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美关系大于日中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6日 转载)
    提要:就中日关系而言,一般说来,在中国,民主党被看成是比较“亲中”的政党。这一方面是由于小泽其人的外交主张,另一方面,与小泉政权时期中日交恶时,中方对民主党的“期待”有关。
    
     刘柠(以下简称“刘”):至于说到民主党的安保政策,特别是涉及中日美大三角的一些问题,尚有不透明之处和不确定性因素,需进一步观察、分析。但从大的方面来说,你有哪些判断? (博讯 boxun.com)

    
    加藤嘉一(以下简称“加藤”):首先,中日美是否是个“大三角”,我始终是比较怀疑的。中日美关系本身的“大”是毫无异议的,是21世纪最大的三边关系。至于三方或各二方,就是中日、美日、美中,是否平等或对等的角色和关系,很难定论,它在我看来是名副其实的“动态”(dynamics)关系,任何一方关系都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并对您说的“大三角”产生着实际的影响。
    
    
    其次,我认为,假设民主党上台,中日美关系的基本框架未变,或者说,即使有变,也不是因为民主党取代自民党。民主党在7月27日公开发表的《政权公约—MANIFEST》当中提到,“紧密而对等的日美关系,继续强化日美关系”,至于日本要不要在日美关系上占据更加独立的地位,只是稍微提了一下,基本上会继承“现实路线”,也没有具体提及“修宪”议题。
    
    
    根据这一正式材料判断,民主党前党首小泽一郎曾提出的“等距离外交”理念,即日本把美国和中国视为对等的外交对象,并在保持等距离的前提下展开政策,是站不住脚的。我不知道当时的小泽发言是否代表民主党的方针,但毕竟是党首的主张,理论上是代表民主党这一组织的。当时,这一主张遭到了美国方面的严厉批评,美国当局认为,美国与日本之间是有着传统意义上的军事同盟的,它又是美国对东亚政策的战略基础,怎么能与中国的关系等同起来呢?
    
    
    据一些内部消息,后来小泽丑闻曝光而辞职,与美国方面向日本政局施加的压力不无有关。反正,即使民主党获得执政权,无论谁是首相,日本今后的对外政策将依然坚持以日美同盟为牢固基础,同时处理好与亚洲的关系,主要是对华关系。
    
    
    走出战败,回归国际社会,长期以来,日本坚持的外交总方针无非是“外交三原则”:1.联合国中心主义;2.自由•民主主义与自由贸易体制;3.亚洲的和平——以及“日美同盟与国际协调”。按照我个人的判断,其优先顺序为:1.日美同盟;2.亚洲外交;3.联合国外交。虽然日本决策者尽量在尊重3的前提下平衡1与2的关系,最近日本的对外政策实况也越来越呈现出三者之间的“均衡”。福田康夫前首相针对中美日关系提出的“共鸣外交”也是一个道理,但还是体现着日美同盟为基本框架,发展对华关系的行动方针。因此,我认为,民主党上台后的安保政策也将基本继承原来的战略框架,只是在表态上有所区别而已,包括日本参加印度洋补油的问题,民主党最终做出了“妥协”,在《政权公约》上也没有表示反对补油,7月29日鸠山由纪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的立场是明年1月以后不延长给印度洋的补油”,这是考虑到“拉票”的表态。
    
    
    不过,至于所谓“靖国问题”,民主党在《政治公约》上提出,“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有问题的”。8月3日,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在接受中国驻日媒体联合采访的时候表示“若民主党执政,将不参拜靖国神社,也不干涉中国内政”。这一点对中日关系,甚至对中美日关系的基本稳定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民主党也承担着一定的国内风险,他们做出这一表态,我个人是有些惊讶的。毕竟,“因遭到中国的指责而不参拜靖国神社”,在一般国民看来是“不坚强、不靠谱”的领导。美国方面也不欢迎中日在历史问题上出问题,导致混乱。您觉得,假设民主党获胜后,日本的对美、对华政策会有明显的变化吗?
    
    刘:在民主党的安保政策与对外关系问题上,我基本赞同你的判断。我个人也注意到民主党高层在早些时候的表态与《政权公约》出台后,写在书面上的“承诺”之间的落差,而且这个落差可谓不小。譬如,从曾几何时的“日美中等距离外交”,后退到“构筑坚固而对等的日美关系”,原来的“等边三角形”中,中日这一边便缩了水;还有,《政权公约》中所谓“确立主体的外交”的提法,其实也无非是旨在拉拢选票的煽情表达而已:地球人都知道战后日本外交存在主体性缺失的问题,这是历史造成的,也与日本外交长期以日美同盟为柱石有关。从中美建交时对日本来说不啻为晴天霹雳的“越顶外交”,到其境内美军基地的迁移及费用负担问题,都不是日本说了就能算数的问题。但提出外交主体性问题,触到了国民的兴奋点上,煽情则煽情矣,但究竟能有多大作为,似不容乐观。
    
    
    中国有句古话:“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政治家多“君子”,台下一套,上台“豹变”的政客屡见不鲜。前首相安倍晋三持“美丽国家”论的强硬主张,受到多少喝彩,可一俟上台,却率先实现了对北京的“破冰之访”。民主党还没上台,蜕变就已经开始了。据说,在各种场合,包括小泽一郎在内的民主党高官,已分别接受了美国务卿和助理国务卿等的“面试”,至少在表面上,华盛顿似乎已经放下心来。而这种放心的背后,无疑意味着民主党从过去立场上的后退。
    
    
    就中日关系而言,一般说来,在中国,民主党被看成是比较“亲中”的政党。这一方面是由于小泽其人的外交主张,另一方面,与小泉政权时期中日交恶时,中方对民主党的“期待”有关。中共以中联部为窗口,与民主党的接触早在民主党的前身、旧民主党结党之初的1996年就开始了。其后,在不同的时期,民主党代表团的访华,均得到北京方面最高规格的接待,这的确体现了中共对“后自民”时代,可望担纲政权的民主党的前瞻性期许。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党上台,中日关系应不至于变坏。
    
    
    不过,小泽其人虽然在历史问题、靖国参拜等问题上令北京放心,但在诸如东海问题、钓鱼岛等问题上则持颇强硬的立场,加上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的“中国威胁论”等鹰派持论,诸如此类的民主党对外政策中的保守底色,届时是有所收敛,还是日益放大?这些还都是未知数。但受制于意识形态、制度差异,又处于全球经济大萧条、各自国内现实问题成堆的时期,一般来说,不大可能如北京所期待的那般琴瑟和谐。让我们拭目以待。
    
    加藤:“靖国”两个字事实上纠缠着日本的内政与外交,错综复杂,对中日关系来说,则是牵涉到两国能否正常交往的“底线”。两国领导人将谨慎对待这一底线。就东海、钓鱼岛问题而言,也是牵涉到主权与民族尊严的长期性问题,不可能在一夜间得到解决。那么,对于某些政客的暂时强硬论或情绪论,两国舆论最好不做过度反应,让两国的外交部门与其他部门携手踏踏实实地展开谈判,以期到时候有英明决断力的政治家来加以处理。
    
    
    就像您说的,两国依然受制于意识形态、制度差异,在全球大萧条的形势下面临着众多国内问题,在如此艰难而不确定的时期,带着长期结构性的问题恐怕无法得到解决。但反过来看,正因为两国都处于困境,合作的动力和需求将比平常时期更加突出,也是必然的逻辑。把如今的大萧条视为抑制冲突和矛盾浮出水面的大工具、在双边、多边外交框架内展开合作的机遇,才是有智慧的做法。
    
    
    谢谢您,刘老师。
    
    刘:谢谢你,加藤君。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