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581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元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8日 来稿)
     一天,和孙女一起到商店买东西,一位顾客付款时口袋里的一元钱硬币掉到地上,滚了好远也没发现。孙女眼明手快急忙奔过去拾起来,走到那位顾客身旁:“叔叔,你的钱掉了!”那位年轻的顾客看了看孙女,笑笑说:“谢谢小朋友,奖励你买冰糕吧!”“谢谢,我不用。”孙女边说边将拾到的一元钱硬币放到了那位顾客的手里。
    
     回家的路上,我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在表扬了孙女的同时,让我回忆起我上初中时,因为一元钱曾给我带来的许多尴尬和痛苦,并如同讲故事一样将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了我的孙女: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初期,远离父母家人的我开始了在城市的中学生活。当时的生活条件很艰苦,又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好在学校有食堂还有寝室,吃住问题学校都给解决了。在那个艰难的岁月,每星期我都从农村老家回来一趟,背上母亲粗粮细作精心为我准备的一书包干粮,放在我的寝室里,便是我日常生活的主食,也节约了我不少粮票、菜票。为了将母亲费尽心血、含辛茹苦地给我制作的干粮匀着吃上一个星期,每天三顿饭都需要计划着,即便有一天觉得没吃饱,也只得忍着点饥饿,或者多喝上一碗汤挺上一天。冬天还好一些,遇到夏季、秋季,一书包馍吃到后几天,剩下的总会发毛、变质。尽管如此,我也舍不得丢掉,在没人的地方悄悄地擦掉上边已经变质的白毛,配着简单的菜和稀饭,津津有味的吃下去。因为在我的心灵深处,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书包里的每一粒干粮都包藏着父母的心血和期盼啊!
    
     然而,日常的生活消费,仍然不时给我带来痛苦和难堪。有一次,因为我将自己的菜票、粮票借给了别的同学,知道中午的菜票饭票已经没有了,又不好意思向那位同学伸手要,就利用课间操时间,急忙到另一条街的干爹家去借五角钱以应付这一两天,准备从老家回来后就还给他们。到了我七叔从我不会走路时就让我趴到地上认下的干爹家,干爹上班没在家,我对干娘好话说尽,结果一分钱也没有拿到,让我眼含泪水回到了学校,使我至今对她耿耿于怀。还有一次,我知道第二天的饭票不够用了,离回家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怎么过去?我便利用中午时间跑到离学校三四里地的伯父家,想在那里混一顿饭,然后再借一元钱;不巧的是,他们家里有客人,很内向的我不仅不好意思在那里吃饭,连借钱的事都没好意思说出来就默默地离开了,一出伯父家的院门,满腹委屈的我控制不住内心的伤感,忍不住哭了起来。没想到路上遇到了我叔叔家的一位堂兄,他追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才将没钱买饭票的事说了出来,他马上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钱塞到我手里(当时这一块钱足可以让我用三四天了),此情此景,我至今难以忘怀啊!以致使我到现在还是逢年过节都要带着礼物专程去看望他。
    
     一元钱,现在来讲,的确不算多,甚至有人见到地上有一元钱都懒得捡起来;但是,我当时所处的那个年代,一元钱啊,却能解决我好多天的生活费啊!一元钱,在不同时代、不同人眼里,它扮演着不同角色,演绎着不同的故事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7192641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唐士军:公开向民间社会寻求“一元钱资助”
·从“一元钱工作餐”看中国腐败
·舒文:向冯正虎捐款一元钱
·误会了,马云“一元钱”说法的真正由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 《歷歷在目》9.大好人
  • 當代中國的反戊戌運動——2018戊戌年献词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溫家寶為兒子向習近平跪地求情寫悔過書為何無效?
  •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 全璋回家!—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8新年祈愿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李芳敏144000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
  • 谢选骏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现金回馈!
  • 台湾小小妮
  • 郑恩宠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 江中(图文)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
  • 谢选骏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 曾节明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 郑恩宠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 独往独来这些国家告诉你什么叫舍得为人民花钱
  •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
  • 郑恩宠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 生命禅院《传道篇》三十九:雪峰传道(五)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现金回馈!
  • 严家祺什么是共和国三篇文章
  • 谢选骏超越种族之爱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批加拿大联合国军20国会议不合法
  • 港终审庭开审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上诉案
  • 法媒:桑吉号油船沉没 相关海域面临污染危害
  • 朝鲜半岛安全会议 中俄被排除放话表不满
  • 德国电视一台:马克龙是中国的新宠儿
  • 北京怒火下昆达士停指港台为国家
  • 法国2017放宽居留 也驱逐更多非法移民
  • 美议员促美无线运营商与华为完全切割
  • 教皇方济各抵达圣地亚哥 行程繁忙又遇示威
  • 习亲信刘鹤赴达沃斯 港媒传刘将出任副总理
  • 欧盟贸易执委: 退出全球贸易对美国不利
  • 美国到处是中国造摄像头引发安全担忧
  • 谷歌否认地图服务可重返中国的消息
  • 台拟将水利会收归国有 五千人集结立法院抗议
  • 诺奖和平奖获奖组织总监求见安倍遭拒
  • 雷诺全球销量创新高 标致雪铁龙在华大幅下降
  • 朝鲜局势与中美贸易: 习近平与特朗普再通话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