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2日 转载)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克里米亚雅尔塔街头的列宁像。图片来源:法广/Muriel Pomponne
    
    (法广RFI 瑞迪)2017年是俄罗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场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颠覆了二十世纪的国际关系。但百年后的今天,这次革命的起源地却没有任何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恰恰相反,俄罗斯人对于百年纪念应该纪念什么显然并无共识。有人强调“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笼统地提及“俄罗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区别掩饰着俄罗斯人面对1917年的动荡历史的不同解读。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及中欧国家研究负责人Françoise Daucé女士,向大家介绍俄罗斯围绕百年纪念的争议以及当今俄罗斯朝野面对十月革命历史记忆的种种纠结。
    
    法广:关于这次百年纪念,有人只说“十月革命”百年纪念,也有人说“俄罗斯革命”百年纪念。这是否只是名称上的区别?所说的百年纪念是否是同一回事?
    
    F. Daucé : 1917年的俄罗斯历史比较复杂。这一年有两场革命。先有“二月革命”,后有“十月革命”。“二月革命”导致了沙皇制度的垮台,皇权体制至此终结。“十月革命”则是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百年后的今天,2017年的所有讨论都围绕着应当继承或应当排斥哪一部份革命遗产。事实上,我们在当今俄罗斯看到的,是那些承认二月革命的遗产、但拒绝十月革命遗产的人,与那些──正相反──强调十月革命遗产的人之间的争论。所以才会有这种命名上的区别。
    
    法广:就是说1917年一年之间,俄罗斯发生了两次革命,那这两次革命之间是怎样一种因果关系?十月革命是否可以看作是一系列事件发展的必然,还是说,在历史长河中,它更是一次断裂?
    
    F. Daucé : 十月革命的意义对于历史学者来说非常重要,相关的讨论始终还在继续,因为有人认为十月革命是一个长时间的历史变迁的结果,这当然更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对他们来说,十月革命终结了俄罗斯资产阶级主导的历史阶段,是一个历史循环的结束。但其他政治人物和历史学者则认为,所谓十月革命只是一次普通的政变,布尔什维克上台只是利用了当时临时政府的解体,利用了政权当时遇到的种种困难。就是说在如何解读十月革命问题上,我们面对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派更是那些比较接近马克思主义的支持者,另一派则更接近自由派人士。
    
    法广:如何理解二月革命的重要性呢?
    
    F. Daucé : 首先应当将二月革命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样的背景下,因为在革命发生的时候,沙皇俄国正卷入战争,处境非常不利,政权因此处于混乱解体状态。二月革命是俄罗斯自由派精英夺取了政权,不是底层的劳苦大众夺取政权的行动。在一定意义上,这是一次资产阶级革命。最初的政治纲领是在国内推动自由化,解除言论审查,也就是恢复部分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也正是在二月革命的背景下,临时政府计划组织立宪会议选举,以便在1918年为俄罗斯制定一部民主宪法。但这个民主进程随十月革命的发生而终止。
    
    法广:如果二月革命不是一次劳苦大众夺取政权的行动,随后而来的十月革命是否获得了广泛的民间支持呢?
    
    F. Daucé : 我觉得应当将夺取政权和夺取冬宫区分开来。夺取冬宫的行动的确是一伙 武装活动人士的行为,并不是像后来在电影和这之后的纪念活动中刻意表现的那样是一次大规模的民众行动,在这些电影和纪念活动中,十月革命被描绘成一次人民发起的大规模行动。事实不是这样,夺取冬宫就是一小拨武装活动人士的行动。
    
    但是,很明显,这些布尔什维克成功利用了民众的不满,得以与一些阶层的民众联合起来,尤其是那些要求停止战争的士兵,还有那些生活条件极其困苦的妇女。就是说这些革命先锋队成功地联合起不同的民间力量。这也是他们后来得以成功的原因之一。
    
    法广:但是1918年1月,布尔什维克政府宣布解散立宪会议,引发大规模民间抗议,抗议活动遭到镇压。这是否也显示这个政权也并非享有民间的广泛支持呢?
    
    F.Daucé : 其实,在解散立宪会议之前,立宪会议选举的结果就已经显示布尔什维克只是少数派。在新当选的立宪会议中,他们只获得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席位,而这次选举活动当时总体被认为是公平、公正。十月革命后刚刚上台的布尔什维克政权因此面对一个缺少多数支持的立宪会议。随之而来的就是解散立宪会议,政府开始动用暴力和镇压。从那时起,为了巩固布尔什维克政权,暴力和镇压越来越频繁。
    
    法广:武装夺取政权以及暴力稳固政权是否也在某种程度上催化了后来(持续三年)的内 战?
    
    F. Daucé : 后来的内战既是十月革命的结果,也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无关系。一战期间,很多人都被动员去了前线,手中都有武装,所以,内战可以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延续,是以旧政权的支持者为首的力量与新的布尔什维克政权的支持者之间的对立。分析这场内战的一个难点,在于那些支持旧政权的力量也有很多为所欲为的暴行,这也是这些力量后来失败的一个原因。
    
    法广:那么在今天的俄罗斯,十月革命留下怎样的记忆呢?
    
    F. Daucé : 如今在俄罗斯,围绕这场革命的历史遗产,有很多难以理清的纠结。一方面,就政府而言,政府没有大张旗鼓地安排纪念活动;另一方面,在在野的政治力量中,那些民主派或自由派,他们也不认同十月革命以及十月革命的后果:这场革命导致了1937年大清洗年代的白色恐怖。所以,面对1917年的历史记忆,很多人感觉非常不自在,政府担心革命的理念重新出现,反对派则在揭露1917年革命的极权倾向导致了后来的恐怖时代。两方面都不想谈论这段革命历史。虽然社会上间或有人提议重新审视这段历史,但这些建议更来自个人,更注重根据日记、书信、老照片等个人资料,讲述个人或家庭经历,避开对十月革命意义的讨论,从个体的视角,回顾十月革命历史。
    
    共产主义在俄罗斯已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法广:马克思主义是十月革命的主导思想。如今,马克思主义在俄罗斯是否还有市场呢?
    
    F. Daucé : 俄罗斯共产党仍然在活动,但支持者不多,他们在杜马(议会)有大约三十个席位,这个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仍然坚持苏维埃时代的路线,他们的网站上有时候甚至还会引述斯大林理论。今年11月7日,唯一举办十月革命纪念活动的政党,就是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他们虽然是少数派,但也还是在一定程度上与执政当局合作。
    
    就执政当局来说,他们并不想批判苏维埃时代遗产,而是希望重建一个宏大的历史叙述,既包含沙皇制度,也包含苏维埃历史,普京关于历史论述的讲话表达的都是不要把沙皇时代与苏维埃时代的辉煌对立起来。但是在这个大历史讲述中,十月革命其实很有争议。1917年的革命首先是沙皇制度的垮台。而在政府试图构建的大历史的延续中,十月革命则是一次历史断裂。这也是为什么“十月革命”对于俄罗斯当权者来说很有些不知道如何言说才好。
    
    法广: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在俄罗斯诞生,如何理解这个政权在存在70年后,在今天的俄罗斯已经无从立足?
    
    F. Daucé:的确,共产主义在俄罗斯已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至于其中原因,我们不能忽视1991年前后,戈尔巴乔夫的开放政策。这也是一次历史的断裂。戈尔巴乔夫曾想找出一个既能继续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但又能纳入一定程度的自由主义的模式。1985年到1991年这段时间,俄罗斯社会关系极为紧张,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模式开始解体。此后的民主过渡进程也十分困难。结果是,马克思主义的共产模式解体,而自由民主模式也失去了信誉。从这种形势中衍生出来的更是一种民族主义模式。要知道,11月7日,也就是苏联时期的十月革命节,如今在俄罗斯联邦已经不再是公休节日。2005年,普京将公休假日改为11月4日,称为俄罗斯民族团结日,纪念17世纪的俄罗斯在一系列动乱之后终于达成的统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注:
    
    1/布尔什维克夺取冬宫的行动发生在1917年俄历10月25日至26日夜间,因此被称作十月革命。但这一天是公历11月7日。
    
    2/自2005年起成为俄罗斯民族团结日的11月4日纪念的是,1612年击败攻打俄国的波兰军队的一次莫斯科起义。这次起义揭开了俄罗斯历史上的罗曼诺夫王朝的序幕。罗曼诺夫王朝被看作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强盛的王朝。其间,彼得大帝的西化革新政策推动了俄罗斯政治的现代化转型。叶卡捷琳娜二世时的俄罗斯已经是一个横跨欧、亚的庞大帝国。但罗曼诺夫王朝也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沙皇尼古拉二世1917年随二月革命的发生而被迫退位。普京选择这一天为民族团结日与他重振俄罗斯帝国辉煌的雄心不无关系。
    
    3/由苏联共产党而来的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目前是俄罗斯最大的在野党,但很少对普京政权的政策发表异议。其领导人久加诺夫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获得了17%的支持。 (博讯 boxun.com)
002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 中共全面操控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戰略
  •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 《歷歷在目》9.大好人
  • 當代中國的反戊戌運動——2018戊戌年献词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谢选骏瑞士的佛教化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现金回馈!
  • 谢选骏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BURMA-缅甸风云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 郑恩宠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当他们知道有个‘死亡不存在’的未来时,
  • 独往独来袁立:我的苏醒与救赎在复旦大学的主题演讲
  • 谢选骏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9-2: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两首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称刘霞当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然其下落不明
  • 法国政府放弃南特机场修建计划
  • 特朗普入主白宫一年后权钱勾连仍不清
  • 黄之峰:身可被囚 精神不可
  • 平壤冀参加残奥 板门店拟为奥运第一通道
  • 为何必须谨慎看待中国经济增长数字
  • 法国出生率连降三年 将靠移民补充人口?
  • 中舰进钓鱼岛毗邻区日本反应为何如此强烈?
  • 中华爱国同心会将五星旗插民进党中央党部前
  • 温哥华峰会决定加强对朝鲜的海上封锁
  • 北京空气污染有缓解但仍被重污包围
  • 谷歌在深圳新开办事处 京沪广的规模也骤增
  • 中共人事布局在即港媒估汪洋升李克强再降
  • 赵紫阳逝世13周年祭 骨灰仍未入土为安
  • 世界报:法国婴儿高出生率正在成为过去
  • 加泰新议长任命大战 西首相续採司法手段
  • CIA中国卧底疑向北京爆料致在华线人遇害被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