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财经与科技]
   

桑德伯格:为Facebook的未来而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1日 转载)
    来源:《金融时报》
    
     白色套头毛衫罩着浅蓝色牛仔裤,一头黑发吹出有光泽的弧度,谢里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看上去极为平静,一如以往。她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挨着我坐到我们这桌的一角。“来看看这个,你看到这个了吗?”说话间她已经开始研究菜单,没有先停下来寒暄几句。

    
    Facebook的这位首席运营官以比大多数高管更坦诚而闻名:比如坦言自己工作时在洗手间哭泣,或是在丧夫不久后跟母亲睡一张床。这一点跟重新定义了“分享”一词的Facebook颇为契合。不过当我们开始共进午餐,可以清楚地看出坦诚并不意味着率性而为。桑德伯格无疑是与公司口径最一致的高管之一。谈到业务时,她说的话似乎来自一整套现成脚本,我几乎可以替她背出台词。新产品不只仍处于“早期”,而且正在以一种“隐私保护的方式”推出。当我问到突然成为单亲妈妈具体是怎样的感受时,她先是承认“有时候感到孤独、害怕”,然后迅速说到更大的问题,聊到美国贫困单亲妈妈的困境,还拿出了数据。
    
    不过话说回来,脚本或许至关重要。过去两年桑德伯格和Facebook都经历了巨大的震动,双方都被迫为生存而斗争。2015年桑德伯格与丈夫戴夫•戈德堡(Dave Goldberg)在墨西哥度假时,戈德堡在健身房锻炼时因心脏病发作逝世,丈夫的离世意味着桑德伯格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Facebook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在假新闻兴起、Facebook自身越来越有能力影响各种事件(包括去年美国大选)的走向之际,该公司在自我监管方面做得够吗?这些批评对于这家规模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拥有近20亿用户,去年利润达100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尚不清楚。
    
    我们就餐的墨西哥餐馆Sol位于门洛帕克的Facebook园区,所在的街道是一条迪斯尼式假主街,旁边还有一家纸杯蛋糕店和一家美甲店。桑德伯格从没在这里吃过饭。她告诉我,她在Facebook的9年都是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吃午餐的,事实上我是第一个说动她出来午餐的人。当她和一名工作人员一起到达餐厅时,我猜想她是不是需要别人帮忙才能找到路。
    
    当我说明没有其他人加入我们的午餐时,她说:“这太让人激动了。”通常她都是在自己办公桌上喝汤或者吃沙拉,而她的办公桌位于Facebook巨大的开放式楼层的中央。她兴致勃勃地翻着橙色的塑封菜单,点了一道“大份沙拉配鸡肉”。我选了红椒大蒜玉米卷饼——按照店主祖母的家传秘方烹制。
    
    桑德伯格在个人生活遭遇不幸之前,在事业上已取得了一系列非凡成就。她先是在美国财政部为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担任幕僚长,后加入谷歌(Google)担任运营副总裁。自从2008年来到Facebook后,她对这家公司发展成一家市值4320亿美元的企业功不可没;据《福布斯》(Forbes)数据,她自己的身家达16亿美元。她于2013年出版了首部著作《向前一步》(Lean In),鼓励女性要更雄心勃勃,这部畅销书的成功也令桑德伯格成了著名的女性权利倡导者。
    
    当戈德堡逝世后,一切都变了。桑德伯格感到极度悲痛,且“不顾一切”地想要从其他人那里找到共鸣,最终她通过在Facebook发表一篇帖子找到了安慰。这篇帖子的确让她找到了共鸣:用户们将这篇帖子分享了40万次,还在评论中写下自己应对死亡的经历。
    
    她说:“我没想要在这篇帖子里分享我的个人故事。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这世上有太多的沉默。那种感觉不仅仅是悲伤,是与外界彻底的隔绝。”
    
    对于哀悼者被忽视时的痛苦,她的想法反映出典型的强者心态:她建议那些担心“你还好吗?”是一个蠢问题的朋友,应该换成问“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因为这一提问承认了悲伤情绪的起伏不定。
    
    受这篇博客反响的鼓舞,她与一个沃顿商学院(Wharton)的教授朋友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共同合著了《B选项》(Option B)。这本书不久前出版,结合了她的日记以及对经历悲伤和挫折后恢复力的研究。桑德伯格表示一开始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写一本书。“如果我几天不写日记,我就会觉得自己简直要爆炸了。”后来写作变得不仅是发泄,还是一种纪念亡夫的方式。
    
    人们是否还会问她“今天过得怎么样”?她回答说:“偶尔。一个研究悲伤的专家告诉我,这本书的作用之一是我可以继续谈论戴夫。但对很多人来说,第二年是长时间的沉默。人们已经向前看了。他们觉得自己不应该提起这件事,他们不想提起来。“
    
    今年5月,戈德伯格逝世两周年。当我问她有什么计划时,她的眼眶湿了。她说她会尊重孩子的意见。“我还是想庆祝他出生的那一天,但如果我可以闭上眼睛,离开这世界(一天)······我会的。”
    
    《选项B》的惊喜之一是它的幽默。这是有意为之吗?“我不知道。你会感到自己仿佛失去了快乐的权利,以及开玩笑的权利,所以你感觉开玩笑不好,快乐不好,约会不好。一切可能让你快乐的东西都不好。看电视综艺节目不好。”
    
    她还致力于让企业认识到死亡可以对员工的整个生活造成多大冲击。她钦佩地谈到了自己的“老板”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描述了她在返工第一天自信心“崩塌”后,他是如何帮她找回自信心的。“返工第一天的夜里我哭着给马克打电话······说,‘也许我回来得太早了,我没在状态······’。当时他说,‘你想回来的时候就应该回来’,但他没有把话停在这儿。他接着说,‘不过你今天提出了非常棒的两点,所以我很高兴你回来了’。”
    
    对她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他当时只是说,‘你想回来的时候就随时回来’,我就会理解为,‘你不行’。”
    
    桑德伯格面前摆上了一个方形盘子,大小有一张边桌那么大,盘子里满满的生菜、牛油果和鸡肉,看上去不怎么像墨西哥菜。我的午餐则完全是橙色的,卷饼泡在橙色的酱汁里,配上橙色的米饭。
    
    “鸡肉有一种好吃的······”她话音渐轻,或许不习惯描述食物,“感觉腌了很久,腌一腌总是更好吃。”
    
    ***
    
    很少有公司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如此大的影响力。 Facebook已经体会到了成长的烦恼:对隐私的恐慌,害怕它不能赚钱,担心它落伍。它通过技术克服了许多问题:加强隐私设置,更先进的定向投放广告,收购Instagram等新的应用,或从Snapchat借鉴新功能。
    
    目前Facebook面对的关于其角色的问题可能较难解决。扎克伯格今年在Facebook上的一封信中表示,希望该公司将在创建“全球社区”方面发挥作用。尽管用了近6000个单词,且82次提及“社区”,但信中没有提到有助于实现该目标的具体技术。
    
    我问桑德伯格,Facebook是否真的是一个能够容纳各种价值观的全球社区,还是如它以前对自己的定位,其实是一项“公用设施”,就像一个电话网络?她说很久以前他们就不这么定位自己了,这话或许表明他们现在理所当然地认为人们离不开Facebook。
    
    她说:“我认为我们有非常强的价值观。即使在我们还是一项‘公用设施’时,我们也有严格的内容规定:禁止色情、暴力和仇恨内容。”Facebook在即时执行这些规定的能力上仍然存在问题,在我们这次采访后,泰国一名男子在Facebook的Live服务中播放了他杀死自己11个月大的女儿的视频。这段视频在人们的新闻推送中待了大约24小时后才被删除。
    
    当我问她Facebook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时,桑德伯格再次展现了自己转移话题的本领。Facebook的最大挑战是它最大的机会,将世界各地的人们连接起来。她是否觉得人们可能在Facebook上花费更多时间(用户们平均每天在Facebook、Messenger和Instagram上花费50分钟)?极端总是不好的,有些人很可能睡眠太多。她在工作中是否感到自己权力的分量?她知道他们需要做多少工作。与许多受访者不同,她总是知道何时该停止,用一两句观点收尾。
    
    我再一次试着提出在我看来最重要的问题:她是否认为作为一个组织,Facebook正在意识到其所拥有的巨大力量?桑德伯格似乎并不认为Facebook处于一个特别重要的转折点。
    
    她说:“这是很大的责任,我们一直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件事。为了保障人们的安全,确保他们能与自己想要的人分享,确保恐怖分子不会利用我们的服务。”
    
    我试图谈得更具体些,将话题聚焦于假新闻。对于有观点认为Facebook发布误导性头条新闻——比如教皇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影响了美国大选,扎克伯格最初驳斥为“非常疯狂”。但自此以后,Facebook展开了一项支持新闻工作的项目,包括与事实核查人合作。她说:“假新闻伤害了每一个人。它伤害了我们的社区,伤害了我们每一个人。”不过她又很快补充道:“每个人都要承担起自己那份责任,对吧?新闻采编人员,从事读写教育的人,以及媒体公司和我们。所以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我又提出一个问题,嘴里塞满了食物。桑德伯格笑道:“我觉得这是这顿午餐的困难之处,这不自然,自然的情况是我问你一个问题,你问我一个问题。”她又回到一种愿意分享的状态。她似乎已经吃好了,她吃掉了大部分鸡肉,留下大堆生菜。
    
    以她圆滑的处世之道,无怪乎一直有猜测认为桑德伯格可能会竞选政治职务,但她说自从丈夫去世后,她感到与Facebook联系更紧密了,人们会在他的页面下继续追忆他。
    
    当她年轻的时候,她曾以为自己会在政府或非营利组织工作,从没想过进企业。是什么变了?她说:“我想当技术革命发生时,谷歌、Facebook这些公司肩负的使命与其他组织一样多。”我表示它们的权力和影响力甚至可能与政府一样大。她说:“我不知道这种观点是否正确。但它们的确肩负有使命。”
    
    自发表那封信以来,关于扎克伯格会从政的猜测也更多了。当他到美国各地会见社区团体、教会和企业,踏上一段看上去与竞选之路惊人相似的全美巡回之旅时,传闻更是愈演愈烈。她是否认为扎克伯格会竞选总统?“他不会。”
    
    那你呢?“不会,我说过不会。”
    
    ***
    
    这位“向前一步”女王仍希望美国会有一位女总统,即使不会是她本人。大选之夜,桑德伯格已经准备好叫醒她的女儿和儿子,好让他们看到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成为第一位女总统。她说:“不过他们一个才9岁,一个才11岁,所以他们会有机会看到的。希望这一天会很快吧。”
    
    她如何评价妇女运动的状况?目前出现的迹象既有反抗——比如特朗普就职后的“妇女大游行”(Women's March)——也有对堕胎问题上的倒退感到的绝望。她说:“我想我们需要回顾一下历史背景。妇女运动已经走了100多年,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世界上还有一些地区的女性连基本公民权利都没有。”
    
    桑德伯格最近向“计划生育”(Planned Parenthood,一个提供医疗服务和开展性教育的组织——译者注)捐献了100万美元。她以前私下捐过款,但她说现在展示对这家组织的支持“非常重要”,它不仅提供堕胎,还向贫困妇女提供医疗服务。
    
    她说“妇女和家庭方面公共政策的缺乏”令她感到担心。“我认为美国需要一个更好的保障网······如果你是一个单亲妈妈,或者即便并非单亲、但只是工人家庭,如果你孩子生病了,你该怎么办?”
    
    硅谷在这方面尤其受到批评,最近的一次是优步(Uber)的一位前软件工程师对这家叫车公司提出公开抗议,称该公司无视她对性骚扰的指控。桑德伯格对这件事的回答不那么笼统:“我认为这个行业对女性有挑战。我们存在同样的性别偏见问题。我们存在领导层女性不足的问题。”
    
    《向前一步》催生了一个名为“向前一步”的组织,由全球150万职业女性组成许多“圈子”以互相支持,成员既有巴黎的创业企业家,也有辞去国企工作、拒绝包办婚姻的中国女性。桑德伯格在旅途中会与她们会面。
    
    桑德伯格被批评为过分强调个人可以努力做到的事情——比如她建议开会时坐到桌子旁而不是角落里——而不是制度的重要性。这一问题得到了她的热烈回应。她强调道:“我认为这是错误的,错误的比较······这二者永远同等重要。我说的是两个,两个都重要。”
    
    首席执行官们向她投诉女性员工们正在要求加薪。她拒绝点名当事者,但表示当她说自己下午五点半下班回家看孩子时,“有人跟我说,就算我用斧子砍死人也不会比这件事引起更多关注了······我收到了来自雅虎(Yahoo)和谷歌整个部门的鲜花,卡片上写着‘谢谢你。我们现在都下午五点半下班了’。”
    
    还有人指责《向前一步》导致一些读者与男友分手。她在书中建议:“你可以想跟谁就跟谁约会,但你应该跟书呆子和老实人结婚”。我问她,你跟坏男人约会过吗?“有几个吧。”
    
    我告诉她我今年30岁,未婚,我应该找什么样的人?她说:“想要一份平等关系的男人,想支持你事业的男人。你有一份很棒的事业。”已经把桑德伯格当知心姐姐的我问道,你怎么判断谁是老实人呢?“你要问,而且尽早问,不要怕冒犯他们。如果你的答案会让他们生气,你反正也不会想再跟他们约会。”
    
    桑德伯格经常在Facebook上直播与一些知名或勇敢的女性的访谈。最后她会提出一个问题,在Facebook园区到处都可以看到印着这一问题的海报:如果你不害怕,你会怎么做?
    
    趁她把手伸进印着“禁用bossy”(Ban Bossy,桑德伯格发起的一项运动,禁止用“bossy”一词形容强悍的女性——译者注)的包里,去拿她的Facebook品牌小笔记本和她的智能手机时,我最后把她自己的问题又抛给了她。
    
    她靠近了一些,静静地说:“我想我写这本书是因为它很私人,而且非常坦诚。”她眼中涌出泪水,“我想从这场悲剧中得到一些有益的东西,只要是有益的”。
    
    随后她迅速恢复平静,再次拥抱我,然后离开。 (博讯 boxun.com)
45217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为进军中国拼了 Facebook雇佣前中国官员 (图)
·知情人士称Facebook欲在上海设立办公室 (图)
·为什么应该让Facebook提供全民基本收入?
·Facebook的“彩色气球”相片管理app能否成功飞进中国? (图)
·Facebook如何碾压初创对手?抄抄抄 (图)
·Facebook第一财季业绩四大看点
·近20亿用户:Facebook的新挑战
·Facebook将在德国启动新闻打假
·遏制假新闻,Facebook使出了这几招 (图)
·Facebook出了假新闻,但它不该成为核查者 (图)
·Facebook该如何应对假新闻问题 (图)
·Facebook(脸书)该如何应对假新闻问题? (图)
·Facebook 掀起聊天机器人开发热潮 (图)
·收到用户投诉 Facebook再出手打击“标题党” (图)
·Facebook接国税局“欠税通知书”金额最多达50亿美元 (图)
·Facebook完成Aquila无人机首次试飞 (图)
·Facebook内部文化揭秘:女性不准穿“性感”服装
·Facebook脸书在中国商标侵权案胜诉 (图)
·“5G是富人的网络” Facebook拟联合运营商造低价设备 (图)
·Facebook与多家企业发起“电信基础设施计划” (图)
·上海市商务委主任会见Facebook中国首席代表 (图)
·网信办回应谷歌Facebook进入中国
·刘云山会晤扎克伯格 分析认为facebook进不了中国 (图)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北京拜访刘云山 (图)
·央视公布春晚YouTube和Facebook直播地址
·GMAIL被封和Facebook(非死不可)删文
·Facebook副总追上李克强说:很多事我们大有可为 (图)
·Facebook在中国尴尬露脸
·facebook 北京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Facebook扎克伯格与清华学生座谈
·网安办主任鲁炜:facebook不得进中国
·遭大陆封杀Facebook在微博开户?空欢喜一场 (图)
·网民申请信息公开 中国全面解禁Google、Twitter和FaceBook (图)
·南京为亚青会开放测试Facebook等社交媒体
·习近平人权日依然活跃在推特(Facebook)
·脸书直播烧炭亡 死了都要facebook
·传Facebook将在大陆5所高校招聘 年薪20万美元
·数据显示1/3离婚案件牵涉到Facebook
·Facebook公司的国际公共政策提案/赵京
·刘东:脸书(Facebook)删除唯色的文章还算温和的
·左仔:回答有关Facebook实名制的一些疑问
·左仔 :「自己名称自己救」—强烈反对Facebook实名制
·郑伟谦:Facebook开拓内地市场,是另一波白色恐怖的开始?
·Facebook收购WhatsApp的五大原因?
·赵京:“G2格局”与facebook股东大会
·FACEBOOK的造富在中国不可复制/杨阳
·实名制有助于Facebook进入中国?/GerrardChan
·南方民主同盟抗議 facebook 凍結龍緯汶戶口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