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宁政协原常委周连科退休前的疯狂:调整25名干部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0日 转载)
     辽宁政协原常委周连科退休前的疯狂:调整25名干部


    周连科 资料图
    
    2017年3月,辽宁省政协原常委周连科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他从一名下乡知青、普通工人,一步步成长为葫芦岛市委宣传部部长、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厅长、省政协常委、文史委员会副主任。奋斗了整整40年,然而从一名正厅级领导干部到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不过几个月。
    
    违规用人,大搞亲亲疏疏的庸俗关系
    
    知道自己“即将到站”,便抓紧最后的时间,在到达任职年限的前两个月,未经请示省委组织部同意,擅自4次主持召开省文化厅党组会议研究干部事宜,突击调整25名干部。做出这件事情的正是辽宁省文化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周连科。其后,经省委组织部核查认定,违规调整的干部任免无效。
    
    据了解,周连科自2010年12月调任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后,像这样违反组织纪律违规提拔干部便成了家常便饭。
    
    2012年8月,他将一名干部调入省文化厅。两年后,该干部通过竞聘担任某处处长。后经组织核查,该干部在竞聘前既没有调研员任职备案,也没有公务员身份,根本不具备竞聘处长的资格。
    
    2015年,他将厅机关一名干部安排到下属企业任副经理主持工作,并从中收受好处费5万元。
    
    2016年,周连科违规用人的问题在省文化厅整治“吃空饷”突出问题中浮出水面。经查,他违规将其亲属从企业调入省文化厅下属单位省图书馆,2012年至2015年,其亲属长期不上班还领取薪酬10余万元。省文化厅对此进行严肃处理,给予周连科亲属记过处分并收缴违规所得。对此,周连科非常不满,还厚着脸皮多次向有关单位写信反映。
    
    周连科自以为在政界多年,谙熟各方关系,不仅公然违规调整提拔干部,还借自己住院、出国、家人婚丧之机,以“人情往来”为由,大打纪律“擦边球”,收受下属、同事财物共计40余万元。还于2013年至2014年间,两次指派下属单位提供价值近20万元的文物和名家字画用于送礼。
    
    这些问题大都发生在周连科退休前四五年内,他在忏悔书中坦白道:“觉得‘船到码头车到站’,便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和退路了,放松了对自己的纪律约束。”自身存在严重问题的周连科对省文化厅存在的公款消费、虚假票据报销、利用项目谋私等违纪问题长期不管不问,从而助长了文化厅的不正之风,给部分干部违规违纪提供了可乘之机。
    
    以扶贫为名购买化肥却肥了自己
    
    作为在基层工作多年的党员领导干部,周连科本应深知群众疾苦、心系群众、帮助群众,把党的惠民政策落到实处,然而,精于算计的周连科却把算盘打在了专项资金上。
    
    某公司2008年企业破产拍卖,时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周连科提议并介绍企业家张某购买。张某与周连科“交情”甚厚,早在1997年,在周连科的帮助下,张某就在购买转制企业中赚了一笔。对于周连科此次提议,张某自然“心领神会”,以自己的资产办理抵押贷款购买了该企业并更名为润达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周连科的姐夫,实际经营活动则由周连科一手操控。
    
    张某购买企业仅1年,就用润达公司土地和厂房办理了抵押贷款,收回了出资本息,公司实际上就成了周连科自家产业。为了企业运转和偿还贷款利息,周连科便利用主管拨付专项资金的职务便利,不断给自家企业“输血”。
    
    2009年9月,周连科以省委宣传部在某市扶贫为由,让另一市委宣传部向某化工公司索要化肥200吨,价值32万余元。然而化肥没有用于扶贫,却“扶”了润达公司。2010年底,周连科以“三下乡”项目活动为名义,又为润达公司捞了42万元。
    
    2012年,周连科故技重施,先后以省文化厅扶持“农村自办文化活动”以及“文化广场及村文化建设”的名义,用专项资金为润达公司购入大量化肥。就这样,周连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一笔笔专项资金赚进自家腰包。经查,2010年至2012年,他在担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和省文化厅厅长期间,侵吞公款公物折合人民币共计340余万元。
    
    长期在宣传战线的周连科给他人讲了多年的马列主义,最后自己奉行的却是实用主义和拜金主义。在他看来,“共产主义是美好的,但可望而不可即。理想是空的,现实是实的,还不如放弃不切实际的空想,去追求现实的实实在在的利益,去满足自己的需要。”这样的想法就像一只魔爪,把周连科一步步拖入深渊。
    
    “交穷朋友需要你帮他,交富朋友才能他帮你”
    
    在周连科从违纪走向违法的道路上,两个他自认为的“铁哥们”——企业家张某和金矿老板梁某,起了重要的“助推”作用。通过周连科,他们不仅在企业转制过程中大发其财,还在企业经营中多次受到周连科的“照顾”。
    
    而周连科也在“照顾”哥们的同时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经查,从1998年至2016年,周连科先后索取、收受张、梁2人财物共计589万余元,其中在十八大以后,收受财物257万余元。
    
    “交穷朋友需要你帮他,交富朋友才能他帮你。”秉持这种交友观的周连科对自己的朋友一点也不客气。2001年,周连科收下了梁某所开发的1栋价值120余万元的别墅,其后又由张某出资90余万元为周连科扩建并装修该别墅。
    
    2015年周连科父亲去世后,他以报销父亲住院费用的名义向张某索要60万元;2016年4月,周连科又以其妻子在海南承包山林为由,向张某索要70万元。
    
    周连科以为这种多年的“朋友关系”十分牢靠,直至被组织审查后,他才看清了这两个“朋友”给他带来的不是幸福生活,而是人生的毁灭。“商人就是靠‘吃小亏占大便宜’‘舍小利而取大利’来征服权力获取不正当利益的。对于一个领导干部来说,获小利不能改变人的一生,却可以毁掉人的一生。”周连科明白这个道理时,他所谓的“朋友”已经离他而去。
    
    执纪者说
    
    作为一名省委委员,周连科经常参加省委有关会议,直接听取关于党风廉政建设方面的讲话和报告,深知党的纪律的重要性和严肃性。作为省文化厅党组书记,他重权独揽,执意分管人事、财务等工作。中央规定领导干部不准经商办企业,周连科明知故犯,用隐蔽的手法办企业谋私利且滥用公权,与企业家勾肩搭背,大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十八大后,党中央严惩腐败,严肃执纪,周连科仍然顶风违纪,不知悔改。正如他忏悔所说,“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松对自己行为的约束和控制,放松了约束和控制就失去了行为底线,就是错误的开始。如果当初能严格按党的纪律和要求办,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可以避免。”
    
    从政40年,周连科以极不光彩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政治人生。他的违纪违法行为,不仅给其个人和家庭带来了灾难,也“污染”了所在单位的政治生态,给党的事业造成危害,令人警醒,发人深思。
    
    ●忏悔书
    
    我从一个普通下乡青年,经过努力逐步走上领导岗位,随着职务变化,近几年,放松了世界观改造,淡化了理想信念,淡忘了党的宗旨。认为共产主义理想是美好的,但可望而不可即。现在是市场经济社会,人们都关注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现在是人情社会,人们都关注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
    
    看到别人富裕,就心理失衡。觉得一些大款素质不高,能力也不大,但都捞到大钱,而我们的素质和能力不比他们差,还是一个穷光蛋。认为在工作上先进,生活上也要先进,不能看到别人富裕,自己贫穷。这种错误的观念是自己党性原则丧失的一种表现,也是自己蜕变的开端。
    
    随着自己的官位越来越高,同基层群众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想群众的事少了,想自己的事多了。我还错误地认为,在工作上和生活上为他人着想没错,但你为他人着想,谁为你着想,特别是到有一天你退休了,有困难了,你没有后路,没有朋友,靠谁帮助你。交穷朋友需要你帮他,交富朋友才能他帮你,于是有选择地交起了大款朋友。实际上,熟人上千多,知心没几个。随着自己将要退休,觉得自己在官场干了这么多年,没交下几个朋友很吃亏。于是开始巩固自己交的两个朋友,同他们交往多了起来,有些事也愿意找他们办。特别是对亲属找他们办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知不应当办也装糊涂,结果酿成大错无法挽回。
    
    一般来说,商人就是靠“吃小亏占大便宜”“舍小利而取大利”来征服权力获取不正当利益的。对于一个领导干部来说,获小利不能改变人的一生,却可以毁掉人的一生。“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金钱可以使人幸福,也可以使人痛苦,关键在于千万不要谋取不正当利益。
    
    侥幸心理会铸成自己终生的不幸。不要总看到他人胆大不出事,去侥幸攀比。今天不出事,不等于明天不出事,明天不出事,不等于后天不出事。有事总有一天要出事,没事永远不出事。所以,千万不能做违规违纪违法的事,掩人耳目、掩耳盗铃只能是自欺欺人、害人害己。(摘自周连科忏悔书)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博讯 boxun.com)
801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万古视频【视频】人人都爱自拍,直播自媒體時代到來
  • 陈泱潮上兵伐谋,居高临下,中国如何不战而屈印兵
  • 东海一枭儒生修养微论
  • 谢选骏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 藏人主张《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 谢选骏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 郑恩宠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 生命禅院二十四、人生的三大追求
  • 金光鸿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 观察韩尚笑:中国民主的困局到底在哪里?
  • 谢选骏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 基督化生活公平的工薪
  • 谢选骏四派勘误
  • 郑恩宠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 谢选骏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论坛最新文章:
  • 台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未开北京已获大胜
  • 巴黎警察清晨撤离夏佩勒门约2000移民
  • 法国享誉国际美食评论家米幼陨落
  • 集团军军头调动完毕彰显习近平掌控军权
  • 美蓄奴州历史建筑拆除 特朗普谴责撕裂历史
  • 西班牙被动反恐保平安政策落空
  • 中国第一家网上法院出台
  • 《解放报》:在北京严密监控下的香港艺术
  • 首家互联网法院落地浙江杭州
  • 中国女留学生遭绑骗威胁增大
  • 自卫队员多娶中国妻子再引保密担忧
  • 是假的?高智晟推文报告出逃成功
  • 民间网络审判谁是台湾的罪人李登辉列榜首
  • 北戴河迷雾浓 今年可能根本没有19大布局会
  • 天网疑疏漏 巴塞罗那汽车恐袭案犯仍在逃
  • 台暴徒偷南京大屠杀武士刀攻击宪兵被捕
  • 日美2+2会议日本外相称赞中国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