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朝演义: 红朝末年,影帝日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1日 转载)
    
    烧饼演义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ibertechine/archives/286819.aspx)
     (博讯 boxun.com)

     红朝末年,影帝日衰。
    
     时年重聚百官,以立后事。
    
     帝擢辽国公李小强入朝,拟承帝位。
    
     这辽国公原本亦寒门仕子,第科举入燕园,为翰林院伺读学士,后入红靑团,与帝共事厉、德、愍、僖四帝,有经天纬地之才。帝知其学高能重,甚爱之。后帝位三公,强领河南总督,封一等候。帝即位,强官居二品,封辽国公。
    
     择日临朝,朝臣奏请立储之事,内阁学士王深宁表辽公之德,众臣知宁乃影帝第一谋士,不敢妄言。唯国师道:“臣未敢忘‘京郊之盟’矣。”
    
     帝视公子党众人皆有愠色,怒而不发,谓国师道:“爱卿意下若何?”
    
     国师献太上意旨,道:“先皇在时,每言闽国公习不平大才。平乃御史大夫习成公之后。成公侍奉我朝始皇并憨、献、厉、德、愍、僖七帝,德才广布甘陕并东南各省,居功至伟;闽公耿忠良善,性宽仁厚。任福建、浙江两省总督时,勤政省心,颇有祖风。前松江巡抚陈善宇勾结商贾中饱私囊,交大理寺查办时,松江百姓皆有怨。闽公受命亲往抚之,泽被苍生,民莫不感其恩德。立闽公为太子,则我朝江山万世矣。”帝自思良久,徐许之,下诏立闽国公习不平为皇太子,册封平王,领武英殿大学士兼翰林院编修;立辽国公李小强为皇长子,领太傅兼御史大夫,助太师温虚相协理朝政。
    
     国师见太子当立,凑请告老还乡。众臣称善,不复言。
    
     话说这公子党中有一人,乃户部侍郎薄启来。来本是体仁阁大学士薄安公之后。安公行伍出身,随始皇倡义兵,监军陕甘,封开国广威将军。后弃武从文,官拜户部尚书。愍帝时,有八老摄政,安公首辅。幼时,来恃父威,性情放任,尤好犬马。少领辽东青泥洼知州,领能人巧匠开山石、兴土木,填东海以建新城,其城雄浑辉煌状若金山,固皆称“金州”。来又领诸匠于金州筑西洋音乐喷泉广场无数,世人皆赞“欧罗巴不能及也”。后擢辽东总督,再入京师,行走户部,官拜正二品侍郎。来此番入朝听封,以为升天,不想得巴国侯领江州巡抚,官至西南去了。
    
     来问阴公:“吾不及闽公乎?”
    
     阴公道:“闽公少时,侍奉兵部尚书翟穆公,粗通兵法,公诚不及耳。”
    
     来大怒而去。
    
     且说巴国侯帐中一谋士,侍来久矣,深知其志,进言曰:“世有一清虚道人,青城山张天师高足。后远赴西洋,深得道法,云游四海,行踪莫测。吾闻得此道近日在江州万县境内。公有大事,可亲往问之。”来善其言,当夜轻车简从,至万县。
    
     那道人见巴侯有齐天异相,以君臣之礼待之。来受之大喜。时来问卜,道人以指当空画圆,来不解其意,问之,道人不答,复画一圆;来仍不解其意,道人再画三圆乃去。
    
     侯惑而不言,随道人至后堂密室。
    
     道人谓巴侯曰:“小道不才,观侯有天子之相,斗胆代万姓启侯智。”
    
     遂献天书《烧饼梦》十二卷,言:“参破此书者可得道。”
    
     侯大喜,取天书一卷,看道:
    
     (引子)开辟鸿蒙,谁为王种?都只为位高权重。趁着这解放天、改革日、和谐时,徒表愚忠。因此上,演这出你死我活的烧饼梦。
    
     (终身误)都道是和谐盛世,俺只念民主法制。空对着、金銮影帝折腾胡;终不忘、神州泪相千岁温。叹朝中、人言梨园今方服。纵然是防民之口,到底谁低俗!
    
     阅至此处,巴侯突发奇疾,胸中翻腾,肝胆欲裂,其状甚苦。道人急念咒救之,自思:“实非救国新主也。”
    
     巴侯新愈,道人画一道鬼符放入锦囊,再取芝麻烧饼一只,空其内,将锦囊嵌入饼中,交予巴侯曰:“小道之前当空所画者,烧饼耳。此饼乃镇国之宝,持饼者有掌玺之运。”
    
     侯既得此饼,大喜而去。
    
     早有厂公告于帝曰:“巴国侯结道议政,于空中画五环,人莫知其故。” 帝亦不解其意。有理藩院侍郎吴立民,早年使西洋,颇有才识,听闻五环,谓帝曰:“此乃夷人奥运盛会耳。”帝甚喜,命理藩院照会各国使节,次年八月奥运于京师。
    
     然帝知满朝文武鲜有善外事者,遂托太子平总理奥运,暗思“平若有失,朕必废之”。
    
     为行奥运,帝发民夫,征民膏,聘西洋工匠筑各式会馆,与京郊建大观园一座,名“奥运村”。不数日,立国技宫一座,名“有凤来仪”。又兼造“火立方”、“六颗松” 等等楼台若干。
    
     然自筹奥运以来,国事危矣。
    
     年初,南方大雪,国中道路结冰,有数百万乡民困他乡无还,帝祈天,太师下泪;
    
     三月,吐蕃僧变,帝从内臣之计,内患外引,昭告天下:“此乃妖僧鸠摩智祸国耳”。
    
     四月,安徽童病,患五千余人;帝发五省良医救之;
    
     五月,蜀地大陷,死伤数十万人。帝亲领六军去救,太师复下泪,谓灾民曰“多难兴邦”;
    
     六月,贵州瓮安民变,有冤民聚数万焚县衙,贵州总督挥师平乱,言“乱民皆不明真相矣”;
    
     朝中上下疲于奔命,更兼奥运临近,臣民具称红朝有亡国征兆耳。
    
     有臣启凑,言鸠摩智亡西域时,曾做妖法,咒我朝逢九必乱,今距妖僧西亡四十九年矣。请领中原高僧作法于朝堂,灾祸可免。
    
     帝素知鸠摩智本是宁夏人士,幼时赴吐蕃学法数十年,终得大果,自号“国师”。始皇在时,发兵征吐蕃,鸠摩智领众僧御天兵而不敌,败走天竺。其后四十九年,屡秘计独之,不得。鸠摩智屡游历西夷,以弘法之名传红朝暴政,恃精深佛法惑西夷之众。夷人敬之若佛家教皇,视红朝诸君为商纣隋炀。然红朝通商四海,西夷有求,怒而不言。
    帝谓诸臣曰:“家奴作乱,王师可平;友邦反目,天威何存”,遂准,令五台山文殊院智幸方丈、普陀山普济院智裕方丈、九华山法华寺智望方丈及峨眉山报国寺智胜方丈入朝,弘法护国。
    
     自此,幸、裕、望、胜四大高僧齐集京师,作九九八十一天大法,保奥运安矣。
    
     时京师奥运,万国来朝,叹红朝雄壮,赞影帝圣明。帝大喜,表太子、太师、众高僧并文武百官之功,不在话下。
    
     然皇长子强恐太子平得势,不喜,谓帝曰:“若如此,儿无望矣。”
    
     帝着心腹议之,王深宁献计:“夫天朝上国之君,理政于内,结夷于外,吾观辽公领御史大夫,多有劳苦,其功与太子筹奥运之功无异。今鸠摩智于海外诽议内事,夷对我朝颇有微词。可遣太子使之,太子不通外务,必出差错。”
    
     帝善其言,使太子平于南美,至墨西哥,夷甚慢之,太子怒,责夷人曰:“世有夷人,饱而甚闲。我朝一不输革命,二不输饥贫,三不诽夷政,尔奈何群而谤我乎?”
    
     帝喜,遂命人造势朝堂,责太子愚;又令侍卫扮作布衣平民,讥讽于市。自此太子势渐微矣。
    
     不数日,帝密招辽公入朝,商废立太子之事。辽止之曰:“平不足惧,公子党虽势众,但多不弄权谋,甘为商贾。然出入朝堂者尚有一人,除之,方可再图大计。”言毕,提笔写一“来”字,帝称善,废立之事少提。
    
     却说巴国侯领江州巡抚薄启来,自得了清虚道人之饼,不日加爵,号“渝国公”,大喜,于江州风水极盛之处石桥铺筑高台,曰“饼营”,日夜香火供奉。
    
     来听闻太子平失势,料鸿运至矣。为彰其志,令神乐署署丞录革命老歌廿八,传于江州小儿日夜诵之。世皆以为始皇复生。又常恨阴公言其不善兵事,差各州县衙役当街操演,凡遇蓄须散发鸡胸驼背痔疮脚癣体臭及走路外八字者,皆拿而问之。数日,囚者数万人。公笑曰:“江州安矣。”
    
     时有历愍二帝京师之乱时所余反民,结“民主教”,奉夷人“普世价值”为尊,聚三百当世名士著《零八宪章》一卷,请改祖制,民多有从者。
    
     龙颜大怒,言民主邪教勾结乱党、私通外夷、祸乱朝纲,密诏凡著解贩印传抄者,皆为叛逆。遂差锦衣卫拿人,囚而用刑,以正视听。又于云南筑刑宫一座,名“看守所”,囚嫌与犯豺狼虎豹一室,人皆有去无还。典吏谓人曰:“此乃‘躲猫猫’耳。”民多有怨者。
    
     当是时,帝再施内患外引之计,复言“西洋有法兰西主欲会鸠摩智矣”。一时间海内山河震动,国人群起而攻,皆称吐蕃自古王土,夷不能图。如此三月,乱党诛而民怨平。
    
     各地上表请平乱之功。唯江州不报,帝奇之,问渝公。渝公笑答:“江州未乱。”愈奇之,复问,左右皆言渝公治民有方矣。帝大喜,封安王,总督西南诸省军政。
    
     时辽公生疑,密使人往江州,回报,具言清虚赐饼一事,辽公大惊,恐安王夺了上位,秘计除之。
    
     三月,太祖征吐蕃五十年矣,帝令各地设典纪念,各州府再征民膏,民愈恨。吐蕃各地密谋起事。
    
     是日,辽国公入朝,见影帝,言“儿臣有一箭双雕良计,可灭安王、平吐蕃,但乞父皇借三等侍卫一人则矣。”
    
     影帝笑:“儿府中猛将百员亲兵数万,竟向朕求一区区三等侍卫。”
    
     辽国公复言:“儿臣闻父皇早年平乱,于沙场拾得吐蕃遗孤,收为义子……”
    
     帝大惊,问:“儿乞洛桑次仁何用?”
    
     辽公笑而不言,帝素知其多谋,遂准。
    
     又十日,江州布政使王鸿擎飞书启奏,有吐蕃武士光天化日潜入石桥铺“饼营”,盗得宝饼,手刃护军,守备千总率外委把总追而不得,官民咸有惧色,皆称鸠摩智作乱。安王急火攻心,不省人事矣。
    
     又两日,辽国公李小强领洛桑次仁还朝,献宝饼,谓帝曰:“儿臣闻渝公得此饼时,道人曾告之曰‘此饼乃镇国之宝,持饼人有掌玺之运’。”
    
     帝得饼而视之,饼上刻有夷文:
    
     SB——dictatorship
    
     着理藩院诸人录而译之,原是“独##裁烧饼”之意。
    
     又闻得清虚曾藏锦囊于饼中,帝亲启之,锦囊上一串小字“遇胡则开”。帝大喜,拆而视之,囊内羊皮一卷,录《烧饼歌》两首:
    
    一
    古道残月烙金帛,泪满长街又如何。
    日破云涛星火处,谁认他国作祖国。
    二
    欲雪家仇焚腊肉,又恐高声惊王侯。
    若承父辈文武志,定叫神州作金州。
    
     当是时,帝头痛剧烈,忽见清虚道长跃然金銮殿上,帝大惊,令三营禁军死命拿之不得,吐血数斗,不复临朝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