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966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放松时刻]
   

幽默到死的好文:我有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04日 转载)
    
    如果你正经历着幸福或者煎熬,荣誉或者羞辱,都别当回事儿。那就是个梦,早晚有醒的时候。
    

    1
    
    小时候写作文,头一句总爱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其实那时候总是抱怨日子过得太慢,望眼欲穿总也到不了过年。
    
    我今年虚度四十五岁,不是谦虚,真是虚度。现在终于感受到光阴真的似箭,日月真的如梭。回首往昔,感慨颇多!
    
    而立之年,我写剧本挣了几万块钱。朋友前呼后拥,每天吃晚饭至少一桌,都是我请客!后来买了辆两厢夏利,还雇了个司机,在我心目中那车相当于现在的顶级路虎。
    
    那时候我很快乐。但是如果我是个节俭的人,把那几万块留到现在花,还能买着当年的快乐吗?
    
    现在我一次挣几十万也没那么快乐,一套别墅上千万,这刚哪儿到哪儿呀?
    
    以前天天挤公交的时候,最大的享受就是上车有个座儿,一直睡到下车。现在出门儿坐着商务车,车上几个座儿,想坐哪个坐哪个,享受吗?还没当年挤公交抢个座位快活呢。
    
    人的欲望跟时间的脚步一样,永不停歇。
    
    现在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时候能买辆房车,想方便就方便,省得憋着伤肾。
    
    兴许有一天我真买了房车,随时在车上撒尿,那时候我肯定还不满足,脑子里指不定又胡琢磨什么呢!
    
    以我的经验,您有了钱别乱花,也别不花,要快快乐乐地花。甭管买什么,只要您喜欢——当然了,手枪跟冰毒除外。
    
    2
    
    我仿佛有点儿顿悟了。
    
    “人生如梦”这话太准确了。回忆起过去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仿佛是另一个自己经历过似的,都变成了过眼烟云,随着时间的消失蒸发了,没在生命里留下一点儿痕迹。真正留下的就是自己的身体,没病你就舒心,有病你就难受。
    
    我现在终于可以拍拍老腔儿奉劝一下年轻人,如果你正经历着幸福或者煎熬,荣誉或者羞辱,都别当回事儿。那就是个梦,早晚有醒的时候。你只要把这一觉睡舒服就行了,保养好身体,等梦醒了的时候,还能出去活动活动。
    
    我还悟明白四个字——“人生如戏”,这话在追悼会上体验得最深刻。以前参加追悼会,是刻骨铭心地难受,痛哭失声。现在呢,感觉跟演了一场戏差不多,恍恍惚惚就过去了,和演戏唯一的区别就是没地方领劳务费。
    
    现在演起电视剧来倒跟真的似的。去年演杨亚洲导演的《生活有点儿甜》,在戏里我母亲去世,演完戏回家我难受了好几天,这就叫“戏如人生”。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是人生还是演戏,从人的内心感受来讲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次经历而已。
    
    3
    
    我十几岁时的理想是,跟马三立先生似的,每场演出都那么火爆,一出场满堂掌声,我冲观众频频作揖。
    
    二十岁时,我的目标是,挣好多好多钱,天天吃卤煮火烧,隔一天来一顿爆肚,一个星期一次涮肉,一个月去一回全聚德。
    
    三十多岁我希望的是,出去跟哥们儿喝酒的时候,有个漂漂亮亮的女星跟着我。我轻描淡写地向哥们儿介绍:“这是我马子。”马子羞涩地冲我一笑,“讨厌!”
    
    现在四十多岁了,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身体健康,多活几年。
    
    怎么突然不着边际地发了这么多感慨呢?因为我有病。
    
    4
    
    活四十五年了,身体从来没这么不舒服过。上医院看看吧,医生给我开了一摞检查单,我把所有的项目全检查完,已经是十几天之后的事儿了。
    
    这十几天我把医院复杂的地形全摸清楚了,估计当个医导都没问题。
    
    我把化验单交给医生——他是我的哥们儿,看了我的化验单,他跟我说:“方哥,你太不注意啦!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吗?七八十岁的老年病的指标,都该进ICU啦!”
    
    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很糟,但是我没想到糟糕到这种程度,化验室的哥们儿还说,我的情况真的离死不远了。
    
    我托朋友安排了个单间,高干的待遇,一天交一百多块钱,比如家还便宜。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突然感觉病房有点儿像寺庙,让我可以把尘世的欲望和烦恼都抛在脑后。眼前一片雪白,脑子里也一片空白。
    
    外面传来凄惨的哭声,我突然冒出个念头,感觉死的人是我,哭的人是妻子······后来哭声变成了骂声,再后来我知道了——原来是个病人喝多了,在撒酒疯。
    
    5
    
    隔壁一个怪老头儿又在骂人了。估计给他输液的不是年轻护士,而是上了岁数的护士长。怪老头儿已经病危了,连儿女都不认识了,但是他能分出年轻护士和老护士。年轻护士给他输液,他就笑;老护士给他输液,他就骂街。
    
    这不值得大惊小怪。每个人都好色,只不过有人隐藏得深,有人暴露得明显。怪老头儿以前可能过于压抑,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终于爆发了。
    
    护士长又在数落对门病房的那个护工。女护工是农村中年女性,照顾一个单身老头儿。俩人私定了终身,女护工到了晚上总是跑到病床上睡,让老头儿睡她的折叠椅。
    
    白天老头儿的儿女还把女护工骂了一顿,说她想霸占老头那两室一厅,没门儿。
    
    医院是个神奇的地方,外面很乱,我的心却出奇的宁静。以前脑子里想的是前途、事业、金钱,现在脑子里考虑的是健康、活着、死亡。
    
    出大名、出作品、挣大钱、买别墅、上栏目······这些事情彻底抛在脑后了,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假想着妻子听到医生说“我已经尽力了”之后,痛哭失声的情景;
    
    我假想着亲友们听到噩耗,惊讶的表情;
    
    我假想着自己的追悼会
    
    6
    
    追悼会一定要在八宝山举办,老字号讲信誉,保证骨灰是自己的!估计进不了一号厅,我的级别不够,团里不给报销。不进也好,一号厅太大,万一去的人少,显得太冷清。
    
    二号厅就可以,大小适中,显著温馨。二号厅有四个,梅兰竹菊,就在梅厅吧,离洗手间近,亲友们上厕所方便。
    
    致悼词的是谁呢?理想的人选应该是冯巩,他是我们单位领导,我又是他调进团的,这事儿他应该帮忙。他会不会说那句“我想死你啦?”这回是真给我想死了。
    
    要说死了也挺好!平常我见着他点头哈腰,这回他得给我鞠躬。我连礼都不用还,一还礼能把他吓死!
    
    亲友们还要转着圈瞻仰遗容。不知道给我化妆的师傅手艺如何,我不希望化得面无表情,最好有点儿笑容。活着的时候说我是“冷面笑匠”,死了的时候总该笑着跟大伙告别。
    
    我估计没几个真哭的,好多都是来看热闹的!追悼会结束还得请大家吃饭,在中国生孩子、死人、结婚······干什么事儿都离不开请客吃饭。
    
    这帮人吃饱喝足,拿着打包的剩菜回家了。家里人还问哪——
    
    “今天干吗去了?”
    
    “参加追悼会去了。”
    
    “谁去世了?”
    
    “就那谁······哎,今天烧的是谁来的?哦,想起来啦,方清平。”
    
    “方清平死啦?”
    
    “啊!”
    
    “······你带回什么菜啦?”
    
    这事儿就算永远过去了。
    
    7
    
    第十天,大夫的话打断了我的遐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指标大部分都恢复了,看来就是喝酒造成的。”
    
    突然间,买别墅、出大名、挣大钱这些事情又一起涌上了我的心头······
    
    但我还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写一本书。
    
    以前写过不少剧本,那都是为了挣钱瞎编的。现在我得写写自己的真实感受,万一哪天有什么不测,也得给世人留点儿东西吧!
    
    我的同龄人总说,“我活了半辈子了”。我的长辈们则说,“我活了大半辈子了”。这两种话我都没资格说,我只能说“我活了四分之三的人生了”。
    
    我如果是能活到九十岁,现在有资格说“我活了半辈子”。我如果能活到八十岁,有资格说“我活了大半辈子”。问题是这两种假设,我估计都没戏。我估计我只能活到六十岁,所以说自己是“我这四分之三生”。
    
    我摸着黑打开电脑,开始写书。
    
    我应该总结一下儿了,活了四分之三的人生,没经验有教训,给年轻人当个反面教材也好。
    
    我年轻时候就是因为没有教材,生了好多不该生的气,着了好多不该着的急,也享了好多不该享的福。
    
    不过话说回来了,那时候真有这书我也看不进去。俗人都是事后诸葛亮。当然了,也有一辈子糊涂的。在庐山里头就能看清楚庐山长什么样儿的人,那才是真诸葛亮呢!
    
    批注:方先生是一个明白人,知道自己有病。正如老子所言:“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也。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来源:动态网
    
    ` (博讯 boxun.com)
40417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 VOA:川金会上人权问题真的被忽略了吗?
  •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 龙舟赛礼赞
  • 關於面子文化
  •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 端传媒滕彪专访:一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 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 神殿的粽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的任務集氣加油殲滅外侮內奸
  •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 李芳敏1440006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
  • 藏人主张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 曾宁满清末年西人向大清要自由贸易和平等权利
  • 中国战略分析郑宇硕王天成:香港对民主的渴望:三周年之后谈“占中运动
  • 谢选骏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 陈维健黑烟滚滚的航母
  • 谢选骏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 徐永海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为什么要信耶稣的名——2018-6-15圣
  • 藏人主张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 金光鸿回归传统的国际法,回归正义
  • 谢选骏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致世界民主文明国家:不能轻信中国政党任何谎言承诺
  • 璋㈤夐獜鏂囬泦鏂伴椈绠″埗浜嬩笟钃媰鍙戝睍
  • 高洪明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罗丹博物馆将在中国设立分馆
  • 教皇批美捧中的言论令中国地下教友灰心
  • 让非法移民儿童与父母团聚的特朗普政令
  • 中国商务部批美国反覆无常挑起贸易战
  • 美中欧间关税不断加码 将破坏全球贸易秩序
  • 巴黎举行旨在优化旅游接待质量的活动
  • 台海和平稳定被打破的风险愈来愈高 
  • 特朗普贸易顾问: 中国低估特了朗普的决心
  • 沣沅完成收购奢巴卡拉 中资加码法国市场
  • 安倍7月访欧 签署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 港铁工程连番纰漏 主责官员仍恋栈权位
  • 屈“反同”压力 港图书馆将10儿童故事“闭架”
  • 玉林夏至狂吃狗肉 哀声遍野 贵妇狗亦上桌
  • 美众议员提案:恢复美台邦交 扬弃一中政策
  • 俄成为人权理事会2021至2023届成员国
  • 经合:2017美国成为发达国中第一个庇护国
  • 《环时》:金正恩三访华带给地区正能量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