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不想让自己后院出现朝鲜问题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2日 转载)
    
    来源:中国观察
     鄧小平有句名言,不论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如今,中国似乎把邓小平的这个逻辑用在了他们与其邻国的关系上:不论民主还是独裁,只要能保护中国利益的就是好邻居。
    
    这个简单的前提,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在与缅甸军政府的多年合作后,中国现在可能打算改变政策。中国愈来愈担心缅甸的政局,并不是担心军政府在道德上可疑;而是担心缅甸的现任领导人不足以胜任其职。而如果缅甸政局不稳,很可能对中国自身利益产生严重的后果。
    
    
    稳定邻邦是中国政府政策的出发点,同时中国的外交也不再独善其身。中国正在浮现的国家安全战略,其背后的逻辑其实并不复杂。如果在中国漫长的国界线周边没有和平与繁荣,那么也不会有中国国内的和平与繁荣。中国对斯里兰卡的干预,和对朝鲜及缅甸政权日见明显的不满,意味着这种逻辑已悄然成为该国政府的核心思想。
    
    美国“外交政策”近日刊登Longford Advisors咨询公司总裁廖文的一篇题为“中国的黑猫白猫外交”(China's Black Cat, White Cat Diplomacy)的评论文章,探讨为什么中国正在对她的机能不良的盟友,例如缅甸和朝鲜,失去耐心。
    
    该文章说,从邻国的角度来看,中国看起来像个崛起的新兴霸权,想要对邻国展现战略力量。他们在最近结束的斯里兰卡内战中支持政府方,左右了那里的内战结果,似乎证明了这点。一般来说,斯里兰卡已经是处于中国通常的传统势力范围之外了。没有中国的支持,斯里兰卡政府既不会有向猛虎组织发起攻势所必需的资金,也不会有置世界舆论于不顾的魄力。
    中国不想让自己后院出现朝鲜问题
    
    缅甸局势让昂山素姬意识到“必须让昂山的灵魂安息”。因为军政府治下是无休止武装斗争、难民潮、奴役劳动、鸦片种植和贸易以及赤贫状态。军政府甚至无法保持主体民族缅族的团结。(资料图片)
    
    可是,从北京的角度来看,很多时候,是中国的盟友把他们拖进他国的事务中。特别是两个本应该是中国小老弟的国家:朝鲜和缅甸,让中国有无助感,因为担心国外的动荡可能会破坏了中国内部微妙的政治祥和局面,中国的干涉行动实出无奈。从中国对新疆暴乱的迅速反应就可以看出,没有什么要比可能引发内部动乱的地域性或者边境纠纷更让中国统治者紧张了。导致200多人死亡的新疆暴乱,使中国觉得动荡的邻居和难民潮的威胁要比任何时刻都更有迫在眉睫的危险。
    
    廖文的这篇评论认为,所以,中国地区安全战略背后的算计是简单而直接了当的:如果中国邻国和平和繁荣无法保障,那么,在中国自身的和平、繁荣和团结也会面临危险。
    
    这种战略性的诫命,是在中国顺利渡过97、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后总结出来的。那次经验刺激了中国与自己的亚洲邻国相互尊重的欲望,因此,中国开始加深他们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特别是与东盟成员国之间的关系。中国同意通过集体仲裁的方式来解决他们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由历史留下的领土纠纷。中国还签署了与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友好合作条约,承诺永远不对东盟成员国动武。自那以来,这种架构一直非常适合中国,除了朝鲜和缅甸两个令人头痛的例外。
     首先来看与朝鲜的关系,中国一个重要的外交目标是让朝鲜政府能“活着”。因为北京担心,如果朝鲜垮台“死掉”,不可避免地,会有大批难民涌入中国境内。另外,一个分裂的朝鲜半岛更合中国的心意,不然,一个统一的朝鲜,很可能会成为新兴的重量级东亚强国,就像日本那样。所以一点都不奇怪,中国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担心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和制裁可能摧毀朝鲜脆弱的经济,而加入到朝鲜核武的六方会谈。就像一个银行,如果太大了,国家就不能让它垮台一样,朝鲜的存在对中国太重要了,以致于中国甚至无法考虑真正向金正日施压。这就是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看上去如此无效的原因所在。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被束手束脚的困境,使得他们会防范和阻止缅甸问题变得像朝鲜一样,产生对中国类似的影响力,取得相同的砝码。尽管,缅甸经常被视为中国所谓的“珍珠链”政策的一部分,成为中国在印度洋的一个海军和情报基地,但是,这样战略资本的价格,对中国是非常昂贵的。事实上,近几周的已经有迹象显示,中国正在秘密探讨,是否当前缅甸军政府反对派的领袖昂山素姬更适合统治缅甸。因为中国认为,比起军政府,她可能是一个更顺从的邻居。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缅甸边境地区的无法无天,使得各种各样的毒药--不仅仅是武装分子,还有毒品和艾滋病,都流入了中国。流入中国的鸦片和海洛因交易,一部分就是由一些缅甸的军阀在控制,还有一部分,是由缅甸军政府用数十年的战争也无法扑灭的反叛军在控制,毒品交易把毒瘾带入了少数民族众多的中国南部省份。吸毒患者共用的注射器,也首次给中国带来了艾滋病。
    中国不想让自己后院出现朝鲜问题


    
    缅甸民主领袖、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是领导缅甸独立的民族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在缅甸人民心中,她是神圣的正义女神。(资料图片)
    
    显然对中国来说,缅甸并不是一位可靠的客户。时至今日,摇摇欲坠的缅甸军政府是在国际间各种体系的夹缝中,勉强维持生存,这种夹缝尤其包括,缅甸的两个强大邻国--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相互猜疑,以及东盟成员国间的相互踢皮球,推卸责任的文化所留下来的空间。不过,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最近访问缅甸时所传达的重要信息,并不是他要求释放昂山素姬的呼吁,而是他来访本身发出的信号:缅甸军政府赖以生存的这些夹缝正在缩小。如果没有中国的点头,那么,潘基文根本也就不会尝试这次缅甸之行的使命。
    
    事实上,中国最近已经在不动声色地联络缅甸的反对派。去年,在缅甸僧人的示威活动期间,中国政府反复呼吁缅甸军政府要保持克制,并支持联合国特使进入缅甸。两个月前,中国参与签署了一份由欧盟和东盟联合发起的请愿书,要求释放昂山素姬。缅甸军政府都没有理睬。现在,中国已经站到了潘基文的后面,支持结束对昂山素姬的软禁。
    
    廖文的评论最后写道,所有这些,并不等于说中国已经与缅甸军阀断绝关系。尚未走到这一步。但是,中国显然已经下决心探讨:这是否可作为中国的对缅政策的选择项。可以称此为中国的“曼德拉选项”。
    
    过去,美国和英国因为担心如果让占南非多数人口的黑人掌权,会引爆混乱,曾暗地里支持着南非搞种族隔离政策。不过,在反种族隔离的活动家尼尔森·曼德拉出狱后,他建造了一个能比种族隔离政府更好地长期保护英美利益的政权。如今,对中国来说,比起一个无法解决自己内部分歧的政权,昂山素姬可能是一个更安全的选择项。至少,就像邓小平说的那样,昂山素姬可能是一只值得留在中国后院里的“猫”。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朝鲜核试验:有利有弊的“你有我为何不能有”逻辑
  • 从朝鲜进入中国一下就不同了
  • 朝鲜放狠话“将美国扫出地球”背后的三大玄机
  • 中国朝鲜政策陷入尴尬
  • 台湾牌、朝鲜牌,中美对弈较劲
  • 忘恩负义的朝鲜扇中国20记响亮耳光
  • 朝美抱团建交:中国应警惕朝鲜方向的四大动向
  • 邓力群:出卖朝鲜的代价
  • 中国在安理会贱卖了朝鲜也贱卖了自己
  • 朝鲜半岛是否战争是检验“韬光养晦”正确与否的标准
  • 也谈朝鲜核问题/笔刀侠
  • 一个朝鲜人的自白,让人大吃一惊
  • 美国打朝鲜占天时、地利、人和/江乐
  • 中国警告:朝鲜兄弟,别瞎“折腾”了!
  • 网友恶骂:"婊子"朝鲜忘恩负义扇中国20记响亮耳光
  • 小国朝鲜蔑视了所有的大国/联合早报
  • 对朝鲜,中国要做最坏的打算
  • 朝鲜玩核爆 后果很严重/慕容复
  • 朝鲜落后我40年 朝核最大受害者是中国
  • 朝鲜学生少年艺术团亮相 太原响起"友谊的歌声"
  • 对于北朝鲜问题的公民声明/德先生研究所
  • 乌有之乡研讨会:北京大学孔庆东教授建议玩朝鲜
  • 关于延边朝鲜族人口负增长问题的调查报告
  • 中央军委任命毛新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朝鲜特别代表
  • 朝鲜高仿真假人民币——对中国威胁更大的“核弹”
  • 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推迟访问朝鲜
  • 外交部对朝鲜“悍然核试”也应“悍然”
  • 北京有一系列理由稳定朝鲜半岛现状
  • 64年中国核武器试验成功后 朝鲜领导人发来的贺电
  • 中国对朝鲜的耐心逐渐消失
  • 朝鲜核试验引发中国邻界周遍4.5级地震(图)
  • 陈至立离京出访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朝鲜
  • “外交部”与朝鲜系一江之貉
  • 中方呼吁安理会对朝鲜发射活动作慎重反应
  • 吉林是观察朝鲜半岛局势的窗口
  • 朝鲜内阁总理金英日结束访华 今天上午离开北京
  • 朝鲜总理访山东 参观"一山一圣人"(图)
  • 朝鲜总理金英日访山东 参观“一山一水一圣人”(图)
  • 一个中国朝鲜族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