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鲍彤 :自我迷信,不如自我批评 与李长春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7日 转载)
    原题:自我迷信,不如自我批评 - 和前常委李长春商榷(鲍彤)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最近关于“自信”的议论很多。以讹传讹,积非成是,需要正本清源。始作俑者,起源于李长春去年的一篇讲话。李长春是去年的九常委之一。正是这位前常委,最早提出了“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接着就出了一篇有权威的诠释文章。
    篇幅虽长,讲来讲去是两点:一,中共以人类解放为己任,作出了改变世界的历史性选择,因此就具有清醒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二,正是靠着这种高度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中共就不断创造出举世瞩目的成就。这篇诠释,载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作者署名衣俊卿,是李长春的助手,其内容应该具有被李亲自认可的权威性。如其不然,想必早会有所澄清——但从来没有。
    
    这是一篇不讲道理的说理文。第一,他说,甲要解放人类,要改变世界,因此,甲的自觉和自信,就是清醒的而不是糊涂的。然则,乙也要解放人类,也要改变世界,为什么乙的自觉和自信,因此就不是清醒的,而是糊涂的?然则,丙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解放人类或改变世界,难道丙的自觉和自信,就一定不是清醒而是糊涂的?第二,甲的举世瞩目的成就,他说,应该归功于这种自觉和自信。然则,他的​​举世瞩目的无法无天的瞎折腾,和由此造成的史无前例的浩劫,以及有目共睹的遍地腐败,和正在导致社会断裂的鸿沟,难道就不应该更加归功于这种自觉和自信吗?这算什么道理?
    
    这是不讲道理。不讲道理的理论,是无理取闹。不讲道理的自信,是自我迷信。
    
    这种理论自信,我认为,属于王婆卖瓜的欺人之谈。自己对自己要求严一点,这是“行为自觉”的一种。行为自觉有时是可取的,“理论自觉”则是不可取的,越说得天花乱坠越不可取。理论者,意识形态也,立场观点也,不去观察和研究客观的现象,却去把我所崇拜的理论高高举起,大谈什么自信,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流行于中国的世界观方法论。如果你的目的本来就是不讲理,当然不妨如此这般一边倒,如此这般先入为主,如此这般畅谈“理论自信”。但是,究其结果,不管这种自信最后虚化为空谈,还是落实为埋头苦干,说得轻一点,叫做误导年轻人,误人子弟;说得严肃一点,叫做祸国殃民。毛泽东强迫全体中国人替他缴的学费,难道还嫌不够吗?
    
    毛泽东喜欢说大话,招摇撞骗。但是,总不能以人废言。他也讲过一些道理,有的还讲得相当好,相当实在,相当透彻。比方说,他的《七大报告》中的某些段落就是如此,为他添了光彩,笼络了人心。特别是其中关于“自我批评”的话,讲得非常动人,好多老人至今尚能背诵如流,这里用不着我来抄书。我只愿意指出,毛泽东那一段不朽的关于自我批评的论述,具有严密的逻辑。他也同样把事业的正义性作为立论的出发点,但最后得出的结论,恰恰和李常委相反。毛非但没有侈谈“自信”,反而把结论老老实实落到了“自我批评”之上。下面是毛泽东文章中那一句承上启下的话:
    
    “以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的中国共产党人,相信自己的事业是完全合乎正义的,不惜牺牲自己个人的一切,随时准备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殉我们的事业,难道还有什么不适合人民需要的思想、观点、意见、办法,舍不得丢掉的吗?”
    
    有人说,七大报告的起草,根本不是毛泽东主持的,而是在别人主持下,由几个秀才动笔的。但是,毛毕竟同意让此文在他的名义下发挥了作用,因此我们除了把它称为“毛着“以外别无选择。不管怎么样,就文论文,下列思辨逻辑和表达方法是合乎理性的:为了人民,为了正义,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不惜丢掉自己的错误。
    
    因此,下列论断就同样是合乎理性的:不为了人民,不为了正义,而为了保住自己既得的权力、利益和面子,很难丢掉自己的错误。
    
    同样,提出下列疑问也是合乎理性的:在制度性腐败和制度性违法的案件层出不穷的具体时间、地点和条件下,反复宣传自信,难道是为了丢掉错误吗?难道是为了人民、为了正义吗?难道不是为了保住一种……面子吗?
    
    毛泽东在七大郑重其事把“自我批评”和“马列”与“群众”一起,定位为鉴别共产党与非共产党的“显著标志”。但经过多年实践检验,“马列”是说不清楚的,“群众”是可以任意被“代表“的。法国大革命时罗兰夫人痛心疾首的遗言,“自由自由,多少恶行假汝之名以行!”——对自由如此,对马列,对群众,乃至对革命,对真理,又何尝不可以“假汝之名以行”?真正靠得住的,是有错就改,是闻过则喜。可惜毛泽东自己热衷于坚持错误,把“自我批评”这个最可靠的“显著标志”丢掉了。
    
    1954年春到1966年春,我在中央组织部,多次听老部长安子文传达刘少奇的一句话:“什么是最大的错误?”安是这样复述刘的论断的:犯了错误,也已经知道错了,但仍然坚持错误,这是最大的错误!后来层出不穷的悲剧,使我日益认识到刘少奇这个判断的份量之沉重。果然,自我批评被毛泽东作废后,中国共产党就此走下坡路了。
    
    最近提倡好作风,可惜批评和自我批评不在其中。只要这个被毛泽东废掉的“显著标志”仍被束之高阁,中共要想“复兴”恐怕不会太容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34300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抗日英雄军统七美女缅甸跳崖宁死不敢当俘虏
  •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
  •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 文在寅是东郭先生的升级版
  • 中国最牛父亲
  •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148300字
  •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 博客最新文章:
  • 严家祺耶路撒冷可实行“一城两国”
  • 藏人主张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 东海一枭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直播: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793)视频
  • 吴倩救恩之母:皈依能削弱“假基
  • 走向大自然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 基督化生活先知
  • 万沐朝鲜和美国谁是中国的敌人,谁是中国的朋友?
  • 金光鸿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字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 明暗經緯錄誰是正宮中國?台灣之幸!中華民族之福!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库尔德人的自由独立运动对伊朗与中国的影响(民主
  • 郑恩宠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 曾铮莊稼地裏的「祕密通道」BannedBooksMeanEverything
  • 遇罗锦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 严家祺纽约世界日报: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 陈泱潮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40条推文(1图)
    论坛最新文章:
  • 曼彻斯特恐袭:法总统往英使馆力挺英国人民
  • 河北张石高速公路隧道爆炸事故酿12死
  • 疑是朝鲜飞行器 韩国军方开枪示警
  • 杨舒平“辱华” 墙内墙外的看法
  • 缅甸佛教组织解散极端种族佛教保护联合会
  • 台湾参与WHA提案世卫大会公开辩论后驳回
  • 希腊期盼夏季之前获得下一笔援款
  • 独立纪录片导演闻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 基于强权逻辑中俄创立民用飞机合资公司
  • 德媒:欧盟需要一个行之有效的改革计划
  • 朴槿惠首次出庭受审 韩国上下屏息关注
  • 前法国驻华大使白林新书《深水区的中国》
  • 马克龙限时会晤各工会和雇主协会领袖
  • 特朗普会晤阿巴斯 试图重启中东和谈
  •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首日出庭受审否认控罪
  • 曼彻斯特演唱会自杀恐袭22死包括孩童
  • 绝密文件:港共在文革前已要求“解放"香港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