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访民信访局外遭暴力截访 警察拒绝受理报案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30日 转载)
    访民信访局外遭暴力截访 警察拒绝受理报案


    
    安徽亳州市访民孟献玲日前在国家信访局外遭地方截访人员暴力截访,当时在场的另一名访民孙东生因上前阻止同被殴打。孙东生表示,事后警方以打人者是公职人员不归他们管为由拒绝受理报案。
    
    孙东生7月29日接受本台采访时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经过,他说:“在信访局门口靠北侧50米处,我跟安徽亳州的孟献玲边走边唠嗑的时候,他们上来一帮人,我感觉要把我推开,要截她。我就进去拽她,他们就连我一起打了。我始终拽着不撒手,后来就把我俩打得躺地下了。然后他们叫车,说车来了,又开始拽她,把我们一顿打,打完之后车没来。第三次车来了又把我们俩打一顿,然后把她给截走了,就跑了。”
    
    记者:“他们是截访的是吗?”
    
    孙东生:“派出所说是亳州市政府和公安的。”
    
    
    
    从孙东生提供给记者的视频中可见,警方一味强调因打人者是公职人员,此事归检察院管,要报案需前往检察院,他们不受理。
    
    另据“访民之声”的报道,孙东生被打后有人报警,警察和保安到场后驱赶围观人员,两名背着大包的访民因走得慢被保安拉扯倒地,有警察和保安对他们动粗,两人随即挣扎,被指是袭警,被拖上警车带走。
    
    孙东生目前仍在医院内接受治疗,他说他现在左后脑有些发木发麻,左大腿以及右小腿疼痛,原有的心脏病也有些加重。
    
    孙东生告诉记者,孟献玲同遭殴打后已被带回安徽亳州,现在同样在住院治疗。
    
    孟献玲的丈夫郭先生29日向本台表示,妻子头部、胳膊等多处受伤,而在医院内有社区人员对他们进行监控:
    
    “昨天截访的我们信访局一个副局长安排的人把我们打伤了,我们现在正在吊水,住院治疗,打了头、胳膊,腿,腿现在软组织受伤,现在疼得很。他们是非法截访,租了一个黑车,驾驶员是河南的,今天上10天回到安徽的。”
    
    郭先生说,此前他们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暴力截访,对此感到十分气愤。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吴晶/网编:景铭 (博讯 boxun.com)
36310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七一江苏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管英宝遭到截访者抓捕殴打 (图)
·湖南七旬访民陈碧香遭“两会”截访 被囚地下室
·博讯实拍:两会安保、截访、领导视察 (图)
·视频:北京南站候车室暴力截访 公然绑架、男子大喊呼救
·实拍:国家信访局访民减少,外围截访者多 (图)
·博讯视频:两会前,国家信访局访民和截访者出现井喷状态 (图)
·国家信访局群访,截访人多,访民也不少 (图)
·国家信访局前截访:警察说可强制控制截访人员/视频 (图)
·实拍:国家信访局访民多,截访者也多 (图)
·视频:国家信访局外截访仍猖獗
·长沙岳麓区警察聚众冲进长沙火车站截访,引发混乱
·中国发生的多起访民在截访途中死亡事件 (图)
·辽宁维权人士陈沈群被截访 押回路上车祸身亡 (图)
·四川古稀老翁截访途中死亡 当局通报已抓获9人
·杨天直之死的背后:黑色“商业截访”产业链 (图)
·重庆市丰都县访民唐云淑在北京西站被截访失联 (图)
·六中全会第三日 国家信访局访民排长队 截访者活跃 (图)
·视频2:市民挖县法院铭牌、截访人员被抓
·G20开幕杭州如空城 当局疯狂拦截访民 (图)
·河南省信访局:访民和截访者、业主打横幅群访/视频 (图)
·思文:截访恶政何时休?! (图)
·为9月2日被截访回新疆的宁惠荣祈祷/徐永海 (图)
·牟传珩:“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公民“维权日”遭遇“维稳”大截访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图)
·截访人员利用“上访族”捞了多少钱/李金龙
·王德邦:终结信访排名不能遏制地方政府的截访冲动
·强拆、截访的悲剧何时了1/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越战老兵巩进军刺死截访保安 是一条真汉子 /谢长祯
·刘逸明: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田兰:中共统治剥夺人权最邪恶做法——进京截访
·“信访办”不如改名叫“截访办”
·截访:政绩体制衍生物/张千帆
·假如“上访精神病”将截访者“干掉”
·狗日的截访——我爸妈亲身经历的“安元鼎
·刘国强:谁是截访的幕后黑手?
·茶香阁:截访,共产党的最大损失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本人进京截访的全过程
·“陪访”本质上与截访无异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