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7786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王全璋案实证了依法治国的谎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05日 转载)
    
    ——民生观察就王全璋被抓失踪千天的声明
    

    来源:民生观察
    
    今年4月5日是中国著名人权律师王全璋因709大抓捕而失踪1000天的日子。在这一千天中,王全璋的夫人数十次要求依法会见,但均遭当局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40多次前往天津要求依法会见也均被拒并遭司法当局要求解除委托。因此,家属与外界无法了解到王全璋的任何音讯,在709被抓捕的一些获释律师陆续揭露被拘押中所遭受的惨绝人寰的酷刑罪恶后,外界有理由怀疑王全璋已遭酷刑致严重残疾甚或已经失去了生命。“民生观察”对中共当局在王全璋案上公然践踏人权背弃法制的行径表示强烈谴责与严正抗议!
    
    王全璋,1976年2月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市五莲乡下。200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获得了法学学位。在上大学期间,王全璋就开始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咨询和救助,因此遭到当局威胁,还曾经被抄家。甚至一位法官还给学校写信,要求不给他颁发文凭。
    
    大学毕业后,从2005年开始,王全璋在山东省图书馆工作时,在济南附近一个实验性质的乡村学校做义工,每星期六自掏路费,前去给村民免费讲解法律,为村民维权提供法律服务。为此,王全璋经常遭到当地权贵与黑恶势力威胁,曾被汽车追,被人追,有一次不得不在一个教授朋友家藏匿多日,以避开楼下布满抓捕他的便衣。2008年王全璋前往北京,一则避开在济南不断面临的人身危险,一则也谋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北京,王全璋先在一个由一批维权人士组成的非政府组织“仁之泉工作室”工作,参与国内最前沿的一些维权活动。他还曾经到世界与中国研究所工作过。2009年,他和瑞典人彼得、美国人迈克尔、以及另外几位中国朋友共同创立了“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组织了许多有关人权法律知识的培训,训练更多公民成为赤脚律师,以进行依法维权与对不公不义的司法进行抗争。与此同时,王全璋替弱势群体维权,代理了大量敏感的人权案件,如山东的揭黑记者刘崇淮案、原深圳三级警督王登朝案等等。
    
    尤其,王全璋律师重点代理一批被中共集中打压的法轮功案件,因此他遭到了当局专政人员的威胁恐吓、暴力殴打与拘禁。2012年8月31日因代理黑龙江省东宁县法轮功学员苗福案,遭东宁县法官王传发殴打和谩骂;亦曾遭上海法官徐敏芳当庭驱逐;甚至遭遇河北省唐山公安警察的汽车夹击,威胁到人身安全;2013年4月3日,王全璋在江苏镇江市法院为68岁的法轮功学员朱亚年作无罪辩护,因庭上递交材料时用手机拍照备查,结果手机被当庭没收,人被法警在带走时暴力殴打,并随之与外界失去联系。4月4日,法院公告称,王全璋因“违反法庭秩序”被拘留10天。由此引发上百律师公开信要求法院公开录像并放人,后法院迫于外界压力,关押3天后提前释放了王全璋。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被迫害的律师维权。该拘留所警察为逼迫他在保证书上签字,对他实施了抓住头发撞墙、用拳头猛击后脑等暴力虐待。
    
    2015年6月18日,王全璋在山东聊城为法轮功杨玉喜辩护时遭到暴力对待。据王全璋记述:庭审快结束的时候,审判长王英军接到一张纸条后,突然宣布辩护人扰乱法庭秩序立即驱逐出法庭,十几名法警立刻如狼似虎般冲上法庭,有人掐着我的胳膊,有人掐着我的脖子,架着我向法院外走。在此间,有人就开始用拳头猛烈地殴打我的头部,还有人在骂,后面一个指挥者大声喊,“把他带到地下室!”这些法警于是又扭身把我向法院里面拖,我大声喊:“打人了!为什么打人?”法警再次挥舞着拳头猛烈地击打我的头部、面部,眼镜都被他们打掉,衣服被撕烂。我被拖到法院一层的一间房屋,法警命令我蹲下,我拒绝,他们又开始殴打我,我问他们为什么打我?又遭到他们一顿拳头的暴打,我又问,再一次遭到殴打,这个过程前后大概持续了十分钟。直打得面部火辣辣的,脑袋开始发胀,全身隐隐作痛,感觉恶心,一直想呕吐。
    
    2015年7月“709大抓捕”时,王全璋终于被失踪,8月5日居所被警方搜查。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2017年2月14日,王全璋遭天津巿检察院正式起诉。然而,家属和代理律师一直无法会见王全璋。并且律师在办案过程中还遭到当局跟踪,查车牌、身份证,被要求解除委托代理,官方却私下指派辩护律师。
    
    王全璋被羁押上千天中,家属与委托律师经过多方努力,均不能求得一见,这种公然将人失踪的状态,让外界深为王全璋的安危担忧。从目前已经被释放的709遭抓捕人士揭露拘押期间所遭受的各式酷刑:如暴力殴打,连续轮番提讯,长期不让睡觉,强灯照射,被以极其痛苦方式长期固定镣铐;打不明药液,喂食不明药物等等,从精神到肉体进行摧残,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王全璋曾经遭受的各式暴力,结合王全璋自身刚烈的宁死不屈与宁死不辱的性格,自然会想到王全璋可能的悲惨命运。
    
    同时,中共司法当局还长期监控、辱骂、恐吓、威胁、骚扰、软禁王全璋的夫人李文足,阻扰她租房;当局还阻止孩子上幼儿园,致使孩子失学;并且当局还对王全璋在老家的父母进行威胁诱骗,意图迫使他们劝导王全璋认罪。
    
    对中共当局极尽迫害之能事,王全璋律师早有思想准备。他在预感将被抓捕前夕给父母留信:“你们或许通过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们的情况,特别是我的情况。无论那些被操纵的媒体把我们描述和刻画成多么可憎、可笑的人物,父亲母亲,请相信你的儿子,请相信你儿子的朋友们。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这样的道路注定荆棘密布,坎坷崎岖。想起我们曾经走过的艰难道路,这些又似乎稀松平常。亲爱的父亲母亲,请为我感到骄傲,并且无论周围环境怎样恶劣,一定要顽强的活下去,等待云开日出的那一天。”
    
    中共当局对王全璋如此一个热情、正直、善良、信法、卫法,为推进中国人权进步,法治建设,民主转型而不懈奋斗的人权捍卫者的迫害,是严重挑战人类文明底线,是疯狂颠覆历史发展正轨,是公然背弃《世界人权宣言》与《人权捍卫者宣言》,是野蛮践踏中国《宪法》与《律师法》,是完全撕下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伪装,是赤裸裸自揭依法治国的谎言!
    
    针对中共当局如此反法治、弃人权、逆文明的行径,“民生观察”强烈呼吁世界一切文明正义的力量齐心协力来扼阻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要求中共当局无条件释放王全璋!无条件平反709及中共夺权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迫害的冤假错案!
    
    民生观察 2018年4月4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901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全璋仍“失联”近千日 李文足徒步游行 (图)
·709事件最后一人 王全璋妻徒步天津寻夫
·王全璋被抓捕失踪近千日 妻称不放弃寻夫 (图)
·“709”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再去最高法投诉无果 (图)
·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最高院投诉无果 (图)
·人权活动人士日内瓦发言,呼吁关注王全璋、桂民海 (图)
·709王全璋妻李文足被北京国保骚扰 被告知不要偷渡 (图)
·严打律师是因为“厚爱” 中国司法部官员不知道王全璋案何时开庭
·709案最后一人王全璋杳无音讯 公民“一人一照”吁让王全璋回家过年 (图)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被捕杳无音讯 众人声援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起诉官媒环球时报侵犯名誉权
·律师会见709王全璋受阻 法官又是找不到
·律师到全国律师协会和北京律协要求维护王全璋和李昱函律师权益 (图)
·吴淦上诉 律师要求律协维护王全璋、李昱函权益 (图)
·失踪902天!709案律师王全璋音信全无 (图)
·失踪902天 709案律师王全璋至今音信全无 (图)
·王全璋音信全无800天 “生死不明” 欧盟关注 (图)
·709案只剩1人生死未卜!欧盟关注王全璋 (图)
·辩护律师致函天津司法机关 要求立即撤案并释放王全璋
·“铁汉”吴淦之后 王全璋律师案更受关注 (图)
·高洪明:什么叫有党无法?王全璋律师案就是铁证如山
·曹雅学:王全璋——杳无音讯的最后一位709律师 (图)
·蔺其磊:立即释放王全璋律师,给法律留一点尊严吧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替你们累得慌
·支持李文足拒绝陈有西担任王全璋辩护人/李蔚
·伍雷:盛世当看王全璋
·陈泰和:我的民决团挚友王全璋
·高智晟:王全璋律师可能的命运情形 (图)
·让看望王全璋父母成为一股浩荡之流/刘跃
·王全璋,你在哪里?/徐琳
·芷荷: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 写给身陷囹圄的王全璋律师
·高洪明:警方剥夺王全璋父母北京租住权成了官道流氓
·高智晟:再问习共当局:王全璋律师是死是活?
·我的朋友王全璋律师/山东律师李对龙
·高洪明:王全璋是死是活是健在是重病警方必须回答!
·高洪明:王全璋律师,你在哪里?
·终于“自由”了/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清云:无私才能无畏——写给王全璋、王宇律师
·陈建刚律师:王全璋律师这个人(全文)
·纪琼铭:王全璋印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