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来西亚:风云色变霹雳州/安那琪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马来西亚中文博客网 | 安那琪
     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034 (博讯 boxun.com)

    
    在镇暴队的保护、抗议声浪的“祝福”以及催泪瓦斯的“点缀”下,巫统邦咯州议员赞比里(Zambry Abdul Kadir)在霹雳州皇城江沙(Kuala Kangsar)宣誓就任为州务大臣。
    
    巫统/国阵在各种危机缠身下,不择手段强夺霹雳州政权,不惜牺牲民主,是一种垂死挣扎的表现。国阵无耻的做法,激起了霹雳人民以至全国人民的普遍不满。在江沙抗议国阵骑劫民主的3千民众,遭到警方暴力对待,在这之前甚受人民尊敬(?)的霹雳州苏丹也跟国阵一起践踏民主,名望跌至谷底。人民的反抗不会被扑灭,而且将愈来愈激烈,直到推翻腐败的国阵政权。
    
    这篇文字想大略谈谈民联在霹雳州无法保住政权的一点分析。(笔者才疏学浅、阅历不多,所以分析可能难免过于肤浅。)
    
    国内三大主要反对党—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回教党,于去年308全国大选中,取得历史性的突破,不仅在国会破了(前身为联盟)国阵三分二绝对多数议席的 “金钟罩”,还赢得了5个州属的政权,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政治海啸”,为我国政局带来了新气象和新希望。在大选前没有正式结盟的反对党,在人民选票的压力下,被迫成立了“人民联盟”(民联)。民联并不是三党的初衷,是人民将它们“撮合”在一起。民联能够在反对党势力一直以来都很强的槟城州和雪兰莪州执政固然具有重大意义,但是却比不上在选民结构最多元且是国阵牢牢控制的霹雳州换政府的意义来得大了。
    
    去年8月的巴东埔和今年1月的瓜拉登嘉楼两场补选更让大洒金钱的国阵输得相当难看。对于即将接替阿都拉当首相的纳吉来说,面对着巫统党内斗争日益激烈,经济危机导致朋党间所能分赃的“蛋糕”日益缩小,以及国阵政权的摇摇欲坠,急需要向世人展示他的政治战斗能力,以巩固权位及保住财路。为了能够“风光”接任首相,纳吉不惜牺牲一个霹雳州的民主政治,因此蒙古女阿尔丹杜雅(Altantuya Shaariibuu)的谋杀案又算得了什么?
    
    霹雳州民联政府被青蛙推翻—民联咎由自取?
    
    转向说说民联吧。民联在赢得308大选后就意气风发,民联的“共主”—安华,也野心勃勃提出916变天大计。这个变天大计,就是通过劝服部分国阵议员跳槽到民联,以夺取中央政权。结果呢,雷声大雨点小的跳槽政变计划,最后不了了之,反而是纳吉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突袭,把民联的霹雳州议员(利诱也好,威迫也好,或者用“诚意”感动也好)给挖角了过去。民联若要夺取中央政权需要三十多只青蛙,国阵夺取霹雳州政权却只用了三只青蛙,再加上一只被派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蛙王!
    
    民联在霹雳州被青蛙搞到白白失去政权,是否能够从中吸取教训?要夺取政权,并不是靠那三两只今天跳了过来难保明天不会跳回去的青蛙,而是需要强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并且需要民主的过程。
    
    王室:民主的守护者?
    
    民联在捍卫霹雳州政权的时候,也还犯上了一个错误,就是太过信任霹雳州王室,误以为霹雳州苏丹会站在民主这边,解散州议会,让霹雳州人民有再选择的机会,重新委托新的政府。显然,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不要忘记哟,今天的霹雳州王室,就是60多年前跟英国人勾结阻扰马来亚民族独立的九大封建残余势力之一。
    
    民联被希望寄托在王室身上而死得不明不白,是否又能从中吸取教训?那些迷信加强君王角色的“改革人士”,是否还能说封建制度残余下来的机构—君王,是我国民主的最后一道防线?(还是葬送民主的最后杀手锏?)
    
    人民力量才是关键
    
    民联是靠人民的力量得以在5州执政的,但是民联上台执政后,却似乎不太重视人民力量了。民联在执政的州属的确做了好些的改革,但是改革的力度和速度,却不尽理想。
    
    这可能跟民联各政党的属性以及其党内政客们的本质有很大关系了。回教党基本上困在了宗教保守与进步势力的较量中,不过还能算是一个有原则(包括其领袖)的政党;民主行动党当了太久的华基反对党,已经僵化了,“社会民主”路线是什么可能其很多的党员都搞不清楚是什么来的;人民公正党更是一个典型的资产阶级中派政党,没有明确意识形态(其实就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打着“多元”、“改革”的旗号,机会主义的味道非常浓厚,所以也是最多机会主义者在里头混饭吃的政党。
    
    霹雳州的民联政府以行动党为主导,民联霹雳州务大臣是回教党的尼查尔(Nizar Jamaluddin),基本上是在没有选择下被摆上台当一州之长的。不过,尼查尔在未当州务大臣前,曾经是霹雳州反对水供私营化联盟的主席。在反对水供私营化的运动中,尼查尔曾多次求见当时的州务大臣,但是却不曾见到国阵的州务大臣一面,没想到308政治海啸让他一夜间成为州务大臣。
    
    民联执政霹雳州后,政党政客们为争权位、个人利益、合约等的问题就存在着,这无疑是民联中一些雄心勃勃的领袖要进行改革的绊脚石。民联在执政后,的确实行一些惠民政策(如为穷人提供首20平方米免费水供),但是却没有做到强化人民力量。民联在马来乡村举行村长选举值得鼓励,但是在在落实地方议会选举上诸多推唐,甚至还不满自己友党在其中一个新村举行村长选举,无疑是阻碍了民主的进一步深化。
    
    如果民联可以在推动民主以及加强社会民生改革上做得比较落力的话,肯定可以赢得更多人民的支持,而且还可以加强人民力量,并且成为保住这个政权的坚强后盾。委内瑞拉人民于2002年短短48小时内挫败右翼集团的政变,正是人民力量的最佳表现之一。恐怕守住霹雳州务大臣官邸和在江沙皇宫外抗议违宪州务大臣宣誓的民众,还不足以形成一股力挽狂澜的革命力量了。无论如何,这些上街的群众,将会是我国接下来人民抗争的先锋力量之一。
    
    另外,民联在执政霹雳州后,仍然让前朝政府内掌握大权的官僚继续稳坐其位子,尼查尔甚至还说要给予他们机会。但是,这些非民选的官僚(尤其是那些职位越高的),仍然无法去除国阵遗留下来的各种腐朽作风,甚至还暗地里希望国阵复辟。霹雳州秘书在新的州务大臣未宣誓就迫不及待地驱逐民联行政议员,以及冻结民联政府之前已经批准的拨款,让人见识到政府官僚是可以何其高效率的。
    
    现在民联还是希望通过法律等途径,力图在霹雳州翻身。新成立的霹雳州国阵政府,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政府,其政治威信接近零,遭到大多数人的唾弃,能够维持多久还是一个谜。如果州议会解散举行选举的话,国阵休想可以赢得选举,而且还会输得很惨,除非它们使出最阴险最卑劣最无耻的手段。
    
    如果民联真的无法“力挽狂澜”,对于人民来说,不代表着是一场挫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了政府权力,我们还有人民力量。如果民联能够在这次错失霹雳州政权中吸取教训,去强化民主的人民力量,肯定可以在最近的将来给予国阵致命一击。如果民联做不到,人民还是可以自己做到的,不要忘记,是人民促成民联的成立。人民力量并不止于选票,人民力量可以走得更远。在当前全球经济危机来临之际,统治阶级为了自保将不惜一切打击人民力量。由下而上组织起来且具有自信自觉的人民力量,肯定可以挫败大资本、官僚、无耻政客的攻击,推翻剥削压迫人民的制度,建立一个真正民主与平等的社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那琪:“裁”神到!
  • 安那琪:圣诞节‘08
  • 希腊群众抗争浪潮升级/安那琪
  • 毒奶风云/安那琪
  • 真实的美国人面孔/安那琪
  • 马来西亚:不要被种族烟幕熏昏头脑 /安那琪
  • 2008年驴象之争:奥巴马VS麦凯因 /安那琪
  • 马来西亚:这是一个移民国家/安那琪
  • 向民主宣战—翻查帝国的过去/ 安那琪
  • 奥运,噢!奥运……/安那琪
  • 安那琪:奥运·西藏
  • 尼泊尔人民再前进一步/安那琪
  • 马来西亚安那琪:随波逐流还是乘风破浪?(图)
  • 马来西亚首相阿都拉是个大骗子/安那琪(图)
  • 1848年/安那琪
  • 卖国契,你敢签吗?/安那琪
  • 恭贺武吉日落洞园丘工人和钦族难民委员荣膺2006度人民之声人权奖/安那琪
  • 帝国主义是什么? /安那琪
  • 马来西亚 回归阶级政治/安那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