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远飞的大雁---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四/石涯波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5日 来稿)
     西藏為什麼闹矛盾?喇嘛為什麼搞獨立?以前只听说奴隶主和喇嘛抵抗土地改革,搞武装叛乱;现在却到处谴责中共政府剥夺藏民的权利,导致一个又一个喇嘛自焚。真正藏民的日子过得如何?小时候读过这样的诗句:世界上什么声音最惊心?奴隶主的枪声;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宝贵?奴隶得到了新生。
    最近读过一篇没署名的文章说:我曾經去過西藏旅遊,接触过喇嘛,以及平民。他说了看到的原因。在中共進入前的西藏,西藏人口中有95%的农奴,其他就是土司(奴隶主)和僧侶階層。他们拥有大片的土地和成堆的农奴。农奴們世代為奴,在祭祀的時候,奴隶主砍奴隶的手臂,拔奴隶的皮作為貢品。十四世達賴離開西藏前親手寫过扒皮命令。 文盲农奴們虔誠信仰活佛,爭相收集活佛的糞便用於治病。 奴隶主待客的方法就是和客人一起輪奸女奴,这叫熱情好客,“分享女人”。
       
    1957年,中共在西藏搞“土地改革”,奴隶主必須交出土地,釋放奴隶,免除債務。奴隶主們反抗了,中共鎮壓了,達賴出逃了,西藏族群分裂了,平民與僧侶階層割裂了。农奴得到土地和自由,西藏一般的农牧民把毛澤東的肖像和菩薩掛在一起供奉。老共現在的民族政策,藏族的教育醫療住房全部都有政府的補助,藏族平民百姓對獨立不积极,但是僧侶和土司後代可不一样,因为毛澤東和中共剝奪他們的土地和財產,他们的上輩或者親屬被關押被槍決的,大有人在。
    这位先生或者女士提出如此高论:撕開“人權”“自由”的外衣,這是一場神權奴隸制與現代文明的衝突。并且建议:中共如果真的想把西藏經營好,讓西藏人們都過上富裕現代化的生活,就應該多蓋學校和監獄,學校送給藏民,監獄送給喇嘛。但愿这是真情实话,是藏民的良药妙方,不是所谓“五毛”的谗言。  
       (一) 远飞的大雁
    
    小学放学了,一群群藏民孩子们,穿着整洁的蓝色校服,如同出笼的鸽子,朝我们飞来。他们也许早已知道操场上来了一群老外。山姆大叔从背包里掏出两包糖果,一人一颗,分给孩子们。大家伸出小手,争先恐后。
    “排队排队,啊啊,大家都有!” 山姆大叔用英语招呼。两位当地的弟兄用尼语帮忙喊话。所有的孩子全都一个挨一个地排队领糖果,并且马上塞进嘴里,心满意足地走到一边。只有一两个男孩又溜到后边再排一次队。
    远飞的大雁---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四/石涯波
    远飞的大雁---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四/石涯波


    (图21,22)孩子们排队等山姆大叔分糖果;小姑娘吹起“远飞的大雁”(石涯波摄)
    
    “大队人马”散去后不久,小学校又走出来三三两两的孩子们。其中一个女孩拿着一把笛子,立刻引起大家兴趣。她拿了糖就用英语说声:“Thank you!”
    “Are you Tibetan?”(你是藏民吗?)她笑了笑,点点头。我们请她吹一首,她大大方方地拿起笛子,笛声从简洁的单音开始,继而悠扬地升起,回荡在大操场,飘向高山,升到寰宇。这曲子怎么好耳熟?俺情不自禁地跟着她哼起来,最后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些“方言”:“和邻里察洁,庄歌卡罗---庄歌皮喽哪,洁列北京查索列洁---洁喽纳,亚喇里深切洁拉洁,珍珠毛主席回拉洁。”孩子们个个睁大眼睛看着我,笛声嘎然停住。“你会唱藏语歌?”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首“远飞的大雁”吗?像他们这么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唱的,阿姨在宣传队,这是她女声独唱的保留节目。
    “谁教你的?”
    “爷爷奶奶,爸妈也会。”
    “他们还想念毛主席吗?”
    “I don't know.”
    “你相信喇嘛真能救你吗?”
    “I don't know.”
    “孩子啊,只有主耶稣才是唯一的救主。你知道吗?”山姆大叔说话。他是分糖的主人,大家都在听,只是没人回应。
    
    (二) 和邻里察觉
    
    马可. 拉尔弟兄是本地人,他说这小妹妹的家应该是完整的。俺说“你是先知!”他摇摇头,说:“有人的婚姻奇奇怪怪。”
    此话怎讲?尼泊尔政府规定:难民不得加入尼籍。在尼生出来的小孩可以。不想永远当难民,知道不?迦南不想当奴仆的奴仆,得想个辙。女人下嫁穷男人,或者男人找个嫁不出去的女人,有了孩子有了国籍,有人就把这个原配踢掉。俺品味着“和邻里察觉”的另一种意思,为了讨教,和这个“邻里”一起去“察觉”,看看这些个“远飞的大雁”近况如何?而且必须悄悄地干活,声张的不要。
    
    远飞的大雁---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四/石涯波


    远飞的大雁---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四/石涯波


    (图23,24)落雁早已回归她乡的故乡;
    孤雁是否还在继续苦苦等待(石涯波摄)
    
    马可眼尖,指着一个正在洗漱的女人。四年前还正长俏的时候,下嫁给半山腰一个穷男人,一年后生了个孩子,三天两头闹事,到头来还是离了。她背着孩子悄悄下山,不久又嫁给了自己的藏民同胞。我们挨近那女人下嫁过山村,不但看见那间小石屋,还真的看见那男人的身影,像一只孤雁,在“后阳台”溜达,好像还在苦苦等待另一只的归来。
    俺问马可:“有没有听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说不知道,也没听说。更没有人想打回头。中国人到这里来做生意的看起来都很牛,有人开口要买一条街。那么有钱的人都跑出来,他们想什么?缺什么?还需要什么?等你有机会,慢慢儿去等待他们掏心窝子吧。
    
    (三)展翅的小雁
    
    眼前这一个个可爱的孩子,是那一群群南飞的大雁的后代,他们已经不是冬来春去的候鸟,他们必须别无选择地寄居在这里,甚至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他们知道自己的祖先,时常听听长辈的故事,也许长大后有机会回去看看老家,寻找祖先的足迹,回味爷爷奶奶的情感。其中不乏其人还要像毛泽东那样“别梦依稀咒逝川”。但是眼前的事,将来的事最现实。藏独啦,雪山狮子啦,现在看起来有些热闹,如果他们的祖先不属于土司和喇嘛,又有什么关系呢?童真童趣最难得,懂得越多越麻烦。看见他们今天无忧无虑地上学回家,回家后享受父母的爱,不要像中国父母那样逼着去加班学琴学英语学体操学得天花乱坠。
    
    远飞的大雁---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四/石涯波


    远飞的大雁---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四/石涯波


    (图25,26)叔叔拜拜,回家了;右图: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狗窝(石涯波摄)
    
    我们悄悄跟着去看他们的家。脱去了校服,一切变得自由自在。小姑娘走出家门外,欣赏早春的蓝天白云,房前屋后的鸟语花香。这是异国情调,还是故乡风景?她生在这里,长在此地。她说这里是故乡就是故乡,你说中国,你道西藏,她说那是故事,像童话描述的那样:“从前”或者“很久很久以前”。那些故事又成为历史,5千年文明,或者野蛮。讲到最早的就是: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上帝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上帝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上帝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0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峰亮宝剑-----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一/石涯波 (图)
·山外有人家---西藏难民营博克拉见闻之二/石涯波 (图)
·天地两世间---博卡拉西藏难民营见闻之三/石涯波 (图)
·颠倒的救赎——兼评“金陵十三钗”/石涯波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石涯波(图)
·魔君又到喀什来/石涯波(图)
·百年老树倾倒的震撼/石涯波(图)
·百虎祝福 武松千古/石涯波(图)
·不剃光圣诞树就不认识主耶稣/石涯波(图)
·一个“政治”恐惧者的自白/石涯波
·屈原与郭老的独清独醒 /石涯波
·两个老母一百六/石涯波
·万岁万“睡”毛主席/ 石涯波
·婆婆的洗脑效果和东东的蝴蝶效应/石涯波
·笑什么笑俺家四代都“疯”过/石涯波
·折腾阿里木江的猫腻/石涯波
·老姐妹哭祷浪子/石涯波 (图)
·新疆九旬老汉收录福音广播30年/石涯波(图)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故事:狼就是有把柄你也惹不得/石涯波
·兄弟的血和声音向我哀告/石涯波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