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心情文学〗青春是一条河(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5日 转载)
    
    1.
    
〖心情文学〗青春是一条河

    高二那年,方雨在黑板报上读到一首诗《哥哥的一封情书》后,她就在心底记住了子川这个名字。
    
    子川是49班宣传委员,负责每周出一次版报,
    说不清为什么,自从读了那首诗以后,方雨上课时就经常走神,
    她总是隐约感觉背后有一双温暖的目光注视着她。
    
    为了提高升学率,学校不提倡男生与女生交流,排座位一般都是女生做前几排,男生后几排,
    方雨生性腼腆,由于学校离家近,经常下课后就回家,从没与男生说过话,
    偶尔心里想一下男生,脸上就俺饰不住的绯红一片。
    
    高三那年,学习紧张起来。
    子川却联合几个同学办起了文学小报,起名为《芨芨草》,
    这件事情语文老师持支持的态度,班主任持极力反对。
    
    《芨芨草》在子川的积极努力下,很快出了第一期。
    方雨手里拿着小报,认真的读着每一篇文章,
    心底下对子川又生出许多莫名的好感来。
    
    期中考试完,方雨名列全班第三名,比上学期进步了十名。
    可方雨一点儿都没有高兴起来,因为子川已退到了全班第27名,
    这就意味着子川已高考无望。
    
    在乡村,高考是这些孩子们将来的唯一出路。
    学习成绩对于一个学生是多么的重要,谁心里都清楚,当然也包括子川。
    迫不得已,最后一学期,《芨芨草》停办了,班主任让同学们全力以赴投入学习,还特别强调,不要谈恋爱。
    
    许多时候,爱情象草,只要春风一吹,什么力量都压不下去。
    比如方雨对子川的爱,子川对陶兰的爱,还有张祥对方雨的爱,
    在毕业前夕,在这最紧张的学习气氛下,爱情在悄悄的发生着,就象一湖看似平静的水,下面已经波涛汹涌了。
    
    下午4点,图书室里坐满了学生,
    方雨与小汝各自翻看自已喜欢的杂志,时而小声说着话,
    "听说子川与陶兰恋爱,所以成绩下的这么快的" ,小汝爬在方雨耳边,很小声地说了一句,
    "不会吧",小汝的声音虽小,可确实让方雨吓了一大跳,方雨从杂志上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小汝。
    
    这时,小汝诡秘的笑了笑,突然离座向门外跑掉了,
    方雨正发愣的时候,见子川那高大的身影从前面急急地向她走来,
    头微低着的,目光看着地。
    
    子川经过她的时候,把一个贴成鹤形的信很快地丢在她面前,便匆匆走掉了,
    方雨的心怦怦的狂跳着,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所错,
    好象屋子里许许多多的的目光都她过来,她顿时脸上有了一种烧灼的热。
    
    2.
    
    有时候,瞬间就是永远。
    方雨看着那个高大魁梧的背影,怎么也缓不过神来。
    她心中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空白,她不知道这封信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命运。
    
    爱一个人很甜蜜,
    至少方雨是这样的感觉。
    可是她从心底里不想打破这种宁静的状态。
    
    回到教室,方雨小心地拆开子川的信里,里面是一首诗《白云》
    方雨把这首诗读了十多遍,直至心里象装了个小兔子, 跳得不行了,才恋恋不舍的把信按原样折好,夹在书页里。
    这一夜,她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不停的闪过白天的情景和信里的句子。
    
    我放长手中的丝线
    那是我炽烈的相思啊
    你离我如此遥远
    又是这么亲近
    
    高考初选的日子,就要到了。
    学生们的学习又进入了一个更重要的时期,很多学生晚自习一直到很晚才散去,
    方雨为了最后的冲刺,也住进了学校,由于她不习惯熬夜,经常早早的回宿舍休息。
    
    6月6日晚,方雨刚出教室的门,遇到了张祥,
    张祥是49班班长,学习成绩最好,也是老师最得意的学生,
    当方雨旁若无人的走过张祥时,她觉得张祥往她口袋里塞了个什么,没等她反应过来,张祥已跑的没影了。
    
    方雨很早就知道张祥喜欢她,
    曾经有一次,她误看了张祥的日记,日记里写满了方雨的名字,
    毕竟看别人的日记是件说不口的事情,虽然她并不是故意的。
    
    方雨面对自已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已的人,陷入了困惑。
    她不知道怎样告诉子川,她心中一直有他,
    她更不知道怎样告诉张祥,她对他没有那种感觉,又不伤他的心。
    
    一连几天,子川都没来上课,
    方雨的心象是被掏空了似的,没了着落。
    虽然她和子川依然无话,可是每天只要能看到他,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心里就踏实。
    
    方雨心里象是有了小鬼儿一样,
    越是想知道子川哪里去了,越是不好意思问,
    整个班里平静的象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方雨实在是憋不住了,晚自习后,她硬拉着小汝去操场散步,
    小汝知道方雨的心思,
    关于子川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小汝也知道,只有方雨蒙在鼓里。
    
    "小汝,子川怎么几天没上课啊?"
    一到操场,方雨迫不急待在问小汝,
    "我怎么知道啊?子川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小汝语调故意拉得老长老长的。
    
    "你告诉我吧,我都快急死了" ,方雨紧紧拉着小汝的手,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你看你,其实你为这种男人伤心,没必要,听说陶兰不上学了,他也跟着不上学了。"
    听完小汝的话,方雨身子晃了两晃,
    "方雨,你怎么了?没事吧?" 她靠着小汝的搀扶才稍稍站稳。
    
    3.
    
    6月30日23点45分,教室里只剩下方雨一个人。
    
    方雨这几天总是失眠,
    与其在宿舍辗转翻侧,不如干脆就坐在教室里学习,
    累了倦了,还可以睡上一小会儿,一小会儿也好,她是多么渴望有一种灵丹妙药啊,
    吃了以后,就会忘记她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忘记子川,忘记张祥,好象从来不曾认识过似的,但一定不能忘了所学的知识。
    
    方雨决定给张祥写回信。
    她要告诉张祥:我们年龄还小,还不懂得什么是爱, 即使爱了也不能相互负起责任来,我们更无法把握自已的未来,
    所以决定高中时不谈恋爱。
    
    写完后,方雨又斟酌了一遍,
    认为没有伤害张祥的字句,这才仔细的叠了,悄悄的走到张祥的位子上,把信夹在了他的语文书里。
    
    方雨做好这些,回到座位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论怎样因难,她都要心思放到学习上, 也只有考上了大学,她对子川的爱才有可能有希望,有未来。
    方雨爬在桌子上,闭上眼睛,这时,一阵凉风从开着的窗子吹进来,方雨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
    
    子川终于回来上课了。
    看起来比以前更憔悴了些,
    在教室的后面,一些男生围着他,说着什么,子川不时的笑着,只是看起来他的笑有些苦涩的味道,至少方雨这样认为。
    
    什么都不说,
    什么都不必说,
    爱了,不爱,
    让一切随风而去。
    
    高考终于结束了。
    张祥在志愿表中第一志愿上填上了中国政法学院,是方雨喜欢的专业。
    方雨填了一个南方的学院,她想,距离张祥远一些,也许他的感情会淡下来,
    子川的志愿表上均是空的。
    
    其实
    天与地根本没有界线,
    地平线是他们亲吻的唇。
    在毕业分别留言册上,子川留下这样几句话,
    方雨至今也不知道这个悄然走入她心里的男生,到底要告诉她什么。
    
     文/那个雨季不再来(随心所语club.xilu.com/yeyuqingha)/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心情文学〗年轻的时候 (图)
  • 〖心情文学〗过 血 (图)
  • 〖心情文学〗亲爱的,可不可以不要抬起你握紧的拳头
  • 〖心情文学〗不见桃花开(图)
  • 〖心情文学〗秘密情人(图)
  • 〖心情文学〗爱恨情仇聚满屋
  • 〖心情文学〗也许是一种缘份(图)
  • 〖心情文学〗借此,表示我的哀伤!(图)
  • 〖心情文学〗高考前,教学大楼倒了(图)
  • 〖心情文学〗外遇令我的婚姻更幸福(图)
  • 〖心情文学〗爱情的底片(图)
  • 〖心情文学〗真爱无言
  • 〖心情文学〗男友的继父要侵犯我...(图)
  • 〖心情文学〗新婚的我上了别人的床(图)
  • 〖心情文学〗我把初夜献给你 (图)
  • 〖心情文学〗目睹丈夫和坏女人偷情(图)
  • 〖心情文学〗等 待(图)
  • 〖心情文学〗我把初夜献给你 (图)
  • 〖心情文学〗我的非优质男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