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步亮:有关六四的两个苦涩笑话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2日 转载)
     东步亮 媒体人
    
    

    
    近日陪一位朋友到一所大学,与一群学生小范围交流。刚好这位朋友是六四亲历者,其间,便有学生向他提出关于六四的问题。
    
    这是一群1995年以后在内地出生长大的孩子。他们所提关于六四的问题千奇百怪:「听说六四有点像邪教,可以免费吃,免费住,坐车也可以免费,人们都像着了魔一样,是这样吗?」「听说六四是三个部队闹矛盾引起的,他们为什么闹矛盾呢?」「听说六四是大学生被骗了,他们是怎么被骗的?」……
    
    从这些提问,可以看出当下中国大学生对六四这段历史的了解。也许他们不能代表全部的中国大学生,但我想至少代表了相当大一部分当今中国大学生对六四的认识。在此之前,我也曾在各种不同场合,与不同高校的在校大学生交谈过,他们对六四的了解大概与这群学生不相上下。
    
    如果你恰好是一位对六四真相比较了解的人,当你听到这群学生提出这样的问题时,你会是什么反应呢?嘲讽,批评,愤怒,谴责,还是哀叹?
    
    我想,只有苦笑。出现这样的情况,一点都不怪这些孩子们。这正是中共多年来强力推行愚民教育,想尽一切办法抹杀和消灭那段历史的结果。试想一下,25年来,在中共大、中、小学的所有教科书和课外学习资料及辅导书中,从来没有一个字提及六四;在浩如烟海的网络上,凡涉及六四、与六四相关的文字、视频与图片都会被删除,凡境外涉及六四内容的网站,在国内都被屏蔽;20多年来,任何时候,在国内任何一家实体书店和网络书店,都不可能买到与六四有关的书;而国内出版的所有报纸杂志、播出的所有电视节目,六四都是敏感词,从来就不可能出现,这段时间长大​​的孩子,能知道六四是什么吗?也就是说,1989年以后出生长​​大的人(包括1989年时年纪还小的年轻人),他们头脑中对六四是一片空白,他们没有任何机会从官方和正规渠道接触到关于六四的信息,更不要说真实的信息。也许多数时候,他们是通过他人的口耳相传,或是从上一辈人的讨论中,知道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这么一次事件。至于具体缘由和经过,他们并不十分清楚。所以,提及六四,他们把它联想到邪教或部队矛盾上去,也就毫不奇怪了。
    
    事实上,有人知道六四这个名词,已经算不错了。今天完全不知六四为何物的大学生和年轻人,大有人在。
    
    2007年,《成都晚报》曾因刊登一条分类广告,7名管理人员和广告人员先后被撤职和开除,当事的广告接审员,就完全不知六四为何物。 2007年六四前一天,民运人士陈云飞去《成都晚报》刊登分类广告,广告只有一句话:「向64遇难者母亲致敬」。接待陈云飞的广告接审人员,以及审查这条广告的审稿人员,分别出生于1985年、1986年和1989年,她们在学校从未学过六四是什么,也没读过相关的课外书,而女孩子对政治事件又不敏感。当她们接到这条广告时,问陈云飞是什么意思,陈云飞说,最近发生一起矿难,死了64个人,这句话是向他们的母亲致敬。结果,这三个八零后广告接审员就完全信了!广告被登了出来,震撼海内外。
    
    可见,中共搞愚民政策、搞对六四的封锁和屏蔽,最终还是会伤害到它自己。只是苦了这几个孩子,因为无知,主要是因为当局在知识上对她们的故意蒙蔽,导致她们失去工作,也造成了她们人生路上的阴影。
    
    也许有一天,六四真的会按照中共独裁者们的意愿,从人类历史上的所有记录中消失。那时,也许人们就只能像考证三星堆一样,靠未来的考古学家们去对这段历史做猜想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908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东步亮:文痞领政 武夫当国
·东步亮:台湾话题为何很难再成为大陆舆论场的​​主要议题
·东步亮:六月四日 天没有塌
·东步亮:火葬政策强推背后的冷血政权本质
·东步亮:太监不仅在中南海
·东步亮:警权无限扩张 记者最为遭殃
·东步亮:党政人员不再称“老大” 努力维持党的伪善形象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 《歷歷在目》9.大好人
  • 當代中國的反戊戌運動——2018戊戌年献词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溫家寶為兒子向習近平跪地求情寫悔過書為何無效?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BURMA-缅甸风云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 郑恩宠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当他们知道有个‘死亡不存在’的未来时,
  • 独往独来袁立:我的苏醒与救赎在复旦大学的主题演讲
  • 谢选骏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9-2: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两首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生命禅院《传道篇》四十:雪峰传道(六)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 郭知熠你为什么不幸福?----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访民之歌
  • 谢选骏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论坛最新文章:
  • 赵紫阳逝世13周年祭 骨灰仍未入土为安
  • 世界报:法国婴儿高出生率正在成为过去
  • 加泰新议长任命大战 西首相续採司法手段
  • CIA中国卧底疑向北京爆料致在华线人遇害被逮
  • “自由之家”评香港自由度乃16年来最低
  • 黄之锋占中期间阻挠当局旺角清场 判囚3月
  • 温哥华朝鲜问题会议:必须维持制裁
  • 南北韩局势虽暂缓 美军仍加紧备战
  • 特朗普告知习近平 美中贸易现状不能持续
  • 孟加拉和缅甸同意遣返罗兴亚难民两年内完成
  • 智利教会性虐儿童丑闻 教皇表示“痛苦羞愧”
  • 北京批加拿大联合国军20国会议不合法
  • 港终审庭开审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上诉案
  • 法媒:桑吉号油船沉没 相关海域面临污染危害
  • 朝鲜半岛安全会议 中俄被排除放话表不满
  • 德国电视一台:马克龙是中国的新宠儿
  • 北京怒火下昆达士停指港台为国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