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汉哀帝刘欣的风流情史:不爱江山偏爱美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04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本文摘自《名利场男人事》,浥忱 韩小博 著, 新星出版社出版
    汉哀帝刘欣的风流情史:不爱江山偏爱美男


    博讯转载者按:博讯转载此文,只起到传递信息的作用,未必赞同其观点。
    
    朱孝天版的《楚留香传奇》里有句歌词唱得好:江山如画却独爱美人。古往今来的许多风流皇帝无不是美人中间摆,江山百姓靠边站,譬如北齐后主高纬、陈后主陈叔宝等等,都是泡妞有方、治国无方,好端端的一座江山被他们整得改了姓。但这些皇帝即使再不务正业,一旦触及自己的皇位,他们还是会拼命反击的。比如高纬同志,一上台就干掉了让自己睡不踏实的斛律光。历史上有一位皇帝则完全不同,他不爱江山,不爱美女,却独爱一个美男,爱就爱了吧,还要把自己的皇位当聘礼,来迎娶那个帅哥的爱情。真正达到了痴情皇帝的最高境界——视皇位为粪土、视爱情为全部。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汉哀帝刘欣。
    
    汉哀帝的前任汉成帝在前文已经介绍过,他是个爱情至上的人。只要爱上了就会不顾一切往前冲,以至于他冲得太狠,最后连一子半女都没留下。于是汉哀帝出场了,他当时是定陶王,汉成帝有意立他为皇储,就亲自诏见验货。结果刘欣小朋友表现出众,“上令诵诗、通习,能说”,一问一答之间,把汉成帝说得心悦诚服,当即决定立这个十七岁的小子为自己的接班人。不过,事情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纯洁。刘欣只是汉成帝的可选项,当时的皇子皇孙成百上千,可以选择的人比比皆是。而皇位则是刘欣人生走向成功的必选项,他们全家的荣华富贵全仰仗他的这次参选。所以他的祖母绞尽脑汁,花了一笔钱,买了汉成帝皇后赵飞燕的一阵枕边风。以前,赵合德轻轻一吹枕边风,汉成帝就毫不犹豫地掐死了自己的儿子,现在的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刘欣作为帝国接班人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两年后,随着汉成帝在龙榻上“因公殉职”,汉哀帝顺利接过大汉王朝的皇位,开始了自己传奇性的后半生(因为死时太年轻,即位时已经是他的“晚年”)。刚继位时的刘欣同志能不花钱就不花钱,能花半文钱就尽量不花一文钱,颇有一番节约闹革命的架势。同时,他在国家事务上兢兢业业,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让宦官等业余选手插手。一时间,朝野内外备感欣慰,感到国家振兴有望——朝廷翕然望至治焉。
    
    汉哀帝在位初期之所以有此作为,和他前任的昏庸是分不开的。汉成帝是个贪玩儿的人,最爱的玩乐项目是带着情人们四处观光旅游。皇帝的工种性质决定了他们不能做行脚僧,而要做苦行僧,数十年如一日地待在金銮殿里治理国家。可惜汉成帝没有这点觉悟,只顾自己的小家,很少关心全天下这个大家,导致经过汉昭帝和汉宣帝两朝努力恢复起来的西汉王朝,再一次倒在病榻上。有感于此,刘欣决定有番大作为,重振朝纲。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开头的,然而却不是这么善始善终的。中国历史的发展规律一次次告诉我们:失败的皇帝背后总有一个或多个失败的女人。汉成帝背后有赵氏姐妹,汉哀帝刘欣背后有个傅太后。傅太后是个有野心、有志向、有脾气却没水平的女人,由她养大的汉哀帝性格上软弱,对其很是依赖,造成“母悍子弱”的局面。对此,大臣李寻曾进谏汉哀帝:“请陛下振奋阳刚之气,意志坚决,不听女人摆布……”但是,软蛋一旦养成,就很难再硬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傅太后开始只伸一根指头,后来十个指头齐出,整天对朝政指手画脚,李寻“崇阳抑阴”的梦想最终变成了“崇阴抑阳”的悲惨现实。
    
    生活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汉哀帝不愠不火地治理了国家三年之后,一个美男子的闯入使他的政治生涯开始倒车,这个男子就是董贤。董贤是御史董恭的儿子,开始只是个太子舍人的小官。他人长得很有个性,具体地说就是帅,帅得只需换换发型就成了“美女”。董帅哥见自己有这么好的硬件,于是大力开发自身的软件,导致性格举止也是十足的女人味,“性柔和”、“善为媚”。用现在一个流行的词来说就是中性人。
    
    建平二年(公元前五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汉哀帝与董贤邂逅了,如果要在前面加个定语的话就是“致命”,不只是他的命,还有西汉王朝的命。此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汉哀帝与董帅哥激烈摩擦,擦出惊人的爱情火花。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是“爱你胜过爱自己”,汉哀帝深刻领会了这一点。皇宫里的金银珠宝原本是他的私人财产,他却义无反顾地送给了董贤,而且都是给对方最好的,留给自己次一点的。有了珠宝,就得有能装得下珠宝的房子,汉哀帝接着就在北宫门外大建宅邸,整个工程十分浩大,建成后的董府富丽堂皇,精妙绝伦,就差把门匾换成“紫禁城”了。房子有了,里面的摆设也不能寒酸吧,于是汉哀帝连他们一家的日用器皿也一概承包。每次摆什么东西,都有专人出方案,然后皇帝大人亲自审核,审核通过才能送去。珠宝、房子、家具全部置办好了,万一有个把毛贼惦记怎么办?别担心,汉哀帝是个有保姆天赋的好情人。皇宫的侍卫原本领的是他的工资,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后来却变成了领他的工资,保护董贤一大家人的人身安全,并且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这还不算,就是董贤一家上街闲逛,都有他老人家委派的人专门陪同。到后来,汉哀帝觉得看得见的东西几乎全送了,于是就开始送董贤看不见的东西——身份。董贤不过二十左右,就被封关内侯,破天荒做了最大的官之一大司马,董贤从此便与大司空、大司徒同列三公,显赫一时。元寿二年(公元前一年),匈奴单于亲自来朝,宴会上看见群臣个个胡子一大把,唯有董贤年纪轻轻,却位坐前列,奇怪之余就询问传译,哀帝令传译回报:“大司马年少,以大贤居位。”单于信以为真,连忙恭贺汉哀帝得到了贤臣。
    
    说到这里,你一定觉得汉哀帝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错!我要告诉你汉哀帝是三界之内最好的男人,他不仅要做董贤在阳间的保姆,还要做阴间的保姆。他在建造自己义陵的同时,特意在旁边留出一块空地给董贤修墓,希望死了以后也可以经常串串门,谈谈情,说说爱。真正做到了死了也要爱。
    
    不过在死之前,汉哀帝就已经差不多把董贤爱死了。譬如,汉哀帝有次起得早,还在美梦中的董帅哥枕着他的一只袖子,皇帝大人舍不得惊扰他,就拔剑割断袖子。还有一次宴会中,汉哀帝笑眯眯地看着董贤,顺口说:“吾欲法尧禅舜,何如?”什么意思呢?就是要把皇帝的宝座让给董贤来做。在场的中常侍王闳立即劝谏哀帝打消这个念头。估计是受了打击,从此哀帝以后也没有再公开提及此事。
    
    以前只听说世上有花痴,看了汉哀帝的故事后,终于知道世上还有种人叫“草痴”。但是草痴毕竟是少数,少得有点像当年的“日心说”论者,所以在常人眼里草痴就是怪物,是异类,他们的存在是种错误。譬如丞相王嘉就在一份奏疏中严厉谴责:“奢侈僭越、寻欢放纵、变乱阴阳……陛下一向仁慈智慧,行事谨慎,如今却有这些过失被人大肆嘲讽……”骂完之后这个老头子还不忘诅咒一番,认为董贤应该“千人所指,无病而死”,说白了就是不得好死。听完这番话,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王嘉同志被下了大狱。满心不服的王丞相以绝食抗议,居然硬挺了二十多天,在董帅哥不得好死之前,自己先呕血而死。
    
    其实爱情这种东西自古到今对皇帝来说都是奢侈品,喜欢的人身份低了点吧,老爸老妈们不答应,怕生出的不是龙种;喜欢的太痴情了点吧,大臣们不答应,怕老板不务正业;喜欢的人丑了点吧,全天下人不答应,怕吓跑国际友人。到头来,这么多的皇帝里和自己真心相爱的人长相厮守的,几乎寥寥无几。而某些自以为找到真爱的皇帝,其实一直生活在美人的谎言中,因为她们爱的只是皇位和权力,而不是皇帝本人。譬如爱了万贵妃一辈子的明宪宗,被人家用堕胎药干掉了那么多亲骨肉,居然还痴心不改。
    
    作为一个皇帝而言,汉哀帝的爱情行为无疑是不当的。用国家赋予他的权力对董贤滥赏滥封,可谓以公谋私;关心一个男人胜过关心天下人,可谓玩忽职守;对大臣的正直谏言打击报复,可谓昏庸刚愎。然而,作为一个敢爱敢恨的男人,他无疑是可爱的,值得同情的。很多皇帝把爱情当玩物,为了帝业,甚至把爱情从生命里剔除得干干净净。但是汉哀帝没有,他用皇帝的方式全心全意地爱着董贤,一直到死。对于身边从不缺乏美人的皇帝来说,这简直是个奇迹。
    
    无乱如何,汉哀帝管得了身前,管不了身后。元寿二年六月,二十六岁的汉哀帝病死。因为他的早逝,没有多少政治头脑的太皇太后王政君让她们老王家的王莽出来掌管国家。王莽抓住朝中对董贤的普遍不满,先是取消董贤在皇宫的居住权,把他们一家撵了出去。然后又罢免他的大司马一职。董贤知道大难临头,就在当天和妻子一起自杀,也算是为疼爱自己的汉哀帝殉情。就是这样,王莽还怀着小人之心以为他假死,命人开棺验尸,极尽羞辱之能事。
    
    此后,王莽几经废立,终于搞定了大汉王朝,然后取而代之建立了新朝,开始了一段新的朝代更替。
    
    本文来源:人民网 (博讯 boxun.com)
451934418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 博客最新文章: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 郑恩宠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 谢选骏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 高山流水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