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高锟非常惊喜:没想过获奖(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7日 转载)
    来源:香港文汇报
    
    「光纤之父」、中文大学前校长高锟及另外两名美籍科学家,昨天荣获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表扬他们在光纤传导研究的成就。本港学界对高锟教授获奖反应热烈,高锟教授稍后更透过中大回应,表示从来没有想过会获奖,现在感到非常惊喜。亦有赖光纤的出现,令他获奖的喜讯于瞬间传到千里。香港科技大学更将昨晚的学术聚会变成庆祝会,由校长陈繁昌带领在场百多名学者一同庆祝。
    
    高锟教授获奖消息昨晚公布后,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杨纲凯即时转述高锟教授对获颁诺贝尔奖的回应,表示对于获颁诺贝尔物理学奖深感荣幸。因诺贝尔奖鲜有表彰应用科学的成就,因此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获奖,现在感到非常惊喜,「过去四十年,光纤大大促进了资讯世界的发展及进步;亦有赖光纤的出现,这个喜讯已于瞬间传到千里。」
    
    光纤将喜讯瞬传千里
    高锟非常惊喜:没想过获奖(组图)
    
    高锟(右一)对教育亦贡献大,图为他参观学生科学比赛得奖作品(资料照片)
    
    中大副校长黄乃正表示,中大稍后商议如何庆祝。而高锟教授是他在伦敦大学的师兄,对师兄获奖感到很高兴。虽然高锟教授现时不在香港,但他会发电邮给高锟教授道贺。
    
    科大副校长(行政)黄玉山说,他昨晚收到高锟教授获奖消息时,正与百多名学者在科大的南北小厨参与电脑系统学术聚会,接获喜讯后,与高锟教授相识的校长陈繁昌,即时站出台前宣布有关消息,并宣读高锟教授的学术生平,更带领全场学者一同鼓掌庆祝。黄玉山表示,在一九八七至八八年任教中大生物系时,正值高锟教授担任中大校长。「他曾到访生物系与同事閒谈,为人很随和,没有架子,他能获诺贝尔奖是实至名归。」
    
    与高锟一同担任直资学校弘立书院校董、科大副校长(研究及发展)(署理)袁铭辉表示,高锟教授不单专注科研,有学者风范,对本地学生基础教育也尽心尽力,成为该校校董后,虽然未能长时间驻校工作,但一有时间也会审视该校教学,关心学生。袁铭辉说,高锟教授获奖对华人学者是一大鼓舞。
    
    对华人学者极大鼓舞
    
    理工大学副校长(产学合作)吕新荣说,曾在学术会议中与高锟教授见面,「高锟教授很友善,愿意接纳他人意见和沟通。」吕新荣表示,高锟教授获奖,代表华人在科研上的成就,也是华人学者的一大鼓舞。刚入读中大物理系的「神童」简文锋透过父亲表示,能入读高锟教授曾担任校长的大学,感到很荣幸。而他志愿是做天文学家,需要涉猎物理学,希望能以高锟教授为目标,努力学习,将来能像高锟教授般,为世人谋福祉。
    
    香港科技普及协会会长曹宏威表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是对他发明光纤的肯定。「高锟教授发明光纤已有数十年,是研发光纤的开荒者,近年对世界传讯有很深远的影响,他获奖是实至名归。」
     香港中文大学6日晚发布的消息,中大前校长、有“光纤之父”之称的著名华裔学者高锟对于获得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深感荣幸和惊喜。
    
    高锟的获奖感言当晚由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杨纲凯转述。高锟表示,“我对于获颁诺贝尔物理学奖深感荣幸。诺贝尔奖鲜有表彰应用科学的成就,故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获奖,感到非常惊喜。”
    
    他还表示,过去四十年,光纤大大促进了信息世界的发展及进步,也有赖光纤的出现,这个喜讯已于瞬间传到千里之外。
    
    当晚,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向全体中大师生发表公开信,祝贺前校长高琨获得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以表彰他对光通讯理论的划时代贡献”。公开信表示,中大师生以此辉煌成就为荣,这同时也是全香港乃至所有华人的喜讯。
    
    刘遵义在信中表示,高锟有“光纤之父”的美誉,1966年首度提出光导纤维在通讯上应用的基本原理,同时开发了实现光通讯所需的辅助系统,促成网际网路的出现,现在人们日常运用的高速网络通讯,正是高锟对科技的伟大贡献。
    
    高锟于1987年至1996年出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其间中大致力改善教学质素,促进跨学科研究,提升校园主干网络,连接世界各地系统,与国际学术重镇保持密切联系。高锟卸任校长一职之后,仍担任中大工程学荣誉讲座教授至今。
     「光纤之父」高锟一九三三年出生于上海一个富裕家庭,曾住在法租界,父亲为律师,在入学前高锟已懂诵读四书五经,小学入读内地着名国际学校,精通中、英及法文。
    
    自小沉醉于科学的高锟,经常与弟弟在家中的实验室进行实验,曾製造过灭火筒、烟花等,甚至试过自製炸药,然后将炸药藏在泥裡,再搓成一个个小汤圆般掷在地上。
    
    一九四八年高锟举家来港定居,并入读名校圣若瑟书院,其后考入香港大学,但由于当时港大尚未有电机工程系,他只好远赴英国,并考获取英国伦敦大学理学学士及哲学博士。
    
    除醉心科研,他一直热心推动教育事务,一九七○年应香港中文大学邀请筹办电子工程系,一九八七年出任中文大学第三任校长,直至一九九六年荣休,由李国章接任,现时仍为中大工程学院荣誉教授。
    
    高锟非常惊喜:没想过获奖(组图)


    
    高锟和太太黄美芸(资料图片)
    
    高锟从没申请过光纤技术的专利权,光纤并没有为他带来巨大的财富,他曾对记者表示,什麽香港首富、全球首富,于他而言全无意义。「我没有后悔,也没有怨言,如果事事以金钱为重,我告诉你,今天一定不会有光纤技术成果。」
    
    热爱家庭甘做「阿四」
    
    一九九六年退休的高锟,与太太在香港和美国两边居住。有传他与太太黄美芸于一九五九年结婚后,太太曾提出做一个实验,两人分开半年不见面,却遭高锟一口拒绝:「婚姻很重要,分手半年没有意思。」
    
    只要一有机会,高锟就对太太讚不绝口。「你看我每次讲座的电脑程式及幻灯片都是我太太帮我准备和设计好的。记得我在一九六六年宣读论文时的电脑幻灯片也是太太帮我做的。」
    
    高锟夫妇现有一子一女,如今都在美国硅谷生活和工作,夫妇两人每年都会抽空到美国探望他们。「我很爱他们,但又很少时间陪他们,所以相聚的时间总会主动当『阿四』,目的只有一个:为家人做一顿丰富的晚餐。」
    
    科研工作背后的高锟充满孩子气,因而在儿女眼中,他是一位思想广阔、寓工作于游戏的好父亲;而且他性情随和,与他共事多年的私人助理从未见他发过脾气。
     作为「半个香港人」的高锟夺得诺贝尔奖,给本港学术界带来极大鼓舞。不少香港学者及高等教育界人士均表示,高锟得奖除了增强大家对香港科研的信心,也证明从事科研工作,需要有长远的规划和耐心。有学者认为,当前政府及工业界给予科研的支持不足,离高锟期许的「先进数码城市(advanced digital city)」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大校长刘遵义昨向全体中大师生发表公开信,指高锟获奖实至名归,是中大、全港、全国以至所有华人的天大喜讯,所有中大人均深以其辉煌成就为荣。他还赞扬高锟对中大贡献卓越,认为该校成为区内以至国际上教研皆具份量的学府,高锟居功尤伟。
    
    对通讯方式有革命性影响
    
     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主席史美伦表示,大家皆受惠于高锟多年来对科研无比的热忱,以及他对本港高等教育的各项贡献。科大工学院院长李德富和港大物理系主任张富春均表示,高锟是电子通讯业的先驱者,其科研成就彻底革新了整个通讯方式,为人类生活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
    
     中大物理学系主任林海青指消息公布后,该系教员和学生互传喜讯,表现激动、雀跃。他指国际上很多顶尖学者虽为华人身份,但多于国外工作和生活,故高锟可谓是首位获得世界级科研荣誉、但同时在中国做贡献的「本土」华人。林海青认为高锟获奖会为香港发展科研注入强心针,「将会鼓励更多的年轻人从事科研工作,为香港社会做出奉献。」
    
    距先进数码城市目标尚远
    
     高锟担任中大校长期间,成立了多个研究所及工程、教育两学院。中大工程学院(科研)副院长蒙美玲表示,她在1997年时曾因撰书访问高锟,谈论「Made by Hong Kong(香港制造)」的话题。当时他认为香港地方虽小,但政府愿意推广高科技、市民喜欢尝试使用新产品,故香港若能保持不断进步的势头,便可成为先进数码城市(advanced digital city)」的典范。但她坦言,当前离高锟设想的目标仍很遥远,「大家都很清楚,现在投放于技术转移的资源并不多。」
    
     蒙美玲表示,香港学界有很多科研成果,期待能与工业界、尤其是珠三角开展密切合作,「但希望政府和企业能明白,科研是需要大量投资和耐心,而且并不能保证成功,关键是要保持不断创新的势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