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静波: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转载)
    
    因为新京报《局面》拍了一个视频节目,江歌遇害案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局面》做了一件好事,终于在江歌遇害一周年之前,劝说刘鑫与江歌妈妈见了面道了歉。

    
      虽然一起生活在青岛的即墨市,但是刘鑫父母自从在江歌被害的第二天,到过江歌妈妈的地方接听到刘鑫的电话,知道江歌遇害而自己女儿没事时,留下一句:“刘鑫没事,那我们就走。”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刘鑫也随后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
    
      我跟我们亚洲通讯社的日本员工讨论过这一问题:“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会如何处理?”他们告诉我,虽然刘鑫已过20岁,属于成年人,父母可以不承担监护责任,但是在日本的话,父母亲不仅会拿出一笔钱表示“救了我女儿”的感谢之意,而且会自始自终参与丧事活动,头七、四十九天、周年时一起上坟祭奠。而刘鑫本人一定会经常陪伴江歌的妈妈,尽一份“女儿”之职。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不仅会承担很大的道义责任,而且还会遭到亲戚朋友的指责。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我举日本的例子,一定会有人反感。但是,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应该做的正常事。
      但是,刘鑫和刘鑫父母选择了逃避,甚至说出了“你女儿死与我们无关”、“你女儿命短”这样的话来。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不能怪刘鑫,因为家庭道义甚至人性的缺失,只会导致刘鑫采取逃避的行动——虽然她自己也已经是20多岁的人。
    
      人只有当自己做了父母,有了孩子,才会真切体验到失去孩子的切肉之痛。江歌妈妈跟我说:“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在江歌的坟边,江歌妈妈给自己留了一个空穴。
    
      所以,能够支撑这一位单亲母亲活下去的勇气,就是这一场官司。而最能抚慰这位母亲孤寂痛苦心灵的,应是刘鑫和她的家人。
    
      但是,刘鑫和家人不仅屏蔽了江歌妈妈的电话,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甚至说出不少难听的话,还搬了家。
    
      “我女儿是为刘鑫死的”,这一念头,一直缠绕在江歌妈妈的心头,随着刘鑫一家越躲越远,这种愤怒也自然是越积越重,最终导致江歌妈妈在即墨市的街头张贴传单,一定要找到刘鑫。这种做法是不是合法?也许不合法,但是,如果换成另外一位母亲的话,也会这样做,因为合理。
    
      正因为有这一份传单,终于有人告诉江歌妈妈,刘鑫一家的新住址和电话,于是也有了《局面》的登门采访,也有了江歌妈妈与刘鑫的第一次见面。
    
      刘鑫说,日本警方规定不允许证人与受害者家属见面。为了这句话,我去请教了日本律师。律师说:“日本法律没有这一方面的限制性规定。”
    
      刘鑫最终能够与江歌妈妈见面,并说出“阿姨,对不起”这句话,我还是要肯定她,说明她已经懂事,已经知道做人的道理。作为这一案件的一名当事人,刘鑫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血淋淋现场的记忆冲击。但是,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站在江歌妈妈的身边,也许,情况就会不一样。一开始错了,以后就不能再错。我想,社会舆论也可以给刘鑫一个改正自己过失的机会,她也要生活下去。
    
      到今天上午,声援江歌妈妈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社会,签名不一定会对公正审判构成影响,但是,会给法官和陪审员们一个民意的参考。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江歌的妈妈感悟到身边还有人在帮她、在支持她、和她一样没有忘记已经变成骨灰的美丽侠义的女儿。因为事实上,她身边除了一位与她一起饮泪的老母亲,没有其他可以商量和依靠的人。
    
      因为江歌妈妈不懂日语,日本警方和检察院的所有调查案卷的复印件,都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厚达一尺的案卷看了几遍,包括凶手陈世峰的供词、刘鑫的证词、警方保留的刘鑫报警时现场录音和刘鑫与江歌最后对话,刘鑫与陈世峰、刘鑫与江歌微信联络的记录。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
    
      所以,有时候,道义的责任,比司法的责任更重大!很期待,刘鑫能够到庭作证,面对已经变成杀人犯的前男友,勇敢地负责任地说出真相!就像被你称为“三叔”的江歌那样,侠义、正直、善良!
    
      江歌妈妈到日本的第二天,拿了一包东西来我办公室,她跟我说,这是日本警方给她的有关江歌被害的照片,她没有勇气看,但是又很想知道女儿最后是怎样死的。我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辈子都不要打开,你只要记住女儿的美丽就行。”她哭了。
    
      其实,我已经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都看了,十几刀,很惨很惨!为了不让江歌妈妈看到,我把那一部分案卷预先抽走了。看了之后,杀陈世峰的念头都有!
      下个月开庭的时候,我会陪伴江歌妈妈走上法庭。
    
      我想,我代表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所有关心支持江歌母亲的朋友们。我们需要支撑她打完这一场官司,并最终帮助她走出案件的阴影!
    
      【江歌事件】江歌,女,1992年出生在山东省青岛的即墨市农村,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2015年,母亲用拆迁费所得送她到日本留学。读完1年语言学校后,考入日本法政大学大学院攻读研究生。2016年10月,江歌的同乡好友刘鑫与同居的男友陈世峰闹翻,江歌接纳刘鑫搬到江歌的公寓同住。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找到江歌的公寓,并要求与刘鑫见面。江歌接到刘鑫的求救电话后赶回家中,劝走陈世峰。当夜,刘鑫接到陈世峰威胁微信后,联系江歌在车站等她陪她一起回家。江歌在车站等刘鑫时与妈妈通了长时间的微信电话,一直等到刘鑫走出车站后才挂断。在江歌和刘鑫回家后,刘鑫先进家门,江歌半个身子进家门后,遭到潜伏的陈世峰的袭击,身中十余刀遇害,年仅25岁。刘鑫在屋内无恙。
    来源:墙外楼
     (博讯 boxun.com)
942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静波:李克强记者会假 我是该举手还是举手 (图)
·在北京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的录制/徐静波 (图)
·今年北京两会的气氛有啥不同/徐静波
·徐静波 :纪念甲午
·两会饭钱瘦了,安保胖了/徐静波
·铁飞燕与申纪兰 谁更有资格当代表/徐静波
·“中南海智囊”透露出的中国政改思路/徐静波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 三个年轻女孩当高管
  • 特朗普总统关于加州野火的推特激怒了消防员和名人
  •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 袁紅冰教授谈「曹長青現象」
  •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 涓浗浜烘皯蹇楁効鍐涘崰棰嗙編鍥
  •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八章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八章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九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 前台灣中共特工頭目曝光
  •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 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17.3.豈能把“縂是要時刻警醒”變成一句自欺欺人的空話
  • 东方安澜说说李敖
  • 藏人主张專訪袁红冰教授逐字稿之〈一〉
  • 张杰博闻习近平外事活动照稿读透露出不寻常信息:中共高层决裂不可
  • 谢选骏红色美国的崛起
  • 李芳敏144000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 金光鸿三分天下金光鸿
  • 谢选骏阿里巴巴涉嫌恐怖主义
  • 金光鸿搞政治的,要学点老子哲学
  • 藏人主张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簡介
  • 谢选骏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 陈泱潮17.2.基督徒絕對不能漠視、不能不高度關注和重視聖經預言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 滕彪中国医疗专家因涉嫌参与非法活摘 被拒参加国际会议
  • 陈泱潮耶穌授權人子代筆撰寫聖經續篇【恆約】是天命前定
  • 遇罗锦四赞翊浩
  • 谢选骏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报告:中国军队2035年或可抗衡美国
  • 白宫顾问证实美中重启对话 不仅限于贸易
  • 调查显示中国电子行业职工自杀率高
  • 中国大举开发飞弹 北约主张约束
  • 俄反对派领袖纳瓦尼最终获准赴欧洲法院辩诉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 美中重启贸易会谈 休兵或指日可待
  • 十字架报:中国可是世界大变局的最大受益者?
  • 欧盟与意大利政府在预算案上的两大分歧
  • 美国中期选举后 日本担心什么?
  • 北京雾霾来袭 司机看不到红绿灯
  • 路透社:德国官员警惕中企进入参与5G建设
  • 美国报告吁抗衡北京向世界输出专制模式
  • 台行政法院裁定政府对公投意见不应印入选举公报
  • 日美提供印太基建700亿美元抗衡“一带一路”
  • 马凯事件显“一国两制”走样 西方或调整对港政策
  • 中英两朝皆受宠的钟士元病逝享寿101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