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鲍彤 :自我迷信,不如自我批评 与李长春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7日 转载)
    原题:自我迷信,不如自我批评 - 和前常委李长春商榷(鲍彤)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最近关于“自信”的议论很多。以讹传讹,积非成是,需要正本清源。始作俑者,起源于李长春去年的一篇讲话。李长春是去年的九常委之一。正是这位前常委,最早提出了“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接着就出了一篇有权威的诠释文章。
    篇幅虽长,讲来讲去是两点:一,中共以人类解放为己任,作出了改变世界的历史性选择,因此就具有清醒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二,正是靠着这种高度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中共就不断创造出举世瞩目的成就。这篇诠释,载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作者署名衣俊卿,是李长春的助手,其内容应该具有被李亲自认可的权威性。如其不然,想必早会有所澄清——但从来没有。
    
    这是一篇不讲道理的说理文。第一,他说,甲要解放人类,要改变世界,因此,甲的自觉和自信,就是清醒的而不是糊涂的。然则,乙也要解放人类,也要改变世界,为什么乙的自觉和自信,因此就不是清醒的,而是糊涂的?然则,丙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解放人类或改变世界,难道丙的自觉和自信,就一定不是清醒而是糊涂的?第二,甲的举世瞩目的成就,他说,应该归功于这种自觉和自信。然则,他的​​举世瞩目的无法无天的瞎折腾,和由此造成的史无前例的浩劫,以及有目共睹的遍地腐败,和正在导致社会断裂的鸿沟,难道就不应该更加归功于这种自觉和自信吗?这算什么道理?
    
    这是不讲道理。不讲道理的理论,是无理取闹。不讲道理的自信,是自我迷信。
    
    这种理论自信,我认为,属于王婆卖瓜的欺人之谈。自己对自己要求严一点,这是“行为自觉”的一种。行为自觉有时是可取的,“理论自觉”则是不可取的,越说得天花乱坠越不可取。理论者,意识形态也,立场观点也,不去观察和研究客观的现象,却去把我所崇拜的理论高高举起,大谈什么自信,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流行于中国的世界观方法论。如果你的目的本来就是不讲理,当然不妨如此这般一边倒,如此这般先入为主,如此这般畅谈“理论自信”。但是,究其结果,不管这种自信最后虚化为空谈,还是落实为埋头苦干,说得轻一点,叫做误导年轻人,误人子弟;说得严肃一点,叫做祸国殃民。毛泽东强迫全体中国人替他缴的学费,难道还嫌不够吗?
    
    毛泽东喜欢说大话,招摇撞骗。但是,总不能以人废言。他也讲过一些道理,有的还讲得相当好,相当实在,相当透彻。比方说,他的《七大报告》中的某些段落就是如此,为他添了光彩,笼络了人心。特别是其中关于“自我批评”的话,讲得非常动人,好多老人至今尚能背诵如流,这里用不着我来抄书。我只愿意指出,毛泽东那一段不朽的关于自我批评的论述,具有严密的逻辑。他也同样把事业的正义性作为立论的出发点,但最后得出的结论,恰恰和李常委相反。毛非但没有侈谈“自信”,反而把结论老老实实落到了“自我批评”之上。下面是毛泽东文章中那一句承上启下的话:
    
    “以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的中国共产党人,相信自己的事业是完全合乎正义的,不惜牺牲自己个人的一切,随时准备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殉我们的事业,难道还有什么不适合人民需要的思想、观点、意见、办法,舍不得丢掉的吗?”
    
    有人说,七大报告的起草,根本不是毛泽东主持的,而是在别人主持下,由几个秀才动笔的。但是,毛毕竟同意让此文在他的名义下发挥了作用,因此我们除了把它称为“毛着“以外别无选择。不管怎么样,就文论文,下列思辨逻辑和表达方法是合乎理性的:为了人民,为了正义,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不惜丢掉自己的错误。
    
    因此,下列论断就同样是合乎理性的:不为了人民,不为了正义,而为了保住自己既得的权力、利益和面子,很难丢掉自己的错误。
    
    同样,提出下列疑问也是合乎理性的:在制度性腐败和制度性违法的案件层出不穷的具体时间、地点和条件下,反复宣传自信,难道是为了丢掉错误吗?难道是为了人民、为了正义吗?难道不是为了保住一种……面子吗?
    
    毛泽东在七大郑重其事把“自我批评”和“马列”与“群众”一起,定位为鉴别共产党与非共产党的“显著标志”。但经过多年实践检验,“马列”是说不清楚的,“群众”是可以任意被“代表“的。法国大革命时罗兰夫人痛心疾首的遗言,“自由自由,多少恶行假汝之名以行!”——对自由如此,对马列,对群众,乃至对革命,对真理,又何尝不可以“假汝之名以行”?真正靠得住的,是有错就改,是闻过则喜。可惜毛泽东自己热衷于坚持错误,把“自我批评”这个最可靠的“显著标志”丢掉了。
    
    1954年春到1966年春,我在中央组织部,多次听老部长安子文传达刘少奇的一句话:“什么是最大的错误?”安是这样复述刘的论断的:犯了错误,也已经知道错了,但仍然坚持错误,这是最大的错误!后来层出不穷的悲剧,使我日益认识到刘少奇这个判断的份量之沉重。果然,自我批评被毛泽东作废后,中国共产党就此走下坡路了。
    
    最近提倡好作风,可惜批评和自我批评不在其中。只要这个被毛泽东废掉的“显著标志”仍被束之高阁,中共要想“复兴”恐怕不会太容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34300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点
  •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
  • 赠于只顾名利不管民生的狗屁艺术家
  •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 《越南戰爭》:“讓越南人了解過去的機會”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 曾节明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 谢选骏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 明暗經緯錄台中的故事
  • 曾节明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 独往独来环球实报|郭文贵10·14全球发“不”会第四集文字版
  • 谢选骏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 鏉庤姵鏁1440009鈥滄垜鐨勫瓙姘戝摢锛佷綘瑕佽伣,鎴戣鍕告垝浣:浠ヨ壊
  • 曾铮神韻音樂:聽過才有的膚淺認識
  • 藏人主张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68)
  • 邱国权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 东海一枭许石林的伪深刻
  • 曾节明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 张三一言转:郭文贵曝假料的江湖骗子表演已经时日无多
  • 独往独来溪谷闲人:美国经济好转,川总统说到做到。
  • 谢选骏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论坛最新文章:
  • 十九大:习近平进一步集中权力的舞台
  • 台学者预测19大最高层人事变动王岐山不入常
  • 中国突铺6条高速直逼鸭绿江 遭众多议论
  • 19大前入常名单满天飞 称陈敏尔被忍痛割舍
  • 习主政以来对外投资大发展境外拥资5万亿美元
  • 法国《世界报》:在当局控制下的中国经济
  • 巴黎塞纳音乐城上演经典歌舞剧西城故事
  • 19大港澳团明禁境外采访疑忧地下工作曝光
  • 马克龙电视访谈:说到做到决心彻底改变法国
  • 19大前经济利好消息今年经济增长或达7%
  • 郭文贵争议之际 中向美遣返一红通嫌疑犯
  • 首都再粉饰迎19大 外媒聚焦如何开启习时代
  • 叙利亚拉卡收复战 外籍“IS”分子被拒绝疏散
  • 陆出手“台湾医师会”面临更改国组织名称压力
  • 费加罗报:习近平的权利是否绝对至高无上?
  • 退出教科文 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要走多远?
  • 法新社:美大撤退重击安理会 俄中欲争占空缺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