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凤山县看守所打死人,警察医院抢尸体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29日 综合报道)
    28日警察到医院抢尸体:
    
    
    以下文字是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广西南宁凤山县凤城镇京里村一壮族村民,被刑事拘留二十天后,5月26日离奇死亡。看守所向死者家属解释,死者罗继标死于疾病,但无法解释身上的伤痕,村民们见状大感愤怒,前往县城游行示威,促当局交代事件真相。罗继标委托的代理律师吴良述发表声明称,罗继标死因严重存疑,有关当局必须交代死亡真相。
    
    广西律师吴良述就其当事人罗继标在看守所羁押期间离奇死亡,而且尸体全身带伤,于5月27日发表律师声明称,其当事人罗继标,55岁,原身体健康。凤山县公安局于5月4日以涉嫌“斗殴”,对其刑事拘留,羁押于凤山县看守所。26日下午4点许,家属接到消息称“罗继标死亡!”。后家属和公众陆续发来罗继标遗体照片和视频,可以从遗体上看出额头、前胸、脚背等,有多处明显的伤痕,双臂腋下有明显勒痕,口鼻青紫乌黑有血迹,其中双脚膝盖一带伤痕较严重等。不过,以上伤情在本律师于5月8日会见时完全不存在,罗继标当时也没有反映受到过任何伤害。
    
    吴良述律师27日下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于5月上旬会见当事人时,并未发现罗继标有伤痕:“我在5月8日到凤山县看守所会见过他。当时他的状况良好,没有任何外伤。他也没有向我反映有被殴打或者刑讯逼供。但是,当时有公安人员在场监视,也有可能他被殴打,但是不敢说”。
    
    正在外地出差的吴良述说,他已看到罗继标的亲属提供的相关视频与图片。他说:“现在的疑问是他的头顶、头部、额头、胸部,双脚的脚背,小腿膝盖,有多处非常明显的伤痕。很显然是外力作用所造成的伤害。现在公安机关说他(罗继标)突发疾病,有的说是脑梗死,有的说是心脏病,有的说是食物中毒,他们什么说法都有。昨天我接到这个消息以后,第一时间打电话到县公安局、看守所去问了”。
    
    事发后,京里村村民拉横幅在县城游行示威。抗议横幅写着“凤山县公安局抓人拘留,打死在看守所,还我人命”,等,受访者提供的视频中,罗继标的额头、膝盖等多处有伤痕,亲友在现在痛哭。指看守所公安草菅人命。
    
    罗继标的女儿罗女士对记者说,看守所人员谎称她的父亲患疾病送医院抢救,当他们在送医院途中拦截看守所车辆时,发现父亲已经停止呼吸,而且身上都是伤:“他们(看守所)在我们县里面以一个桥上交接,110和120的车交接。我们发现了,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没有通知家属,其实我爸爸已经去世了。然后他们假装去医院抢救。县里医院去接我爸爸的时候,知道我爸爸去世了,不想去,政府就施压”。
    
    罗女士说,她的父亲罗继标和几十户村民居住的房屋附近长期半夜施工,机械噪音扰民。去年8月30日晚十点多钟,前往劝说施工方停止夜间施工,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今年5月4日,罗继标被警方刑事拘留。8日,代理律师吴良述向凤山县公安局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但没有料到父亲在看守所离奇死亡。
    
    罗继标的妹夫谢先生说,亲属强烈怀疑官方的说辞,要求法院鉴定:“我们家属最怀疑的是他身上有伤痕。他的嘴唇乌黑,他的胸部,好像被绳索勒过度痕迹,两个膝盖有下跪的伤痕。我们家属想找法医鉴定”。
    
    吴良述律师在声明中表示,他的当事人罗继标死因严重存疑,其家属和律师有权利知道一切真相,在所有死因调查过程中,家属或者委托的人员有权利全程参与。吴良述律师要求独立机构负责对死者遗体进行鉴定,并要求看守所提供监舍内的原始录像。
    
    特约记者: 乔龙​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560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廉江看守所一在押人员死亡 原因正在调查
·中国律师李和平在天津看守所“整月遭受刑具折磨” (图)
·律师会面陈云飞披露看守所境况
·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方克友在看守所内死亡
·原武警司令、副总参谋长王建平上将看守所自杀
·肖育辉案:律师在惠州博罗看守所会见肖育辉
·“709案”押律师谢阳于长沙第二看守所“失踪”
·黄伦老婆送衣服存钱遭拒 九龙坡看守所举牌抗议 (图)
·燕薪律師:第六次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了吴淦先生 (图)
·湖南益阳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 家属称身体有淤青
·芮成钢判了6年?吉林省看守所确认人已转出 (图)
·谢阳律师团控告长沙第二看守所709案家属起诉团中央 (图)
·燕薪、葛永喜律师在津第二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 (图)
·六四天网黄琦被刑拘 羁押绵阳看守所 (图)
·浙江纪中久律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会见胡常根
·李爱杰呼吁:关注张海涛在看守所遭受虐待
·廊坊老农民杀人证据不足 遭看守所折磨致死结案
·弑警嫌犯熊运世:曾被看守所打伤 弟弟遇害多年未破案 (图)
·江西九江永修看守所副所长遭割喉死亡 血溅街头 (图)
·徽州原政协主席看守所死亡:官方称系脑溢血
·长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 (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节选:归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
·李蔚:胡石根长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钱用、有衣穿?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黄子(黄文勋)在看守所向外界写的信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殷玉生:看守所一月记
·刘浩律师: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辩护律师会见难
·吴金圣:我的北京看守所经历实录
·河南平顶山张耀花因去天安门撒传单,现在关押在东城看守所 (图)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贪官出庭受审为什么不穿看守所号服?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16天看守所经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黑暗世界
·傅达林:看守所体制之“殇”何时破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