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冤民恶梦 大批访民狱中"迎接"十九大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个家庭、一个组织团体、一个国家有大事喜事的时候,都会让每个人感到节日盛世的喜庆,即使犯错的人也会得到暂时的宽恕,大家共同过一个盛世节日。
    十九大是中共重大活动,也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可是中共一伙完全堕落成了一个邪教组织,不但不安抚慰问受冤百姓,反而把冤民当奴隶当牲口一样关押起来,中共这种野蛮的邪教兽性组织,应当受到全世界爱好文明正义的人民的唾弃。
    
    重庆驻京黑监狱丰台区高家场46-3号是重庆访民恶梦之地,重庆警察抢钱打人令人胆寒。
    重庆访民周克兰在黑监狱被搜身抢劫,警察程字桥只搜到70元钱后十分恼怒把周克兰身上多处用电棍打伤。访民傅淑清在黑监狱里被裸体走圈,不走就打。访民邹茂淑在黑监狱里大腿和屁股大面积被警察用电棍打成紫色。重庆每一个访民进入黑监狱不死也要脱层皮。
    
    图片重庆访民邹茂淑和周克兰在丰台高家场黑监狱被重庆恶警电击伤
    冤民恶梦 大批访民狱中迎接十九大


    冤民恶梦 大批访民狱中迎接十九大


    重庆被活摘器官访民邓光英关在精神病院两年了,李家坤的腿被重庆警察打断后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重庆的精神病院里关押的访民还很多。
    重庆访民被关押在监狱里还有谭敏、肖成林、黄伦、邹茂淑、唐云淑、高胜、何朝正、胡明连、陈天茂、杨秀群、李元贵等,这些访民都是被关押半年以上了。
    
    湖北宜城田青容余善强夫妇双双被关押,田青容被关押一年零两个月了。
    
    山东访民李艳香、王丽珍在北京被截访后被户籍地刑拘。
    
    北京丰台区吕村村民裴富贵因为阻止截访人员入院截访发生冲突,裴富贵被判刑两年。冉崇碧、陕西赵德全、江西萍乡朱玉芳等等访民被各地政府关押在监狱遭受折磨,朱玉芳双腿不能行走了。
    
    中共召开十九大,迫害冤民成了政治任务,访民不能去中南海找中央领导,也不能去各地找巡视组,甚至国家信访局成了各地政府抓捕访民的现场。
    
    北京不能去,北京的各个部门不能去,巡视组驻地不能去,各地政府部门不能去。很多访民为了上访甚至付出了生命里代价,中共这个流氓邪教组织永远掩盖不了丑恶嘴脸和杀人的罪行。
    
    重庆访民傅淑清、曾文、周克兰等人血泪控诉丰台高家场黑监狱重庆恶警的罪行。
    
    本人傅淑清生于1968年6月1日,身份证号码51022196806016l25。现住重庆市长寿区晏家六期B区2幢3单元3一1。电话,15802398126
    
     今年20717月20日又到北京反应诉被重庆长寿当地“政腐”接到重庆驻京办【地址在北京市丰台区高家场46---3】也就是长期毒打,黑关、裸体搜身,前年我被裸体搜身后被强行要我在大厅走几圈,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走几圈,刻扣生活、有时吃冷馒头、一餐只有一个冷馒头、私自扣押访民手机钱财物、私设公堂、审讯室、把我双手反拷还打了我5耳光、的地方。
    

我控告重庆市驻京信访办“私设黑监狱,雇用黑社会人员”对我暴力殴打残害,将我打成重伤。

    
     我叫曾文、男、中共党员、现年43岁。1973年10月16日出生,身份证号码:512224197310163813,重庆市梁平县人,家住重庆市梁平县梁山街道大众路399号名豪商务区16栋7-1。联系电话:15320762463,15320768968。
    
     现向贵所报案:2016年10月25日上午10时许,我独自到北京故宫旅游,在检验身份证时发现我是上访人员,被带至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大厅留置,并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于12时左右,把我送入久敬庄。下午14时左右,来了一男一女两人,男的自称是重庆市信访办的,(大约50岁左右)女的自称是重庆市公安局的,(大约40岁左右)把我和另外一个名叫汪继华(重庆市梁平县人,女,40多岁,电话:15870593404)上访人员,将我二人从久敬庄接出去,带上一辆“京F0572”白色福特中巴车上,女的开车把我们拉到他们自称是重庆市驻京办事处的一个四合院子地方下车。(后来打听这里是‘丰台区花香镇黄土岗村高家场46-3号’)。被带至这栋三层楼房的一楼大厅,大厅里有几个陌生人和我认识的:重庆市梁平县信访办副主任,女,名叫任翠;重庆市梁平县明达镇的副镇长张奉文;重庆市梁平县明达镇综治主任黄礼伟,他们让我被一个身着警服(胸前有重庆标示,但没有警号,也没有出示证件)的50岁左右的男子叫到一个办公室,大声对我说对我安检,我把钱包,手机主动掏出来,放在桌上,说没有了,这男子突然扇了我一耳光,说我拒绝安检,我问他为什么要打人,这是门边拥进7-8个人突然对我一阵暴打,打我头部,胸部,腰部殴打,并逼我脱下外套、鞋子、袜子。要求我面朝墙靠墙站直,再次开始施暴,他们七八个人用拳头对我乱打,狂击我头部、背部,当即我被打倒在地,他们又围住我用脚在我的头上、身上的前胸、后背狂踢,中间我被打昏死了两次。尿就拉到裤子上了。他们其中一个平头年轻人纸杯装冷水将我浇醒,说你还装又上来踢我,我恳求他们肋骨断了,大小便也流在裤子里,他们威胁我说,让你装,今晚再来收拾你,平头男再次扇我一耳光,踢我一脚,就都出去了。张奉文,黄礼伟来进屋看着我,我请求医治被他们拒绝联系外界,并扣留了我的手机。在疼痛又一次昏死醒来,看到一个50岁左右的男子问我那痛,拿来止痛的药来噴。
    
     期间,他们怕我跑出去报警、有很多人看押、并来威胁我。其中一人我认识是重庆市公安局姓白的警察涪陵人,
    
     我想他们准我在北京医治,就求他们放我回重庆市医治。他们说回去可以,必须写300元借条作路费,不写不准出去。没法我只好写了才作罢,10月26日下午4点多钟,他们张奉文、黄礼伟、周权等四人把我押到北京西站,坐Z85火车返家,才把身份证和手机给我,我在火车向北京110报警,玉泉营派出所让我自己前往派出所报案,火车行到郑州我病情发作,张奉文、黄礼伟、周权等四人弃我不救。我于深夜12点下车报警求助。郑州车站派出所一个警号为015453的铁路民警帮我联系的120,120车才把我送往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治,做了病情记录。
    
     10月27日上午11时,我坐上Z286火车到北京,并于当晚19时赶到玉泉营派出所报案。由于办案民警不在,值班民警告知我29号来找办案民警报案。28日由于病情不断发作,我又到佑安门医院治疗,被建议住院,因没有病床在等待。
    
     以上是我对重庆市驻京信访办私设黑监狱、指挥黑社会人员在北京中国共产党中央的天子脚下对我一个共产党员施暴伤害、残害的陈述,敬请贵派出所依法立案,维护北京的治安秩序,保护我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7800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天津访民王会娟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 (图)
·沈阳访民廉建国关押期间戴刑具死亡,在京访民抗议
·安徽蚌埠市访民石新红下落不明 访友发帖寻人 (图)
·山东访民李延香转刑拘 李宗英、孙淑被拘10天获释 (图)
·厦门金砖会议草木皆兵 律师记者访民疆民请绕行 (图)
·厦门金砖会议草木皆兵 律师记者访民疆民请绕道 (图)
·访民孙洪琴公开质问习近平: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社会?中国的一切属于谁? (图)
·上海访民孙洪琴自述多年被关、被精神病的经历 (图)
·访民被打事件不断 成都一访民讨说法途中被殴至重伤 (图)
·访民黄伦女儿哭喊:妈妈我怕,我想爸爸回家 (图)
·视频:山东访民王学礼北京久敬庄外遭截访受重伤
·上百中国访民集北京 状告国家信访局 (图)
·数十访民试图北京状告国家信访局遭警方驱赶 (图)
·中国访民诉信访局 抗议法院拒受理 (图)
·维权人士北京法院外举牌求见院长 访民京城上访归来被刑拘
·秦皇岛青龙县访民兰玉侠在公安部填表遭青龙公安调查威胁 (图)
·视频:河南车辆在国家信访局门口强行截访抓走访民
·黑龙江鹤岗市于思源等五访民失联 疑遭拘留
·重庆长寿区傅淑清控告公安局以训诫书拘留访民的侵权违法行为 (图)
·访民上访遭殴打鼻梁骨折 (图)
·资深访民章冬翆访谈录之二:告状见到胡耀邦 (图)
·图 有大陆访民怀念国军和国民党 (图)
·苏联解体前的调查:85%访民称苏共代表公务员利益
·上海非访民叶家林:致国母彭丽媛女士的第八封公开信 (图)
·写给访民
·国内访民给郭文贵的公开信/刘红霞
·高洪明:中国创新职业:职业访民官方发工资吗?
·变态辣椒:“超级访民”郭文贵 (图)
·徐琳:访民之歌 (图)
·访民的现实/王强
·高洪明:访民冒死拦截车队危险!赞许言行乃沽名害命
·高洪明:但愿滞留美国之中国访民风景线不在!
·陕西访民告全国访民同胞书
·高洪明:访民哪里去喊冤?请中央明示
·无法描述的官场腐败把访民推进了饥寒交迫、水深火热的灾难中/刘恒政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曾节明
·孙自卿:奥马入杭访民入监 文明与野蛮的杂种更害人 (图)
·刘红霞呼吁在京访民声援韦石 (图)
·丁德元:访民“祝贺”上海迪士尼乐园正式开园
·访民老丁的见解:腐败能导致亡党吗?
·上海访民白节敏联合国控诉抗议纪实 (图)
·政府解决问题要公开 公正 公平 访民要合情 合理 合法
·廖祖笙:访民戏近平和胡紧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