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大学生不愿搬离与警察发生冲突中4枪 至今无法回校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24日 转载)
    由于重伤在身和被刑事拘留,24岁的韩晓峰,离校将近一年,至今无法回济南大学继续学业。
    
     在上海静安区,韩晓峰一家四口,生活在安远路33号一栋老楼里。截止2017年4月13日,在此居住50多年的韩家人,是该动迁区域居民中唯一的“钉子户”。此前,法院终审判令韩家人搬离安远路33号,但他们依然居住在此,为了应对拆迁,还购置了钢珠弹弓、硫酸等放置在家。

    
    2017年4月13日,拆迁公司与韩家人发生摩擦,警方前往处置。谈判后,现场发生更激烈的冲突,韩家人向民警泼硫酸和投掷煤气罐。警方随后攻入屋内,韩晓峰四肢中枪,其母身受重伤,其舅中枪后不治身亡。
    
    深一度近日获悉,韩晓峰及其父母3人均面临犯罪指控,检方分为3个案件,分别向法院提起公诉。
    
    大学生不愿搬离与警察发生冲突身中4枪 至今无法回校△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韩晓峰卷入到这起冲突中
    
    弹弓、硫酸、煤气罐
    
    2018年1月18日,律师朱孝顶、尚满庆在静安区法院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在上海市监狱总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会见韩晓峰。
    
    距离“4.13”事件已有9个多月,韩晓峰第一次看到案发当天的视频,有时莫名亢奋,更多的时候木然无语。当电脑里传出枪响时,他突然崩溃,对律师哭泣:“我不想看这个。”
    
    案发后,韩晓峰一直住院治疗。他的四肢均有枪伤,伤口未痊愈,裹着厚厚的纱布,每天都要输液消炎。因其生活不能自理,医院还专门安排了其他病人照顾他。一天中的绝大多数时间,他只能躺在病床上发呆。
    
    这次会见长达5个多小时。韩晓峰从律师口中第一次得知,他的二舅鞠海良,在“4.13”事件当天中枪后被送往医院,不治身亡,卒年37岁。
    
    “4.13”事件前不久,鞠海良从山东赶到上海,住在韩家。
    
    而进入大四阶段的韩晓峰因为课少,可以留在上海的家里,不必去学校。另外,因为有3门功课挂科,他面临延迟毕业。
    
    安远路33号处于动迁区域,韩家住在一栋4层楼房3层的305室,是涉迁居民中最后的“钉子户”。
    
    案发当天,305室住着韩晓峰一家四口和鞠海良5人。冲突升级前,韩晓峰上小学的妹妹还在学校,其父韩金凌已被民警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室内只有3人。
    
    据官方通报,现场民警开枪之前,遭室内3人的攻击。
    
    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2017年4月14日发布消息称:“4月13日13时45分,静安公安分局接报警,安远路一居民楼内有人击发钢珠伤人。民警迅速前往处置,遭三楼一户居民阻碍和攻击。期间,3名嫌疑人突然向处警民警泼洒腐蚀性液体,造成多名民警和群众不同程度灼伤。增援民警赶到后,犯罪嫌疑人时而投掷砖块空瓶、时而打开液化气开关继续与民警对抗。民警反复进行劝说,至18时20分左右,一名女性犯罪嫌疑人点燃液化气钢瓶扔到二楼平台,民警迅速将火扑灭。随后,嫌疑人持菜刀、剔骨刀砍伤民警,并泼洒腐蚀性液体,被公安民警当场击伤制服······”
    
    事后,韩晓峰及其父母均被刑拘,受伤严重的鞠海良于20天后在医院不治身亡。
    
    深一度从韩晓峰等3人的律师处了解到,警方侦查结束后,由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已诉至静安区法院,3人涉嫌的罪名分别为:韩晓峰,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鞠海香,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韩金凌,寻衅滋事罪。
    
    大学生不愿搬离与警察发生冲突身中4枪 至今无法回校△上海警方当时对该事件进行了通报
    
    “承租人”之争
    
    在安远路33号305室,韩家人住了50多年。房子面积虽不足50平米,案发时,共有10人的户籍登记在此。
    
    这10人包括:韩永发夫妇2人(韩金凌的父母),韩江凌(韩金凌大哥)一家3口,韩金凌一家4口,韩金凌三弟的儿子。
    
    离休干部韩永发是最早的户主。韩永发生于1927年,山东沂水县人,参加过抗战,后从部队转业到上海工作,1965年,单位给其分配此房。韩永发的3个儿子,都在此居住长大,后来其他人相继搬出,只留下韩金凌一家4口。
    
    据韩江凌介绍,韩金凌曾在房产公司上班,熟悉拆迁政策,因此,韩家关于房产的事,都交由韩金凌打理。此前,韩家还有两处单位分配给韩永发的住处,面积分别为50余平米和10余平米,两处房产均已拆迁,都是韩金凌经手办的。
    
    韩金凌等3人被警方带走后,对韩家房产问题最清楚的是韩金凌的妻弟鞠海升。
    
    鞠海升介绍,包括韩永发在内,安远路33号楼房原有11户居民,户主皆为原上海市燃料公司职工,该楼的原产权也归燃料公司。
    
    燃料公司划归中石化上海分公司后,33号楼的产权人变更为上海市霓虹电器厂。1999年,上海市劳动局(现为上海市人社局)从霓虹电器厂收购33号楼的房屋产权,此后,房屋性质从居住公房变更为办公用房,至迟在2004年,有10户居民签订协议,把公房承租权有偿转让给上海市人社局。
    
    而韩家人认为,其他10户都转让了公租权,唯独韩家没有转让。
    
    根据上海市静安区2009年的拆迁方案,安远路33号楼在静安区86号地块内,该地块属静安区公益性旧区改造,用于建设静安区老年健康中心。划入拆迁补偿安置对象的是被拆迁人和房屋承租人,房屋承租人凭《租用居住公房凭证》,即可办理拆迁安置。
    
    鞠海升介绍,根据86号地块拆迁人的认定,韩家在户10人不是公房承租人。2014年12月4日,拆迁人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与上海市人社局签订拆迁安置协议,该协议中,上海市人社局为305室的权利人,韩家在户10人为第三人,由人社局负责7日内让第三人搬离被拆迁房屋。
    
    据上述协议,上海市人社局共获得265万余元动迁款,共订购本市嘉定区金耀路的4套房产,其中1套为95.92平米,另外3套为78.34平米,共计价值215万余元,另有余款50万余元。人社局以上述房产为拆迁条件让韩家人搬离,被韩金凌拒绝。
    
    韩家人认为,按拆迁政策和公房承租人安置标准计算,他们总计应得600余万元动迁款。但各方未能就此达成一致。
    
    此后,韩金凌一家成了“钉子户”,一直扎在安远路。
    
    2014年12月25日,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以上海市人社局为被告,并以韩永发等10人为第三人,诉至静安区人民法院。
    
    法庭审理中,韩家人出具多份证据,试图证明其有合法的承租权。证据包括中石化上海分公司的一份书面证明,证明305室是单位分配给当时从部队转业的韩永发,此外还有户名为韩永发的租金计算表等。
    
    2015年11月25日,静安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上海市人社局败诉,并承担责任携韩永发等第三人搬离安远路,搬入本市金耀路的安置房。
    
    法院认为,第三人出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第三人与被告存在租赁关系。安远路33号原为企业厂房,后为被告办公用房,第三人所使用的房屋系办公用房中的一部分,该房用途并非公有居住房屋,第三人系单位在当时特定条件下为解决实际居住需求安排使用该房屋。
    
    “根据规定,有房产证或有公房承租权的证明才能落户,如果没有承租权,韩家人的户籍根本不可能落在安远路33号,”鞠海升称,动迁方案只针对两种人补偿,即被拆迁人和房屋承租人,如果法院认为韩家人不是承租人,那么,根本就不需要安置,判决书可以判决零补偿。
    
    此后,韩永发等10人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其申请再审后,被上海市高院驳回。2016年9月,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申请执行判决,静安区法院予以准许,并裁定由静安区政府组织实施。
    
    致命冲突
    
    法槌落定后,通过强制执行让韩金凌一家搬离安远路,只是时间问题。
    
    2017年3月,静安区政府根据法院的裁定发布相关公告。同年4月5日,静安区房屋征收中心召开强制执行准备会,街道办、居委会、静安公安局分局治安支队等均派人参会。
    
    韩家人似乎预料到,冲突无法避免。
    
    韩晓峰的律师介绍,起诉书指控:韩晓峰和韩金凌、鞠海香、鞠海良经预谋,于2017年1月至3月间通过网购等途径购置了浓硫酸、斩骨刀、红缨枪、弹弓、钢珠弹、酒精、图钉等工具,并存放于安远路33号的住处。
    
    起诉书描述,2017年4月13日13时40分许,上海新静安集团第二征收事务所负责人吴某根据相关会议决定,与十余名工程清理人员至安远路33号准备先行接收,清理已经腾空的二楼和四楼房屋。
    
    因住在三楼的韩家在底楼安装了两扇铁门,致使清理人员无法直从楼道前往四楼,随行的被害人文某遂致电韩金凌说明情况,并请其开门,但遭拒绝。清理人員欲敲掉二楼的一堵隔墙,从而绕开底楼铁门进入通往四楼的楼道,此时,韩晓峰、韩金凌、鞠海香及涉案人员鞠海良分别手持长矛、莱刀等工具,阻止清理人员施工。
    
    其中,鞠海良、鞠海香用砖块及玻璃酒瓶砸清理人员,鞠海良还用弹弓和钢珠向清理人员射击,致被害人曾某、黄某等两名清理人员轻微伤。
    
    在此过程中,因韩晓峰拨打110报警电话称“有人非法砸墙”,民警接报后于当日14时15分许至现场处警,到场后因发现有清理人员被钢珠击伤而怀疑305室内有人使用钢珠枪,故将韩金凌先行传唤回派出所,民警离开后,清理人员继续施工,再遭钢珠弹击打,致被害人王某轻微伤。
    
    当日14时20分许,吴某向江宁路派出所报警称,安远路33号305室内有人使用钢珠枪击伤其工作人员。接报后,江宁路派出所遂调集十余名警力至现场,欲进入305室查处钢珠枪。被告人韩晓峰和鞠海香、鞠海良见状,合力将刚入室的民警即被害人徐某推出门外并致徐从门口简易木制楼梯上摔落,随后趁势关上房门,其余民警遂被堵在楼道内。
    
    民警在告知屋内的韩晓峰等人系在执行公务,要求其开门遭拒后,即安排在场的清理人员破门。当房门的上方木板被砸开后,鞠海良用掉下的门板条向外戳刺民警,鞠海香在和鞠海良商量后向室外泼洒了一瓶硫酸,韩晓峰则在民警和清理人员紧急搬退后还向门外泼洒酒精、抛洒图钉。上述过程中,韩晓峰等人的行为共造成包括民警和接收、清理人员在内的2人轻伤、12人轻微伤。
    
    后增援警力陆续到达现场,民警与鞠海香及韩晓峰等人展开对话,规劝其配合警方接受调查。但韩晓峰、鞠海香情绪激动,拒不服从,和鞠海良一起将家中的液化气钢瓶搬至门口,韩晓峰还同手持燃烧瓶和打火机的鞠海香一起,多次威胁要点燃液化气钢瓶,与在场的民警同归于尽。
    
    当日18点20分许,韩晓峰、鞠海香不顾在场人数众多,先由鞠海香试图点燃手持的燃烧瓶未果,随即又点燃了一旁的液化气钢瓶。韩晓峰则将已点燃的液化气钢瓶从门口踢下楼去,使该燃烧的钢瓶滚落向人群,后被在场的消防队员及时扑灭。
    
    当特警准备强行攻入房间对韩晓峰等人实施抓捕时,韩晓峰和鞠海香等人共同使用盾牌抵住房门,持菜刀、铁棍、长矛等凶器挥砍捅刺门外楼梯上的特警,并再次向特警泼洒硫酸,上述行为又共致7名特警轻微伤。经多次警告无效,特警遂开枪将韩晓峰等人制服抓获,并即送医治疗。
    
    囹圄中的一家
    
    据起诉书指控,韩晓峰与其父、其母、其舅系共同犯罪性质。目前,检察机关分为3个案件起诉到静安区法院(鞠海良已死,不再究刑责)。
    
    对此,韩晓峰等3人的律师认为,“既然是共同犯罪,3个人本应作为一个案件处理,这样更利于查明真相。”韩晓峰的律师朱孝顶、尚满庆称,他们已向静安区法院申请合并审理。
    
    1月5日,韩晓峰也手书了一份合并审理的申请,让律师转交法院。
    
    律师朱孝顶、尚满庆表示,案情细节有待法院审理进一步查明,目前,他们在阅卷过程中发现缺失现场执法过程视频、枪械出入库原始登记簿等多项重要证据,已向法院申请调取。
    
    “目前资料显示,当天未收回的子弹只有5颗,而韩晓峰四肢中枪,鞠海香和鞠海良都中了枪,说明至少开了6枪。”律师朱孝顶、尚满庆表示。
    
    韩金凌的律师李长青则表示,准备做无罪辩护。李长青认为,韩金凌在冲突前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冲突时并不在场,如果让他留在现场沟通,可能不会酿成惨剧。
    
    朱孝顶介绍,目前为医治韩晓峰等人和保存鞠海良的遗体,警方已耗费近200万元。韩晓峰伤在左臂、右臂、左腿大腿(未贯穿),右腿大腿(贯穿伤),其目前失去自理能力,医院安排了其他病人照顾。因监狱医院缺乏枪伤康复器具,韩晓峰已向法院申请取保候审。
    
    对于家里发生的大事,韩家人一直瞒着91岁的韩永发。“我们不敢告诉老人。我母亲在案发两个月后去世,去世前也不知情,”韩江凌说,其弟韩金凌一家3人被拘,8岁的女儿无人照顾,由他临时监护。
    
    案发时,韩晓峰在济南大学读大四,专业是金融数学。家里打官司时,他数次出庭。他曾更改志向,立志成为律师,为此参加过司法考试,报考过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的研究生。但“两次考试都没考好,”韩晓峰的舅舅鞠海升说。
    
    “4.13事件”改变了韩晓峰和一家人的命运。“落下残疾是难免的,”鞠海升说,这事对外甥是个悲剧,也是一个家的悲剧。
    
    来源:北青网 (博讯 boxun.com)
27917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女大学生乡镇工作1年“填表把人填哭了”
·两名女大学生身陷传销 一人坠楼身亡一人升"主任"
·大学生用化学元素写春联 高中曾"翻译"《蜀道难》 (图)
·江苏一大学生用化学元素拼写春联:高中曾“翻译”《蜀道难》 (图)
·女大学生月薪上万辞职卖煎饼 为试口味长到200斤
·150名大学生在深圳俄中联合大学学习
·10万女大学生寻求干爹包养 不用上床 (图)
·女大学生扮孕妇欲藏狗登机 肚皮动得厉害露馅 (图)
·大学生刀捅室友自首被判5年 自称大学四年被当狗
·22岁大学生身上有个孔 每晚需充电
·“北京林大学生车祸死伤”:两车在互飙 (图)
·身穿蜘蛛人服装 大学生坠楼死亡
·不忍母亲被打 大学生刺死女邻居逃亡16年 (图)
·女大学生在宿舍开美甲店:是爱好 初中就开始做
·女大学生贷款并骗9名同学网贷20万元 被男友赌光
·男友求AA制 女大学生:做爱没跟你计较
·年薪48万招清华北大学生养猪 毕业生:是不是忽悠? (图)
·大学生被女友前男友刺死 女友不出庭作证 (图)
·男子误碰女大学生胸部 被对方殴打至多处骨折
·大学生被女友前任残忍杀害 被救女友拒绝出庭作证 (图)
·孙政才4大情妇身分曝光 传最宠女大学生 (图)
·南街能成为法外之地吗?——35位大学生的起诉状 (图)
·刚转事业编制十余天 大学生村官涉嫌腐败被查
·校园贷再爆乱象 大学生陷"做单"贷款陷阱欠40余万
·武汉记者王涛报道失踪大学生情况杨子立被失业
·报道武汉大学生失踪案而遭拘押的记者王涛已获释回家 (图)
·大学生网络赌博输130万 父母卖房还债还不够
·图片新闻:厉害了少年 大学生轮滑568公里上北京 (图)
·4名校园贷催款者拘禁殴打借款大学生 被判一年
·女大学生入伍维和1年 获联合国荣誉勋章 (图)
·报道大学生失踪案 王涛行拘期满后遭刑拘 已转入看守所
·武汉32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发文记者被捕 (图)
·比雷洋更敏感?多名武汉大学生诡异失踪 (图)
·比雷洋更敏感?武汉大学生失踪事件遭删文家长被警告 (图)
·中国大陆外国法制史教学受限 大学生禁借西方书刊
·禁令下的校园贷:有大学生半年贷了38家 (图)
·中国大学生就业艰难 毕业生自主创业率达3% (图)
·贫困大学生入学调查:一些地方出现资助识别不精准等问题
·女大学生村官赵燕当选“中国好人”
·新疆阿勒泰逾20人被捕 两哈族女大学生被抓 (图)
·谢贵平:北大学生黄立众与1961年「中国劳动党」事件
·高逸:77级、78级大学生的异同
·文革时复旦一大学生为表忠心 将毛泽东像别在肉上 (图)
·难得一见老照片:图说70年代的北大学生生活 (图)
·李鹏拿大学生言论刺激邓小平
·民国上海大学生1944年的日记 富家子弟真心关心穷人(图)
·文革五大学生领袖今昔 (图)
·何天:在“六四”回忆之一--北京大学生绝食纪实(图)
·新发现:57年全国最小的17岁大学生右派
·可怕的2.5代 文革后首批大学生的生存状况实录
·“文革五大学生领袖”现身在何处(图)
·大学生评郭文贵爆料/徐梅
·谢燕益:朝鲜虐杀美大学生挑战人类底线!
·高洪明:对大学与大学生都应进行非政治化管理
·预备中产阶层:中国顶尖大学生充满焦虑 (图)
·大陆媒体认为:女大学生入“裸贷”陷阱不值得可怜
·女大学生读研14天就跳楼为了那般?/郭永丰
·谁是杀死准大学生徐玉玉的罪魁祸首?/任迺俊
·嘴上积德 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
·不想睡宋仲基的大学生不是好大学生
·查建国:天下大事,大学生有责(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89)
·周信:李国章时代的大学生态
·陈雅明:谁害怕独立思考的大学生? (图)
·卢峰:港大学生错在开罪 让校委会词穷理屈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孙文广:大学生来访受阻记
·秦永川:大学生救人事件“反转”该如何反省? (图)
·张毅勤:港大学生会退联结果分析
·莫哲暐:道术将为天下裂?—— 论港大学生会退出学联所带来之反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