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785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元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8日 来稿)
     一天,和孙女一起到商店买东西,一位顾客付款时口袋里的一元钱硬币掉到地上,滚了好远也没发现。孙女眼明手快急忙奔过去拾起来,走到那位顾客身旁:“叔叔,你的钱掉了!”那位年轻的顾客看了看孙女,笑笑说:“谢谢小朋友,奖励你买冰糕吧!”“谢谢,我不用。”孙女边说边将拾到的一元钱硬币放到了那位顾客的手里。
    
     回家的路上,我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在表扬了孙女的同时,让我回忆起我上初中时,因为一元钱曾给我带来的许多尴尬和痛苦,并如同讲故事一样将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了我的孙女: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初期,远离父母家人的我开始了在城市的中学生活。当时的生活条件很艰苦,又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好在学校有食堂还有寝室,吃住问题学校都给解决了。在那个艰难的岁月,每星期我都从农村老家回来一趟,背上母亲粗粮细作精心为我准备的一书包干粮,放在我的寝室里,便是我日常生活的主食,也节约了我不少粮票、菜票。为了将母亲费尽心血、含辛茹苦地给我制作的干粮匀着吃上一个星期,每天三顿饭都需要计划着,即便有一天觉得没吃饱,也只得忍着点饥饿,或者多喝上一碗汤挺上一天。冬天还好一些,遇到夏季、秋季,一书包馍吃到后几天,剩下的总会发毛、变质。尽管如此,我也舍不得丢掉,在没人的地方悄悄地擦掉上边已经变质的白毛,配着简单的菜和稀饭,津津有味的吃下去。因为在我的心灵深处,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书包里的每一粒干粮都包藏着父母的心血和期盼啊!
    
     然而,日常的生活消费,仍然不时给我带来痛苦和难堪。有一次,因为我将自己的菜票、粮票借给了别的同学,知道中午的菜票饭票已经没有了,又不好意思向那位同学伸手要,就利用课间操时间,急忙到另一条街的干爹家去借五角钱以应付这一两天,准备从老家回来后就还给他们。到了我七叔从我不会走路时就让我趴到地上认下的干爹家,干爹上班没在家,我对干娘好话说尽,结果一分钱也没有拿到,让我眼含泪水回到了学校,使我至今对她耿耿于怀。还有一次,我知道第二天的饭票不够用了,离回家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怎么过去?我便利用中午时间跑到离学校三四里地的伯父家,想在那里混一顿饭,然后再借一元钱;不巧的是,他们家里有客人,很内向的我不仅不好意思在那里吃饭,连借钱的事都没好意思说出来就默默地离开了,一出伯父家的院门,满腹委屈的我控制不住内心的伤感,忍不住哭了起来。没想到路上遇到了我叔叔家的一位堂兄,他追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才将没钱买饭票的事说了出来,他马上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钱塞到我手里(当时这一块钱足可以让我用三四天了),此情此景,我至今难以忘怀啊!以致使我到现在还是逢年过节都要带着礼物专程去看望他。
    
     一元钱,现在来讲,的确不算多,甚至有人见到地上有一元钱都懒得捡起来;但是,我当时所处的那个年代,一元钱啊,却能解决我好多天的生活费啊!一元钱,在不同时代、不同人眼里,它扮演着不同角色,演绎着不同的故事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7192641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唐士军:公开向民间社会寻求“一元钱资助”
·从“一元钱工作餐”看中国腐败
·舒文:向冯正虎捐款一元钱
·误会了,马云“一元钱”说法的真正由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寒衣节的女主人
  •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 严家祺: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 微信被封及联想
  • 牟传珩:青岛市南法院对“依法治国”的严重亵渎
  • 悼念刘晓波170718(11月再发)
  • 请习主席放刘晓波出国治病(补发)
  •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 哀悼空心房
  •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 博客最新文章:
  • 郑恩宠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 东海一枭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 老乐老樂油畫:維娜
  • 东海一枭老子的糊涂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东海一枭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 吕千荣的博客我的这篇文章为何在博讯博客发表不出来
  • 生命禅院对父母的小孝、中孝和大孝之别
  • 谢选骏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藏人主张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谢选骏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新文明论坛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谢选骏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陈泱潮(注)有关“十月反革命”金主是德皇威廉二世、列宁是德皇
  • 谢选骏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走向大自然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谢选骏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论坛最新文章:
  • 柬反对党遭解散 东南亚民主式微
  • 哈里里的两个孩子留在利雅得
  • 津巴布韦政局突变 总统穆加贝职位难保
  • 郭文贵诉讼缠身 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 法国一警察遭分手 杀三人重伤女友后自杀
  • 默克尔组阁最后一搏 难民问题仍胶着
  • 法南部核放射云已飘走 俄否认核电站出事
  • 法执政新党首引毛名言百花齐放呼吁新风
  • 津巴布韦穆加贝被开除出党 前副总统任党首
  • 朝鲜外相李勇浩启程访古巴
  • 日本扩大自卫队非洲据点 提防中国海外基地
  • 王毅:罗兴亚 缅孟对中国手心手背都是肉
  • 北京大兴新建村遭遇大火导致19人丧生
  • 超前法例 北欧航空主动在港设集体谈判权
  • 《驯马》获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大奖
  • 英车手赫加迪魂断澳门 赛事中止
  • 香港考虑从缅甸引入家庭佣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