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祖拜拉:东土耳其斯坦现实与海外维吾尔人的思路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3日 来稿)
    
    
     祖拜拉.夏木西丁,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联络员

    
    阅读完伊利夏提先生的妹妹被中共政府监禁的消息以后, 心里觉得很不舒服。作为与伊利夏提一样一位维吾尔活动人,我深深了解伊利夏提先生的心情。
    
    伊利夏提先生是一位维吾尔美国公民, 也是一位通晓汉文,用汉文创作的维吾尔族作家。自从他来到美国之后,他积极参加了维吾尔活动并担任维吾尔组织的领导职位。他曾担任过世界维吾尔大会的内务部长。现任美国维吾尔协会的副主席职位并且是该协会的董事会会员之一。他的一切有关维吾尔活动从事在海外。自从他出国以来,他从未回国过。不幸的是, 中国政府干涉他国外的活动,用逮捕他的妹妹 (据伊利夏提,2014年8月17日凌晨1点47分他的妹妹被逮捕)来试图威胁他停止从事他所希望的,认为为他的民族最合理,最合法的一件事。
    
    犹如伊利夏提先生一样,虽然我们生活在自由,民主的国家,但中共对我们在东土耳其斯坦生活的同胞针对性的镇压和迫害,对此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就像伊力哈木.土赫提遭受的无期徒刑并且他的家人在承受着政府为他们带来的压力。虽然全球公认土赫提先生是无辜无罪的,他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们更与此事无关,但就是因为政府不容忍伊力哈木先生对其政府发出异议,导致了他和他的家人遭受到了严重的政府和社会威胁。
    
    对于此审判全世界表示强烈地不满,谴责中国政府的这种无理和愚蠢行为。然而这一判决和类此伊利夏提妹妹的遭遇,使更多的维吾尔人民表示强烈的不满与愤恨。
    
    中共认为通过这种无耻, 无理的方式来惩罚, 折磨维吾尔族人,这样会消弱维吾尔人民对中国政府抗议的意志和自由的寻求。从1949年中共侵占东土耳其斯坦以来,不知有多少个类似于伊利夏提妹妹的人受中共的迫害,不知多少个维吾尔族男女老小在中共的牢狱里一直在遭受折磨? 就最近(前天:2014年9月23日)判处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无期徒刑明确地表明中国政府就喜欢制造闹剧,不喜欢和平,更不喜欢跟维吾尔族这一人民和平相处。
    
    我想中国政府没有本事和意图跟其他民族和平相处。它根本不明白与不同民族生活在一起的最基本原则。所为中国的55个少数民族给划分出来了, 就是因为这些‘少数人民’跟掌权的汉民族不一样, 他们就是所为‘国家统一’的障碍, 必须得同化。就想一位汉族学者分析:“中国政府在如何尊重不同民族的文化习俗,他们的宗教,他们的政治理念,在这些方面没有基本的及适当的政策。举个例子,我们都 知道911以后,中东国家的移民曾经有过担心和压力,以为他们会因为中东恐怖份子的行为,而在美国社会受到打击和排斥。但是,事实上后来发现美国政府并没有因为有来自中东的恐怖份子和原教主主义者扇动,就对所有的中东来的居民,有任何歧视或者是排斥。所以,911以后,在美国的伊斯兰教的居民,中东来的居民,仍然能够保留他们的服饰,他们用不着把自己的穿着、打扮改变。比方讲:同样的在美国的伊斯兰教的居民,包括中东来的居民,他们举办自己的宗教活动,组织自己的宗教机构,都是完全自由的。既然,宪法规定了不同的民族,有自己的信仰自由,有自己的宗教方面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美国政府就完全按照宪法尊重他们,不加任何歧视和排斥。这样的对所有民族一视同仁的政策呢,这个结果是使得这个民族之间的关系,显得更为融洽”。
    
    现在,反观中国,中国政府不但排斥, 压制中国境内的维吾尔族人,而且境外的维吾尔人也没放过。中国政府所得的妄想症, 使它称在东土耳其斯坦所发生的一切跟外界有联系, 是外面的人给中国所造成的麻烦。奇怪的是当外界人或组织询问有关中国境内的事件时, 中国政府会说‘它是中国的内部事务或者内政’, 你‘不要干预与你无关的事!’。
    
    中国政府‘与它无关’的对海外维吾尔人的糟蹋现在并不寻常的事儿。窃听电话交流,攻击网络交谈已成了是个常识。给海外维吾尔人有条件的发签证,逼迫探亲的维吾尔人做间谍工作。威胁年轻维吾尔学生,恐吓他们不要参加维吾尔活动,不然他们在国内的家庭亲属要受惩罚。侮辱,歧视,威胁,拘捕海外维吾尔族活动人士在东土耳其斯坦的家庭亲属是很普遍。比如说,就像上述,伊利夏提妹妹的监禁,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绍克来提.乌树尔弟弟的被捕 (2014年8月),一位澳大利亚公民维吾尔活动人士乌普尔弟弟的逮捕并判成10年徒刑 (2014年7月)。有名维吾尔活动人士热比娅.卡德尔女士孩子们的监禁。还有无数维吾尔人,哪怕他们身在是海外,仍生活在共党威胁的恐惧中。
    
    虽然中共政府不断地威胁在海外和东土耳其斯坦境内的维吾尔族人,现实证明,这根本不会脆弱维吾尔人对自由的奋斗意志。反而此指导维吾尔人的准确选择。明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民族未来的意图。更重要的是这都使维吾尔人明白: “中国这种政治制度本身,因为它的反民族的本性,它经常地会导致民族关系的恶化,而民族关系的恶化,又进一步的导致社会的不稳定;又给政府带来了新的借口,进一步的排斥和打击别的民族。造成其他民族更强烈的抗议,然后,又蕴藏着新的社会冲突和民族冲突的根源。也就是说,在"维持稳定"这样一个口号下,中国政府的一系列政策,实际上正在制造着越来越大的问题”。
    
    作为海外维吾尔族人, 他们有自由和资源能够观察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民族的所作所为。他们都很清楚什么是在东土耳其斯坦发生的一切灾难的根源。现习近平政府对维吾尔人民所实行的政策“是告诉维吾尔人民, 中国政府对他们的不满完全不重视。维吾尔族 ——你只能选择两条生路:被消灭或被汉族所决定的路线取向同化”。当然维吾尔人民既不接受消灭掉也不接受被同化成‘中国人’。无论该斗争是多么的困难, 走的路也许多么的长, 但是维吾尔人民下定决心,他们会步行到自由和民主的方向。
    
    * * * * *
    
    维吾尔人权项目是一个研究、报导、倡导机构。该机构致力于提升居住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维吾尔人民和其他族群的人权和民主。
    
    来源:美国维吾尔协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307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 牟传珩:全球华人北京联合大诉讼——“‘工龄归零’受害群
  • “客观”就是“他视”
  • 《失踪人民共和国》
  •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 THEPEOPLE’SREPUBLICOFTHEDISAPPEARED
  •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 大运河”
  • 槟郎村庄的毁灭
  • 陈泱潮11、面临【为中国开万世太平】极其伟大的机遇,习近平新时
  • 谢选骏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 台湾小小妮頭痛
  • 李芳敏14400013我們的神啊,現在我們要稱頌你,讚美你榮耀的名。14我算
  • 谢选骏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 郑恩宠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 陈泱潮10、天命所在,事实会教育人,会促使人思想观念和行为发生
  • 盛雪赖建平:费良勇、彭小明系共谍铁证如山
  • 谢选骏活史达与死曹操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悠悠南山下吳朝潰倒,混亂串起
  • 东海一枭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 谢选骏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 槟郎寒衣节的女主人
  • 谢选骏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论坛最新文章:
  • 罗兴亚人道危机:欧亚多国外长前往孟加拉
  •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将对中国展开正式访问
  • 传刘霞做手术并受重忧郁症困扰
  • 德黑兰:马克龙无权干涉伊朗导弹计划
  • 宋涛访朝 何时见金正恩依然是谜
  • 人权观察:中国人权状况达六四后最遭
  • 哈里里事件:沙特不满德外长言论撤回大使
  • 特朗普让中国在南海议题上取得进展
  • 黎巴嫩辞职总理哈里里抵法与马克龙会晤
  • 习近平特朗普最佳拍档中美共治全球
  • 猎雷舰弊案录音档曝光震撼台湾政坛
  • 费加罗: 中国以观察员身份在非洲参与过多
  • 宋涛访朝 特朗普对朝战略取得“小胜”
  • 世界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和时间赛跑
  • 美国国务院发布圣诞假期赴欧洲旅游警报
  • 港人贫穷八年新高 特首却关注动物权益
  • 港粤今签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却未经咨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