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山东故乡什么样?/高洪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22日 来稿)
    高洪明更多文章请看高洪明专栏
    高洪明
    

    上个月,5月10日—5月18日,我陪同大姐、二姐夫妇等3人一起从北京回到山东故乡探望亲戚邻里,来回一共9天。在这9天里,我对所见所闻,颇有些想法看法,现在趁热打铁记录下来,也可供有兴趣的读者一读,并请大方之家斧正。
    
    我们一行4人,10日早8点50分坐上了由北京丽泽桥长途汽车站开往山东省高青县县城的高客一等客车,经G2京沪高速,上G18荣乌高速,转鲁S319淄东线,于下午2点10分到达高青县城,全程385.3公里,走了5个多小时。
    
    一路上,我感觉:客车开得快,道路平坦直,两边绿色向车后飞驰,说景色宜人不为过;但好景不长,看多了就审美疲劳了,我就不时地闭目养神了。
    
    我的两个子侄晚辈在高青长途汽车站等候我们,他俩一个开宝马轿车(他住县城)、一个开国产轿车(他也住县城),都争先恐后要接我们4人去他们各自家里住宿安歇,大姐选择了第一站先去木里镇高家村——我们的故乡去住宿安歇。
    我父亲(光绪30年生人即公元1904年)在世时讲过:高青县是个小县穷县,过去叫青城县,归山东省武定府管辖;黄河北岸是山东惠民县,南岸是山东青城县;我们高家村紧靠黄河,往北到黄河不过3里左右,黄河大堤里黄河边上还有我们村的土地。
    
    我父亲说:他听他爷爷说,我们老高家是明朝朱洪武年间,从河北文安洼搬迁过来的,至今已有5、6百年了。
    
    我不到5岁随母亲进京,20岁以前没有回过故乡;上世纪71年、72年、76年回过3次老家,至今我已经38年没回过老家了;故乡往事我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我现在看到的是:高家村仍是个小村庄,只有100来户,400多人;我姨表弟那个村庄叫杂姓刘村,700多人;我舅表哥那个村庄叫郭家村,500多人;高家村的邻村有侯家村、窦家村、大刘家村、小刘家村、粉李家村和北杜家村;这几个村庄都不大,但都今非昔比,焕然一新了。
    
    这几个村庄,我闲来无事都溜达过,也和那些爱说话的长者和村妇们闲聊过;因此,我对这一片村庄有一点儿感性认识,归纳如下:
    
    一、村村通公路,家家通水电
    
    村村通公路:这些村庄是村村通公路,村村主街道是柏油马路,主街上也有几盏电灯杆,有的还挂着广播大喇叭;只是电灯不开着,广播大喇叭偶尔使用。
    
    村村的副街道,有的是柏油路面,有的是水泥路面,有的是砖头路面,有的是砂石路面,有的是泥土路面;雨后泥土路面泥泞不堪,很不好走。
    
    据了解,村里的主街道是县镇统一铺建柏油马路,村里的副街道由村里自己铺建;村委会有钱的就铺建副街道,没钱的就不铺建;村里没钱,但副街道两边村民有钱的就集资铺建;钱多的就铺建柏油的、水泥的,钱少的就铺建砂石的、砖头的,没钱的就不铺建,就走泥土路了。
    
    家家通水电:这些村庄是家家通水电,水电直接通往村里家家户户,他们用的也是自来水,各家各户都有几个水龙头,用水极为方便;手头富裕的人家,院子里还有自备的机井。
    
    因为家家户户通电,所以家家户户都有家用电器,如电视、电脑、冰箱、洗衣机、电饭锅等等一应俱全;只是,农户富裕程度不同,使用的家用电器品牌不
    
    一、贵贱不等、多少不同罢了。
    
    二、种地吃饭,弃农干工商,打工挣钱
    
    种地吃饭:据了解,眼下村村农户吃饭没有发愁的,因为我们老家靠近黄河,麦子可以保障浇灌,产量每亩可达1000斤左右;如高家村人均土地1.8亩,光是小麦一季也够吃2、3年的;何况两年三熟还种一季玉米。
    
    我们老家是千里平原一马平川,特别适宜农业机械化,所以那里耕地、播种、施肥、收割等等农活早就实现机械化了;种地轻松得很,但农民种地是要花现钱的。
    
    据了解,机耕每亩要6、70元,机割每亩要6、70元,种子、农药、化肥、灌溉都要花不少钱;有人种棉花,塑料薄膜也花不少钱;反正每亩土地纯收入也就4、500元,赶上年景不好还要赔钱。总之,种地的是有饭吃没钱花。
    
    弃农干工商:干工商是当下农村的生产谋生的主流,是农村致富、先富、富裕的手段,是农村农民骨干、农民精英的主业。
    
    他们有的是养殖专业户:养肉牛、养奶牛、养猪、、养羊、养兔、养鸡、养鱼、养虾;反正养什么都是一条龙,都是在为某个养殖公司打工;但他们要投入养殖使用的房屋、设备及雇人的资金等;虽然,养殖专业户一般说很挣钱,但投资大,多数农民也干不起。
    
    他们有的是大棚专业户:有种西红柿的、种黄瓜的、种芹菜等等蔬菜的,有种西瓜、甜瓜等等瓜果的;大棚专业户投入大产出大,一个大棚要投10万元左右,但年收入也可10万、8万的;他们一般有固定的买主不愁卖,自己专心种植就是了。
    
    他们有的是农机专业户:买胶轮拖拉机的、买自走收割机的、买播种机的、买施肥喷药灌溉机具的都有;农机专业户买这些农机具主要不是为了自己用,而是为了给广大农民服务,自己通过为农民打工而挣钱;他们是农忙时用农机干活,农闲时农机保养闲置,反正买农机不赔钱。
    
    他们有的开饭店、有的开超市或商店(代售车票、代收水电费)、有的跑运输、有的专卖农业生产资料、有的淘换古董、有的包工装修、有的干家电维修、有的干电动车摩托车维修、有的干流动商贩,反正五花八门,干什么的都有。
    
    他们有的开办各种小加工厂(作坊):有铁木加工、粮食加工、食品加工、衣物加工,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加工;反正,是广大农民需要的东西,他们能加工制作的都在加工制作。
    
    弃农干工商的专业户们,他们多是把自己承包的土地转租给他人(也有转租给亲戚的),每亩转租费每年一般300元或300斤小麦;一年一结,不得拖欠;这样做的好处是,专业户们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干工商,而无种地之忧。
    
    打工挣钱:据了解,大多数农户都在农闲时为他人打工挣钱:有的就近小加工厂打工、有的进入县城打工、有的进入淄博市打工、有的进入济南青岛打工,甚至有的进入北京上海打工;当然,进入北京上海打工的就常年不回家了。
    
    他们进城打工,有的做木工、有的做泥瓦匠、有的做保安、有的做保姆、有的做机加工、有的做电工,反正能干什么就干什么,自己能干的能挣钱的就行。
    村里那些读了高中、职高或什么大专大本的年轻人,都常年在大都市打工;干普通职员的多,做白领少,当老板的也有,那是出类拔萃者;我的一个本家兄弟,买卖做到了柬埔寨。
    
    他们还有一些人不进城打工,而是在自己家里为人家打工如:织地毯、织毛衣、扎墩布等等;这些工作,农村妇女居多,既挣钱又顾家,她们乐此不疲。
    
    农民打工是发展农村、富裕农村、保持农村的主要的持续的不可或缺的生产谋生手段;如果没有农民打工,今日农村早就萎缩了、败落了。
    
    因此,国家与城市必须尊重打工农民,必须保护打工农民,必须为农民打工创造更好的条件;否则,中国农民问题会撑破天的。
    
    三、农民的衣食住行乐
    
    衣:农村50岁以下的男女青幼的穿戴与城市大体无异,牛仔服、西服、裙装、T恤、旅游鞋、纱巾、男女儿童装,款式五花八门,颜色五彩缤纷;他们穿戴的比比皆是,农村集市上比比皆是;只是,衣服的质量与价格比城市差多了;当然,他们务农时就穿得土多了。
    
    农村50岁以上的男女农民,穿衣打扮比较老旧,还是中山装、布鞋、球鞋、老式衣裤、蒙线织方头巾等等,款式单调,颜色蓝黑灰;让人一看,他们就是中国传统的农民。
    
    食:他们一日三餐是吃白面,馒头、包子、饺子、面条、烙饼是家常便饭,米饭不多,他们吃不习惯;天天炒菜,吃蛋吃肉并不是年节的事情;男人少不了抽烟喝酒,赌博没有听说。农民现在也需要买肉蛋吃,经常买青菜吃,特别是自家房前屋后种的蔬菜,遇逢淡季,更是如此。
    
    农村红白喜事还是大操大办,而且有专业户操办,不用求人,花钱即可;农民迎来送往客人,也可以花钱让附近的小饭店代劳,150元一桌的菜肴10个菜,鸡鸭鱼肉俱全,荤素冷热都有,很方便,并不贵,农民请客常有的事。毋庸讳言,农民还是不大会炒菜。
    
    农村现在也是买方市场,农民日常生活方便得很,卖早点的、卖牛奶的、卖菜的、卖水果的等等,来往吆喝不断。总之,农民日常消费品,也是供大于求。
    住:农村农民住房比城市居民宽绰多了,大多数哪家院子也在3分地以上,住房面积不会少于150平方米;有的院子有半亩大,住房面积不会少于200平方米。
    
    农家院落门楼高大,彩砖装饰,富丽堂皇;门道宽敞,停放车辆;住房瓷砖贴面,铝合金门窗罩着房檐成为走廊;屋里瓷砖地板,灯具齐全;房间功能和城市差不多,也分卧室、客厅、子女房间;厨房有老式锅灶烧柴火,也有煤气灶用液化气罐;做饭方便,只是烟气大,锅灶黑乎乎的,不显干净;家里都有土暖气,太阳能热水器,洗澡方便;农村厕所没有上下水,还是旱厕,不干净,味很大;这是农村远不及城市的地方。
    
    农村卫生条件比过去好多了,过去家家养猪喂鸡,蚊蝇特多;现在极少有人家饲养了,但毕竟是农村,蚊蝇还是比城里多多了。
    
    行:农村家家都有电动车,三轮俩轮都有;富裕家庭有小面包车,混得好的有小轿车;家里有摩托车的不少,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很方便;农村与城里一样,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有钱的接送孩子用轿车、面包车,一般人家接送孩子用摩托车、电动车;走着接送孩子的还真没有。
    
    乐:农村娱乐活动不多,家家户户看电视的多,听收音机的多,学生上网的多;唱歌跳舞的少见,但也有少数年轻妇女在农村超市电灯下学习唱歌跳舞;我一过去,她们不好意思停了,我说你们跳你们的,我这就走,她们乐了。
    
    毋庸讳言,村村都有10户、8户衣食住行各方面都较差的农户,他们生活甚至很凄苦很艰难;这些农户都是孤老户、多病户或残疾户,看了让人同情。
    对此,地方政府缺乏足够的救助政策和财力,应当引起中央政府的足够重视和支持。
    
    四、农村教育医疗养老状况
    
    教育:农村的小学生也穿校服,上学要到大村子里去(大刘家村),到木里镇去,条件好的到高青县城去;到木里镇去上小学,有校车坐,每月每人花8块钱,有7、8公里远;当然校车不是专车,而是个体运输户承包的工作;上中学必须到木里镇去,上高中要到县城去;幼儿园大村子里有,花钱不多,一个妇女嘟囔着告诉我,花多少钱我没听清楚。
    
    反正,农村9年义务教育是免费了,只是国家教育投入明显不足,教学水平不高罢了。
    
    我的一个亲戚的孩子在县城上实验小学,住校包吃包住,每人每月要700多元,周五下午接,周一早上送,开轿车接送;类似这样的,各村都有,高家村有两三户吧。
    
    医疗:高家村不大,没有医疗点,我们邻村侯家村有医疗点,我闹肚子去看过病,只花了两块钱;我仔细观察了这个农村医疗点,一个农村医生,有国家颁发的医疗执照,有处方权,能打针吃药,有简易的处理室;我看只要不是大病,他是能对付的。
    
    据了解,村村实行合作医疗,听说国家每人每年补贴60元,富裕的家庭可以多交多报;详细情况,农民也说不大明白。
    
    总之,农民看病主要还是靠自己,大病是病不起的。
    
    国家应当尽到自己的责任,应当多多补贴农民一些医疗保险费用。
    
    据说高青县人民医院、中医医院和妇幼保健医院等三大医院,每家每年财政拨款才百十万元,基本上都是自负盈亏;可见地方政府对医疗事业投入之低;可以想象农村新医保对广大农民来说真是杯水车薪了。
    
    养老:农村养老也有一些,低保户有的一年能拿1000多元,个别的能拿2000多元;五保户统一送到木里镇养老院养老;独生子女户,父母各自60岁以后,可以每月每人拿60元;老的村支书每人每月可拿60元。
    
    国家给农民的钱确实极少,但他们也知足,因为毕竟国家给了他们钱;当然,农民们不知道,国家几十年来亏欠他们很多,他们有理由要求国家更多的补贴农民。
    
    农民农业税免了,但县镇还有苛政杂费,国家应当统统免除才是。
    
    五、农民对土地的态度
    
    当前,农村实行集体土地个人承包制度,并且30年不变;意思是说,每个农民家庭土地承包了多少30年不变,家庭新增人口也不增加你承包的土地,家庭人口减少也不减少你承包的土地;农民非常看重土地承包制度,他们认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这一点,只要他是农民都这样看。
    
    农民现在看重的是土地承包的使用权,而不是土地承包的所有权;这和中国几十年来宣传并实行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有关。
    
    问题是:农村即便不实行土地私有化,也应当实行土地使用权私有化。
    土地承包30年不变,30年以后变不变?怎么变?这还是个未知数!
    由于高家村距离高青县城20公里,并无土地开发一说,所以目前没有官民或商民之间的土地纠纷;虽有个别村民之间的宅基地纠纷,但很快就解决了,附近村庄也是如此。
    
    六、村委会村支部的现状
    据了解,一般的行政村都是村支部与村委会合二为一的,村支部就是村委会,村支部书记就是村委会主任,由半指定半选举产生;村支部村委会的成员一般都是3个人,大村庄成员就多一两个,一般行政村都是如此。
    
    现在,行政村没有什么钱财收入,所以也没有多少权力,它只有一个村委会公章,还要放在镇上,使用时还要到镇上去使用;村民求村委会的情况,不是很多。
    
    每个村委会,县镇都统一给建设了个小院子,3间房子,供村委会办公使用;村委会的院子和办公室外面涂得都是黄颜色,很醒目,老远就知道那是村委会。
    据了解,每年拨给每个村委会1万多元活动经费,木里镇还要留上一半,其它镇上不是这样;听村民讲,这点经费,主任拿大头,委员分小头,村里基本上没有办公费用。
    
    别的村不知道,高家村有些荒地和碱地是不入账的,村里可能有一些活钱;有些村委会非花不可的钱,如五保户村里应承担的费用,可能由这些活钱里面出。
    向人打听现在村里还有民兵连吗?村支部书记说,现在没有了,用人时现去找;找人家,人家也不愿意干;市场经济,没有人民币,谁愿意干?
    
    农民们都知道:土地承包实行以前,村支部书记、村生产大队长、村民兵连长的权力大得很,真可以说有生杀予夺之权;批斗你是地富坏分子,少给你记工分,就派你干脏累险的活计,动不动就敢捆人,你是惹不起的。
    
    总之,村委会还不能算是村民自治组织,只是村委会行政职能不得已弱化罢了。
    七、农村其它话题
    
    农民政治见闻话题:农民是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关心世界大事的;信息社会、信息大爆炸在农村也是明显的,年轻农民、曾经当过村干部的农民对新闻大事大体了解,对网络传闻也略知一二;如对ZYK、WJB的贪腐传闻,他们听说得挺详细,还讲过我听。
    
    官民关系话题:农民主要是和村委会打交道,有时也和当地派出所、工商所、食药监管所打交道,与镇政府打交道很少;在农民眼里,镇长就是封疆大吏,县长就是皇上。
    
    官风不正话题:小小镇政府搞一个计划生育宣传,就出动一串小卡车,一镇一辆(车头挂着某某镇的牌子),喇叭声声,大张旗鼓,兴师动众,铺张浪费,好不热闹。
    
    并村上楼话题:中央搞农村城镇化,县镇政府也在计划让老百姓并村上楼,农民不乐意,不情愿;农村城镇化好,强迫乎?引导乎?命令乎?自愿乎?农民安知非福?
    
    退休职工话题:村里有退休职工,住在自己宅院里,生活无忧无虑,身心状况不错,天下大事,他们一清二楚;有的把城里住房出租,增加收入,颐养天年。
    续家谱话题:现在,农村宗族问题很淡薄,同姓大族续家谱联络同姓农民感情,也算好事乐事;但同姓大族对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选举的影响,不可小觑。
    同姓通婚话题:过去村里同姓不同支也不通婚,因为名义上差着辈分;现在村里年轻人不计较名义辈分了,同姓不同辈分的男女青年也通婚了,也没人笑话了。
    存麦换馍话题:农民早就都不自己磨制面粉了,他们过去用麦子换面粉吃;现在是用麦子直接换馒头吃,现吃现换,吃多少换多少;他们的做法是,把收了的部分麦子直接储存到面粉加工作坊里,作坊给他馒头票;1.3斤麦子换1斤馒头,存吃两便,何乐不为。
    
    村环境治安话题:农村治安环境一般不错,因为它是小环境,人头熟,所以治理容易;高家村超市也发生过一起盗窃事件,店主马上向派出所报案了,民警很快就破案了;因为超市安装了摄像头,也有电脑监视屏幕。
    农村没有门牌号码话题:农村家家户户没有门牌号码,邮政投递快递无法到户,只能投递到村委会或村委会委托的超市或商店;农村为什么不设门牌号码,原因不得而知。
    
    逆子不养老话题:这个问题农村比较突出,恐怕村村都有;因为农村一般是儿子继承父母的产业,所以儿子承担父母养老;但个别儿子只知道继承父母产业,却不承担养老义务,致使个别父母生活孤独凄惨;村委会解决此类问题缺乏能力手段,司法解决又不到位,这可以说是一个社会问题。
    还有一些话题,如农村的留守儿童话题、集市话题、流动商贩话题等等,由于篇幅限制,就不谈了。
    
    八、黄河的状况
    
    我71年回高家村时,黄河挺宽水挺大,当时黄河上有南来北往的摆渡船,车辆、人马可以轮渡;72年以后黄河水越来越少了,有时就断流了;我听说有几年高家村那段黄河有时可以徒步过河,赶车也可以过河。
    
    71年我回高家村时,黄河防汛是个大事;家家门上都贴着条子,写得明白,你家防汛拿什么什么东西如门板、秫秸、木头等等;72年以后,防汛逐渐不提了,因为黄河慢慢地也不来什么大水了。
    
    那些年,我们高家村地处黄河大堤里的土地经常被水淹没,堰里的土地常常颗粒无收,高家村常吃救济粮,一天每人原粮(即未加工的玉米、地瓜干等)8大两,反正饿不死人;这是国家在三年大饥荒后对灾民的救济政策。
    
    那些年,黄河经常出水,黄河桃汛、伏汛、秋汛非常吓人,每到汛期年轻力壮的人都要日夜吃住在大堤上,随时用他们的血肉之躯确保黄河不决口,不出水;那时,黄河防汛是天大的事情。
    
    我的亲姑姑,18岁嫁到堰里小清河村,50岁的时候她就搬过3次家;那是因为她婆家的宅院3次让黄河伏汛裹挟而去;听姑姑说,她一听说黄河来水,就心惊肉跳,不得安生。
    
    这些年,黄河又有水了,那是河南小浪底水库放的水;现在黄河水不算大,但不断流;黄河据说已经不是地上河了,现在已成为正常河了,也发不了水了。
    
    现在黄河大堤依然高大、厚实、长远、蜿蜒、望不到头;不同的是黄河大堤上修建了柏油马路,马路外侧种植着茂密的杨柳树,给人清凉感。
    
    过去黄河大堤里不但有人家,而且有村庄,现在都搬迁出大堤了,国家都给他们进行了重新安置;现在黄河大堤里只有绿油油的庄稼,还有一排排的杨树,绿的那么单纯。
    
    现在黄河的护坡是用石头铺建的,护坡外侧几米处,间隔不远就有一溜溜的石头堆放成的石头墙,那是准备用来黄河防汛的;石头墙外侧修建的是沿黄河走向的柏油马路,通向辽远的天边。我们在这里徜徉散步,令人心旷神怡,物我两忘。
    离高家村不远的黄河上修建了两座黄河桥,一座是惠青黄河大桥,一座是清河黄河浮桥;我和姐姐姐夫都去看过。惠青桥是新建的公路桥,通车利用率很高;清河桥是老的浮桥,一般通过的是货车,利用率不算高。我看两座桥都不高大宏伟,但也算是故乡的景致,也值得一看一游。
    
    总之,我的故乡在山东是个不好不孬的地方,大体上是个中下等的地方,它比鲁西南强一点,比胶东差得多,它是个说得过去的地方。
    
    九、结束语:
    
    我和姐姐姐夫两次游览了黄河。
    我从黄河石头护坡上下到黄河边:
    我眼睛欣赏着黄河翻滚的浪花,
    我耳朵倾听着黄河吟唱的涛声,
    我鼻子呼吸着黄河散发的气息,
    我手掌撩拨着黄河激荡的水珠,
    我嘴巴咂摸着黄河挟带的泥土,
    我心灵叩问着黄河流淌的历史,
    
    我陶醉在黄河边了。
    
    我曾经多次跨越黄河,
    很难体会到“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恢弘意境,
    也无法体验“黄河,中华民族母亲河!”的血脉历史感。
    我知道:公元1855年黄河改道,由江苏闯入山东,她就成了高家村的邻居;
    对她的爱恨情仇都融入了我们的感情、血液、土地和历史。
    但是,我依旧热爱黄河!
    因为她是我们离不开的邻居,她是我们忘不了的母亲!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4年6月16日
    
    作者简介:高洪明,男,1950年5月生于山东,长于北京,18岁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10年,返城后供职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
    
    1994年5月31日,只身奔赴天安门广场准备抛撒纸钱,悼念六四死难者,要求平反六四,未果;被当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劳动教养二年并开除公职;初关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死囚牢,又中转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后送地处黑龙江省甘南县的北京市双河劳教所,于1996年5月23日解除劳教。
    
    1999年6月29日,因参与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的创建和发展活动,参与中国民主党联合党部的创建和发展活动,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判处8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初押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又中转北京市监狱的外地罪犯遣送处,后送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从北京市少年犯罪管教所内的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出监教育中心刑满释放。
    
    历练十年监狱苦,铸就一颗报国心。这是作者有生之年的心态和志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1606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米歇尔写游记:故宫是个非同寻常的地方 (图)
·景山议政 :西游记外传/视频
·读《新疆游记》与看“新疆问题”/淳于雁
·秦耕:《西游记》:写给儿童的现代政治隐喻
·吴高兴:爬云峰(游记)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耶路撒冷的前途:一城两国
  •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 再听《野草》低吟浅唱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 川普做事太任性
  •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棋生活得更像一个人
  • 藏人主张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 吕千荣的博客伍永元微博实名举报:厦门174军医院活摘器官1.5万人转发医
  • 郑恩宠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 曾铮MyThoughtsonYangShuping’s“FreshAir”SpeechattheUnive
  • 陈泱潮今天中国人非常有必要深入了解圣经文明(推文6则)
  • 滕彪王全璋:被“消失”的中国人权律师
  • 牧草地謝松齡:等候聖靈降臨
  • 郑恩宠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 刘蔚海归收入会低于中共国保姆
  • 井中蛙吃禁果后受咒一席谈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 吕千荣的博客中国首次向邻国提出领土要求再揭新中国到底被出卖了多少中
  • 松壑亭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 中国控诉中共五毛要抢走郭红横幅/控诉记(796)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广同仁让加里姆法尔采访G7峰会时不幸逝世
  • 从法国电影作者论来看第七届法中电影节
  • 被指季建业情妇贪腐案依从旧从轻刑期减半
  • 面对特朗普马克龙能力挽狂澜否?
  • 前希腊总理成爆炸攻击目标
  • 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列通俄门调查名单
  • 美法英新领导人首次出席的G7峰会
  • 美国:中国知道限制朝鲜核计划的时间有限
  • 戛纳:『双面情人』性与真相 『好时光』
  • 穆迪下调中国主权评级中国财政部反驳
  • 台媒爆料:总统府少校男随扈骚扰上校女武官
  • 穆迪有可能再度下调对中国的信用评级
  • 正面教育反面学招 湘贪官如剧情成功逃美
  • 法国2017年斋月从5月27日开始
  • 记者无疆界促土立即释放被关押的法国记者
  • 人棋大战因谷歌机器人而遭禁直播网络不平
  • 法国回声报:中国债务再次引发关注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