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婆婆干出风流事却让我背黑锅,有天理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3日 转载)
    
    猫扑网帖子
     (博讯 boxun.com)

    那段往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虽然,现在真相已经大白,曾经恶语相向,对我极尽侮辱的丈夫数次登门请罪,让我带着心爱的儿子和他一起回家去。但是,每每想起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我却总是噤若寒蝉,心如死灰。丝毫提不起再和这个小气、自私的男人重新复合的一点兴趣。
    
    六年前,我还是一个漂亮、干净利落的外来打工妹,经过两年的恋爱,我冒着重重阻力作了这座城市城乡结合部一个娇滴滴的新媳妇。我是一个出身农村的本份姑娘,我爱我的丈夫,爱我来之不易的这场婚姻。在我心里,从来没有想过结婚后,还能向自己的爱人生些什么外心。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一年后,当我和丈夫的孩子幸福的呱呱落地后,孩子的亲爷爷不知为何却突然对孩子的身世起了很深的疑心。因为,他一直看不惯我在三星级宾馆做服务员的身份。在他的内心里,实际一直有着一个非常根深蒂固的想法,就是在那里面工作的女人就纯粹没有一个好东西。想当初,我不过就是凭着我一幅狐狸精般的脸蛋整个的魅惑住了他唯一儿子。
    
    说实话,我虽然长得还算眉清目秀,相貌可人,却从来没有想过利用这些来换取任何不属于我的东西。我的父母从小对我家教很严,在我内心里设深深知道作为一个女人的艰难与不易。所以,在我的日常工作中,我都非常注意我一言一行的分分寸寸。
    
    我的丈夫当时是一家时装店的小老板,我就是在他那里买衣服才邂逅的这段情缘。当时的他,在我心目中,有着一切男子汉的优点,我觉得他朴实,睿智,有魄力,举止言谈又特别的风度翩翩。而且,那时的他,对我是恩爱有加,颇为上心,每日里嘘寒问暖是关怀备至。我记得一个冬天的夜晚,我突然特想吃一口某种品牌的冰激淋,他二话不说就出门去,整整在街上转悠了半夜,才在一家没有打烊的超市买了回来。所以,我才会铁了心,任凭他父亲当时对我冷嘲热讽,还是嚼着眼泪嫁他为妻。
    
    公公对孩子的出身起怀疑时,他谁也没言语,就在我们的孩子刚刚一岁半时,悄悄的到了我们这座城市一所医院里托人验了血亲。结果,那家医院出示的证明是我们的孩子与他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生物血缘关系。公公当时就忍不住老泪纵横,回到家后就忍不住马上告诉了我的丈夫。丈夫看了那张白纸黑字的血缘报告后,不容的我有半句解释,各种污言秽语都倾泻而出。
    
    我惊呆了!我发疯了!我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当时,我无法相信这突如其来的滔天横祸,我匍匐在地上,涕泪交流的证明着我的清白。可是,面对那张盖着医院红彤彤大印的血缘报告,我觉得好像就是自己跳进了一条非常混浊的河水里,无论怎么辨解,无论怎么诉说,所有的一且都是那么苍白,那么的软弱。
    
    于是,我带着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女人的羞辱,带着给自己丈夫带了一顶大绿帽的恶名被我曾经深爱的丈夫,曾经幻想永远地久天长的丈夫给彻底抛弃了。在我提着不多的行李百口莫辩离开那个我曾经寄予了很多幸福与憧憬的新房时,他甚至看都没看我一眼,还不自觉地在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吐沫。
    
    世间的事情也许就是那么千奇百怪,令人想不到,摸不透,就在我回到家乡努力抚养着孩子,慢慢的调解着自己的身心学会忘记这件事,忘记自己满心的伤痕时。我的丈夫,不,我的前夫却不远万里又来到了我的家乡,我所居住的这座小镇。
    
    原来,我的老实巴交的婆婆五天前因病去世了。临终,她满怀愧疚坦白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当年,她实际不喜欢生性多疑的公公,心里实实在在有着自己的意中人。但是,她的父母打她骂她她逼她一定要嫁给公公为妻。最后,她拗不过父母,怀着意中人两个月的身孕作了一个悲伤的新娘。孩子既然不是公公亲生的,孙孙又怎会与他有任何血缘关系呢?
    
    本文来源:猫扑网 (博讯 boxun.com)
1982211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 郑恩宠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 谢选骏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