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629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中国承建委内瑞拉高铁项目烂尾 李克强宏图再受挫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17日 综合报道)
    
    中国承建委内瑞拉高铁项目烂尾 李克强宏图再受挫


    (中国工程人员营地现已废弃。美联社)
    
    【博闻社】由中国中铁领导的财团负责兴建的委内瑞拉的蒂纳科——阿纳科铁路,曾是南美首项高铁计划,被视为社会主义国家友好的象征。也是中国高铁技术和中国资金走向世界的标志。但该铁路项目现已被放弃,沦为经济崩溃的象征。至此,中国政府视以为荣的高铁技术输出之梦几乎全盘崩溃。
    
    美国business insider网报道,约10年前,委内瑞拉由已故总统查韦斯执政时,为吸引人民移居中部平原地区促进发展,他构思兴建蒂纳科——阿纳科铁路。构思的铁路横跨468公里,高铁火车以时速220公里行驶,每年接载五百万名乘客,运送980万公吨货物。
    
    当时查韦斯请求中国提供资金及技术援助,双方签订价值75亿美元的铁路合同,由中国中铁领导的国企财团负责兴建,令委内瑞拉成为中国最大债仔。但工程已变成反对派口中的「红色大象」,即有政治目的的大白象工程,竣工时间已超时4年,而且进程缓慢。
    
    中国承建委内瑞拉高铁项目烂尾 李克强宏图再受挫


    (已开始建的高铁设施成废墟。)
    
    小镇萨拉萨设有运动场般大的工厂,用来生产水泥铁路轨枕,但工厂最后一批中国经理在2015年1月离去后,当地一些暴民抢掠工厂,抢走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破 坏建筑物,抢走铜线、金属壁板等建筑材料。
    
    居民罗德里格斯表示抢掠历时两星期,目击者称抢掠当着国民衞队面前进行,而他们与市长巴尔萨同谋,所以事件没有 传媒报道。该铁路烂尾的命运亦与委内瑞拉财缺有关,在2013年,当时国家铁路局局长承认,其仍欠中国4亿美元。
    
    由于油价下跌,依赖石油收入的委内瑞拉经济失控,工会领袖批评迟发薪问题更严重,外汇储备跌至13年来的新低。从航空公司到负责开采石油的公司,委内瑞拉通通拖欠这些外资公司的款项。
    
    内地《财经》杂志2014年10月曾报道,中国高铁走出去始于2010年,在经过知识产权和动车事故的质疑之后,2013年新一波高铁出海高调开始。与刚开始不一样的是,此次在海外推介中国高铁的不再只是企业或者铁道部门,中国最高主管层亲自化身「高铁推销员」,在各种出访场合提及这张「中国名片」。
    
    由此,高铁走出去更具国家意义——推动产业的升级换代,作为中国工业国际生产竞争力的一个符号,以及消化大陆过剩的产能。
    
    然而,海外高铁市场未必如想像中广阔。
    
    高铁是一个国家的「奢侈级」基础设施。建设高铁有三个较高的经济门槛:首先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其次是人口密度要求;三是电力供应充足。能满足这些条件,又有意愿修建高铁的国家可谓稀缺。世界银行由此作出判断,全球最大的高铁市场仍在中国。
    
    相较于能够以经济模型计算出来的经济门槛,高铁承建双方要面对的更大不确定性在于政治风险。两项因素夹击,中国曾经接触过可能有意向在海外进行的项目中,实际落地者寥寥。
    
    中国承建委内瑞拉高铁项目烂尾 李克强宏图再受挫


    (中国工程人员遗留的垃圾。)
    
    小容量的市场上,竞争激烈非常。技术标准是首要的因素,给中国高铁进入他国市场,尤其是发达经济体设置了极高门槛。随之而来的,中国高铁所具备的成本优势在 海外市场也不那么明显。
    
    中土的项目在土耳其虽然是中国高铁项目在海外落地的第一回,但仍然局限在土建领域。高铁建设的车辆设备(动车组)和控制系统部分有着更高的技术水平,以及更大的附加价值。目前中国企业还未在海外建设过从工程建设直到交付使用的一揽子高铁工程。
    
    从某种角度来说,高铁不啻为一个国家的「奢侈级」基础设施。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建设高铁有三个较高的经济门槛:首先高铁是高造价项目,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其次是人口密度要求很高,世行研究认为线路连接城市所饱有的人口数量至少要达到2000万,线路才有可能收回成本;三是电力供应,时速250公里的列车皆为电力牵引,耗电量巨大,而且随着时速增加,耗电量呈阶梯级增长。
    
    能满足这些条件,又有意愿修建高铁的国家可谓稀缺。因此一旦有项目消息放出,各大国际高铁巨头闻风就会派出团队跟踪,竞争激烈。国际铁路联盟UIC在2013年11月发布的报告指出,目前计划新建高铁的国家有日本、印度、美国、巴西、摩洛哥和几个欧盟国家。此外,经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国政府批准的新加坡至吉隆坡高铁预计在明年招标。
    
    世界银行驻华代表处高级交通专家欧杰(Gerald Ollivier)对全球高铁市场的分析是,有意向建设的国家大多仍在进行大陆讨论,即使新建大部分也只是建设一两条线路连接两个特大城市,难以像中国这般建设大规模的高铁网路,「全球最大的高铁市场仍在中国」。
    
    《财经》记者整理发现,中国目前至少曾与19个 国家进行了高铁合作或者合作洽谈,其中包括土耳其、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利比亚、伊朗、泰国、缅甸、老挝、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新加坡、罗马尼亚、 巴西、波兰、美国、英国、俄罗斯和印度。至于高速动车组的出口,至今为止只有南车中标香港的高铁项目,该线路将连接香港和广州。
    
    其实,有相当一部分合作项目处在非常初始的阶段,也因此各种消息众说纷纭,前后矛盾。
    
    缅甸高铁就传出过各种证实和证伪的消息。2010年12月,缅甸驻华大使馆公使衔参赞莱敏吴(Hlaing Myint Oo)对媒体表示,连接昆明和缅甸首都仰光的高铁将在两个月内动工,但实际上直到2011年5月,两国才签署相关谅解备忘录。今年又有消息传出将在6月开始动工,但7月底缅甸单方面宣布备忘录已到期,中止与中国的合作。
    
    经《财经》记者梳理求证,目前已经签约,确定2由中国承建的高铁或准高铁项目共有四个:中土集团承建的土耳其安伊铁路和利比亚高铁,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中标的委内瑞拉迪纳科—阿纳科准高铁和沙特阿拉伯的麦麦高铁,即沙特的麦加-麦地那第一标段。
    
    安伊高铁于2014年8月竣工,麦麦高铁正在建设当中。此外,利比亚项目由中土集团承建。虽然对外表示其最高时速能达250公里,但实际参与项目的工程人员表示,由于利比亚政府没有选择电力机车,而用内燃机车牵引,最高时速只能达到180公里-200公里,不能算高铁。2011年,这一项目因利比亚爆发内战停工,至今惮于恶劣的安全形势未有重启计划。
    
    委内瑞拉项目则是一个准高铁项目,把该国农场区和石油带所在的两个州连接起来,最高时速220公里。项目合同签订于2009年,本计划在该国2012年总统大选前完工,但拖延至今仍未完成。2014年4月,这一项目的组成部分——北部平原铁路路段正线开始铺轨,在动工的新闻稿中,提及项目克服了委内瑞拉复杂多变的「环评困难、工会干扰、货币贬值、物资匮乏、治安恶劣」等等问题。
    
    就在同时期,中铁董事长李长进在香港出席公司新闻记者会时将项目推迟归因于融资问题;2013年12月,中铁旗下主攻国际业务的中铁国际集团董事长甘百先曾赴委内瑞拉驻华大使馆,就委国高铁工程欠款问题与其大使沟通。
    
    除去上述四个项目,余下15个已知中国高铁的潜在合作对象中,符合前述三个建设高铁条件的国家寥寥无几。
    
    (博闻社原文报道:点此链接)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47721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纽约世界日报: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 土改地主穿鼻游街,分地主老婆和闺女
  •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 耶路撒冷的前途:一城两国
  •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 再听《野草》低吟浅唱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铮楊舒平「新鮮空氣」引發的「血案」與兩名北大外教的故事
  • 郑恩宠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 走向大自然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 中国控诉黄艳建设部副部长等官员一瓶酒一百五十多万,一顿饭十几瓶
  • 中国上海暴政网高智晟告全球华人书:再絮叨点关涉郭文贵先生的话题
  • 吴倩你们的耶稣: 为免受地狱之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43)
  • 独往独来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
  • 拈花时评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 曾节明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大字报【!】反共,是做人的底线/仲维光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4-1
  • 江棋生活得更像一个人
  • 藏人主张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论坛最新文章:
  • G7讨论难民危机却不让难民上岸
  • 美媒:库什纳曾提议与俄设秘密通信线
  • 内蒙访民人民日报门前服农药抗议
  • 中国:下一世达赖转世需由中央政府决定
  • 山东辱母杀人案于欢今天二审出庭
  • 疑涉肖建华案中国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违纪遭解职
  • 告别故乡 与未来擦肩而过—李睿君导演谈『路过未来』
  • 戛纳:华语片《路过未来》能否摘奖?
  • 中国4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仍放缓
  • 台湾开放同性婚姻面面观
  • G7峰会上的“气候变化”难题
  • 爱莉安娜·格兰德将重返曼切斯特为恐袭受害者演唱
  • 美媒:令完成也将爆料 内容或比郭文贵更震撼
  • 张德江促香港就23条立法 预告中国进一步对港收权
  • 柯洁不敌AlphaGo 围棋三局完败称臣
  •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社交媒体遭禁封
  •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去世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