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泣血的“草根声音”(三十一)——北大荒垦区上访问题调查/蒋巍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0日 转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2期 2014年10月17日—10月30日
    
     (接第141期)

    
    第十三章 谎言说明了什么?
    
    ——对建三江农垦分局《反馈材料》的再调查
    
    我不知道,读了下述文字,垦区专程赴北京向我送达《反馈材料》的领导同志们是否会感到脸红?对于这部厚达四指的《反馈材料》,我相信领导者是过于轻信了,而造假者则只能证明自己的无耻。
    
    1
    
    我同垦区高层领导和有关同志有过两次交流。
    
    2010年12月初,我向国家有关部门寄送调查报告《疼痛的黑土地》传到北大荒。7日晚,专程赴京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宣传部部长高先生和驻京办负责人,通过新闻界友人请我赴个“便宴”。
    
    高先生性情温文尔雅,说话热情谦和。后来,又有几十位农工被垦区公安抓走或关押,有的逃亡在外,我多次紧急电告,请他出面保护这些农工并放人回家,高先生都认真地办了,为此我真诚地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足见高部是一位爱民的好官。”
    
    席间,高先生明确表示,他是代表总局高层,特意到北京来同我进行“交流并听取意见的”,对此我深表感谢。然后我们单独进行了一番坦率和诚挚的谈话。高先生首先强调,北大荒垦区的成绩是主要的——对此我高度赞同,没有异议。“当然”,高先生继续说,“我们工作中也有一些不足和缺点,基层干部素质参差不齐,希望能听取蒋老师的意见,认真加以改正。”
    
    我很感动。我提出三条意见:
    
    一、北大荒的成就是广大农工用一滴滴血汗干出来的,老百姓不容易。应当让那里的父老乡亲能够充分得到改革开放的实惠,享受国家的惠农政策,安居乐业。
    
    二、请总局认真调查我所反映的有关情况。如果我搞错了,我愿意公开道歉认错。
    
    三、如果我反映的问题确实存在,请总局领导在政策和措施上拿出一些强有力的办法,对基层某些错误倾向加以纠正。我作为北大荒的老知青,愿意就此同总局领导做一次对话,交流一下看法,以求达成一致意见。
    
    高先生说,会向总局领导反映我的意见。晚宴的气氛是友好和诚挚的,双方含笑而别。
    
    但是我也想到,垦区部分农场存在的许多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些事情积重难返,一些事情是政策性、观念性的,解决起来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段时间进行必要的调研和调整。
    
    如前所述,我一直等到今天。
    
    但是以后的情况并不见明显改善。几个月来唯一的改善就是垦区对上访群众虽然继续严加控制,但公安系统很少把上访农工送进拘留所了。有些上访群众被迫签署了“不再到北京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了出来,但诉求怎么解决?不知道。
    
    尤为令我愤慨的是,一些接受过我访谈的农工受到种种新的威胁和迫害。2010年12月9日,建三江农垦分局所属的青龙山农场派出大批工作人员和车辆,到女农工张桂荣家抢夺所谓明年的“任务粮”(农工称之为“上打租”,即提前预交一年的“土地承包费”。现在粮食涨价了,有的农场又将承包费改为“任务粮”)。工作人员当场打伤她的儿子,并抓走3口人准备拘留。张桂荣哭着打电话向远在北京的我求援,我紧急电告黑龙江农垦总局宣传部部长高先生,热心的高先生立即致电该农场,当地农垦派出所才被迫放人。
    
    建三江农垦分局八五九农场有一个“家庭农场协会”,是上世纪90年代经农场党委批准成立的。这个协会在党委领导下,在维护农工合法权益、维护农场安定团结局面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创造了许多有益的经验。2010年12月,前锋农场农工白文革、张丽英等因不堪农场的“土政策”,在征求很多农工同意后,张罗着要模仿八五九农场的做法成立同样的“家庭农场协会”,以维护自身权益,他们向农场党委主动提出申请,并开始起草报告和协会章程。那天白文革和一位“秀才”正在研究报告、章程的文本,20余个农场公安人员闯进去,把两人押到公安局审问了近3个小时。公安局负责人对白文革说:“上级没批,你们擅自起草报告、章程就是非法组织!”
    
    白文革说:“我们还没上交报告呢,上级咋批呀?而且我们还没成立,咋叫非法呀?”
    
    2
    
    2010年12月16日上午,总局宣传部部长高先生带领北安分局、建三江分局负责人和几位农场领导干部近10人,第二次专程到北京见我,就我的调查报告《疼痛的黑土地》交换意见。三级领导干部都来了,阵势可谓强大,态度可谓真诚。所有人都一样的和蔼热情,但这次不再是听取我的意见,而是带来了他们准备充分、印制精良、极为正规的反馈意见。
    
    北安分局负责人交给我的是:《关于北安分局退耕还林政策等情况的说明》,A4纸,共59页。内容主要是国家和地方有关的政策文件,红色边疆农场农工赴中南海新华门上访的卷宗文件,引龙河农场处理唐维君等人在上海世博会期间上访的文件。这些我都知道,也认真研究过,没有参阅价值,也不是对我的调查报告有针对性的反驳。
    
    堪称“奇文共欣赏”的是建三江分局负责人交给我的《关于对蒋巍同志〈疼痛的黑土地〉一文所列事件的调查反馈材料》,印制于2010年12月14日,蓝色封面,A4纸,洋洋洒洒共536页。看来垦区的同志们很急,于16日就赶到北京送达我手中。
    
    这是双方第一次真正的交锋。我不知道建三江分局把这份《反馈材料》还报送到哪一级上层机关?也不知道这份《反馈材料》对上级机关做出判断会发生怎样的影响?考虑到事关重大,为了以正视听,明辨是非,我必须对真相加以说明。
    
    乍一看,这个四指厚的“大砖头”很容易把我砸蒙。仔细审阅,这份反馈材料虽然“架子”很大,内容其实很简单,主要是前锋农场针对上访农工邹振龙、张丽英、白文革3人汇总的大量复印材料(3人反映的问题见“第九节”,请参照阅读)。
    
    我对这个厚厚的本子做了认真研究,并于12月下旬邀请这三位农工到哈尔滨逐页进行了核对。
    
    难道垦区的同志没想到我会进行核对和再调查吗?
    
    (未完待续)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013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极权主义与恐怖主义
  •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 千古罪人张学良究竟无耻在哪里?/申正义
  • “一分为二”之局限及滥用的危害
  •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 治国者不能治家
  • 郭文贵爆料之我见
  •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 人类的缺陷
  • 人类的缺陷
  •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 寫,還是不寫?始終是一個問題!
  •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 智商和地缘
  •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 穿越精神的戈壁洪顺强牧师:人人可以成佛,不需要信耶稣,对吗?
  • 谢选骏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王巨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醉醉含嫣
  • 谢选骏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11-2:453-2018年天象揭秘
  • 谢选骏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 严家祺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 藏人主张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 邱国权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 孙文广致刘晓波——力争赴美治病
  • 东方安澜丁酉杂记(一)
  • 陈泱潮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48)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生命禅院太极思维(续三)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一架直升机向最高法院扔手榴弹
  • 刘晓波狱中患癌其他良心犯家属致函联合国吁关注
  • 台湾:愿接纳刘晓波提供最佳医疗照顾
  • 欧洲预算面临巨大缺口的新挑战
  • 王丹:历史一定会记住刘晓波
  • 传薄熙来患肝癌 保释在大连休养治疗
  • 放不放走刘晓波 北京似在犹豫
  • 安倍健康成谜 真的“还能活三个月”吗?
  • 国台办批林全称「一中原则是消灭中华民国」逻辑混乱
  • 刘晓波若能治愈可否获得减刑或假释?
  • 回声报:中国化工完成收购先正达
  • 刘霞亲笔手书:刘晓波同意离开中国
  • 欧盟对谷歌的垄断地位课以重金罚单
  • 法国政府审议劳动法改革政令授权法案
  • 刘晓波事件为习近平访港蒙上阴影
  •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
  • 港媒指刘霞申请丈夫海外就医家人上月已与刘晓波会合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