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法国社会党溃败 共和党差点滑落深渊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19日 转载)
    

    法国立法第二轮大选,6月18日晚八时公布的出口民调。
    RFI
    
    (法广RFI 安德烈 )马克龙的前进党大胜刷新了法国政治格局。一个多月前还在执政的社会党大概只剩下四十几席,该党第一书记贡巴涅斯周日晚间承认“社会党无可挽救地崩溃”。这个时候,失败的社会党无人再追究奥朗德,一切都太晚了。至于总统大选以来在选举晚会上总是以苦涩面孔出现的右翼共和党,立法选举虽然失败了,第一次显出有点轻松。*
    
    根据出口民调,共和党与民主独立联盟组成的中右联盟获得126席,跟上届两党合起来226席无法同日而语,可是比起上星期日第一轮投票之夜预想的结果好了许多。
    
    当然,尽管二轮比一轮推算的结果好,右翼的失败也是历史性失败。这是自从1981年其前身希拉克领导的保卫共和联盟只获得158席之后最坏的结果。右翼领袖巴胡安承认自己的阵营遭遇失败。他说,“尽管弃权率如此之高,法国人还是赋予总统一个明确的绝对多数,我尊重他们的选择”,但随即表示,“由于积极奋起竞选,共和党足以在国会形成一个重要的力量来表达我们的信仰”。
    
    “有点惨兮兮”,但如今最大的反对党非共和党莫属,在共和党竞选总部,周日晚间结果出来后竟是一种宽慰的感觉。这是因为他们曾经做过最坏的打算:预想顶多赢得六十几席。共和党的领袖们讨论选举结果后认为,极高的弃权率有利于共和党。
    
    他们当然没有忘记,仅仅六个月前,所有的民调机构都宣布法国右翼共和党将在议会取得压倒性多数,这中间,出了菲永空饷门丑闻,他本人失去了预告的总统宝座,也把本党全体拖入深渊。
    
    现在共和党活得也不容易,夹在一部分要跟马克龙合作的“建设派”右翼人士,和另一部分要做真正的右派即所谓强硬派中间,右翼领导人在立法选举时没有找到一条明确可循的路径,巴胡安最早宣称通过立法大选取得胜利与马克龙共治,后来发现十分不现实,巴胡安把共治降格为“和平共处”。最后的结果显示,许多右翼传统选区都把票投给了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
    
    在经过一年的灾难般的选举年之后,右派现在面临着如何重建的巨大工地,未来,右翼各派系还有机会争斗,但是 ,共和党当选议员周二将开会成立党团。“建设派”将试图强加自己的路线,但是真右派绝不会同意把信任票投给曾经是他们中一员的现任总理菲利普的政府。
    
    现在看来,愿与马克龙合作的右翼议员将冒着成为极少数的风险。星期三将选出党团主席,那时将可以判断各派系的力量对比。万一建设派跟强硬派议员再也无法在一起生存,那么,共和党只好一分为二,成立两个党团。
    
    法广RFI 安德烈 (博讯 boxun.com)
27018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国立法大选首轮 半日投票率创新低 (图)
·法国立法大选 马克龙左右布局力图拥有安全多数 (图)
·法国立法大选 马克龙难解的方程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 苏明张健评论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