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孙政才“薄熙来抹黑党和政府的形象”的驳斥/孙维邦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6日 来稿)
    
    作者;孙维邦
    

     《求是》9月16日发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的文章《新时期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生动实践》。文称,“当前,党面临的‘四大考验’、‘四大危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更加严峻。从重庆党员干部队伍作风建设的情况来看,主流是好的,但一些党员干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问题还比较突出,个别领导干部所作所为在群众中甚至造成极为恶劣的负面影响。这疏远了党群干群关系,带坏了社会风气,抹黑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必须引起我们高度警醒,下大力气抓紧加以扭转和解决。”
    
     我与孙政才看法一致之处是:薄熙来是够狠、够毒、够黑的了!与他看法不同之处是:我首先肯定薄熙来是党的作品。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用乳汁将其喂大养肥。所以只把薄熙来看成结果。结果是被造就的,党才是因,才是造就者。因党起的是环境作用,所有贪官都只是存在于环境里的个体,被环境所作用、所造就。所以中国共产党就是一架制造腐败的流水线,它若不是腐败的生产线,怎么会有陈希同、王宝森、高严、李同海、薄熙来、王立军、陈良宇、刘志军,张署光、李春城、蒋洁敏、谷俊山、王守业、刘铁男、王素毅、倪发科、田镇宏、杨琨、李华林、郭永祥、韩桂芝、刘方仁、王怀忠、刘在田、张国光、王雪冰、田风山、程维高、李嘉延、田风歧、刘达昌、李达球、黄胜、段义和、杜世成……数不清的贪官呢?除了环境,别的都不具有如此大的能量。党是中国社会的无所不包的总环境,是软势力,党是独一无二的具造就能量的文化,薄熙来等则是落在这一软势力里的被薰淘和被塑造的材料。所以,孙政才说薄熙来抹黑了党不是一个有见的的说法。事实是:一定品质的文化必发酵出一定品质的人,因而一定品质的人所指证的正是那文化的品质。
    
     再也没有比共产主义更黑,更残忍,更无耻的文化了!只能是腐朽的文化发酵出腐朽的毒果,而后这些毒果才又做为构成因子反还回环境,补充着环境的毒性。构成一道蛋变鸡,鸡生蛋的循环链。党所面临的“四大考验和四大危险”,并不是因为出了薄熙来等,而是因为共产党做为政党在法理上的违法性。
    
     即“共产主义”这个宗旨与“党”这个名称处于不可化解的矛盾中,而薄熙来等只是这一酿造的事例。因为被抓了的贪官只是法律意义的,中国到底有没有不贪的官?我们不敢妄断,但不贪的官不会>5%,只是没撞上或被党保护了罢了。党为了不至于失去控制权,不能不避重就轻,把更大的罪行压下来,比如这薄熙来,真要如实审判,那就是审判党中央了。
    
    
     为什么要从法理上看问题?答曰:就因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也就是说理性之对于人类对成员是不能逃避的。既不能逃避,当然就必须追求纯粹理性的四海皆准或普遍有效。因实践活动是不能避免实际事物的。比如:这张台子比橙子大,这间屋子比台子大,这栋楼比这间屋子大,这座城市比这座楼大……。“大小”是纯粹的理,但这一纯理被应用在台子、橙子、屋子、楼、城市等实际事物中,所有的人都能轻易地作出比较,却很少有人能考察纯粹理性的“大小”究竟是什么。
    
     再如:首先发现并应用了几何学知识的是埃及人,这是因尼罗河定期不误的涨落,土地淹没,需要牵绳丈量,就有了最初的几何学的经验知识。但对这些粗糟的经验知识加以理性考察的,也就是在纯粹理性内探索空间关系的,将埃及的经验知识条理化,使之成为学术知识的却是希腊人。也只有将经验知识条理化、学术化,它才成为纯理的从而四海皆准的知识。凡普遍有效的知识只能是纯粹理性的。所以社会必须建立在法理合法性上。因凡物都有终始、凡事都有先后,了解终始先后就是纯粹的道理。只有遵照必然性原则来实施社会调剂,社会的秩序才能适合人的生存。我们说的必然性就是“法”。法即效法。因必然性是不能选择、不可抗拒的,所以我们的能选择的自由意志就只应去效法必然性。法理就是在纯粹的理性内的必然性(不涉及所关的对象)。因为人类的理性能力是由概念的输入而形成,概念储存的就是理。法理合法性就是不问事实,只考察纯粹的道理(即概念)看道理的各成分是因为在实。否无矛盾,是否自圆。
    
    
     无论是“人”是“党”还服“共产主义”,都是概念,都是最小的思想单位,或曰最简单的道理。党做为名词反映的是个什么理?“共产主义”反映的又是个什么理?把这两个理联结起来构成出一个新道理----即“共产党”,这个新道理矛不矛盾?若矛盾它便违反法理。一旦进入实践便陷于危机。由孙政才复述的胡锦涛提出的“党面临的‘四大考验’、‘四大危险’”便是共产党的法理非法性在实践上引起的后果。因为在践中被应用的只能是经验理性,即贯彻在实际事物中的理。极少有机会来反观法理上是否合法。
    
     至此我们澄请了纯粹理性就是把一切现象的东西(即凡可经验的)统统抽取出来,只考察剩下的纯道理,看看这个纯道理是否在法理上合法。共产党是一个名词,即一个知识,这个知识矛不矛盾呢?这就是它自身的法理合法性。
    
    
     党之做为名词原本就是黑,或曰“马贼”与“不法之徒”,在中国就是“尚黑”,只是社会的进化开阔了人的视野,党对党的攻击或颠覆便迫使对方去克服自身的黑,从而成为政权合法的桥梁。因共产党是一党,是跑单帮,没有克服其黑的对等力量,它便愈加的黑,愈加的残忍无道。苍颉在造“党”字时就是贬义的,党是“黑”字上面加一个“”字,见不得阳光嘛,所以党就是黑帮。或曰:“马贼”和“不法之徒”,没见他们自诩什么“伟大、光荣、正确”,只见他们互相攻击,黑对黑展开的颠覆,反倒克服了黑,二力对抗造成了社会平台,为全体成员提供了无差别的生存资格,黑克服了黑,是为么平公正。
    
    
     所以不是薄熙来抹黑了党,倒是党育黑了薄熙来!当然,党不至育黑薄熙来,有一算一,只要从这加生产线上出来的,就很难不黑。难道还有不黑的官吗?
    
    ------------------------------------------------------------
    

再论理性、人性与党性!/孙维邦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因为“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是天方夜谭,精神但凡正常,都不会说,这是要遭到嘲笑的,可共产党的主要喉舌竟然能大颜不惭地说出口,叫人不解。共产党的媒体为什么甘冒受人嘲笑的风险也要说这种不靠谱的胡话呢?有两个原因:一是共产党人的愚昧无知,其理性未经洗礼:二是共产主义是一个功利理念,一旦进入实践,功利理念便被机制运转成侵略性了,它要侵犯就须造势,造势的后果即意识形态异化。
    
    一、当代共产党头目几乎全都愚昧无知:
    
    政党是由人组成的,人就是党的构成材料。但是人与党却是性质上根本不同的两回事,分属不同世界:人是先天世界的不可抗性事实,党是后天世界的选择性事实。
    
    所以人有的只能是人性,党有的只能是党性。不可混淆。说“党性是人性的优仕、升华及晶化”岂不是在说党性与人性是同一个东西吗?同一个性质怎么会被视成为两个东西呢?筒直就是些痴巴、神经病!
    
    《共产党宣言》阐发的是利益要求,为理念,亦最高目标。功利只为成功,不求真假,故用不着认识与思辩,只仰仗意志。久之认识与思辩便退化了。共产党就把“政党是由人组成的”这是事实性,误当成“政党的本性”了。因他们体验的是入党与没入党都是自然人,感官无从区分,“政党的组成材料”与“政党的性质”就被共产党的直观所模糊。其实二者是井与河水关系:“政党是由人组成的”这是可经验的事实,但政党的性质呢?却只可思及而不能由感官触及。
    
    
    共产党以共产主义为理念,是宗旨或最高目标。它便把理念或宗旨解释为党性。其实错了:因不只共产党叫党,被它逼到台湾的国民党也叫党,后生的民进党还叫党。被共产党用反革命或敌对势力对侍的徐文立、王军涛创建的民主党也叫党……所以只有能表达人类中一切政党为党的思想才是党的本性。因而政党的本性就就是理性内的互相攻击或颠覆。至于各个实际党的理念,都是主观选择,是后天,凡来于后天选择的都不是本性,它是实际政党的活动内容。勉强地说,可算为实际政党的个性。
    
    
    入了党的人依旧是人,这与党的性质无关。党的性质关乎的仅仅是:党是用来“干什么的”,这是个功能问题。所以说政党的性质与政党的构成材料是并不相干的两个问题。凡政党就是意志事实,即是用来相互作用的,因而党是因人类理性的公共性与存在的个体性的反映,所以党的性质就是相对性,其功能是互为作用。政党的理念或宗旨并非政党的本性,而是用于或构成本性的个性。党的本性揭示的是所有政党的共性,党的理念或宗旨仅属于实际的党,所以是个性。参加进政党的人并不必须与别的党里的人相互攻击。相互攻击只是政党的事,不是成员的事。因为党是理性的产物,而人是自然事实。理性的相对只涉及认识或主张,不涉及人身。理性的攻击只克服那些错误的主张,被保留下的则是正确的,至少是必要的,所以党与党的相互攻击发生的作用是否定的否定,造成的是却建设,是公平。人与人的相互攻击涉及的却是肉身,造成的是破坏,是劫难。若不认党为类,不甘于自认为类里的一分子,这样的党必以人为活动的对象,共产党就把斗争加到了人身上。
    
    
    政党的组成材料是人,这是因意识的存在本就是个别的和差异的,政党只意味着在内部统一与对抗外部,政党的内部性并非人性独立性的让渡。因政党的功能只是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为道德建设。党也不是执掌政权的,它只为政权吸纳并提供人才。本身不构成权威,不负有对社会或公共事务的管理资格,也不为社会或国民提供服务。为社会与国民服务的是政权。国民的知识与道德的培育是公权力而非党的职能。“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是含混不清的----
    
    因为人性并不=道德,人性也不存在“优化、升华及结晶”问题,人性又不是自己要来的,而是天命,天命的东西既不能抗拒当然也不能选择,你要优化它,升华它,至少先要选择吧?如果本性可被后天优化和升华那它还是本性吗?可以被优化和升华的只能是道德,也只有道德才有境界上的高下。才是可养可修的。人性是老天赋予的,不能修也不能养。
    
    所以老庄户不无痛心加可怜地说:《求是》此文竟把道德或觉悟问题当成了“人性”来对待了。共党啊共党,你们到什么时侯才能长大成人,才能一把把胡子不再说娃娃话?共产党当然可恨,可恶,但可恨可恶还不是最主要的,可怜、无知才是共产党最致命之处。
    
    
    道德有可通过操作而得的成分,这由教育职能来承担。道德又有被动受环境塑造的成分,还有来自文化承传的成分。这都须由心灵环境的净化来保证,但这也都是社会的职能,不属政党性质范围。共产党说的“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就是狗咬耗子。从政党的性质上说,党是私不是公,它没有这种资格。
    
    
    政党不只有章程,也还有纪律,纪律是用来约束成员行为的,但党的纪律不等同于道德养成。道德养成完全是公民个人的事,党员也是公民,无论一般公民还是做为政党成员的公民,其道德的来源都是社会而非政党。正固共产党包揽一切,它不是党而是政权,这样它便丧失了法理合法性,所以它才正天干些不属于党该干的事,结果就成为公害。以上叙述可证:《求是》这篇文章,实在是太“二”了,说些驴唇不对马嘴的疯话,还煞有介事,共产党那“七长尾”,不应来管理国家,而是应到南墙下去读书,到破了万卷再说。说一千道一万,政权的合法性才是决定一切的。
    
    
    
    造或这一胡说的第二个原因:共产党的理念其是就是侵略。 _(博讯记者:巴黎动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900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政才连跳三级的最大秘密
·周莉:写给中国国家农业部孙政才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孙政才给薄熙来扣上新帽子:抹黑中央
·开审在即 孙政才为薄熙来忙翻了
·薄熙来地方债遗产 孙政才拿着烫手
·孙政才:坚决反对搞家长制 防止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
·孙政才刊文人民日报 以群众为镜顺民心所向
·人民日报刊孙政才文章:以民众为镜 顺民心所向
·黄奇帆“被困重庆” 孙政才不理其后台
·多维:黄奇帆出风头盖过孙政才
·孙政才为转移视线编造李鹏假新闻
·重庆新书记孙政才成“大表叔” 孩子留美
·重庆代表团受瞩目,孙政才强调“富民兴渝”
·孙政才:薄熙来案侦查工作正在依法进行当中
·孙政才回应重庆官员涉不雅视频事件 强调依法处理
·孙政才嘱重庆团要低调 黄奇帆被记者追进电梯
·传吉林版王立军叛逃美领馆 孙政才派武警围堵
·急于切割薄王 刚掌重庆的孙政才面临难题
·孙政才搞砸了 朱瑞峰反戈一击
·渝晋川党政一把手逢新考 孙政才清理"薄王"遗留
·孙政才不简单 为习李反腐打响第一枪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