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众筹整容 舒科这一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0日 转载)
    
    工作机会扑面而来,让舒科在激动的同时,也有些迷茫。(取材自南方都市报)


    工作机会扑面而来,让舒科在激动的同时,也有些迷茫。(取材自南方都市报)
    
    做个正常人,这对一般人来说很简单,对31岁的舒科却是如此的艰难。去年因患先天性血管瘤,长相丑陋频频碰壁而成为新闻人物的他再度走进公众视野。从最初表示不愿整容;到如今上网众筹,要做个正常人,一年多来,舒科究竟经历了什么?
    “一生的梦想,只为做一个普通人······”,随着一则众筹整容医疗费的网帖在微信悄然流传,舒科再度走进公众视野。
    
    这天上午,冷空气裹挟著细雨席卷广东珠海。梅溪市场前,戴大口罩、撑著雨伞的舒科,迎著路人匆匆一瞥而投过来的诧异表情,低头疾步走回居所。对于这些表情,31岁的舒科仍有些不习惯。
    
    为了省钱整容,他退掉了原来每月200多元的出租屋,借住在同事的房间。
    因患先天性血管瘤,异于常人的五官让舒科的生活蒙上阴影。找工作被拒,连理发、吃饭也经常被拒······。2016年1月,舒科的困境经报导后,他瞬间成为新闻人物。人们打电话嘘寒问暖,多家企业伸出援手,提供工作岗位。
    
    ●爱情来了···想爱不敢爱
    
    事业来敲门,爱情也来敲门。一位远在河南南阳的单亲妈妈打电话过来,要与舒科谈恋爱。
    
    刚开始,舒科兴奋了好一阵。除了微信联系,每天干完活,舒科都要跟她煲电话粥,少则15分钟,多则半小时。
    
    很快,现实的压力扑面而来。
    
    “主要是我的原因,心理太自卑,觉得配不上对方,而且第一次谈恋爱,我也不懂怎么逗女孩开心。”舒科说,随着交往加深,他越发恐惧。他担心如果两人走到一起,她会被自己拖累,受到非议。
    
    除了担心,舒科还总是疑心,自己长这样,她仍愿意交往,会不会只是出于同情和可怜,而并非真的喜欢他?这样的爱,并非舒科想要的。
    
    而更现实的考虑是,舒科刚找到工作,没有积蓄,而她已有两个小孩,经济负担很重。“不是我不愿照顾对方的小孩,而是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给他们幸福。”舒科想过两人的未来,如果真的在一起,可能还会生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到时候抚养三个小孩,负担很重,更多的责任要让她来承担,这样一来只会拖累对方。
    
    前思后想之后,舒科便渐渐地不再主动跟她联系,对于她的问候也故意冷落,爱理不理。最近几个月,两人的微信已经没有任何交谈和联络。不过私底下,舒科仍在关注她的朋友圈。“看到她生活幸福,自己便放心了。”
    
    ●工作来了···做做又停停
    
    工作,舒科倒是找到了,但计画赶不上变化。
    
    媒体报导后,不少企业给舒科提供了工作岗位,其中有两家珠海企业。舒科相中了高栏港的一家单位,顺利通过面试。但上班的地方距离他亲戚住的地方有60多公里远,家人没有同意。
    
    舒科最后选择了离家近的活——在工地搬东西。一干就是大半年。
    
    珠海的夏季炎热,舒科的工作又常在烈日下曝晒,到了2016年8月,他那凸起翻出口腔的嘴唇粘膜频繁流血,难以止住。平时,舒科在工地干活都戴着口罩,没人看见他的嘴唇在流血。但有一次中午吃饭,他摘下口罩,刚好被老板看到了。
    
    担心出意外,老板让舒科休假治疗。为了省钱,舒科找到一家民营医院,医生诊断后说问题有点严重,让他到大医院。舒科没去大医院,跑到药房买了点消炎药和药膏,治了一个月才好。
    
    病好后舒科想回工地继续干,但医生说口腔外翻接触不到口水,如果继续在户外工作,粘膜很容易再次受伤。
    工作只能放弃。
    
    后来舒科回了一趟老家,在网店找到一份打包寄送快递的活,老板是舒科的一个同学。但干了不到三个月,老同学找到他,旁敲侧击,建议他不妨继续治疗,改善一下面部情况。
    
    “我理解他,这家网店是三个人合伙开的,另外两个老板对我的病情还是有点担心,怕我在公司工作期间出什么意外。”舒科说。
    
    这么多年,尽管舒科因为自己的外貌饱受困扰,但他很少想过整容。其实他曾整过一次容,但效果不好,让他产生了阴影。
    
    那是2007年,舒科考上老家一所重点高中,报到时,校领导将他拉到一旁,建议他如果要继续读书就先治疗,以免影响其他同学学习。为了读书迫不得已,家人带着舒科到重庆、成都四处求医,后来做了一次手术,外观改善了一些,但他很快发现身体并不适应。“效果不好,还花了近3万,这些钱都是借的,心里很难受。”
    但这一次,同学提醒舒科,毕竟过去了十年,医学技术在不断进步,以前解决不了的问题说不定现在能解决。
    
    ●梦想来了···盼募30万元
    
    恋爱、工作接连碰壁,加上同学的提醒,让舒科再次萌生了整容的念头。
    “我觉得自己只有整容,才能真正做一个普通人。”舒科说,他一年前接受采访,说不会整容,那是因为当时还不敢想这个问题,也觉得自己这么大整容没戏了。但现在,他突然发现医学上还有可能通过整容变成正常人,这个念头就在他心里扎了根,“做梦都想这事。”
    
    舒科的求医之路从此开始。
    
    从2016年12月开始,他怀揣著打工攒下的1.8万元,奔走在广州、上海的各大医院之间。去大医院问诊的人很多,舒科没有提前挂专家号,最初又不懂网络预约,只好现场挂号,排队等候。最长的等候,他挂的号被排到五、六天后,等候期间,他只能栖身于附近的小旅店,为此花了不少冤枉钱。
    
    奔走了近两个月,最终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愿意收治。但医生坦言,像舒科这种病例十分少见,由于拖得时间太久,年龄大了,病情也变得复杂。医生告诉舒科,如果要治疗,估计得花费二、三十万人民币。
    
    二、三十万元,根本是舒科和他的家庭难以承受的数目。力有不逮的舒科想到了众筹。
    
    今年3月1日,舒科在网上发起众筹,希望募捐30万元,为自己募集医疗费,在治疗血管瘤的同时进行整容。
    
    但网络众筹的情况并不理想。截至15日,半个月的时间,仅筹集到1.7万余元。最多的一笔是一个老同学捐的,300元,最少的仅一块钱。“估计没什么戏了。”舒科说。
    最近,他又开始琢磨申请贷款整容,但这并非易事。在网络咨询贷款的聊天纪录中,保险公司询问其有无房产、汽车或固定工作,舒科的回答都是没有。毕竟,他连现在的工作都是春节后找到的,才干了一个月。
    
    家里,舒科的爷爷躺在床上睡觉,家人对于他整容的事有心无力。舒科说,自己感觉跟普通人就像生活在两个世界中,走到哪里,都有异样的目光。
    “万一募捐不理想,没筹集到怎么办?”
    
    面对问题,舒科沉默良久,然后发泄了一下:如果不能治好病,无法做个正常人,干脆一辈子一个人生活算了。
    
    再沉默,等消气了,他又开口:既然有了目标,哪怕打工也会一点点攒钱治病。(中国新闻组整理)
    
    ●众筹是啥?
    
    众筹为群众募资,是指透过互联网展示、宣传计画内容、原生设计与创意作品,有意支持或购买的群众,可借由“赞助”让计画或梦想实现。相对于传统的融资方式,众筹更为开放,能否获得资金也不再是以商业价值作为唯一标准。不过,众筹项目良莠不齐,尤其时下事无大小都来众筹一番,就连交学费、整容等也能透过众筹募资,骗局更是时有所闻。(资料来源:MBA智库百科)
    来源:世界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9323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得知隋牧青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有感》
  • 匣子说话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 生命禅院800ValuesNo.301~400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张杰博闻一个危险的信号,中共高层管理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 曾节明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 郑恩宠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 槟郎秦淮河放生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自序
  • 悠悠南山下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 生命禅院程序在运行——《传道篇》之五十
  • 曾节明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 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评:"李锐评价习近平"呼吁进行政治改革
  • 谢选骏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 家庭教会人类的大脑内具有崇拜痛恨仇敌区
  • 金光鸿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父的干预已经展开,祂的义怒将震撼整个地球
    论坛最新文章:
  • 东京首次进行导弹来袭疏散演习
  • 巴黎塞纳河水过线4米 本月第二次溢出河床
  • 工会与司法部长谈判前 呼吁封锁全国监狱
  • 美国政府停摆第三天 中间派碰头试图破僵局
  • IFM上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预测
  • 陈破空:篡改新版教科书历史凸显危险复辟潮
  • 到网上欣赏法国最新电影吧!
  • 法媒:中国不愿再为全球垃圾场 引富国恐慌
  • 乐施会:减低贫富悬殊迫在眉睫
  • 乐施会喊达沃斯精英:82%新增财富被1%占有
  • 爱丽舍条约55周年 法德盼修条约提供新动力
  • 爱恨交加——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周年
  • 选择法国:马克龙办140个跨国集团领导峰会
  • 达沃斯论坛即将开幕 特朗普成关注焦点
  • 桑吉号油轮:油污面4天扩大3倍
  • 扁遭警告独派护扁炮打法务部长
  • 港律政司再涉非法僭建 议员质疑早已知情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