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称“影帝”对温家宝不公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7日 来稿)
    
    听说余杰欲出书《中国影帝温家宝》,此前,也早有人称温为“影帝”。其实,这种讽称,对温颇不公平。
     (博讯 boxun.com)

    无疑,温在公共场合的表现确有“作秀”成份。但“作秀”是一切政治人物的必修功课,无论贤愚忠奸皆然。不但中国如此,西方也如此;不但今天如此,以前如此,至少在可见的将来,仍将如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政治人物在公共场合时都是演员,这是由他们的位置、角色决定的。不仅那些亲民、为公的表现有演出成份;就是冷酷、铁血的呈现,往往也服从演出的需要。即使只算半个政治人物的余杰本人,也不乏在公共场合的表演:例如和某人抱在一起私语,然后就代表上帝,把另一人开除出局了。
    
    对这种演出心态的最直白描写,正是余杰的战友刘晓波在其自以为翻身无望时,孤注一掷所写的“忏悔录”——《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书中,刘对自己在政治运动和公共场合为什么要表演、如何表演、表演时的心态、表演后的心情,皆有到位而可信的描写。与今天的余杰一样,那时的刘晓波还算不上完全的政治人物,他的表演,主要是内心欲望驱使的主动献演;而真正的政治人物,往往会因为位置、角色的关系,不得不被动参演。
    
    所以,政治人物鲜有不表演者,差别只在扮演什么角色,演技如何。温家宝扮演的“亲民总理”角色,无疑正是今日中国所需要的,也是今日中国可以容纳的,具有积极正面意义。无论如何,相信不会有人认为,一个冷酷无情的总理形象,比亲民总理更有意义,更适合今日中国的需要吧?
    
    为人诟病的或许是演技。显然,温的演技不算出色。亲民而得“影帝”之评价,可见其认同度不高。但这种评价主要见诸海外,见诸内地部分知识分子尤其是异议人士中。对大多数中国民众来说,温的演出很成功。所以温在中国普通老百姓中得分很多,声望也很高。可以说,温的表演方式和水平,符合中国国情,虽失之阳春白雪,却得之下里巴人。
    
    细数当代中国政治家,真正具有表演天赋的,当首推朱容基。朱的演出,一是可令人忘记他是在演出,感觉像是本色当然;二是能征服人心,令海内外皆倾倒。朱以下,余子皆相距甚远,惟薄熙来或近之。
    
    对政治人物“作秀”、表演的反感,很多情况下是源于其表里不一——这些人在其他场合的一些行为,与他们所欲扮演的角色形象不一致。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是由理想化观念而得出的简单判断。没有人能够做到真正表里如一,公众对政治人物的期许,公共位置、角色对政治人物的要求,更不是同样只是凡人一个的他们所能承受的。因此,只能把公共角色的演出与真实的我一定程度区分开来,这就是政治人物需要“作秀”、需要表演的原因——如果角色和本色一致,就无所谓表演了。
    
    这种“不一致”、这种“作假”,同样不是“坏人”的专利,众所公认的“好人”,同样如此。所以,以独立、自由为毕生追求的华盛顿、杰斐逊,均是大奴隶主;在阵亡将士幕前声泪俱下、留下千古名篇的林肯,其实一手导演了美国历史上死人最多的战争;反之,被视为杀人狂魔的希特勒,每看到小鸟受伤即潸然泪下。
    
    不要说什么“影帝”,大家都一样,这是政治人物共同的宿命。前几年小布什的糗事或许最能说明问题:当面对人时彬彬有礼,刚转过身就破口大骂——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没有小布什那么倒霉,忘记了没有关闭扬声器而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冼岩:为什么不能将北京建工集团老总撤职?
  • 冼岩:又一轮权钱盛宴拉开大幕
  • 冼岩:房地产业即将出台重大利好
  • 冼岩:“中国模式”其实很简单
  • 冼岩:胡攻江守,大势几定
  • 对所谓“特殊利益集团”的猜想/冼岩
  • 为什么“两会”刚歇“地王”频现?/冼岩
  • “争道”激流中的政治儒家/冼岩
  •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邓嗣源
  • “中国模式”的奥秘/冼岩
  • 且看司法是如何保护贪官的/冼岩
  • google(谷歌)事件的最大杀伤力不在国内在海外/冼岩
  • 《阿凡达》不如《十月围城》/冼岩
  • 孙中山《建国方略》90年 /冼岩
  • 网络匿名造就思想繁荣/冼岩
  • 世界上最昂贵的“财政预算模式”/冼岩
  • 小孩子再次说破“皇帝的新装”/冼岩
  • 今日欢呼薄熙来/冼岩
  • 为白岩松“明讽”李荣融喝彩/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