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35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上海人》之四:套中人/孫寶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9日 转载)
    阿童出门前,摁了摁装钱的内袋。外袋倒是鼓囊囊,装的不是钞票是草纸。宣传部‘外松内紧’真髓被她借鉴,上演一出‘挂羊头卖狗肉’的版本。
    
     她关上门,又来回拉了几下。上海现在半戒严,海陆空严阵以待,狙击手蓄势待发,乞丐地遁,上访者匿迹,形势如放在保险柜的旗帜,既红彤彤又万无一失。虽然她家除了一个‘穷’一无所有,她还是门窗关紧,火烛小心。

    
    一小孩见她,赶紧把可乐瓶子扔过来。瓶子砸在脚上,脚没受伤心却受伤:“我不是捡破烂的。”
    
    “你就是个捡破烂的!”学生做个鬼脸跑了。她一阵眩晕,赶紧拉住身旁的栏杆。栏杆一头细一头圆,原来是轿车的反光镜。
    
    镜子里有一个白花飘扬,神态憔悴,腰板佝偻的叫花子。叫花子扛着一副眼镜,让‘祥林嫂’与时俱进地增添了新元素。她伤感地取下眼镜。由于镜片太墩厚,一镜架扭曲,一镜架解体。好在橡皮膏的五花大绑,才让眼镜苟活。橡皮膏雪白雪白,十米外就能一睹芳容。阿童借了它,实实在在赚足了回头率。
    
    前面就是红墙绿瓦的农贸市场。市场是卖东西的地方,又不是八大花瓶聚首的大会堂,干嘛搞的像出嫁的新娘?粉妆新娘,只为索取彩礼。街道是蚂蟥,吸血吮血摊贩遭难……思维正在天马行空,脸上却挨了一掌:三餐尚未周全,却在‘先天下之忧而忧’,这不是瞎折腾嘛?要是范仲淹也有国保关照,能写出传世佳句?仲淹啊仲淹,你要是活在当今盛世,肯定也是饱尝老拳的上访户。
    
    阿童拿起一块豆腐干,透过镜片观察厚度,高度,宽度和湿度。她反复目测,比划,丈量,活像纳米专家在研究电子、原子和分子内的运动规律。摊主一把抢下豆腐干。
    
    “隔夜豆腐干有嘛?”阿童不急也不恼。
    
    “隔夜没有,只有隔隔夜的--4折。”阿童从内袋掏出4个角币。突然,一个戴袖章的人冲来,阿童吓得一哆嗦。
    
    “我上次吃了这豆腐干,结果拉了一星期肚子。”
    
    “不碍事!”阿童吸了一口气,镇静下来。
    
    “这是变质食品。”红袖章生气地说。“你和我一起去投诉……喂!别走啊!”阿童头也不回冲出大门。走到僻静处,这才长长透了口气。“龙搁浅滩,虎落平原啊!当初我也是英姿飒爽一巾帼。青春被典当,健康被透支后,我们就是被榨干的渣渣。李鹏这刽子手说他正在安度幸福的晚年,可回沪知青的幸福晚年在哪?”正悲愤不已,一辆警车呼啸而来。阿童大惊,一屁股瘫在地上。
    
    “大妈!你没事吧?”又一个红袖章走来。
    
    “没……没!”看着警车驶远,她这才长长吁了口气,但浑身上下全湿透了。于是她明白警车的双重功能:不但抓人,还能吓人。
    
    二吓之下,阿童赶紧回家。95年返沪,她和女儿‘寄母篱下’,丈夫却被赶走。母亲虽是女性,在嫌贫爱富上,却和英台父亲祝员外有高度的统一。鉴于此,母女关系形如冰火。
    虽是‘冰火’,日子还得过下去。母女虽不认识法国的孟德斯鸠,却实行了‘三权分立’的模式--分食而吃,债权各半,水煤平摊,楚河汉界。经济上相互独立各行其是;生活上互相制衡各司其职。在一个屋檐下,最大程度地做到了相互独立却又互相制衡。
    
    独立在于每人有言论自由;制衡在于每人要遵守规则。节水节电节煤节能,是这个家的四项基本原则。在大原则下制定若干小原则:一天的烹饪时间是15分钟,上下浮差不超过60秒;沐浴一周一次,时间限定在5分钟;洁具开关用铅丝扎紧,冲马桶一律用陈水,也就是洗脸洗菜洗衣水;家中有事,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开会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绝不容许出现橡皮图章。
    
    实行‘三权分立’后,家庭虽没达到‘和谐’,但殴斗绝迹,纷争不再,基本上实现了‘维稳’的终极目标。
    
    擦完身子,阿童倒在床上。房间只有7平方。这数字货真价实,绝非中国GDP。一床一桌一凳后已没有空间,不倒床上能倒哪?
    
    她的视线落到对面镜框上。丈夫在镜框里微笑着:“面包会有的!粮食也会有的!”
    
    “你骗我!”她冲丈夫嚷着。“我被迫拗断工龄,你用这话勉励我;女儿结石疼痛,你用这话鼓励女儿;你栖身工棚餐风宿露,你用这话激励自己。直到你猝死,我还用这话欺骗女儿。60年了,这话欺骗了我们60年。现在面包是有了,但成为太子党的囊中物;粮食是有了,但成为裸官的海外置业款。你的话是屁话,连屁都不如。要不是女儿,我真想随你去了,免得天天在苦难中煎熬……”她边嚷边抹眼泪。
    
    窗外有声音,异样的声音。她悄悄踅近,透过帘隙朝外看。窗下有一双脚,小的不能再小的脚。“哇!”她失声而嚷。脚不见了,空气里传来一阵阵狗吠。她捂着‘咚咚’的心跳,又捂住发烧的脸,“从啥时起,我成了风声鹤唳的耗子?惊慌的我,竟把狗爪子当成人脚。”
    
    门外传来轻微的‘咔’,她又跳起来。‘异’现在是万恶之源:异样声音,异议人士,异义文章,异域势力,甚至器官移植都在排‘异’。
    
    又一声‘咔’,阿童猛地拉门,一颗花白脑袋,猝不及防掉在她怀里。她的手指戳上脑袋:“你这个老耗子,做克格勃太老,做盖世太保太丑。”
    
    “我怎么啦?”母亲不尴不尬不惊慌。“我只是在行使我的职责。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吃了政府的救济款,当然要协助基层监视你。”
    
    “好一个老牌红卫兵。”
    
    “要是你每月给我450元,我做你女儿。”虽门牙漏风,母亲的话一字字倒很清楚。
    
    “有奶便是娘的货!认贼作父的货!呸!”
    
    “谁让你不幸成为访民?访民全在监控名单上。”
    
    “滚!”阿童一摔门。“他奶奶的!古代都能击鼓惊堂,难道‘执政为民’的政府不能接受冤民?”她端起凉水大口灌下。
    
    二年前,她去市政府信访站。以前只知道民工潮,现在才知道还有窦娥潮。接待窦娥的,不是政府官员,而是一排排武警,巡警,交警,治安警。狼狗,电棍,刺刀,警车倾巢出动,阵势比美国对付本拉登还声势浩大。天呐!都说中国写诗的比看诗的还多,现在才知道警察比上访者还多。中国军费世界第一,维稳费世界第一,就凭这二点,中国稳坐‘崛起大国’头一把交椅。
    
    她填了表格,挤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她看到一颗颗黑脑袋,还有墙上一排排黑头苍蝇。这么干净的地方有苍蝇,说明这是藏污纳垢处。这时,有个当官模样的人走来,于是屁民潮成了钱塘江潮。
    
    她被潮流推到墙边,一排排黑黑黝黝的苍蝇就在头顶上。她忍不住挥手朝苍蝇打去。半空中闪过一条棍状黑影,阿童惨叫一声,用手捂住头。
    
    “凭什么打人?”一老汉举起胳膊掩护阿童。
    
    “就凭你们是访民。”一声厉喝,警棍高高举起。‘砰’一声,一颗眼珠子飞出眼眶,在半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然后直直摔下。老汉捂住眼,鲜血从他的掌心潸潸而流。阿童又惊又急昏倒在地。
    
    醒来时,她已置身看守所。她拼命敲打栏杆,嚷着‘我没罪’!最后,一根疯狂的电警棍,让她彻底稳定下来。
    
    三天后,她被引渡到审讯室。片警让她在悔过书上签字。她不签:“我没有罪。”
    
    “撕毁‘信访条例’就是犯罪。”承办奸笑着。
    
    “‘信访条例’在哪我都不知道。”
    
    “就在墙上。”
    
    “天呐!密密麻麻像苍蝇一般的,就是信访条例?我以为是苍蝇,于是去拍它。”阿童据理力争。
    
    “她是高度近视,度数在1000以上。”片警笑着对承办说。
    
    “你们滥捕无辜。‘秋菊’能打官司,我要讨个说法。”阿童毫无惧色。
    
    “你有……现行!”
    
    “现行?到信访站后,我没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我绝不授人以柄。”
    
    “没说话不等于没现行—你用眼神煽动。”承办严肃地说。
    
    “只知道以言治罪,想不到眼神也能治罪。请问,咋样的眼神不算煽动?”阿童冷笑着。
    
    “你想呆在号子里也行。马上让家属再交钱。”承办点燃一支烟。烟只抽了一口,阿童就在悔过书上签名。她以为签名后,噩梦结束,想不到却是噩梦的开始。在此后一连串的敏感日,她享受了被监控的待遇。
    
    “中国为啥有这么多敏感日?只有‘一次行窃终身为贼’,想不到‘一次上访终身监控’,竟成了‘维稳’的国策。文人企盼自己一不留神写出一本‘红楼梦’来,我却是一不留神变成异议人士。想到这,她觉得自己快爆炸,赶紧从枕头下摸出药吃。
    
    “你吃什么药?”母亲破门而入。
    
    “你还在监视我?”
    
    “我就是居委会的编外人员。”母亲不但自若还自得。“究竟吃啥药?”
    
    “啥药?抗忧郁的药。”
    
    “别忧郁,有好事。”母亲一拍腿。“市里为了犒劳东道主,每户发送一张交通卡,一张世博门票。”
    
    “我拿交通卡。”阿童迫切地说。
    
    “不行!交通卡实打实200,世博门票面值140。”
    
    “我补你30。”
    
    “不行!还是根据门票卖后的实际价格结算。你先去卖门票。”
    
    “你去。我一动,他们又以为我上访。”
    
    “我去可以。如果票贩子给假钞咋办?”母亲说。阿童沉吟着,要是收一张假钞,等于扔了一星期的伙食费。女儿要读书,要看病,值此生死存亡关头,决不能只顾个人安危而忘了‘庭稷’大事。
    
    “我建议你到世博会门口卖—估计原价能出手。”母亲抽丝剥茧地分析。“要是碰到老外,说不定给外币。”
    
    “不行!这事风险太大。”
    
    “风险大,利润也大。”母亲坚持着。
    
    “我被抓,就说你指使的--你不怕生活费泡汤?”阿童恶狠狠地说。
    
    “那就在附近卖—不乘车没成本。”
    
    “早上还是傍晚?阴天还是晴天?”阿童忧心忡忡。
    
    “晴天有太多的条子;傍晚易遭怀疑。我看还是……”老太太扳着手指算啊算,神态酷似华罗庚。
    
    “烦死了!烦死了!”阿童嚷着。
    
    “我听过天气预报,明天有雨。既非大雨,又非小雨,而是中雨。小雨路滑,大雨看不清路况。12点整你穿着雨衣出发。中午执勤人在吃饭,穿雨衣能进退,”
    
    “怎么个进退法?”阿童不耐烦了。
    
    “要是情况有异,马上竖起雨衣领子;要是真抓你,挣脱雨衣赶紧跑。这就叫金蝉脱壳。记住!只许你穿那件破雨衣。”母亲在踌躇满志中,又关照细节小节微节若干,很有‘智者千虑杜绝一失’的慎密。
    
    虽没有热烈的掌声,也没有闪闪的镁光灯,家庭政治协商会议,还是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阿童端起碗,就是咽不下,一张嘴,满嘴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阿童躺下睡,就是睡不着,一闭眼,满眼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他为了帮我,才失去那颗宝贵的眼珠子。二年了,这个恶梦缠住她,这个现实拷打着她。天呐!秦香莲上访,也没把眼珠子访走啊!杨三姐告状,也没有把眼珠子告去啊!为什么在中国,访民却屡战屡伤,屡伤屡战?
    
    “睡吧!睡了就有力气,就有勇气。我没有杨佳的勇气,但有卖票的勇气。睡吧……”她终于睡着了。她在梦中跑啊跑,有人在后面追啊追。就在她雨衣被扯住时,她尖叫一声醒了。时钟正走到12点上。
    
    虽是中雨,还是有月黑风高之感。月黑风高是阿童的购物时间表,这时出击,往往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效,有事半功倍之效。她在破雨衣上又戴顶破草帽,‘破帽遮颜去卖票’。
    
    初战告捷,一票贩以115元收购。阿童却打起小算盘:货比三家不算比,货比十家才算比。现在时间还早,权当散步。虽现在‘散步’有颠覆之嫌,我毕竟只赚个三瓜二枣,谅‘颠覆’也‘颠覆’不到我身上。
    
    她压低草帽,一紧雨衣,风雨兼程继续走。走着走着发现有‘异’,身后有个影子,不近不远地跟着她。这影子啥级别--小脚类的?城管类的?红袖章类的?纠察类的?国保类的?
    
    一想起国保她就打寒颤。上次在悔过书上签名,是否影响女儿前途?听说好单位全看档案。要是株连女儿,我死亦不能谢罪!前面是女厕所,她闪身进去。管理员让她交五毛钱。正想诘问,管理员指着标志让她看,原来她闯进四星级厕所—这辈子没进过星级宾馆,却闯进星级厕所。
    
    罢了!险情当前,顾不得身外之物。交钱后她假装洗手,半侧身体,余光却死死觑着外面。不好!目标不见了!
    
    有目标是看得到的危险,没目标才是潜伏的危险。阿童的汗毛‘嗖’地竖起,竖的比旗杆上的红旗还直。
    
    怎么办?怎么办?阿童一转身,箭一般从厕所里射出。不是百米穿杨,而是千米穿杨。“咚!”她劈面撞上一辆自行车。自行车被撞弯了,她也被撞的趴下。厚实的眼镜跳上半空,雪白雪白的橡皮膏,在雨幕中划出一道炫目的白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22286118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宝强/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十::施保红/孙宝强
·“上海人”韩正靠山多多 大有希望进常委
·上调中央 上海人韩正要改讲北京话
·春节前夕,上海人士看望焦东海医生
·上海交大新任书记姜斯宪罕见兼职上海人大
·上海人代二会开始 场内场外官民共“和谐”
·上海人民广场人民抗议,释放人民英雄刘士辉律师
·俞正声敌人姜斯宪补选为上海人大代表
·图片 人权日驻华办前的上海人
·博讯镜头 双十节将至 上海人打出三民主义万岁 颇受欢迎
·调查结果:江西人最幸福,上海人最不幸福
·2013年7月13日,上海人权报道
·关注王扣玛、魏勤,关注上海人权状况
·上海人没办法:房产大过天 爱情婚姻抛两边
·上海人很忙 24日市政府喊 25日大批进京 26日赶赴信访局
·上海人口福:公款消费没了,刀鱼也便宜了
·禽流感凶勐来袭 上海人处乱不惊很淡定
·浙江嘉兴人爆料:上海人不知吃过多少死猪
·上海人百毒不侵 河里有死猪照样饮用
·上海人口达2380万 自然增长率19年来首次正增长
·陈国贵:上海人大代表李永杰违法,公检法为何不立案?
·关注王扣玛,魏勤,关注上海人权状况 /上海张汝儁
·关注上海人权状况,关注王扣玛/路见不平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和时代广场维权报道--上海人好样的! (图)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维权上访记--上海人民站起来! (图)
·生活在地狱中的上海人/储建峰
·让我这个上海人来说说上海的司法!
·向中央政府和上海人民政府申请借贷款/毕和英
·孙宝强:世博中的上海人
·上海人的悲哀 韩正市长的责任/钱征鲁
·胡荣荣:周立波无限放大了上海人的丑陋
·有感于俞正声在上海人大会上的讲话/上海顾国平
·有感于俞正声在上海人大会上的讲话/顾国平
·上海人民向温州网民反腐行为致敬/郑恩宠等
·上海维权公:上海人民向温州网民反腐行为致敬
·格丘山:“上海人太坏了!”章诒和错在哪里?
·温总理工作报告缘何让上海人失落/何遇元
·江泽民赋诗庆祝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上海人
·上海人民热烈祝贺胡佳获得萨哈罗夫人权奖!/上海维权
·上海人民声援高智晟胡佳获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联署签名信/上海维权
·都说上海人“拎得清”:上海警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上海人民急切呼吁:要人权不要奥运!!!
·上海人民在“9.30事件”后 不畏强暴,继续进京血战上海帮(一)(图)
·上海人民给江泽民的签名信(图)
·闲话:也论上海人对陈良宇落马的态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