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神手李的小米加步枪瞄准了超级航空母舰之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预定1月21日的判决没有宣布,判决突然延期2个半月。这个案子是个小案子,涉及到日本首屈一指的王牌大学医学部的声誉及该大学部法学部的抗击能力。所以无论如何对手必须要胜,因此日本的一流辩护士团就出世了,他们可以付得起特别的辩护士费。为何说特别的辩护士费,日本辩护士会有标准,但是稍有名气的辩护士都不屑这点小钱,所以要想请名辩护士,必须加钱,就这么简单。为了让人们彻底绝望,别指望通过告状得到好处,也同时是维护自己的声誉,因此即使天文数字来请辩护士,也绝对不给神手李一毛。神手李明白要求赔偿越高,诉讼费高涨,对方越高兴,神手李无银子玩,会立马支持不住了。神手李只要100万,对方居然请来了4个辩护士,100万如果作为辩护士费,就算付其中最差的一个也不够啊。这4个辩护士是何许人也?原地裁高裁的裁判官。这几位辩护士不仅写了一大堆的法学书,还有一大堆的头衔。 (博讯 boxun.com)

    
    
      神手李的辩护士伊藤老先生从年纪上来说,是神手李的长辈,一位专打医疗官司的辩护士,伊藤老先生的上一代都是日本的医生,对神手李境遇很同情,分文不取,替神手李打这场官司。一般的人花钱请伊藤老先生都请不到。神手李很感动,发自内心的想假如日本人全死光了,伊藤老先生可千万不能死啊。
    
    
      案子太小了,100万也太少了,神手李的案子应该从简易裁判所开始审理。先协商,协商了一年,鸡同鸭讲,各唱各的,对牛弹琴。叱咤风云的伊藤先生也觉得对手太强了,多少给一些吧,对方坚持一毛不拔。协商破裂,决定打。
    
    
      简易裁判所开庭了,裁判官一看诸位老上级全来了,诚惶诚恐,无法审。简易裁判所的环境太差,老上级威严有损,气呼呼的发话了,这个案子还是去地裁审吧!裁判官当即如释重负,准!伊藤先生对神手李说到地裁的话诉讼费要增加了。
    
    
      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开庭了,王牌大学居然派来了5位精干的辩护士,全部是王牌大学毕业的精英,在大法庭上坐上三位辩护士,这个案子太小,所以还有二位辩护士坐在旁听席及时为台上的传递意见信息。三位裁判官端坐在中央,与伊藤老先生并坐在法庭上的神手李心里想至于这样吗?开头所述有一部可以震撼日本的特长篇涉及的案子也不过是一个裁判官来审理的。
    
    
      有位社长兼司法翻译对无悔说自己的女儿好不容易考取了这所王牌大学中学部,这位社长兼司法翻译自称相对于已倾家荡产的无悔来说是富人阶层,不过,如果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如果在王牌大学中学部读书,可能会自卑,他们都是有钱贵族的少爷小姐们,所以去了另一所名牌中学。作为日本人来说,如果能从这所大学的法学部或医学部毕业,即使是最差的学生,也是家族及个人一生中很荣耀的一件事了。
    
    
      无悔感觉到老者的裁判长在仔细观察端坐在法庭上面无表情的神手李,之所以没有看其他人是因为,相对于地裁而言,王牌大学的辩护士都是老上级,前辈老同事。伊藤老先生常年征战在法庭,裁判长自然也太熟了。
    
    
      对方辩护士引用日本医学界的泰斗权威王牌大学的教授专著试图说明,本案涉及的医疗事件是一种高难度手术。目的是为了证明事出有因。出生于医学世家的外科专家的神手李自信向法庭展示了自己资历,这里是法庭,不是江湖上。神手李用现代传统医学理论,雄辩地揭示了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手术,讽刺王牌大学医学水平值得怀疑。这些温室中长大的王牌大学的辩护士和医学顾问当即发晕。他们不知道来自江淮大地的中医外科专家神手李不仅学生遍及欧美亚,神手李曾是中国赫赫有名的战将「投诉大王」,还曾是中国电视台报社的常客。
    
    
      世界卫生组织在英国举办了一次世界传统医学交流会,中国卫生部派遣神手李作为专家代表前往交流,参加会议的还有日本厚生省技官,其中有一位年轻漂亮的日本女子是神手李的崇拜者,这位日本女子曾留学于英国,家里都是姐妹,没有兄弟,很希望神手李能成为家族中兄长,并曾送给了神手李一份珍贵的礼物。神手李婉拒不下,觉得过意不去,在合肥当时一家特大的商场买了一份礼物作为回赠。后来,发现礼物的品质等级与表示不符,原来是出租柜台的人员失误造成的。神手李当即联系商场的老总,表明了「投诉大王」的身份,老总亲自前往神手李的住处,表示歉意,并送一万元人民币现金(当时相当于2000美金)作为安慰。
    
    
      一位消费者协会的秘书长虽然经常与「投诉大王」通电话,却不知道神手李真实年龄,这位比神手李长一辈子的老者在电话中「老李」「老李」的称呼不停,见面时,神手李自我介绍,我就是电话中的老李啊,协会里面的人乐坏了。
    
    
      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电力局,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各种商场。安徽,江苏,北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无不披靡。神手李常说我是来检查工作的,我的目的就是一个,帮你们搞好工作。
    
    
      工商局经济检查分局的干部说:只要我们神手李瞄准了你,你就死定了。不过有很多不识相的人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死到临头还猖狂」。
    
    
      工商局315的人员说,你去日本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啊。电信移动的一位老总说,你去日本了,我们会想你的,神手李哈哈大笑地反问,是吗?中国电信的一位负责投诉的干部说,你去日本,我们可惜。神手李答我还会回来参加会议的,别撤了我的顾问职务啊,结果,神手李离开中国后很久,电信还在通知开会。当神手李国际电话告知不可能再参加会议了,才停止了通知。
    
    
      特别是最近3年内在日本的裁判所审理神手李相关的案件的日本裁判官已开超过30位了。很多司法翻译误以为神手李是在裁判所工作的,神手李这个医学专家快成为裁判所的专业户了,比辩护士还辩护士,有日本的辩护士都认为神手李对日本司法问题的研究很独到,知识面很广。
    
    
      关于神手李在医学上的独到之处,将在以后的文章中陆续介绍,参考网址:http://jp.shinshuri.com/
    
    
      这是一场医学和法律同时较量的战斗。
    
    
      二个月后,继续开打,由二位王牌大学医学院毕业的医师兼辩护士在法庭上向神手李连续发起了反击。
    
    
      对方提出的问题是非常基础的西洋医学的基本问题。目的是希望能够击破神手李的杀气腾腾的自信,从而反证神手李的信用。
    
    
      神手李曾作为导师指导过中国传统医学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但对这种西洋医学的基本问题并非特长,虽然是日本国籍的神手李感到如果回答有错的话,有损中华传统医学的形象,对不起江淮的家乡父老,不能推卸后退。打个比方让一个文科教授考升大学的数理化,对了是应该的,错了脸上无光。很难不错的。
    
    
      裁判长裁判官笑眯眯的等着神手李出丑,伊藤先生也关心的盯着神手李。老天有眼,神手李知识面特广,完全符合标准答案。哈哈哈,再胜一场。
    
    
      伊藤先生说需要取得日本的病院的证明,也就第三者的证明。神手李想了想决定去那所日本总理大臣常去的那家病院。神手李曾在这里为日本的一位前总理大臣作过保健的。神手李后来作为对日本国有特殊贡献的专家被启动特别程序办理了归化手续。另一位前总理大臣的孙辈的女子也崇拜上神手李了。神手李还分别带领她们登上了万里长城。后来,忠孝仁义的神手李停止了与她们的交往。不过,还是发生了一件大事件,神手李死里逃生。当神手李作为普通的患者来到这里的时候,已无往日的风光。
    
    
      接待神手李的医师很冷淡,听说是为了状告王牌大学,更是躲闪不及。推卸了几个医师,最后说不知道。神手李气愤地说我请你诊断,你刚才不是说有问题吗。答:不出证明。后来吵了起来,证明上说患者说什么什么,完了。无医师自己的意见。
    
    
      神手李又去了一家大的综合病院,接待神手李的医师开始热情得很,后来一位看起来有点油的医师对这位医师说了几句,接待神手李的医师态度突变,解释道:他们是名牌大学的医学院,他们的毕业生都不屑来我们病院。我们现在无法出证明,下午再来吧。下午的证明居然是治愈良好。
    
    
      有些中国人喜欢说日本人如何如何认真,有些日本人喜欢说中国人如何如何了不起。刻意的美化或或丑化对方都有。其实都是一样。来自江淮的神手李一贯光明正大,像这种不利的证明提出的话,可能会有不必要的麻烦。伊藤先生也说通过这个事件也体现出日本医疗制度的问题,作为患者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神手李表示有利的不利的全部提出,宁可虽败犹荣,决不胜之不武,让对手来得更猛烈一些,方显神手李的英雄本色。如果是比毒,那就休怪手辣。既然是斗法,我们就严格依法办事。
    
    
      果然不错,对方让医师停止看病了,来法庭长期作证,对方出动了大量的人力,耗费了大量的精力,疲惫不堪,战局陷入一时的僵持阶段。
    
    
      裁判长表示希望神手李能再次去医院检查,搞清现在的症状,有无后遗症。神手李想了想如果去一般的医科大学,王牌大学可能会不屑。决定去东京大学,这是日本最强的国立大学,这里的医师全员都是日本的国家公务员身份。神手李想只有国立的东京大学可以压倒私立的王牌大学。
    
    
      神手李带着包括根据裁判所的命令已做证据保全的王牌大学病历的及其他病院的病历副本,来到了东京大学附属病院,医师在确认了神手李医学专家的资历后,还找来了东京大学的名医的上级医学专家一起对神手李作了详尽的诊断,并从专业角度给神手李作了一般人可能会感到复杂的解释,出具了相当有力的诊断证明。
    
    
      神手李当即还去了东京医科齿科大学附属病院,这也是日本最强的国立大学之一,这里的医师全员也是日本的国家公务员身份。年轻的医师在确认了神手李医学专家的资历后,东京医科齿科大学的专门科别的医学专家,动用日本最先端的仪器,再次对神手李作了详尽的诊断,出具了相当有力的全面的诊断证明。
    
    
      神手李将二份诊断证明专程送到伊藤先生的事务所,鉴于目前的情状, 神手李表示赔偿额加个0吧,改为1000万吧。伊藤先生表示神手李的一颗牙,居然拔出这么多事情。
    
    
     伊藤先生说,要增加收入印纸,神手李闻听不动声色地从口袋中掏出了收入印纸。伊藤先生一乐:已经准备好了。
    
    
      由于明确的诊断的结果出来了,比双方预想的要更严峻,这已不是一个小案件了。神手李的主张更改了,伊藤先生将神手李新的主张递交给了裁判所。
    
    
      王牌大学当即傻了眼。集中了王牌大学的医学和法学的专家们进行顽强的抵抗,不甘心认输。
      
    
      胜负已定,战局已快到最终的时刻了,上午,法庭再次开庭了。
    
    
      有个油腔活调的王牌大学病院的辩护士在法庭上针对神手李进行凶狠的不间断盘问,火力强猛。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如果没有相当的法庭经验的人,很容易回答失误,更可能在气势上被对方压倒,会被法庭误会。神手李在这裁判所的法庭已经身经百战了,感到这种人正合口味,不以柔克刚,直接刚对刚硬碰,看谁更硬。神手李也顺势将对方的提问变成自己的补足攻击。神手李潇洒的完胜了这场。
    
    
      中午,伊藤先生和神手李一同去裁判所的地下餐厅用餐,因为下午继续开庭。伊藤先生担心神手李不熟悉裁判所餐厅的环境,告诉神手李在哪里可以取水,神手李乐了:这餐厅我常来。其实神手李也是检察厅餐厅的常客。
    
    
      伊藤先生乐呵呵的对神手李说上午对方的辩护士什么也没得到。神手李闻听:他是辩护士码?他是病院的医师吧?伊藤先生答:当然是辩护士了。神手李乐了,这样的水平还当辩护士,来生我也来当辩护士吧。
    
    
      有品位的喜欢看围棋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如果已是肯定的输棋了,还是主动潇洒的认输吧,可有人就是死不认输,幻想希望对手能出错,非要等到被人提的一个子也不剩,浪费时间,烦人的很,下次再也不与他玩了。
    
    
      下午,法庭再次开庭了。
    
    
      来自王牌大学的年轻美女医师登场了,美女医师表示手术不是上级的专家做的,主动承担手术是自己及自己带的研修医师做的,并显示了自己从小学到大学的都是自日本名门贵族学校毕业的,并有8年的临床经验。伊藤先生笑眯眯的询问手术的细节,女医师漏洞百出,原来是绣花的枕头,不堪一击。上午询问神手李的男性辩护士脸色铁青,法庭之上凶狠狠地蹬着美女医师。通过几次打交道,神手李也觉得这个男性辩护士及另一位男性辩护士还兼任王牌大学病院的管理工作,看到这样的情景,神手李又有点担心起美女医师的工作前程了。
    
    
      胜利已指日可待了,突然节外生枝。
    
    
      王牌大学有个类似同学会的组织,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同学会。这个同学会的组织成员,遍布各级裁判所检察厅厚生省等日本各个重要的部门。在很讲究关系的日本,如果与上司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校友,那在工作中的事事都是顺利优先。
    
    
      神手李攻打是王牌大学,就是攻打王牌大学的同学会的荣耀,特别是在法庭之上,神手李多次讽刺王牌大学的学术水平,假如裁判官是出自该王牌大学的,感情上会有微妙的差别的。对方的这几位前地裁高裁的裁判官辩护士都是王牌大学的这个同学会的成员。王牌大学几乎是日本的荣耀,在王牌大学病院,伊藤先生指着一位老者的雕塑问神手李,知道是谁吗?神手李答:不知道。一位坐在前排的白发苍苍的陌生老头子突然回头怒斥神手李,大声地说:不知道他老人家,还能算是日本人吗?听惯了日本人礼貌话语的神手李一时张口结舌,伊藤先生哈哈大笑。由此也可见王牌大学的影响之大。
    
    
      裁判官换了,这种事情以前在神手李的一个完胜案件中也发生过,那个案件至今还在交战中。
    
    
      本案包括裁判长在内三位地裁的裁判官全部被换了,包括新的裁判长在内来了新的三位裁判官。这样,这颗牙齿的案件包括简易裁判所的2位已经有了8位裁判官审理了。这里不包括还有2位司法陪审员,也不包括对方的3位前地裁高裁的裁判官辩护士。
    
    
      果然不错,裁判官表示这个案子还是和解吧,让王牌大学以慰问的形式付钱,具体数额双方可以协商,总之一点不能让王牌大学败诉,至于理由,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服与不服都是一样的。
    
    
      裁判官决定一个月后,双方来裁判所协商,协商不成3个月后判神手李败,并确定了本文开头的原订判决日子。
    
    
      对裁判所的问题有相当研究的神手李常说,在法庭上的言行要对得起自己,要做到没有后悔的,不论裁判官如何判,要体现自己堂堂正气,要光明磊落。
    
    
      神手李和伊藤先生联手的这起提诉,可以称上是日本司法实践中的一场精典的漂亮的战史。
    
    
      由于神手李在与地检高检最高检的恶意陷害案件的百回血战中,事业几乎曾全毁,如果接受了这次的安慰金,也是一种选择。很多了解神手李的人劝说:还是拿钱算了吧,现在事业重建期间,不要再耗了。
    
    
      日本的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一样,日本虽然是三审制,但事实上一审的判决几乎都被认定,几乎都不会被推翻的。虽然如此,许多的当事人仍相信法律,为了正义为了公平不懈的控诉上诉着,但是用法律手段并不能解决日本的黑暗。为了集中精力继续战斗,神手李表面上妥协了,接受和解。
    
    
      其实,神手李同时已意识到这样的做,对方实在是胜之不武。
    
    
      双方按约定的时间到了裁判所,神手李的手下败将那个辩护士趾高气扬的随同三位前裁判官辩护士及王牌大学的管理人员等到场了,王牌大学的管理和医务人员在庭审中也经常在法庭之下旁听。
    
    
      还没进入房间,神手李不动声色地对伊藤先生说想法有点变化,伊藤先生一惊。伊藤先生向裁判长表达了我方等待败诉的判决,不和解。裁判长有点不满的说不是答应和解了吗,为何不和解啊?神手李一言不发,心想:「裁判长,钱我想要,可是胜我更想要,如果胜之不武,我就等待着虽败犹荣的判决。」裁判长宣布按原计划2个月后判决。对方全体闻听立刻收起喜色,茫然不知所措。
    
    
      伊藤先生说:对方没有上次同意和解时表现出的轻松了,突然显得很焦虑起来。神手李答:我就是看手下败将还趾高气扬的样子不爽。
    
    
      2008年1月21日,这个三个多月前就确定败诉的判决,终于来到了。神手李再次早早的来到法庭,这天,东京地铁出了事故,可能是又有人自杀了。伊藤先生乘出租车来到了法庭,裁判长宣布,判决延期2各半月。伊藤先生说裁判官需要时间研究一下。结果还在等待中。神手李对胜败已无感觉了。也许最担心结果的还是王牌大学。
    
    
      为了赶时间,本文暂到此告一段落。下回开始说:日本最大的犯罪根源是地检高检最高检。
    
     转载请保持完整,注明消息来源:无悔jp的私人空间http://wuhuijp.spaces.live.com/ ,谢谢 _(博讯记者:无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神手李的小米加步枪瞄准了超级航空母舰
  • 神手李的小米加步枪瞄准了超级航空母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