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刘晓波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15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刘晓波


    刘晓波先生支持者举行纪念他活动的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法广RFI 弗林)根据中国官方消息, 61岁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大陆著名社会活动家、知识分子刘晓波先生,因病于7月13号在其接受“保外就医”的沈阳医院逝世。刘晓波先生不幸离世的消息,也立即引来了来自于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和哀悼。法广也在第一时间请来了部分刘晓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关注中国人权进展的一些代表人物,来为您介绍一个他们所认知的刘晓波,以及他们对其不幸去世这一噩耗的回应。*现侨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现任会长廖天琪女士,在过去通过工作与刘晓波先生有过密切的联系,在谈到他们两人曾经的交往时她说道:“我在198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读到过刘晓波写的一些文章,还有特别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写的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那本书。然后他在天安门运动运动所扮演的角色也令我钦佩。例如他的冷静,如果是没有他和另外广场四君子的这一些努力的话,我相信当时死伤的人会更多。
    
    刘晓波:他就是有血有肉的这么一个人
    
    我跟刘晓波直接的接触和联系是到了2001年,那个时候我在美国劳改基金会工作,我们有两个网站一个是劳改基金会的网站,另一个是中国信息中心的《观察》网站。我们邀请刘晓波作为我们的作者,直到2008年他被逮捕之前我跟他经常保持联系,几乎是每个星期都有通话。除此之外他跟我和其他的编辑谈论一些问题,当有些重大的事情发生后,我还记得比如说“邓玉娇事件”,她用剪刀刺死了一个前来按摩的官员,还有“杨佳杀人的事件”我们也在Skype上讨论过的。所以通过我跟刘晓波这种上的联系,使我认识到他是一个非常杰出的人,非常有个性,非常情感澎湃的一个人。
    
    但是由于他的聪慧,他的这种热情,他能把它转变成一种非常理性的文字和表达方式表现出来。从个人来说,他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我在Skype上和他通话时可以听到他有时抽烟的声音,我也听到刘霞在后面跟他说话,或者刘霞给他端了一杯茶,端了一碗粥什么之类的。他就大声的一边说话,一边就吸溜他的汤的这么一个声音。我听到他的声音就可以感觉到他这个人,他的这种很潇洒,很奔放的一种性格。他就是有血有肉的这么一个人”。
    
    艾未未:他是对中国给予希望的一个人
    
    同样自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刘晓波先生的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先生说道:“我和晓波应该是1989年3月第一次见面,当时我在纽约。1989年3、4月前他是作为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访问学者来了纽约。他来了纽约以后我们就联系上了,就经常在一起吧,很短的一段时间。马上广场的学生运动就爆发了,他就回到了北京。晓波是一个比较好玩的人,他是乐观,喜欢开玩笑,又有着一个坚强的信仰。他就有很强的智商,同时又不急不躁,愿意付出、愿意牺牲,同时自我感觉很良好的这样一个人”。
    
    法广:我们今天也知道了刘晓波先生的不幸去世,您对这一事件有什么反应吗?
    
    艾未未:“我觉得刘晓波可能也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事情会这么突然的发生。因为他从判刑以后就有8年多的时间,再有两年多他就出狱了。那么时间过得很快,我记得他审判那天我去了法院的现场,没想到这么一下8年多就过去了,然后今天他就已经去世了。每一个人都非常震惊,无论是他的朋友或者是知道他的人。晓波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平和的来说出自己的观点,希望这个社会有所变革,向一个比较完善的方面发展。他是对中国给予希望的一个人。但是他遭到了这么严酷的打击,最后将他送进了坟墓。而且这个整个过程都让人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另外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结识刘晓波的法国汉学家潘鸣啸教授说道:“一方面他是很勇敢的,敢于得罪这个政权,可是另一方面他也不是很极端的,他也是想找一些比较实际的方法来促进他的使命的,就是在中国建立一个比较民主,比较自由的一个政权。他的死,我感到很悲哀,我见到他在医院里面的照片和视频很难想象。在此之前,我还想等两年再和他去聊天吧,现在当然是要面对这个事实。
    
    除了悲哀以外,那当然有些生气、愤怒,觉得他的遭遇完全是一种冤枉。他没有犯过什么罪,这样的人很优秀的一个知识分子为什么不能生存?这一个我真的是不能接受的”。
    
    廖天琪:“ 我非常的难过,虽然这并不是突然而来的。其实好些天以来,所有的朋友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在担心这这个事情还是会发生。我们还是抱了一个希望,是不是他最好的愿望还能实现呢?因为我们知道他虽然这么病重,任何这么病重的人其实都不想动了。他还是提出了他的愿望,他是希望能离开这个国家,希望能到一个自由的国度来。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想把刘霞,他最挚爱的妻子和刘霞的弟弟刘晖带出中国来。
    
    我相信以前刘霞在怎么样的忍受这个痛苦都还能有能力来承担,因为那个时候晓波还活着。现在他离开了这个世界,刘霞她怎么还能承担这种孤独呢?所以这是晓波最后的愿望,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期待着他的愿望能够实现。刘晓波在法庭上最后陈述时他说:“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仇恨”。很多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认为刘晓波不是死于肝癌,而他是被谋杀了,他们还在继续谋杀,这不只是对于刘晓波是对于一切追求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人”。
    
    法广:您认为在他一生中最应该被后人记住的是什么?
    
    廖天琪:“他最因该被记住的是他的勇气和他的诚实。他的勇气在于他虽然知道写这些批评性的文章,包括最后的《零八宪章》,他知道这些文字会给他带来怎样的灾难,失去他的自由,甚至失去他的生命和失去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妻子刘霞的自由,这些都应该被大家记得。我最近又挑选了几篇他以前的文章来读, 里面有这么多的智慧,这么多的理性。面对暴力时他依然有着平和的心理,而不愿意用暴力。
    
    他不像我们这样普通的人,碰到这样的事情我如果有力量来反抗,我会用一切的力量来反抗。但是他还是保持他的理性,保持他的宽容的心里。另外他的文章充满了各种智慧,特别是对于中国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和政治上的问题,比如改革的问题他都有非常深刻的见解”。
    
    艾未未:“我觉得晓波在很多方面是值得被记住的。第一,他是极权社会产生出来的优秀反抗者。他很理性,同时又是一个不温不火的,持续且坚持具有韧度的这么一个反抗者。不论是他的知识结构,他的这种情操吧,都非常具有人文色彩。
    
    所以他的坚持和对理想的这种追求是非常值得表彰的。那么他的死亡对中国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因为中国政府将他最优秀的思考者们不断的放入监狱或者是驱逐出去。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断绝后路的做法”。
    
    潘鸣啸:他是一个比较全面的人
    
    潘鸣啸:“刘晓波又是一个知识分子,他的思想很丰富,研究过很多理论。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是一个要做实际的事情,要有一个政治的影响。而且他一直都是搞和平活动,组织能力很强。比方说《零八宪章》是他最成功的(成果),就是在公安并不知道突然就有303个人签署了这个纲领。当然他不是每次都成功的,有时还会失败。但他是一个全面的人,一方面是一个有知识有思想,另一方面就是有胆子、比较勇敢。他还有具体做事的才能”。
    
    法广:关于刘晓波的去世和他家人目前的情况,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潘鸣啸:“我觉得虽然没有给他个人自由,那至少应该给他的妻子自由。刘霞被软禁到如此地步,很多人都觉得没有理由,是一种冤枉,完全侵犯了她最基本的人权。所以我觉得因该让刘霞完全自由。她想做什么,她想去哪里都应该听她的”。
    
    艾未未:“我觉得他不幸已经离开了,他是中国很多很多的律师、维权者和刘晓波有同样理想的人都同样在监狱中。那他的家人刘霞也还是在一个严酷的监视当中。我希望中国政府能本着道德和基本人性的态度,能够释放这些人,让他们能够获得最基本的做人尊严”。
    
    廖天琪:“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刘霞的状况,因为我刚已经提到刘晓波去世以后,这个政府会对他的妻子采取怎么样残酷的一种隔绝和打击。因为刘霞显然是在他最后一段时间能和刘晓波直接接触的人,是他的妻子。我相信晓波也跟他说了一些话,说了一些他不能和旁人说的话。当然我不能判断,不知道最后他们二人是否能完全单独不受监控的在一起。
    
    但是我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刘晓波还是对他说了一些话,也许可能是他要对外面的世界讲的。这些话都存在刘霞的心里,也是当局不愿意被她放出来的。因此可见当局会对她进行如何的压制和隔绝,所以我们现在在悲痛之余必须尽一切的力量来营救刘霞,也就是保存刘晓波的精神遗产”。*感谢艾未未先生、廖天琪女士和潘鸣啸教授能接受法广的采访。 (博讯 boxun.com)
12520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千百华人集聚呐喊废除恶政——中国民间社会异军突
  • 谢选骏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 苏明张健评论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