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三十九)/野靖环
请看博讯热点:劳教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3日 转载)
    这天早上,代元元发药回来说,季红和王平坐大厅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她俩都是小哨,值后夜,从夜里2点值班到8点,这6个小时只能在筒道里来回走。早上放茅洗漱时,王平站在厕所门口就靠在墙上睡着了,身子一歪,差点摔了。夜里出了什么事了?为什么坐大厅呢?

    
    中午,打饭时看见她俩,一个坐在筒道出口的南边,一个坐在北边,都在写什么。代元元打听到了消息,原来是王平用食品跟季红换生活用品了。季红只能买50元的食品,每天值夜班很饿,不够吃的;王平能买150元的食品,就跟她换生活用品。没想到被张宏发现了,说这是私自串换物品,罚坐大厅写检查。
    
    吃完午饭,又轮到她俩值班了,看着她俩眼睛睁不开、腿也挪不动的样子,怪可怜的。
    
    过了几天,中午饭前站好队,背23号令了,代元元还没有回班,她上哪去了?等我们打饭到了大厅才看见她在大厅罚站。还好,让她回来吃饭了。她没吃饭,垂头丧气地说:“哪一个队长伺候不好也不行,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原来,一班进了一个吸毒的叫热那,是新疆人。古力经常和她用维族语说话,代元元对热那多了一些关心。没几天,代元元发现热那和班里人发生了矛盾,班里的洗涤灵不让她使用,而热那又没账户,代元元拿了一瓶洗涤灵给热那使用,古力也很高兴。结果一班的管班队长王东知道了,说代元元私自传递物品,被罚站,幸好没扣分。
    
    虽然罚站的时间很短,筒道里都知道了,代元元觉得很没面子,蔫了好几天。
    
    这个星期三吃包子,中午到大厅打饭时看见刘银铃站在大厅吃包子,地下放着一个饭盆,盛着汤。一直到晚上看电视时才让她带着文盲去学习。每个星期三洗澡,晚上洗衣服,刘银铃洗完衣服就到各班发火了。原来,这一阶段留下的一些长留人员,三门课的考试题都背不熟,被杨敏队长考题时答不出来,杨敏就认为是刘银铃没有教好,没有掌握进度,是不负责的表现,所以罚站大厅。
    
    这一天,代元元、杨小梅她们给“非常”的人送行李回来,默默地坐着不说话。我隐约听见大厅里不断地传来喊“报告”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代元元才说:“谁也不知道哪个地方没小心就出事了。”原来是小哨刘芳抱着行李出大门时没喊“报告”。送完行李回来被罚在大厅喊1000遍“报告”。我听了之后是又解恨又担心。解恨的是,让她们也尝尝被罚的滋味;担心的是,她们被罚之后,会把仇恨转嫁给其他劳教人员,会利用手中的权力,更狠地欺负别人!
    
    包夹的几个人更认真负责了,生怕对我疏忽管理了,她们该受罚了,每天是寸步不离。
    
    这天晚饭后,大家还是围着桌子转圈,杨小梅不愿意转了,就坐到小椅子上了。过了一会儿,齐兆兰也不想转了,她让大家都坐下。我说坐了一天了,等会儿看电视又得坐着,就这么一点儿时间,再走一会儿吧。杨小梅马上嚷嚷起来:“都坐下,都坐下,谁也不许走了!”
    
    齐兆兰走到门口就站住了,我没停,还是走着。齐兆兰和杨小梅急了,赶紧跟在我后面,叫骂起来。
    
    我继续围着桌子走,又走到门口,李颖进来了。马上,齐兆兰就向李颖告状。
    
    李颖说:“野靖环,她们不想走了,你就在这儿站着吧。”
    
    我说:“李队长,就这么一点儿时间能走一走,不活动活动身体就不行了。”
    
    李颖说:“那你也不能自己走啊。”
    
    我问:“我为什么不能自己走?”
    
    代元元马上叫喊起来:“你不走能死吗?”
    
    我朝着李颖问:“李队长,代元元说的话代表你吗?”
    
    李颖转身就走了。
    
    关键词:球场打被子
    
    虽然刚进入12月,窗外的寒风就不停地刮着,刮得黄土、枯草满天飞。
    
    这天上午,刚刚整理完内务,就得到通知,让“能动弹”的人集合,外出练队列;不能动的,到大厅坐着。
    
    齐兆兰不明白“能动弹”是什么意思,就问小哨,自己也要出去练队列吗?
    
    从她们的说话中知道,原来是调遣处要进行队列比赛,每个大队出20个人。于是,就是把“能动弹”的人全都带到操场上去练队列,从中挑出参加比赛的。
    
    在大厅站队了,我看见有5个新来的人抱着被子站在各班队伍的后面。我第一个反应是以为给那些有病的老太太准备的,天太冷了,让她们坐在被子上晒晒太阳。来不及往下想了,开始报数出门。
    
    从楼后的小路绕过去,到了小操场。一共出来了40来人,分成了3个队列,每个队长带一队,开始按队长的口令训练。
     那5个抱着被子的人被带到篮球场的最东边。这个小操场是由两个篮球场组成的,东面是一大片菜地。劳教人员在这些地里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可惜我们只能吃到大白菜和蒿子杆、菠菜等大路菜。
    
    小操场和菜地接壤的地方还竖着枯黄的杂草,她们5人把新被子铺到了地上练习打被子。
    
    我的思维好像停顿了。我怎么会想成是给那些有病的老太太坐着的呢?我怎么忘了这里是魔窟了呢?
    
    在大队里,每天早上起床都是在地下打被子。有一些人的被子被队长认为打得不好或打得慢的,又被叫到大厅去打被子,一打就是一整天。大厅是人来人往的必经之路,被子在地面上擦来擦去的,把地面擦得锃亮。到了周末的晚上,还经常有人被罚不许看电视,在筒道里打被子。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被子竟然打到操场上来了!地上又是草又是土,一会儿,绿被子就变成了土被子,这被子怎么往身上盖呀?
    
    我们这个队列在训练拔正步。要把腿绷直抬起,脚离开地面20公分。代元元刚抬起两三秒钟,就“哎哟”地叫了一声,她抬起的腿抽筋了。
    
    贾队长让她到旁边站一会儿。
    
    齐兆兰的膝盖有滑膜炎,两条腿总是肿的,两个膝盖总是圆鼓鼓。她刚进来时,在小医院检查身体时就有医生的证明,可以不考队列训练。时间长了,可能队长们都忘了这件事,她又不敢跟队长说,只得跟着队伍来回地走、跑。她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我比她们强多了。由于每天都蹲在地下整理毛巾、蹲在地下打被子,不知不觉地练得腿上有劲了。我挺拔着身子抬着腿,稳稳当当地站着。
    
    风在耳边呼呼地刮着,嘴里、眼里都进了沙子。有人揉眼睛,被队长说了一顿。我不想挨说,就使劲地眨眼。一直等到队长让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我才赶紧把眼睛里的沙子揉出来。
    
    休息几分钟之后,队长从3个队伍里挑出来22个人,有我和代元元,没有齐兆兰。
    
    两个小时过去了,那5个打被子的人没有停一会儿。训练结束了,她们把被子打成四折,抱着。每床被子上都沾满了草,沾满了土。
    
    杨亚楠说:“看看你们的被子,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么脏!”
    
    你让人家在脏地上打被子,又嫌人家的被子脏了,这种道理怎么讲啊?我的心难受得一阵阵紧缩着。
    
    (后来,到了2008年1月12日,我给北京市劳教局写了“野靖环劳教材料之七”《以被子为本?还是以人为本?》,同样石沉大海。)
    
    (未完待续)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5期 2014年2月21日—3月6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02286111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盘点已部署司法体制改革:在法律层面废止劳教
·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三十九)/野靖环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受害人刘华的丈夫岳永进被北京当局强制失踪 (图)
·四福建访民美大使馆外喊冤被判刑 律师指劳教废除或致刑事判决增加 (图)
·河南取消“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访民忧再现另类劳教所 (图)
·不签保证书不放人 训诫中心形同劳教所 (图)
·河南多地建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被指新型劳教所 (图)
·沈阳马三家劳教受害者朱桂琴一月二次被拘留
·黑监狱及劳教所摇身挂牌 河南现“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中国黑监狱及劳教所摇身挂牌 河南现“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博讯镜头 因上访被劳教访民到联合国驻华办前腰赔偿 上海机场被强拆户到镇政府示威
·四川模床厂老劳教人员团拜会在成都天回镇举行
·2014首个主日奥运劳教老人等6人受洗
·胡佳等维权人士与各地劳教受害者举牌要求国家赔偿及追究责任
·马三家劳教所受害者声明索偿 指控劳教期间遭遇非人对待
·北京所有劳教人员获释,6家劳教所已摘牌
·梁秀敏上访被劳教、关精神病院、黑监狱尝尽酷刑/视频
·废除劳教制度具有历史意义,习近平优先推法制
·图 劳教废止前释放的赵艳波、马苗琴、宋翠萍三女访民
·南阳新型的劳教场所改换名称为南阳市训诫所非法拘禁访民 (图)
·辽宁年逾80老人进京上访被劳教 看守警察曾达24人
·图 劳教废止从洛阳女子劳教所释放出来的陈小圈 (图)
·图 柳州刘裕兰因上访被拘留、劳教 (图)
·奥运劳教老人发起围观审理西单4君子活动 (图)
·江苏南通王琴60岁老妇,因上访劳教拘留 (图)
·合法房产被强拆,讨说法遭刑拘劳教/张宝珠
·我被拘留劳教不给手续关押黑监狱感到无尚的光荣
·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三次劳教的杨秀梅的“罪名” (图)
·江西省德兴市张玲凤被非法劳教是因地方官员要骗国家维稳经费 (图)
·博讯镜头 因上访被劳教近日被释放的女人,继续上访 (图)
·糜崇标:中共为什么不愿取消这样坏的“劳教”
·江苏徐州吴继新上访被劳教 (图)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罪恶
·马三家劳教所访民朱桂芹在司法部信访办门口举牌抗议 (图)
·柳州养殖户曾秀整一家产被捣毁 人被劳教 (图)
·上访劳教系列:河南访民周鸟上访被劳教 (图)
·刘红霞:奇异劳教证 (图)
·六月飞雪有冤情,上访夫妻被劳教 (图)
·马三家受害人劳教赔偿声明 (图)
·柳州因上访被劳教的黎明明、曾昭旷到京讨说法 (图)
·不对前劳教甄别、认错的一刀切,就是故意掩盖罪行/ 杜阳明
·丁咚:废止劳教制度远不能满足人民心愿
·仅取消劳教,不平反昭雪是混淆矛盾/杜阳明
·河北上访“老泡”李桂芝劳教解除又来北京啦 (图)
·黄光玉等女劳教解教后在京迎接狱友重返北京共同维权 (图)
·刻骨铭心的劳教生涯/杜阳明
·唐慧劳教案被操作胜诉是中国人民的悲哀
·唐慧劳教案被操作胜诉,中国人民的悲哀/上海杜阳明
·我对劳教及其整改的意见/叶孝刚
·杜斌:《上海骷髅地》纠误--劳教是改革还是废除?
·推行宪政必须废除劳教/费良勇
·斯伟江:外停劳教,内“废”双规 (图)
·《财经》爆料"马三家"劳教所黑幕的政治解读与思考/梁京
·陈维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由独立人士调查马三家劳教所/孟雅春
·刘逸明: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严防劳教换马甲/费良勇 (图)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