱。
    
    朝鲜这次越境强制“召回”留学生当然同大清留美幼童不太一样,有“越境执法”的味道。如果查实,就明显违反国际法了。我们知道,不管你是什么政治制度,也不管你的执法目的多么正当和急切,国际间执行类似“遣返”任务一定得双方协商,否则,不但同“绑架”无异,更涉及到主权和领土的大原则,轻则外交纠纷,重不排除更严重的制裁与冲突。
    
    以前曾有加拿大等外媒报道中国反贪“越境执法”,其实大多查无实据,少数几个是在签证下直接进入,并得到对象国家配合而了解相关情况,完全符合国际法。最近中国政府加大了“境外追贪”的步伐,我们看到,几乎都是和贪官污吏潜逃国家当局密切合作的。日前,APEC和G20会上通过了与会国联合反贪宣言,在这个框架下,中国加紧同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签订双边反贪协议,联合反腐,这是符合国际法,也符合国家利益的。
    
    杨恒均 2014年11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414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杨恒均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杨恒均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杨恒均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杨恒均 (图)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杨恒均
·为周小平辩护/杨恒均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杨恒均 (图)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杨恒均 (图)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杨恒均
·普京的最大“成就”:可掌控的民主 /杨恒均
·金正恩去哪了?/杨恒均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杨恒均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杨恒均 (图)
·朝鲜出大事了、、、、、、/杨恒均
·我认识的郭美美 让我大吃一惊/杨恒均
·普京治国——会做伟人还是会成为“强盗”?/杨恒均
·谁吹响了倒习近平的号角/杨恒均 (图)
·姚文元吹响了倒习近平的号角?/杨恒均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查员”?/杨恒均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