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北京被放逐——一个母亲在2012年64前说/公刘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2日 来稿)
    每一年的64已经过去22个,我的儿子被放逐快23年了。
    
     我知道北京有一个天安门母亲群体,她们的儿子都死了。作为母亲,我曾经很自私的想,偷偷地想,比起她们,我还是比较幸运的,我的儿子还活着。 (博讯 boxun.com)

    
    我们也有一个群体,在西山。说是群体,没有组织,没有活动。我们大部分已经退休,我们大都散坐在唱红歌的圆圈的周围,或树下,或山石上,慢慢地我们互相读出对方眼中的忧伤,互相接近,互相询问,互相试探。有一天,一个母亲对我说,您每次听他们唱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主席的时候,眼睛总是充满泪水,是在想念毛主席吗?最后那句话带着明显的玩笑的味道。
    我摇摇头,告诉她,我在想念我的儿子。
    
    就这样,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话题,儿子。是的,我们的儿子都在被放逐。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儿子和放逐已与我们人人有关了。在此以前,开始,尽管这不平常的事件使我们庆幸和忧虑,为儿子逃离迫害而庆幸,为分离而忧虑。但每个人还能够各就各位照常生活,而这种情况一年复一年地持续下去。一种与儿子离别的个人感情就在不知不觉中变为共有的感情,庆幸和忧虑被一种恐怖的感觉所替代,儿子被长期流放的现实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
    
    二十多年前,我们突然面临事先毫无思想准备的分离,有些母子分手时还只作了暂时离别的打算,我们在车站的月台上说了两三句叮咛的话后拥抱道别,满怀着人类愚蠢的信心,以为过几个月、或至多过几年肯定又能见面。可是,我们发现自己已陷于远离儿子、无依无靠、不能重逢的绝境。
    
    我们常常互相通报儿子的近况,谁已经结婚生子,谁又拿到一个学位,儿子们发表了一个我们要笑着回家的声明,谁闯关被拒。丈夫是我们的靠山,儿子是我们的希望,可是看来强大的男人往往那么脆弱,就像坚强的物件容易破碎,不少儿子的父亲没有等到与他们的儿子,而儿子归来却遥遥无期。母亲们认为,诸如病危、死亡等所谓紧急情况下可能会有例外,结果是没有通融。剩下的唯一途径是伊妹儿和电话。向来以心灵、感情和肉体联系着的亲人,现在只能从一封封伊妹儿里去重温旧梦。然而由于事实上伊妹儿中所能运用的字眼很快被母亲和儿子用尽了,我们们长时期的盼望的悲枪情绪只能匆促简短地概括在电话里交换的几句重复的问候中,例如:“我好,想你。等你。”等等。
    
    有些母亲于是向儿子提出要求:你,是否可以回来。然而她们很快地明白过来,他们这样做无异把儿子驱人虎口,回来,必须投降,儿子不是敌人,儿子不是罪人,儿子不愿意,妈妈也不愿意,妈妈自幼就教会儿子,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于是妈妈宁愿忍受别离之苦。
    
    我们会拿出儿子的照片,照片上集中了我们全部的忧思,我们也会懊悔,懊悔过去对儿子太严厉,懊悔过去对儿子干涉太多。这种无情的、彻底的、前途茫茫的分离,把我们推人了心烦意乱的境地,使我们成天魂梦索绕于那离别却如隔世的人影而一筹莫展。
    
    我们实际上受到的痛苦是双重的:首先是想象在外面的儿子所受的痛苦,其次是自身所受的痛苦。我们互相告慰,儿子在外面是自由的,他们有了他们所追求的自由,他们会快乐的。想到在外面自由的儿子,我们终于发现,被放逐的是我们,我们是放逐在北京的母亲。我们被遗弃在没有定向的日子里和毫无结果的回忆之中,就像一群漂泊不定的幽灵。我们无能为力无事可做,只好在这阴沉沉的城市里兜来转去, 日复一日地沉湎在使人沮丧的回忆中。
    
    流放之感,代表了大家的感受,我们心灵深处始终存在的空虚感确是一种流放之感,一种明确清晰的情绪,一种焦心的回忆之箭,一种荒诞不经的妄想,时间飞逝。有时候我们让自己陶醉于幻想境界,设想自己在愉快地等候儿子人回来的门铃声或楼儿子熟悉的脚步声。
    
    有时候,我们的勇气、意志和耐心好像一下子都垮了,垮得这么突然,以致我们感到好像再也爬不起来,不再去计算团聚的日期,我们体验了一切囚徒和流放者的悲惨遭遇,在北京,在家中,在西山。我们活像受到人世间的法律制裁或仇恨报复而度着铁窗生涯的人。
    
    在这种极端孤单的情况下,终于没有人再指望那些放逐儿子的当权者平反64,不再指望那些放逐母亲的当权者让我们和我们的儿子重逢。
    
    也许,我这样说太伤感,但是我能说什么呢?
    
    西山上唱红歌的声音被禁止了一段时间,我们有些失落。我知道,大家在歌声中寄托的不是红歌中那些歌颂共产党的感情,我们怎么对这个有感情呢?我相信,唱歌的人们也是这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22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 抗日英雄军统七美女缅甸跳崖宁死不敢当俘虏
  •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
  •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 文在寅是东郭先生的升级版
  • 中国最牛父亲
  •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148300字
  •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控诉郭文贵的爆料:百姓知道真相的一天,就是中共灭亡日子/控
  • 东海一枭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 孙宝强是“辱华案”還是“爆真相"?
  • 刘逸明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 东海一枭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 苏明张健评论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794)视频
  • 严家祺耶路撒冷可实行“一城两国”
  • 藏人主张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 东海一枭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直播: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793)视频
  • 吴倩救恩之母:皈依能削弱“假基
  • 走向大自然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 基督化生活先知
  • 万沐朝鲜和美国谁是中国的敌人,谁是中国的朋友?
  • 金光鸿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字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论坛最新文章:
  • 首位非洲人当选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
  • 曼城恐袭后英国面临的挑战
  • 中国旗王柯洁首盘不敌进化版的AlphaGo
  • 立场不同、观点各异,罗马教皇会见美国总统
  • 东航客机暴雨中在香港冲出滑行道幸无伤亡
  • 2016年法国对外经济吸引力提升30%
  • 戛纳电影节:哈内克新作或难夺第三座金棕榈
  • 习近平:中国人民同英国人民坚定站在一起
  • 法国降半旗对英国曼城遇难者表示哀悼
  • 曼城炸弹客身份曝光 22岁英男子阿比迪
  • “007”扮演者罗杰·摩尔爵士逝世
  • 曼彻斯特恐袭:法总统往英使馆力挺英国人民
  • 河北张石高速公路隧道爆炸事故酿12死
  • 疑是朝鲜飞行器 韩国军方开枪示警
  • 杨舒平“辱华” 墙内墙外的看法
  • 缅甸佛教组织解散极端种族佛教保护联合会
  • 台湾参与WHA提案世卫大会公开辩论后驳回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