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2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最近,中国一月内发生多宗爆炸事件震惊海内外,其中四川成都富士康厂房抛光粉尘引发爆炸,黑龙江哈尔滨天然气巴士加气时爆炸,陕西宝鸡氮肥厂焊接喉管时引发爆炸,属于安全生产事故。但江西抚州民众钱明奇,因不满拆迁问题10年都未解决,在市内多个政府机关引爆连环炸弹控诉,开创了中国特色“自杀式袭击者”抗议新模式,刷新了大陆官民对抗新纪录。此连环炸弹,加上29日四川成都公交集团非生产事故爆炸,不仅令政府官员胆战心惊,也让民众提心吊胆。刚刚过去的黑5月,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爆炸月”了。
     (博讯 boxun.com)

    字字滴血的呼吁
    
    5月26日,制造抚州市市检察院、临川区政府大楼、药监局、政府档案馆等多处政府场所 “连环爆炸”的“自杀式袭击者”钱明奇,作案前的微博风靡网络。钱明奇在微博中自爆内幕,揭露被野蛮强拆2次,致其家破人亡、上访10年,诉告无门,被迫奋起报复官府。他称:江西省抚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张俐(现任审监庭长)在审理房屋拆迁补偿纠纷案(2005)抚民一终字第77号判决书中,存在故意错误认定事实,故意错误适用法律,适用失效法规条款,并隐匿、灭失、伪造变造证据数份,用会议纪要代替法规判决本案等,给我造成实际损失200余万元,求助政府司法渠道屡次未果。钱明奇如同杨佳遭到公权力野蛮对待一样,决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是人格尊严和家破人亡问题。有报导称,钱明奇的妻子在强拆中被人倒提着,受辱埋怨钱明奇无用,气病去世。
    
    钱明奇早在5月10日,就字字滴血的在微博写到,要“一步到位!自制定时、遥控多处连爆炸药”。他愤怒发问“这是神马社会”,呐喊“当初我没有向唐福珍,汪家正等人舍身保家抗腐那样做,现在更不想做第二个钱云会和徐武,我很想向董存瑞学习!恳请大家支持和关注。”5月21日,他呼吁社会公论,“最后我会用实际行动讨回公平、正义。”就在爆炸的前一天凌晨,他更在微博里写道:“呼吁只是精神安慰,行动才能解决根本!奋斗才能得到解放。”计算起来,爆炸发生前钱明奇反复在364篇新浪微博上暗示强调:“请大家关注”、“关注冤情”,并表示自杀袭击死后,愿意捐献器官给穷人。  
    
    “炸弹飞”与政权机器赛跑
    
    然而,钱明奇如此字字滴血的呐喊,换来的竟是中华民族这个官僚主义已彻底到骨髓的官府冷血麻木,熟视无睹。最终迫使他再也没有了退路,于是便果真拿起了炸药,选择了与官府同归于尽的结局。在如此高调庆祝中共建党90周年前夕,官逼民反,对抗升级——中国特色的政治“优势”,终于启动了沉默在民间社会储备日久的民怨连环爆炸装置。对此,《南方都市报》评论部微博账号发出快评说:“抚州不抚,维稳才是陷阱……政权机器正在和炸弹赛跑。”
    
     这起事件惊爆媒体后,国内各网站,包括官方控制的主流网站,舆论一边倒地谴责官府逼民自绝。“自杀式袭击者”钱明奇,竟成为了众多网民心目中继杨佳之后的又一个反抗暴政的英雄。连中华网网友也都对钱明奇纷纷赞美褒扬,随便采几条,都可鉴示民意:当今中国“与时俱进,走进爆炸新时代”;“比自焚强多了;屁民要发威了”;“ 向伟大的革命先驱致敬”;“死得其所,人民心中烈士,多杀点贪官为民除害”;“谁人不知生命的可贵,但比生命更可贵的有公平,好样的,为公平献出生命的英雄,为烈士脱帽,一路走好,我会来追你的!”;“ 暴力强拆,暴力强征,最后被迫以暴制暴”;“没有反抗,就没有老百姓的未来,我不相信法律,我只相信斗争”;“ 钱明奇烈士永垂不朽!向其致以崇高的敬意!”;“钱壮士乃《专诸刺王僚 聂政刺韩傀 要离刺庆忌 荆轲刺秦王》般的英雄豪杰!”等等,等等。从中华网网民上万人的顶贴回贴中可以清楚地发现,民众对官府强权下的社会不公,忍无可忍,现已演变成期盼通过让“炸弹飞”与政权机器赛跑,借以释放弱势群体的义愤填膺情绪。
    
     官方用“普世价值”做挡箭牌
    
     钱明奇被强拆近10年,人生能几多10年?他相信公权力的结果都是官官相护,自取其辱。他已经再也经受不起这种折磨了。曾几何时,杨佳那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给你一个说法”风靡网络,他的继发版本就是去年 4月8日上午,辽宁抚顺高湾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高湾农场副场长王广良以“我爸是李刚”的气势,带人进行强制拆迁,拆迁户杨勇被殴打昏迷吐血,他的哥哥杨义见状手持剔骨刀对王广良连刺七刀,被称杨佳再生。由此以来,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社会一再发生用剔骨刀刺向公权力事件,甚至连弱女子邓如娇都被逼用修脚刀刺杀淫官。发展到今天,杨佳的让“刀飞”,已经演绎成了让“炸弹飞”。
    
     对此,5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呼吁《倾听那些“沉没的声音”》。文章写到,“在众声喧哗中,尽可能打捞那些沉没的声音,是社会管理者应尽之责。”然而,5月28日,中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却又发表另一种混账的社评《反对报复性杀戮是真正普世价值》。该文说,钱明奇引爆政府机构爆炸,导致3人死亡的悲剧,即使钱明奇“个人损失属实,也应谴责他的极端报复行为,这是一个理性社会必须拥有的基本态度”,并说“要旗帜鲜明地谴责钱明奇爆炸案”。他不反思官逼民反的本质原因,反把责任完全推给了被迫而为的“沉没的声音”,结果更引发广大民众万炮齐轰,千夫所指。
    
     记得,今年3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主持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被依法责问警察打记者时说,“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赤裸裸地显出一种中国特色所故有的“我是流氓我怕谁”劲头。中国人都习惯了官方立场的这种霸道逻辑:你跟他讲自由,他跟你讲法律;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讲“让法律飞”;你跟他讲人权普世价值,他们跟你讲中国特色;如今你跟他讲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他又需要“普世价值”来做挡箭牌了。
    
     "管治危机"已经到来
    
     今天中国,农村暴力征地、城市强制拆迁、城市管理、司法腐败、被跨省追捕的网民、因“被精神病”关押的访民,到处显示出官场横行霸道的场景。弱势者想通过正规途径解决自己诉求,比登天还难。本作者近来就特别深入到青岛市政府信访处体亲身体察过,那些所谓的政府接待人员是怎样对待访民的。在上访前厅里,如果你不是群体来访造成了一定的压力,他们竟把你拦截在登记窗下,连里面接待谈话的门都不让你进,任凭你呼天喊地,他们都冷血如旧;而那些所谓的“政府投诉公开电话”,本作者也都亲自拨打验证过,无论你拨打多少次,它只有一个职能,就是把你反映的问题踢皮球一样地发回原处。而那些权力部门的负责人,却始终高高在上,千呼百唤不出来;即使那些一般工作人员,也个个霸气十足,一次次冷漠地将鸣冤负屈者拒之门外。当今中国众多冤民们的努力,都因被一道道无形屏障遮挡而投诉无门。于是那些被“沉没的声音”,就只能演变成“爆炸的声音”了。官府要让“法律飞”,百姓只好也就让“官府飞”了。
    
    当一个国家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无法实现,官权力过于强大,并一再侵犯公民权利,而政府又堵塞言路,民怨没有表达通道时,社会就会失去公平与正义,公民权利与国家权力之间的矛盾就必然被激化。解决社会公平与正义的有效途径,就是要建立一种服务于确保公民权利自由行使的民选政府,让社会个体在机会均等的条件下自由竞争,以决定其利益取舍。
    
    近些年来,官民冲突频繁发生,愈演愈烈,大有燎原之势,特别是由上访、截访、侵害公民权利等酿成的冲突无以计数。仅仅5月期间,内蒙古,四川、北京、陕西等多地,接连发生抗议示威事件,这些事件概括的反映了中国社会日渐高涨的民怨沸腾。 这标志着我们这个国家,已经开始进入了秩序动荡的高风险时期。今年,正当世界演绎让“茉莉花飞”,中国却开始了让“炸弹飞”。钱明奇如此颇具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已经警示了中国社会的“管治危机”已经到来。
    (来源:《观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雷浩然:江西抚州连环爆炸为中共当局敲响了警钟
·抚州连环爆炸案,让谁震动? (图)
·抚州唱凯堤修建不达标 修坝费用成疑(图)(图)
·抚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郑友清违规违纪
·江西抚州又有一名爆炸案伤者不治 (图)
·抚州警方到爆炸案嫌犯住所取证
·抚州爆炸背后冤情 从“不被听见”到“一声巨响” (图)
·抚州政府连环爆炸见效果?北京给访民开大会
·江西抚州爆炸案主角钱明奇的相关情况
·江西抚州政府机构连环爆炸 多数网民支持同情钱明奇 (图)
·江西抚州爆炸案:有人断手断脚
·江西抚州连发三起爆炸 嫌疑人已确定爆炸中死亡 (图)
·抚州三政府建筑爆炸 疑犯拆迁户当场亡 (图)
·抚州爆炸案嫌疑人疑为微博用户钱明奇 已死亡 (图)
·江西抚州爆炸案政府收紧媒体控制
·江西抚州政府机关发生三起连环爆炸 (图)
·江西抚州发生连环汽车爆炸案
·江西抚州市临川区政府大楼和检察院发生爆炸 (图)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行政中心发生2次爆炸
·江西抚州宜黄拆迁引发自焚 书记县长双双落马
·抚州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豪宅价值惊人 (图)
·抚州宜黄拆迁自焚家属谈案情,律师动机成疑(视频)(图)
·抚州回应宜黄拆迁自焚事件:全程无违法违规行为
·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公溪镇暴力镇压事件(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