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8282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华邮专栏指习近平或有遭到推翻之虞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02日 转载)
    华邮专栏指习近平或有遭到推翻之虞


    人大政协两会前夕,北京天安门广场明显加强了戒备。摄于2018年3月1日
    图片来源:路透社/Jason Lee
    
    (法广RFI 香港特约 甄树基)华盛顿邮报一篇专栏引述专门研究世界各国领导人任期的专家指出,中共计划修改宪法撤销国家主席任期,理论上可以容许现任的主席习近平一直居位至鞠躬尽瘁为止,而这个忧虑并非过份,有鉴习近平有独裁统治的倾向。
    
    文章指,这是否意味习近平或可会做到死而后已?根据其他国家同样的例子,取消任期上限,习近平的前景目前难以定论。但专家指出,大多数取消任期而延续掌权的领导人,都会面临被推倒或甚至被暗杀的下场。
    
    中国对国家主席的任期定限,首先见于1982年的宪法,目的是要从毛泽东错误政策为中国带来混乱吸取教训。但文章指出,如果任期定限是人为措施,将限期撤销也可以是人为措施。中国并非世上首个如此做的国家。
    
    文章引述都柏林大学专门研究国家领袖任期的学者巴图鲁(Alexander Baturo)的研究指出,大约有60个20世纪到21世纪初的国家总统或领导人,“从拉丁美洲到后苏联时期的欧亚地区”,都曾以各样的手法撤销任期而成功延续他们的任期。总的来说,用立法手段撤销任期大致上都可以得逞(成功率达79%)。
    
    但成功延任之后,这些领导人都有不同的下场,大致上可以分作三个类别:
    
    自愿下台 确实有领导人在可以延任的情况下自动愿意退下政治舞台,例子之一是巴西的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他成功撤销只任一届的总统任期,但在第二届任满之后,自动下台。
    
    毕生领袖 有不少领导人取消任期限制之后,毕生掌权至死为止,例子是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总统,他在2013年逝世,即在撤销总统任期之后的第四年;另一个例子是台湾的蒋介石,在1948年取消任期限制之后,一直做总统做到1975年病逝为止。
    
    被迫下台 最后就是被推翻下台的领导人,例子是突尼西亚的本阿里,在他长达23年的任期之中,他逐步撤销总统的任期限制,但最终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被推倒,之后流亡沙特阿拉伯。
    
    但除了上述三类之外,还应该加上“尚难定论”这一类别。他们包括迄今仍然在位的领导人,例子包括喀麦隆的Paul Biya(从1982年执政)、乌干达的Yoweri Museveni(从1986年执政)、哈萨赫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从1990年执政)、塔吉赫斯坦的拉赫蒙和白俄罗斯的卢卡申科(两人均从1994年执政)以及卢旺达的Paul Kagame(从2000年执政),以及其他等。
    
    至于习近平的前景如何?虽然属于“尚难定论”的这一类别的领导人,将会面临何种下场,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测,但文章指出,一个撤销任期限制的总统或领导人,很大可能会是属于“被迫下台”的一分子。
    
    文章引述巴图鲁的著作《民主、独裁以及任期限制》指出,虽然把任期限制撤销的领导人,在位时间较长,但他们很可能会遭到被推翻下台或甚至被暗杀的下场。
    
    文章指出,从1960年到2010年全世界47个撤销任期上限的领导人中,只有8个人死于任内,13人下台或卸任,3人输了选举,但有超过半数的人下场黯淡,有18人被暴力推翻,有5个人甚至被暗杀死亡。
    
    作者巴图鲁在一封回应文章的电邮中说:“讽刺的是,如果他们自愿下台,他们大多数都可以安享退休后的生活。”
    
    文章指出,习近平会否遇到这样子的下场,目前难说。跟大多数国家不太一样,中国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民主国家,领导层的内部操作外界又难以得悉。
    
    文章特别指出,也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根本不需要撤销任期上限也可以无限期的掌权下去,其中俄罗斯的普金就是最好的例子。
    
    巴图鲁说,习近平取消任期上限,“是一个把独裁者有别于其他强人领袖最重要的分野”,并可能意味中国将会变成寡头政治,而总括而言,寡头政权不但欠缺民主,而且还会面临政治上的动荡不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919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 河南模范校长何以难忍“劳改犯”羞辱不辞而别?
  •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 《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 第廿三章三顶帽子 
  •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 台灣早已屬於自由民主的這一邊
  •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毕汝谐(作家纽约)
  •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独立不等于自由
  • 李芳敏1440002我心裡籌算不安,內心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勝
  • 谢选骏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 魏紫丹第廿六章相见時难别也难
  • 贵州公民论坛“十一”劫难
  • 谢选骏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 曾节明“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 谢选骏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 藏人主张中國的教師若不按當局的要求和標準講話,會有什麼結果?
  • 生命禅院HumanityhasMissedaGreatChance
  • 谢选骏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 高洪明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 滕彪新西兰政治献金丑闻中共渗透引关注
  • 谢选骏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 中国战略分析尤金·罗根:奥斯曼帝国的灭亡与现代中东的形成(转载文章)
  • 走向大自然我为什么讨厌范冰冰?
  • 魏紫丹第廿五章是我害死了他
    论坛最新文章:
  • 乌合之众的分析家勒庞(二): 什么是群体的特点
  • 中国或以反恐理由禁封KakaoTalk与NAVER
  • 北大岳昕声援深圳佳士工运疑被失踪
  • 避免气候灾难 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 欧美国家为何难下决心制裁沙特阿拉伯?
  • 避比肩邓小平 习近平低调南巡拟下站去深圳
  • 习近平给港珠澳大桥剪彩 香港反对人士不满
  • 费加罗报:中国如何渗透法国国家和企业情报
  • 台铁普悠玛列车140公里高速过弯翻车司机员限制出境
  • 中美贸易战大豆谷物告急 非洲猪瘟更恐推猪肉进口需求
  • 习近平号令央行拨巨款扶助民企
  • 官媒噤声解放军1歼-10S战机广东坠毁疑俄制引擎掉链
  • 韩朝副部级官员同时出席北京香山论坛
  • 美国两艘军舰再次通过台湾海峡 中国关注
  • 埃尔多安确指沙特预谋残杀卡舒吉并责令沙特交出遗骸
  • 惊传康奈尔与赵小兰遭斥骂滚出美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