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万文英公安局门口喊冤遭暴打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30日 转载)
    
    

    
    本网获悉,上海宝山区维权访民万文英因入户问题近日前往上海市公安局门口喊冤,遭警察打断两根肋骨,得知此情况后,昨天上海众多维权人士赶到其家中探望并声援她。
    
    据上海访民消息,6月27日下午,家住上海宝山区的万文英因入户问题前往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当时她在公安局门口喊了一声“冤枉”,期待能够引起上级领导的注目和重视。不料竟招致警号033702的恶警拳脚并用一顿暴打和凌辱,而万文英被打的地方距离上海市公安局大门外仅仅只有几步远。之后被警察带到曹家渡派出所暂时关押,最后被带往刘行派出所审讯做笔录,期间警察不但对她的伤情不管不顾,还对她进行威胁恐吓,直到当晚10多钟她才被释放回家。第二天,万文英在朋友陪同下前往华山医院检查治疗,只见遍体伤痕,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医院CT报告显示:左侧第5和第7根肋骨骨折。医生建议她手术治疗,用钢板固定,因骨折部位错位,接合不好,住院费大约要五六万元。
    在得知万文英被打后,昨天上海众多朋友自发前往其家中探望并声援她,大家都非常气愤,强烈谴责打人恶警法西斯行为。
    
    据了解,今年52岁的万文英于1999年5月从江西嫁到上海与丈夫卢正和(卢家排行第六)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儿子今年18岁,已有上海户籍。而万文英因是江西户籍,一直未在上海落户。一家三口均居住在丈夫户籍所在地,位于上海市虹口区天宝路410弄52号的房屋里。2009年婆婆、公公、丈夫相继去世后。2010年3月19日,万文英母子赖以生存的唯一住所被强行拆掉。
    
    据万文英透露:当时被强拆房屋的锁被撬掉,里面物品被洗劫一空。是邻居打电话告诉万文英。万文英回来看到这一情况,马上打110报警。110报警台居然拒不出警,甚至后来不再接听万文英的电话。万文英又到辖区派出所报警,要求警察到强拆现场查看。派出所警察说:“有户口户主签了字就行,人没撬死就没问题”。万文英无奈之下走上了维权之路,从上海逐级到北京中央各部门维权,但处处碰壁、求告无门,遭到压制和打击报复。期间多次被抓捕、关黑监狱、拘留。2018年6月27日下午万文英因入户问题一直被地方公安故意拖延不办理,来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却遭到警察暴力殴打。
    
    附:万文英血泪控诉
    
    谁能想到,在号称“国际大都市”的上海,在号称“依法治国”的“和谐盛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维权者,仅仅因为在上海市公安局门外的一声喊冤,就招致毫无人性的豺狼虎豹警察033702的一顿暴打,从地上打到车上,从拳打脚踢到抓住头发地上拖拽,生生将两根肋骨打断!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血淋淋的事实!
    
    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吗?你们不是自吹自擂“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吗?你们这些不要逼脸的谎言家和大骗子,请睁眼看看发生在我身上的这血写的事实!请国人同胞和世界上善良的人们,睁眼看看这些人性全无、畜性十足的维稳打手和刽子手的野蛮暴行,并请记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血色时代!
    
    6月27日下午一点多,我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下级公安部门多年来对我的入户问题一直故意拖延、敷衍塞责不作为的问题。按照上海市政府“沪府(2009)70号”《关于本市投靠类户口迁移若干实施意见》第二条以及《上海市公安局关于执行本市投靠类户口迁移政策的若干规定》(“沪公发[2013]166号)第二条的规定,从2009年起,我就具备了迁入户口的法定条件,很多年前,我就向辖区公安部门提出了迁户的申请,但是辖区公安一直以种种借口拖延,至今拒绝为我办理。无奈之下,我打算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此问题。
    
    下午1点多,我到了位于武宁路128号的上海市公安局门口。在栅栏外人行道,我喊了一声“冤枉”,期待能够引起上级领导的注目和重视。但是万万想不到的是,就是这一声喊冤,竟引来野兽一般的警察(警号为033702)雨点般的老拳和拳脚并用的一顿暴打和凌辱。我被打的地方就在上海市公安局大门外几步远的地方。
    
    我喊冤后,旁边的保安叫我离开。我刚走离两步,一个年约30多岁、不胖不瘦强壮结实、身高约一米七几的男警察033702号上来就一只手抓住我头发,另一只手将我的一只手向后猛力一扳卷到背后,我痛得“哎吆”叫了一声,身体动弹不得。这个恶警一把将我摔倒在地,扯住我的头发一提一放,将我的头部连续向滚烫的地上磕碰:“我叫你叫!我叫你叫!你还敢不敢喊冤?”这样抓头磕地有三四次。丝毫动弹不得被压在地下的我喊道:“警察打人了!”这个畜生的拳头像雨点一样砸向我的头部,连续打了有五六下。
    
    “你还敢叫?你还敢说?我叫你说,我叫你叫!”在过路者的目睹下,这个野兽一般的警察毫无顾忌地在化日光天之下暴打我这个毫无反抗之力而且从始至终无论身体还是言辞都不敢做出丝毫反抗的女人。那阵势,恶狠狠几乎要将我打死,我哪还敢反抗?身体被压在地上,这个畜生警察打了我有两三分钟。从小到大,我没有被父母碰过一指头。平时与人为善的我,也几乎没有被他人殴打的经历。念及此,众目之下被暴打的我放声大哭。
    
    畜警把我头发用力一扯,我的头被提起来,但我的一只手还被他扳到后面卡住,无法动弹。他正要挥拳打我面部,旁边的保安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上来拦了一下。保安问我:你是什么事情?我回答,我是外来媳妇,是为了户口的事情。畜警把我往后拖,边拖边说:“起来!起来!”我根本动不了,这个人渣还让我起来。他一只手扯住我的头发,一只手抓住我的左手,把我拖了一段路,我的一只鞋子已经不知掉到哪里,高度近视的眼镜也被打没了(鞋子上车才给我,在地上和车上眼镜先后被打掉两次)。这个畜警边拖边打,他和另一个负责开车的警察连拖带抬,将我拖抬到面包警车旁,畜警和另一个警察一用力,像扔面袋子一样把我重重地扔到面包车里。我爬起来,抓住座椅勉强坐到座椅上。这个畜警一把将我扯下车座,然后飞起一脚,狠狠地揣在我的左侧胸部。用力很重,凶相毕露,像一个十足的黑社会流氓和恶棍。一阵剧痛袭来,几乎让我昏死过去。
    
    过了一会,我哭着质问这个畜生:“我跟你有冤有仇吗?你为什么这样打我一个女人?你没有爹没有妈吗?”我的意思是,我的年龄和你爹妈差不多,你这样打一个年龄大你20岁的女人,你下得去手吗?人心都是肉长的,你难道没有良心吗?
    “操你娘的逼,打的就是你这个畜生!”这个披着警皮的人渣,做着丧尽天良、天打雷劈的恶事,他却咒骂我这个从小到大从没有说过一句脏话、已经信靠上帝多年的虔诚基督徒是畜生!
    
    我质问他凭什么脏口骂人?这个畜生更进一步骂道:“我骂的就是你!你给我滚出上海!”那口气,好像上海就是他们家的私产、我是他们家的奴隶一样。前面开车的警察这时也跟着帮腔骂骂道:“你就是该打!”然后,这个畜生竟然又恶狠狠地打了我一耳光,我的眼镜再次被打落。
    
    警车开到曹家渡派出所。曹家渡派出所是短时关押上海访民的拘禁和中转场所。曹家渡派出所位于上海市公安局附近,承担上海市公安局附近的“维稳”任务。从常理推断,畜警033702应该就是静安区公安分局曹家渡派出所的警察。到了曹家渡派出所,畜警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下车,并再次打我头部三四下,边打边将我往前推搡,推到关押访民的地方。
    
    其他访民看到我哭得很伤心,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告诉他们我被打的情况。他们说,看得出来,你被打得很厉害。这时,有同情心的陌生访民帮我拍了照片。我边哭边诉说我的遭遇,一阵难以遏制的手脚抽搐袭来,让我痛不欲生,同时感觉头昏脑胀,周身剧痛。一个好心访民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帮我撸手指,然后让我斜躺在靠背椅上,并给我倒水喝,安慰我休息。
    
    昏睡四五个小时后,我的头脑略微清醒一点。傍晚18时21分和19时01分,在曹家渡派出所关押处,我忍着剧痛,先后两次拨打了110,向警方报警。第一次的接警员是男性,第二次是女性。他们推来阻去,一直拒绝为我出警。男接线警说,打你的是警察,不是普通人,我们不能出警,我们只针对其他人之间的警情出警。接线女警说,你已经在派出所了,我们怎么出警?无奈之下,我又先后三次拨打12345市民热线,也是推三阻四,无用功。
    
    晚上八点,我被辖区宝山区刘行派出所接走。到了刘行派出所,警察置我的伤情、病情、冤情于不顾,居然要给我这个被警察暴力犯罪伤害的受害者做笔录,他把我当成违法犯罪分子对待。而且恶言恶语,外加恐吓威胁。这是怎样冷血残酷的、黑白颠倒的、良知泯灭的世道!
    
    晚上十点多,我才被从刘行派出所放出。我想去医院,但是医院早已下班,且距离遥远,地铁也已收车。无奈之下,我只得拖着剧痛的身体,慢慢地一步三摇地挪步回家
    
    夜里,周身疼痛,左胸部更是剧痛难忍,连喘气都痛,不敢咳嗽,打个喷嚏,像针刺一样痛,胸部痛得连翻身都难以完成,更不敢让被打那一侧胸部朝下。
    
    6月28日,行走艰难的我在朋友的陪同下,到华山医院检查。遍体伤痕,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医院CT报告显示:左侧第5和7肋骨骨折。医生说,骨折部位错位,接合不好,建议手术治疗,用钢板固定。住院费大约五六万。
    
    纵观殴打我的恶警的凶残和冷血,我坚信我绝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请被静安区033702号恶警无辜殴打过的访民朋友勇敢地站出来揭露他的犯罪暴行。血不能白流,赤裸裸的犯罪不能一次次被勾销,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位受害者,我不希望033702号继续无限逞凶下去。
    
    经询问律师得知,两根肋骨骨折属于刑法上的轻伤。故意伤害犯罪分子033702号警察你听着:你无视人伦、丧尽天良的犯罪暴行将永远被时代铭记!我,我的儿孙,以及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决不放弃对你故意伤害犯罪的追诉!终有一天,你将被绳之以法!
    
    万文英电话:13816370905。愿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来源:民生观察
     (博讯 boxun.com)
39721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年初一维权人士万文英等人在北京上访被关黑监狱 (图)
·访民万文英遭强拆关键证据被造假 法院拒不立案
·没有证据原件的庭审效力何在?/万文英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
  •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二)
  •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 给青葱的交代
  •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 毛粒子与毛栗子
  • 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
  •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 东海一枭再驳张务农先生
  • 谢选骏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 曾节明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 谢选骏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 曾节明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 刘蔚9月号Youtube,中共政变,世
  • 邱国权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 槟郎记班主任张老师
  •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李芳敏144000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
  • 独往独来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 东海一枭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 谢选骏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东海一枭禁恶贵在絶源
    论坛最新文章:
  • 亚马逊线上购物狂欢日遇欧洲多国工人罢工
  • 投资7.5亿票房却不足5千万《阿修罗》遭撤档
  • 上海警方称不知向习画像泼墨的女子被拘押
  • 欧盟与日本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 中国增长放缓或再推刺激经济政策
  • 混战:美国向WTO投诉欧盟 中国 加拿大等国
  • 坚果兄弟展数千瓶污水吁关注陕山村水污染
  • 普京:勿让美俄关系被绑为“人质”
  • 特朗普:是非凡的选战让我当上总统
  • 刘霞来德给维权人士带来更多希望
  • 中美贸易战升级 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
  • 特朗普拒指普京干预大选 “与敌为伍”震怒舆论
  • 台北故宫新院长:首要任务让故宫台湾化
  • 举报官员惹祸 湘敢言媒体人被抓 家人亦遭查
  • 特普会晤一结束 华府反对派就骂翻了天
  • 防人民币溜海外 陆人入港带12万以上须申报
  • 神秘女子代表比亚迪签约11亿 今比亚迪不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