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长春用手机发过“黄段子”吗?/石述思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1日 转载)
     别不好意思承认,俺就发过,不仅俺发过,俺认识的许多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也发过,不少人还有杰出的原创能力,但他们如此“黄”,也没怎么动摇其在俺心中无比崇高的地位。
     但接连从广东、上海传来的消息坚定了俺自觉抵制“黄段子”的信心和决心,甚至连“黄”字俺都决定不发了。
     这两个改革开放前沿地区的移动公司决定:谁发一条“黄段子”就停丫短信功能。据悉,此决定被视为中国各界加大打击网络色情力度的行动之一。 (博讯 boxun.com)

     我靠。中移动觉醒得够快的,从每天挣1000万“黄银子”的公司一下跃居中国最前沿的道德卫道士,简直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韩乔生语)。充分体现了一个垄断国企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您千万别当儿戏。这世道就怕垄断企业认真。尤其是好不容易挥舞着正义大旗粉墨登场的时候。因为后果的确很严重:你一旦遭停发厄运,就需要就得带着身份证到公安部门写一份以后不发不良信息的保证书,才能重新开通此功能。
     都这么大年纪了,不少还是社会精英,为这事跑到公安局,享受仅次于卖淫嫖娼的待遇,挺不值的。
     在俺们这个备受封建社会礼教束缚的民族,老百姓集体性压抑了几千年,好不容易伴随着改革春风,大家不怎么压抑了,能自由恋爱了,甚至能当众接吻了,思想解放的女性还敢穿着三点式上街招摇了——要知道在30年前刚开放那会儿,好多居委会大妈组成剪刀队,全面取代文革菜刀队,见着小青年穿喇叭裤就当流氓装将裤腿剪掉,邓丽君的歌诸如“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更是资本主义侵蚀我们青少年的靡靡之音,听的危险度不亚于偷听敌台,哦,对了,当时的口号是防止精神污染。
     可是令人痛心的是,有些同志就是不珍惜当前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竟然用手上的机发“黄段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麻烦在于,界定“黄段子”这事比捉奸在床的卖淫嫖娼和传播淫秽图片要难。尤其是让一个曾有贩黄前科的公司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
     但人家移动公司也不是吃素的。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上海移动介绍说,“不良信息”的认定主要依据有关部门已经确定的13项 “低俗内容”的技术标准,包括“表现或隐晦表现性行为、令人产生性联想、具有挑逗性或者侮辱性的内容”“对人体性部位的直接暴露和描写”“以挑逗性标题吸引点击”等。
     其实我觉得这完全取决于判定者的态度。所谓智者见智,淫着见淫。比如素质高的人看《红楼梦》,那全是纯美的诗词和凄婉的爱情,素质低的人看了有些男欢女爱的描写产生手淫冲动甚至上街调戏妇女也有可能。这书看来得删节。
     要想使取缔“黄段子”战斗更具实操性,首先需要组织全国有识之士编纂一部中华“黄段子”大典,取代古时《笑林广记》,当然此书仅限于内部掌握使用,严禁外泄。但俺也担心,这些本来心灵圣洁得像天池一般的同志看多了这玩意,会不会变“黄”?
     兄弟记得,此次打击网络色情之所以深得民心,有这么一个初衷,那就是保护青少年免受黄毒袭扰,使他们能很绿地茁壮成长。没绿坝护航,只好靠中移动了。但实际上爱好用手机发“黄段子”的人基本都是孩子们的爹娘(以爹为主),多数都进行过关于性行为的真人秀,发个“黄段子”加速他们堕落的可能性不大。其危害真不如一些三分钟必上床的庸俗的电视剧大,似乎有关部门应该将好钢用在刀刃上。
     兄弟承认,爱好发“黄段子”肯定不高尚,用主席的话说:不是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死的时候轻于鸿毛的可能性较大。但说穿了这是个道德问题、个人修养和素质问题。需要通过不断提高人们的觉悟等方式来慢慢提升。掐了人家短信功甚至法办显得用力过猛,涉嫌侵犯公民权益,危及大家隐私,诱发社会恐慌,不利于构建和谐社会这个大局。
     比如我就曾接到一个“黄段子”:其中引用了南方都市报一标题:“干了112天,终于湿了。”
     您是停短信功能还是不停?
     ——别瞎想,人家说的是旱灾。
     唉,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判定黄段子的技术标准让人无所适从/西风独自凉
  • 韩寒猛发“黄段子”做实验 网友呼吁公开标准
  • 发3次黄段子最高可拘10天
  • 阜阳公安局实施治安管理处罚标准:发3次黄段子就要被拘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