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CNN专访扎克伯格实录:脸书错哪了,到底有没有卖用户数据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23日 转载)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承天蒙 包雨朦 陈宇曦
    
    Facebook(脸书)卷入泄露用户信息风暴第5天,该公司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终于以接受媒体采访的形式,进行正面回应。
    CNN专访扎克伯格实录:脸书错哪了,到底有没有卖用户数据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终于在媒体露面。 东方IC 图
    当地时间3月21日晚9时,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时,就数据泄露事件公开道歉,称“这是对信任的严重违背,我非常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扎克伯格还对将来可能要去美国国会作证表达了支持的态度。
    访谈中,除了对数据泄露事件做出解释,扎克伯格还就Facebook的商业模式解释称,“对于Facebook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在以某种方式销售数据。”他表示,销售数据不是广告运作的方式。
    至于Facebook如何对抗干涉选举的政治力量,扎克伯格直言,Facebook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做得不够好。他还表示,自己确定有人在试图在平台上干涉即将到来的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
    扎克伯格也介绍了Facebook现在采用技术和人工双重手段解决此问题。Facebook在2016年大选之后研发了多种人工智能(AI)工具,这些AI工具能在世界上重要的大选开展之前,清理账号机器人,发现并移除假新闻等。此外扎克伯格还介绍,截至2018年底,公司将会有20000人致力于网络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
    提到对Facebook的监管,扎克伯格表示,自己在想的不是要不要监管,而是“什么才是正确的监管”。他提到了Facebook正在开发的广告透明政策,致力于让用户能够知道他们在Facebook上看到的广告是谁投放的。
    最后,被问到自己做了父亲之后的改变,扎克伯格说:“我以前认为,目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向世界尽可能做出积极的影响,而现在我只想打造一些能让我女儿长大后为我感到自豪的东西。”
    下为CNN记者劳丽·西格尔与扎克伯格对谈实录:
    【什么地方出错了】

    西格尔:我要从一个基本的问题开始,马克,发生了什么事?什么地方出错了?
    扎克伯格:这是对信任的严重违背,我非常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有保护人们数据的基本责任。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就不应该提供服务。所以现在所有的责任就是要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为了确保做到这一点,我认为有几件基础的事情要去做。其中一个是,像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这样能够访问大量数据、然后不恰当使用它的开发者,不应该进一步访问我们的信息。我们要做一些设置,限制开发者对数据的访问量。
    其次,我们必须要确保不会有其他像“剑桥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这样的外部公司,我们会对所有有权限访问大量用户数据的APP进行调查,然后锁定我们的平台,如果发现有可疑行为就进行完整的审查。
    让我来告诉你,我们采取了那些行动。在2015年,几个《卫报》的记者找到我们说,数据被泄露了,Facebook首次获悉了这一数据泄露事件。亚历山大·科根创建了一个Facebook性格测试应用,当用户登陆的时候就会和他共享数据,这些数据与剑桥分析公司也在使用。
    我们听说了之后,告诉他我们有政策不允许这样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使用数据,我们立刻封了科根的应用。并要求科根和剑桥分析提供正式的认证,证明他们已经删除了这些数据。
    我们要开始审查数以千计的应用程序。所以,这将是一个紧张的过程,但这很重要。我的意思是,现在回顾起来,这个工作显然应该是之前就要做的。首当其冲的就是“剑桥分析”。我们不应该信任他们给我们的认证。我们不会再犯这个错误。我的意思是,这是我们对社区的责任,是为了保护他们与我们分享的数据而应尽的责任。
    【会不会告剑桥分析】
    西格尔:你将会对剑桥分析展开法律行动吗?
    扎克伯格: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是从《纽约时报》、《卫报》以及“第四频道”这几家媒体的报道中了解到,“剑桥分析”公司窃取了数据。但是首先我们需要完成内部审计,简单地说,如果我们发现“剑桥分析”仍然使用那些数据,我们将采取一切法律行动,确保平台上用户数据受到保护。
    西格尔:一些用户说你没有直接面对他们。
    扎克伯格:确实,我也希望可以早点采取措施。我认为这是我们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平台上和外界有大量的反馈······如果你能够平衡获取数据和在其他的应用上获得社交体验,这将是数据移动性的理想情况。但另一方面是确保你的数据永远是被封锁的,永远不会去其他的地方。我认为我们的视角可能有点理想主义,也许也有点天真,认为数据的移动性以及使社交应用能够使用是平台首选。但我也逐渐了解到,最重要的事情是确保用户的数据被锁住。这是我们在几年前修正的错误,而且我不希望再次犯错。
    【Facebook有没有在卖用户数据】
    西格尔:你们的商业模式正在经受考验?
    扎克伯格:对于Facebook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在以某种方式销售数据。我们不将数据卖给任何人,这是我们公司模式的关键,无论是为了保护人们的数据和隐私,还是为了提升我们服务的竞争优势。
    因为无论是信息流还是搜索排名和广告,依靠人们在Facebook上分享的信息,我们才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我们不希望这些数据被泄露。如果这些(指销售数据)事情发生,这对于平台上的用户来说不是好事,对我们来说更加不是。所以(指销售数据)这不是广告运作的方式。广告主可以和我们说,“嘿,我想让广告触达这一年龄段的女性。”那么我们会知道哪些用户符合并向用户展现广告,但绝不会把用户信息交给广告主。
    【有人在扰乱美国中期选举吗】
    西格尔:Facebook如何对抗扰乱选举的行为?
    扎克伯格:我觉得明确的是,2016年,我们没有做到应该做的,把这一系列问题放到重中之重,不管是俄罗斯干涉选举或是假新闻。但从那之后,我们看到的是,几个月后有重要的法国大选,那时我们采用了一些AI(人工智能)工具,它做得好多了,能够辨别俄罗斯机器人账号,或是在选举之前将俄罗斯意图干涉选举的东西移除平台。我们很高兴事情在变好。在2017年,奥拉巴马州参议员席位的特殊选举中,我们采用了新研发的AI工具,探测出来传播假新闻的假账号,很多账号来自马其顿共和国。我想这里的现实是,这不是火箭科学,对吗?有很多复杂的工作必须要做,要让如其他国家不能轻易干涉选举,不能轻易让坏人和民众传播假新闻,但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对此有责任,不仅是因为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这是我们会关注的重大事件,还因为今年在印度、在巴西和世界各国都有大选。我们真的在致力于我们需要做的每一件事,保证在Facebook上这些选举的公正。
    西格尔:你认为有坏角色现在正通过Facebook试图扰乱美国中期选举吗?
    扎克伯格:我确定有人试图这么做。我确定现在有了V2,就是2016年俄罗斯做的事情的第二个版本。我确定他们正在为此动作。对此会有新应对方法,我们要保证能观测到并赶在他们之前。
    西格尔:说到赶在他们之前,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扎克伯格:是的,我认为我们对不同的事情有一些觉察,我们需要赶在前面。我们公司中有不同的员工,除了研发科技的员工,很多这类东西也需要员工去审查。我们今年做出的巨大承诺之一,就是将公司负责安全问题的员工数增加一倍。截至今年年底,公司即将有20000人致力于网络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现在有约15000人在从事网络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我认为打造合适的工具辨别我们产品中的不同模式,同时让人们大范围快速地进行需要的内容审核,将会是一个好的模式,但是你知道,网络安全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完全解决的问题,所以只要我们的社区在世界上仍然重要,我们就要一直为此努力。
    西格尔:你会特别关注现在正在扰乱美国选举的坏角色吗?
    扎克伯格:我们看到现在有很多人在努力愈合分裂。分裂是我们在2016年选举中看到俄罗斯试图使用的主要方法。实际上他们大部分事情都不是直接去做,因为我们能够从数据中看出来。不是直接关于选举,而是更多关于分裂人民。所以他们成立了一个团体支持移民改革,又成立了另一个团体反对移民改革,只是为了让人们互相斗争。很多这些都是由假账号完成的,我们可以用人工智能工具更好地追踪这些账号,扫描和观察到正在发生什么。我很自信我们会做得更好。现在的事实是,作为一个20亿人的社区,我不能保证我们什么都能发现。但是我能承诺的是,我们将会让这些反对者做这些事情尽可能困难。我认为对此我们已经做的比以前好得多。
    【会不会去国会作证】
    西格尔:“美国和英国的立法者都要求你能够作证,所有人都希望你出现,所以你会在国会作证吗?”
    扎克伯格:“简单的回答是,如果这是件正确的事情,我很高兴去。Facebook定期在国会就一些议题进行作证。国会做着至关重要的工作,我们将向其提供一些他们需要的信息。我们看到的只是Facebook上发生的活动,但国会可以获得Facebook以外更多公司和情报组织的信息。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Facebook里知道最多情况的那个人去,如果那是我,那么我很乐意去。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人们的工作通常是聚焦在某一领域,在某一时刻我在一些话题上是唯一的权威人士,所以这对我来说去做(指前往国会作证)是有意义的,我也很乐意在这个时候去做到这一点。
    【Facebook该不该被监管】
    西格尔:鉴于这里的风险,为什么Facebook不应该被监管?
    扎克伯格:我实际上也不确定我们是否不应该被监管。我认为现在的大科技领域的发展在世界上的重要性越发提高,我实际上在想的问题要更进一步。我想的是,什么才是正确的监管,而不是,“是或否,它需要被监管吗?”
    西格尔:什么才是正确的监管?
    扎克伯格:首先有一些最基础的东西,有一些大型的知识分子辩论。在基本的方面,有的东西我会很乐意看见,像是透明广告法案。如果你看到电视或印刷广告上有多少规定,就会发现不知为何为什么在互联网上的广告监管规定这么少。我们应该对互联网和传统媒介要求同样等级的广告透明度。我不知道这项法案会不会通过,我认识一些参议员很努力地在致力于此。但Facebook已经对此做出承诺,而且我们已经开始推出透明广告工具,完成了现在人们还在讨论的法案中的大部分内容,因为这非常重要。人们需要知道他们在Facebook上看到的广告是谁买的,你应该可以在任何页面看到人们针对不同目标受众投放的所有广告。所以我们实际上已经准备好在加拿大进行测试,我们的目标是让这套方法在2018中期选举之前在美国运行,这样我们为了美国的2018中期选举会有新的更高的透明度标准。当然也有更广泛的监管问题,广告只是比较简单的一种。
    【最后悔的事】
    西格尔:你作为Facebook的领导已经14年了,回顾这些时间,因为我们不经常了了解到马克本人,你有后悔的时候吗?如果你回头看到某个后悔的时刻,你非常希望能改变或者完成它,那会是什么?
    扎克伯格:噢,我不知道。我犯过很多错误。我创业Facebook的时候才19岁,还是个孩子。
    西格尔:你会对19岁宿舍里的自己说些什么?
    扎克伯格:我认为一个很常见的问题是,“你希望你没有犯过什么错误?”但是实际上你的一生中会犯下巨量的错误,不管你做什么。你会犯的所有错误我都犯过。当我创办Facebook的时候我还很年轻,缺乏经验。我犯过技术上的错误,也犯过生意上的错误。我雇佣过错误的人,信任过错误的人。我发布的失败产品可能比大部分人一生的还要多。但是你知道,我认为让Facebook为人们工作的关键,不是因为没有错误,而是我们能从错误中学到什么。这就是我试图在公司内部和为我们的社区做出的承诺。也许你不能让每件事都正确无误。世界在变化,新的挑战也会随之而来。
    【成为父亲后的改变】
    西格尔:成为父亲是如何改变你对用户的承诺的,一个更好的Facebook是什么样子?
    扎克伯格:我认为有了孩子之后很多都变了。
    西格尔:比如说?
    扎克伯格:我以前会认为,对我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东西,是向世界尽量做出积极的影响,而现在我只想打造一些能让我女儿长大后为我感到自豪的东西。我现在的指导哲学就是,我白天来上班,做很多困难的事情,然后回家后问问自己,我女儿会不会为我今天做的事情感到自豪。 (博讯 boxun.com)
25908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自吹川普胜选功臣 脸书泄密门CEO被停职 (图)
·剑桥分析滥用脸书个资 客户状告美法院
·脸书数据泄露扎克伯格致歉:错信他人 愿到国会作证 (图)
·脸书摊上大事儿 背后到底有什么黑幕? (图)
·数据泄露脸书市值蒸发500亿美元 或面临天价罚款 (图)
·韩国以用户权益受损为由向脸书开出37万美元罚单
·剑桥数据"招供影片"流出 脸书意外中箭 (图)
·英美调查英国选民调查公司利用脸书数据 (图)
·起底剑桥分析:100万美元买来脸书数据
·脸书股价再挫3%:审查风险升级,但只有1家机构建议卖出 (图)
·英国介入脸书用户信息被窃案调查:申请搜查剑桥分析办公室 (图)
·欧盟要脸书就用户资料遭“政治目的”使用疑虑做说明 (图)
·欧州议会要调查脸书千万用户资料疑“被窃”事件 (图)
·美股开低 脸书大跌5.0%
·曝川普竞选团队窃5千万“脸书”用户资料 (图)
·AIT脸书:限制总统任期 有5个好处
·脸书:发布选举信息者将被验查身份地址 (图)
·美博主在脸书上“侮辱“越南民族英雄引来网络谴责声 (图)
·投资家索罗斯批脸书谷歌屈从于专制政权 (图)
·美大选期间 俄在脸书建立129个造势活动
·脸书中国首席代表换人 (图)
·脸书进中国再传受挫 前后转折一次看懂
·前发改委官员率鹏出任脸书中国首席代表
·脸书中国首席代表传离职 陆前官员接任
·中国网管官员:谷歌脸书返中,要先守法
·中国网管官员:谷歌脸书返中 要先守法
·中国腾讯和阿里巴巴市值 紧追脸书和亚马逊
·中国腾讯市值超脸书 (图)
·和俄国一样北京花大钱在脸书买政治宣传广告 (图)
·习近平向脸书苹果等企业巨头夸耀中国开放 (图)
·十九大前 郭文贵脸书又被屏蔽 (图)
·脸书旗下WhatsApp遭中国大规模屏蔽
·脸书聘发改委前官员 负责与中国政府关系 (图)
·脸书要进中国了?传在上海找办公室 (图)
·脸书特效框事件有言论审查之嫌? (图)
·被指配合中国政府审查,脸书丢脸?
·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登长城 (图)
·粤旅游局脸书推广旅游 民众留言请教“翻墙软件” (图)
·31岁脸书共同创办人 他···不想过劳死 (图)
·全程中文演说 脸书创办人分享创业故事 (图)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脸书被封后哈德逊演讲再受阻
·有关脸书账号一事的严正声明
·博闻年终特稿:当世界屈辱于中共的淫威 从脸书删除博闻社账号说起 (图)
·杨照:「脸书」链接起来的网络新世代 (图)
·刘东:脸书(Facebook)删除唯色的文章还算温和的
·边界:创办人大秀中文 「脸书」难进中国 (图)
·My Deer:对不起各位脸书的朋友
·章小舟:水调歌头·脸书骂匪帮
·当心!网络钓鱼惊现脸书貌似可信/巴黎动态 (图)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巩胜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