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市长报警说有人追杀 被抓时一丝不挂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31日 转载)
    
    来源:央视新闻
    
    
市长报警说有人追杀 被抓时一丝不挂

    云南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受审
    
    党员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这是对每个党员的基本要求。尤其在党纪国法面前更应该严格自律,带头拒绝黄赌毒。然而,近年来,少数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竟沦为“瘾君子”,热衷于搞“毒友圈”,堂而皇之开“毒趴”,并以毒为媒进行权钱、权色交易。带坏了社会风气,损害党和政府形象。
    
    “吸毒州长”:边开会边吸毒
    
    2011年4月27日晚,楚雄州政府的书记办公会现场,正主持会议的州委副书记、州长杨红卫被突然到来的云南省纪委宣布“双规”。
    
    5月1日,云南省纪委、省监察厅通过媒体向外界披露,杨红卫任职楚雄州州委副书记、州长期间,涉嫌违反组织纪律、失职渎职、吸食毒品、收受他人巨额贿赂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据媒体报道,杨红卫精力特别旺盛,可以连续几天白天开会,晚上吃烧烤吃到凌晨四五点钟,一大早又起来上班,许多局长比他年轻都受不了。
    
    杨红卫尤以吸毒最引人关注,作为目前所知落马厅级官员中涉嫌吸毒的第一人,杨红卫很快被冠以“吸毒州长”的名号。他喜欢抽彝族的水筒烟,烟筒几乎从不离手。
    
    据报道,楚雄州前政协主席杨成彪称,杨红卫出事前,有公安人员在一次会议上发现杨居然边开会边吸 “卡苦”。并报告了时任州政法委书记王兴明。而王兴明对此不置可否。
    
    据调查,杨红卫所吸毒品,是一种以鸦片为主、多种中草药加工的混合物,名为“卡苦”。其成品形状类似烟丝,常用水烟筒吸食。“卡苦”主要泛滥于中缅边境的云南德宏、临沧一带,又谓“卡古”或“朵把”。当地吸食者甚众,其犯瘾症状和海洛因相似,但较海洛因轻微。据测算,瘾癖大者每日需人民币约200元,月需6000元。
    
    市长吸毒产生幻觉自己报警 被抓时一丝不挂
    
    2017年7月14日下午,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临湘市市委原副书记、原市长龚卫国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一案一审宣判,被告人龚卫国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对被告人龚卫国受贿所得赃款(折合人民币)157.5万元,予以追缴,上交国库。
    
    公开报道显示,龚卫国涉嫌吸毒被立案调查,源于湖南省委巡视组和岳阳市委、市政府接到群众举报。
    
    2015年3月,湖南省纪委展开新一轮巡视,分十个小组,其中第八小组进驻岳阳地区。
    
    2015年4月7日,龚卫国以身体不适为由,向组织递交了请假条和辞职书,称自己“有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
    
    4月14日左右,龚卫国入住的广州市XX医院情感障碍科给岳阳市提供了一份需要住院治疗的申请。
    
    4月16日,曾做过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在微博里写道:“就一流氓,吸毒犯。自己吸毒产生幻觉报警,警察赶到,一丝不挂。”“我为我曾经工作过的临湘感到痛心,堂堂市长,居然是个瘾君子,毒瘾发作产生幻觉,自己报警说有人追杀,特警赶到,一丝不挂。”
    
    据了解,吸食的毒品为冰毒。根据龚卫国出现的症状来看,他至少已吸食毒品两三年,达到了成瘾状态。
    
    2016年3月11日,湖南省纪委官方网站公布了原临湘市长龚卫国的忏悔书、忏悔视频。
    
    特写镜头中,龚卫国低头痛哭,他将贪腐堕落的原因,归结为思想上放松、贪欲膨胀。“权力变大了,思想一放松,慢慢地陶醉在鲜花和掌声中。”
    
    贪玩,玩物丧志是龚卫国对自己的评价,他称自己从认识一位老板后开始吸食毒品,他在忏悔书中称:“刚开始带着好奇,后来把它当成了解酒释压的良方,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吸坏了身体、吸垮了家庭,吸毁了前途,在毒品的诱惑下走向另类人生,成了吸毒市长。”
    
    据媒体报道,龚卫国曾与一张姓吸毒女子长期保持男女关系。这名女子早先与一位开发商谈恋爱,龚卫国与这位开发商是朋友。几年前,该女子与男朋友在长沙一家酒店房间内吸毒时,龚卫国与其结识。二人第一次吸食毒品后发生性关系,该女子还曾为龚卫国怀过孕。
    
    2015年,湖南衡阳县严肃查处了61名涉毒干部。据衡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介绍,查处的61名涉毒干部包括县政府办、交通运输管理局、农业局、国土局、住建局、建工局、水利局、人民医院、中医院等单位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其中,仅县交通局查出的涉毒干部就达8人,包括该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华某某,副局长赵某某,驻车站运输管理办公室主任凌某等,可谓一毒毒一窝。
    
    “毒友圈”里开“毒趴”:聚众吸毒“毒官”标配
    
    在办案过程中,有公安发现,一些商人和社会人员与党政干部“搭上桥”后,会邀其一起吸毒。这种“毒趴”一般在宾馆、家中、出租屋。与之相伴的,是私下进行红包授受和利益输送。某些“毒趴”还会叫来风尘女子“助兴”,形成黄赌毒“一条龙”。
    
    2014年,在刘汉涉黑案一审公诉中,媒体广为关注的一个焦点,就是刘维和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政委(电视剧)刘学军、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吕斌和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忠伟等多名政法官员聚在一起吸食毒品。
    
    2014年5月,被告人刘学军、刘忠伟、吕斌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分别被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十三年、十一年,并处没收违法所得。
    
    据刘维供述,在他认识的国家工作人员里,刘学军、刘忠伟、吕斌是与其走得最近的。从2002年开始,在刘维召集下,他们基本每周一聚,吃喝玩乐,吸食毒品。所有消费由刘维买单。
    
    在刘维等拉拢腐蚀下,刘学军、刘忠伟、吕斌背弃职责、自甘堕落。刘忠伟对刘维的需求有求必应,为刘维开设的赌博游戏机厅向公安机关说情,并为其提供手枪子弹、枪支配件、打探案情。吕斌先后任职德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委、后勤处长,明知刘维涉黑、持枪且为他人提供毒品,不但不予查禁,还先后为刘汉、刘维4个超生小孩上户口。刘学军在早已掌握刘维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以隐匿、销毁案卷材料为交换条件,要求刘维帮他升迁。“1·10”案发前,为刘维报复仇人出谋划策。“1·10”案发后,刘学军对刘维犯罪事实不仅隐瞒不报,还主动为其逃跑通风报信。
    
    在长达20年时间内,刘汉刘维涉黑集团不断扩张其非法控制力、影响力,造成有些命案无法及时侦破,众多受害人有冤无处伸。
    
    2014年5月8日,在安徽省宿松县道路运输管理局副局长余刚的办公室外,告示牌显示其正在出差。其实,事实并非如此。不久前,余刚因伙同他人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被警方行政拘留。
    
    从2014年2月起,余刚在宿松县多个宾馆多次聚众吸毒。“余刚工作能力很强,但是有点江湖豪气。”宿松县道路运输管理局一位主要负责人说,余刚曾担任过县客运站站长,目前分管治超。据他介绍,交通局是宿松县禁毒成员单位,每年都会布置禁毒工作,余刚也曾参与过禁毒宣传,“他还曾签过远离毒品保证书。”
    
    从主观上看,干部吸毒多因信仰缺失,精神空虚,人生观、价值观等偏离了正常轨道;从客观上看,目前干部监督管理方面存在一些难点、盲点、漏点。专家建议,要扎牢制度篱笆,把“红灯”亮在干部触碰毒品之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2900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楚雄“吸毒州长”被判无期 夫妻受贿千万元
·云南“吸毒州长”涉滥用职权致财政损失逾两亿元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金正恩的核彈無法再響
  • 撒谎要打草稿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 直面最尖銳的
  • 狗尾草的心事
  •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 陆文:肾盂肾炎58
  •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 博客最新文章:
  • 邱国权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 谢选骏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 苏明张健评论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 生命禅院在上帝的怀抱中撒娇欢腾
  • 滕彪端传媒滕彪专访:一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 高洪明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 中国战略分析荣剑:朝鲜拥核下的东亚再平衡
  • 高洪明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 曾节明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 吴倩天主圣父:我知道世界各地的堕胎计划受到了某组人的操控。
  • 张杰博闻中国变革风暴袭来,要与人民站在一边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家国如戏的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民主中国网)
  • 藏人主张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曾节明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 叶国强莫将公民守法厚道视为贪生怕死
  • 槟郎神殿的粽子
  • 藏人主张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论坛最新文章:
  • 国际清算银行对加密货币的脆弱性再发警告
  • 右翼杜克当选哥伦比亚总统将修改和平协议
  • 韩国在独岛军演日本抗议
  • 谷歌宣布投资中国电商巨头京东
  • 右翼杜克当选总统 哥伦比亚和平打问号
  • 足球世界杯:全世界热翻天 只有美国冷清清
  • 法国回声报:中美贸易战升级
  • “零容忍”争议扩大 梅拉尼娅非法移民母子分离
  • 蔡英文慰问大阪地震灾情 台愿提供日本援助
  • 日本大阪发生强烈地震3人死亡
  • 贪腐丑闻缠身 中船重工负责改建设计航母
  • 港铁又爆一豆腐渣丑闻 车站施工地盘恐倒塌
  • 中国海军水雷战考核陈旧 赶美“吃力”
  • “阿奎里厄斯”号救援船抵西班牙港口
  • 希腊与马其顿就马其顿国名更改签署协议
  • 塔利班拒绝延长停火 阿富汗东部再传炸弹
  • 法南一持刀女高喊“真主至大”行凶 2人受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