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静波: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转载)
    
    因为新京报《局面》拍了一个视频节目,江歌遇害案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局面》做了一件好事,终于在江歌遇害一周年之前,劝说刘鑫与江歌妈妈见了面道了歉。

    
      虽然一起生活在青岛的即墨市,但是刘鑫父母自从在江歌被害的第二天,到过江歌妈妈的地方接听到刘鑫的电话,知道江歌遇害而自己女儿没事时,留下一句:“刘鑫没事,那我们就走。”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刘鑫也随后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
    
      我跟我们亚洲通讯社的日本员工讨论过这一问题:“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会如何处理?”他们告诉我,虽然刘鑫已过20岁,属于成年人,父母可以不承担监护责任,但是在日本的话,父母亲不仅会拿出一笔钱表示“救了我女儿”的感谢之意,而且会自始自终参与丧事活动,头七、四十九天、周年时一起上坟祭奠。而刘鑫本人一定会经常陪伴江歌的妈妈,尽一份“女儿”之职。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不仅会承担很大的道义责任,而且还会遭到亲戚朋友的指责。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我举日本的例子,一定会有人反感。但是,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应该做的正常事。
      但是,刘鑫和刘鑫父母选择了逃避,甚至说出了“你女儿死与我们无关”、“你女儿命短”这样的话来。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不能怪刘鑫,因为家庭道义甚至人性的缺失,只会导致刘鑫采取逃避的行动——虽然她自己也已经是20多岁的人。
    
      人只有当自己做了父母,有了孩子,才会真切体验到失去孩子的切肉之痛。江歌妈妈跟我说:“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在江歌的坟边,江歌妈妈给自己留了一个空穴。
    
      所以,能够支撑这一位单亲母亲活下去的勇气,就是这一场官司。而最能抚慰这位母亲孤寂痛苦心灵的,应是刘鑫和她的家人。
    
      但是,刘鑫和家人不仅屏蔽了江歌妈妈的电话,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甚至说出不少难听的话,还搬了家。
    
      “我女儿是为刘鑫死的”,这一念头,一直缠绕在江歌妈妈的心头,随着刘鑫一家越躲越远,这种愤怒也自然是越积越重,最终导致江歌妈妈在即墨市的街头张贴传单,一定要找到刘鑫。这种做法是不是合法?也许不合法,但是,如果换成另外一位母亲的话,也会这样做,因为合理。
    
      正因为有这一份传单,终于有人告诉江歌妈妈,刘鑫一家的新住址和电话,于是也有了《局面》的登门采访,也有了江歌妈妈与刘鑫的第一次见面。
    
      刘鑫说,日本警方规定不允许证人与受害者家属见面。为了这句话,我去请教了日本律师。律师说:“日本法律没有这一方面的限制性规定。”
    
      刘鑫最终能够与江歌妈妈见面,并说出“阿姨,对不起”这句话,我还是要肯定她,说明她已经懂事,已经知道做人的道理。作为这一案件的一名当事人,刘鑫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血淋淋现场的记忆冲击。但是,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站在江歌妈妈的身边,也许,情况就会不一样。一开始错了,以后就不能再错。我想,社会舆论也可以给刘鑫一个改正自己过失的机会,她也要生活下去。
    
      到今天上午,声援江歌妈妈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社会,签名不一定会对公正审判构成影响,但是,会给法官和陪审员们一个民意的参考。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江歌的妈妈感悟到身边还有人在帮她、在支持她、和她一样没有忘记已经变成骨灰的美丽侠义的女儿。因为事实上,她身边除了一位与她一起饮泪的老母亲,没有其他可以商量和依靠的人。
    
      因为江歌妈妈不懂日语,日本警方和检察院的所有调查案卷的复印件,都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厚达一尺的案卷看了几遍,包括凶手陈世峰的供词、刘鑫的证词、警方保留的刘鑫报警时现场录音和刘鑫与江歌最后对话,刘鑫与陈世峰、刘鑫与江歌微信联络的记录。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
    
      所以,有时候,道义的责任,比司法的责任更重大!很期待,刘鑫能够到庭作证,面对已经变成杀人犯的前男友,勇敢地负责任地说出真相!就像被你称为“三叔”的江歌那样,侠义、正直、善良!
    
      江歌妈妈到日本的第二天,拿了一包东西来我办公室,她跟我说,这是日本警方给她的有关江歌被害的照片,她没有勇气看,但是又很想知道女儿最后是怎样死的。我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辈子都不要打开,你只要记住女儿的美丽就行。”她哭了。
    
      其实,我已经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都看了,十几刀,很惨很惨!为了不让江歌妈妈看到,我把那一部分案卷预先抽走了。看了之后,杀陈世峰的念头都有!
      下个月开庭的时候,我会陪伴江歌妈妈走上法庭。
    
      我想,我代表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所有关心支持江歌母亲的朋友们。我们需要支撑她打完这一场官司,并最终帮助她走出案件的阴影!
    
      【江歌事件】江歌,女,1992年出生在山东省青岛的即墨市农村,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2015年,母亲用拆迁费所得送她到日本留学。读完1年语言学校后,考入日本法政大学大学院攻读研究生。2016年10月,江歌的同乡好友刘鑫与同居的男友陈世峰闹翻,江歌接纳刘鑫搬到江歌的公寓同住。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找到江歌的公寓,并要求与刘鑫见面。江歌接到刘鑫的求救电话后赶回家中,劝走陈世峰。当夜,刘鑫接到陈世峰威胁微信后,联系江歌在车站等她陪她一起回家。江歌在车站等刘鑫时与妈妈通了长时间的微信电话,一直等到刘鑫走出车站后才挂断。在江歌和刘鑫回家后,刘鑫先进家门,江歌半个身子进家门后,遭到潜伏的陈世峰的袭击,身中十余刀遇害,年仅25岁。刘鑫在屋内无恙。
    来源:墙外楼
     (博讯 boxun.com)
942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静波:李克强记者会假 我是该举手还是举手 (图)
·在北京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的录制/徐静波 (图)
·今年北京两会的气氛有啥不同/徐静波
·徐静波 :纪念甲午
·两会饭钱瘦了,安保胖了/徐静波
·铁飞燕与申纪兰 谁更有资格当代表/徐静波
·“中南海智囊”透露出的中国政改思路/徐静波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鋭實力」利用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無聲滲透,恐共媚共的效
  •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 台灣如何才能活在真實中?如何才能活在國格尊嚴中?
  •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 西藏獨立日
  •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前一后的慰问电
  •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 國台辦劉結一: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台灣民意的出
  •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 一個嚴峻的國家危機和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並存;催生失敗主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关闭人生的手机
  • 谢选骏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 移民秘笈纪先生被ICE抓捕----结婚程序有问题
  • 谢选骏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 明暗經緯錄好一個愛台灣的民進黨政府
  • 谢选骏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 李芳敏144000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65期)
  • 谢选骏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 喻智官永远的独一无二——王若望冥诞一百周年祭
  • 藏人主张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 半空堂開苞今昔談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里诞生了45尊仙佛/浑沌元初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16)--狗年戲筆
  • 谢选骏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 藏人主张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
  • 牧草地謝松齡:更新的聖節
    论坛最新文章:
  • 泰国前总理他信英拉兄妹亚洲行受关注
  • 脸书:发布选举信息者将被验查身份地址
  • 脸书:选举信息发布者将被验查身份地址
  • 日本为应对中国而加强军备
  • 亚太地区受重视 金眼镜军演扩大
  • 傅莹在慕尼黑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并指美国引发朝核危机
  • 慕尼黑安全会议尾声火药味浓
  • 加沙冲突加剧:巴人2死 以军4伤
  • 西藏圣地大昭寺火劫 北京封网居心何在
  • 拉萨大昭寺火灾 网络信息管制 损失情况不明
  • 佛罗里达校园枪击案英雄华裔学生舍身救同学中弹牺牲
  • 特朗普指责FBI对调查通俄门的兴趣超过佛州枪击犯
  • 香港求签疑做假 辩称乃神明安排
  • 狗年初一中美贸易战火药味儿旺
  • 法国西部城市迪耶普油厂爆炸 两名技师死亡
  • 美司法部彻查枪击案 佛州州长促FBI局长辞职
  • 科索沃独立10周年仍未获塞尔维亚承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