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22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全国各地维权人士赶来王藏家声援)
     2017年1月11日,王藏在他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发文控诉,原以为自己安心搞文艺创作就可以在宋庄稍微安心住下去,原以为当局看在他目前拖带三个年幼孩子的份上会有恻隐之心,因为小女儿4岁,刚出生的龙凤胎才5个多月。可是,他进一步控诉:“寒冬腊月时分,就在今天,北京宋庄艺术区政府路泰隆公寓外10号的房东再次来到我工作室家里,态度强硬却又无奈地要我们必须马上搬家,不顾我们签了5年的合同才住满1年多。房东这次没有遮掩,直接转达这是派出所和村委会的强硬要求他没有办法,否则他们要派挖掘机来挖房东的违章建房。房东还转达,听上面的意思是你们未来最好搬回老家去,若在北京,还会被驱赶。”这是王藏入驻宋庄艺术区4年多以来将要面临的第9次被逼迁。对此,王藏发出了一则严正声明:“如果谁要在寒冬腊月让我妻儿无处安身,我必尽一个男人最后一丝尊严让人权迫害的凶手付出代价。在此奉劝有断水、断电、断网、断暖等逼迫想法的刽子手,我此前忍过多次,这次坚决不搬、坚决不会再容忍对我妻儿的任何违法犯罪恶行!”
    
    第二天,房东带人再次上门威逼,王藏在微信朋友圈上称他们在耍黑社会,网友见了深感义愤,大家纷纷索要房东的电话号码,有网友跟房东聊了六分半钟,有网友打过去,房东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最后房东不接电话了,一个网友给他留言,奉劝他多多行善。网友让王藏把房东的语音和视频传到网上来。房东就是撤走了,还给王藏短信留言,说:“我不想你在我这住了你惹的祸不能让我给你背黑祸,这样不好,我背不起,限期三天找房搬家,三天后断电、断水、停暖,提前通知否则孩子冻坏不好说,我知道这样做没道理,但是没办法。”王藏回复:“你和他们就算采取更恶劣的方式我们也坚决不会走。该说的都说过了。”这件事发生在中国,是否太平常了,国内没有一家媒体引起关注,国外的媒体却一片哗然。维权网、自由亚洲电台、博讯新闻网、博闻社、大纪元等第一时间报道了这起逼迁事件。自由亚洲电台称,王藏近月创作了一系列讽刺《雾霾》和习近平“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画作,被广泛转发,但目前暂未知,此次逼迁是否与此有关。王藏,本名王玉文。诗人、思想者。国际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2016年10月,独立中文笔会在台北纪念创会15周年,王藏获该会颁发的2016年度自由写作奖。
    
    第三天,我和王藏坐在他家聊天,一中年男子推门进来,王藏说这就是房东。我见房东长得有些憨厚,客气地邀请他入坐。待他坐下来,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逼王藏搬家?他吱吾了一下,低声说:“必须搬。”王藏站起身来说:“凭什么?我又不欠你房租。”房东也坐不住站起来,他说:“我把房租退给你。”王藏说:“你想退就退吗?我不要。”房东大声吼道:“你不要也得要,你们必须怕我。”这话明显带着威胁,这时,4岁的小女儿被嚇得直往楼上跑,一对龙凤胎已经哇哇大哭起来。王藏被激怒了,他问房东:“我听你的话,你算老几?”王藏的妻子气愤极了,她喝令房东:“你给我出去!这是我们的家!”房东冷笑着对我说:“我想来就来。”我下意识地告诉他:“这不行!”见房东不走,王藏取出手机对准房东:“你再说一遍呢,说我们必须怕你!”没想到,一开始很平静,他们瞬间就吵起来了。一会房东退走了,我还没反应过来,王藏已追出门去,我担心他们在外面打起来,马上也追了出去。房东边走边说:“你们等着!”随后,王藏几次报警,将前一天房东要杀人全家的威胁一并反映,宋庄派出所警察回复说:“找不到去你那儿的路。”王藏问怎么还没来,警察在电话里说:“没有欠你们的。”网友评价,这真是原形毕露。至此,三名不明身份者开始在王藏家门口游荡。而在王藏的朋友圈,已有130多位社会各界人士向他表示声援。网友向莉留言说:“距离春节还有半个月,王藏和他的妻女却面临寒冬腊月流浪街头。一个国家的未来取决于他们对待良心、女人和孩子的态度。拭目以待!”
     
    第四天一早,王藏发现他微信上传信息有问题,再试,正常。第五天,王藏举着菜刀和奶瓶站在三个孩子的背后拍了两张黑白照片发到朋友圈,他再次声明:“若暴徒流氓敢非法闯入我处伤害我的妻儿,我必正当防卫保护我的家人不受伤害。”他以此强调自己的自卫权利。其实,选择坚守还是妥协,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我呼吁:我们的社会必须最低限度地保护好一个人的正常生活,保护好孩子的健康成长。王藏一家的遭遇发生在京城寒冬,让我们觉得北京的社会文明,政治文明,生活文明己荡然无存。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必要站出来,维护这种关涉到一个人,一个家庭最为基本的生存权利不受侵犯!
    
    王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我的孩子受到心理伤害必须赔偿、必须处理!这不是搬家问题,已经超越这个问题了,现在已经发展到搬家都是小事,我的孩子受到创伤,他们怎么处理、怎么解决?”就在这一天,数位警察、房东和几个不明身分者上门来了。警察告诉王藏,房东报的警,他们来处理,要求他和房东协商解决搬家问题。王藏说:“我几次报警,你们警察最终都没有来处理。我们不欠房东一分钱,且合同还没有到期,按法按理他都没理由赶我们走!我们现在要谈的第一个问题是孩子前天被房东惊吓的精神损失赔偿!”警察和房东走后,便把王藏一家的网和电断了。夜里九点半,家里四片暖气片也停了两片。黑夜里,不断有朋友前来探望,送来热水、电筒和蜡烛。大家围坐在一支蜡烛边上聊天,逗孩子玩,合影。次日天亮,又来了一群朋友,除了电筒和蜡烛,他们还送来了热水瓶、旷泉水、饼干、苹果、梨子、香蕉、熊猫玩具,还有最暖心的暖贴。各地还有各界网友表示要来探望!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阿烂画作《刀下的孩子——见证王藏一家被逼迁)
    
    为见证王藏一家被逼迁,阿烂根据王藏举着菜刀和奶瓶站在三个孩子背后的照片创作了一副画作《刀下的孩子》。
    
    网友@乔老爷上轿 作诗声援到:
    
      一个上海诗人半夜给王藏发文:
     
      他说,
     
      一盏灯支持的夜晚
      也是一盏灯下
      摇摇欲坠的夜晚
     
      寒风刺骨
      一盏灯照亮你我
      再没有旁人
     
      一看这就是
      夜半情话
     
      可我不关心他的一盏灯
     
      今夜
      我更关心的是在北京宋庄的一个诗人
      他叫王藏
      今夜,不知他与他的妻子以及
      四岁的女儿五个月的龙凤胎
      是否有栖身之地
      是否有热饭
      是否有火炉
      是否有蜡烛
      因为他写诗
      他说话
      他又被驱赶
      而他一家四口的栖身之地
      仅仅是一间出租屋
     
      不过
      无论如何我相信今夜
      他会有一盏灯的
     
      能用一盏灯
      砍去头颅
      喷薄而出的必定是
    朝霞
     
    还有一些诗友作诗声援:
     
      我用黑暗喊亮天空
     
      汪剑平
     
     
      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用浓重的黑暗
    沉默寡言的词语,养活自己
     
      夜色也会杀人也会剿灭一盏油灯
      一丛篝火
      几点微弱的萤光也不放过
     
      漆黑的阴谋
      如同深渊
    我是一个走失方向的人
    也要安慰逃进黑暗的人
    惊魂未定的日子
    一轮残月骨瘦如柴
     
      追日的夸父还没有回来
      留给我们的那片桃林无法预测秋天
      用谎言证实谎言
      恐惧证实恐惧
      绝望证实绝望,而我用黑暗
      喊亮——天——空
    喊醒你
     
     
      让我们一起度过这个寒冬
     
      文捷
     
     
      在黑暗中 你来了
      在寒夜里 他来了
      他们断电 一起点亮蜡烛
      他们断水 眼神透着光亮
      他们断网 刺破厚重的黑暗
      但断不了人心 寒夜里让我们围坐在一起
     
    国际独立中文笔会已联名为王藏一家向国际社会发出了紧急声援,强烈抗议逼迁王藏三幼儿全家。王藏在美国的朋友告诉他:“明天我会将你一家的遭遇告知川普团队。我跟他们有密切的联系。那些伤害你的人会付出代价。你多保重!”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叶海燕和王琳来探望王藏一家)
     
    第一天就前来探望王藏一家的女权主义者叶海燕,王藏一家的遭遇今天又发生她的身上了。她在网上说:“房东已经说了,要我这几天搬走。我说我不搬。他说明天派出所会来。我说让他们把我扔出去,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萨哈罗夫人权奖获得者胡佳先生在表示声援中说:“今年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和五年前2012年十八大一样,维稳清场工作从年初就开始了。我在Bobo自由城的家和自由艺术家集中的宋庄是北京国保在通州区的封锁维稳重点。诗人王藏和女权主义者叶海燕都在这个寒冷雾霾的冬日里被国保及宋庄维稳人员逼迫搬迁。当局的目的是把他们赶出北京。”
     
    2017年1月18日
     
     
    陈家坪,诗人,纪录片导演。1970年出生于重庆。曾任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学术频道编辑、中国学术论坛网主编。参与编辑民刊《知识分子》,参与采访整理《沉沦的圣殿》。出版诗集《吊水浒》,拍摄教育公平纪录片《快乐的哆嗦》。近年与友人发起北京青年诗会,主编《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诗人访谈》。现居北京。
      (博讯 boxun.com)
6714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图)
·诗人王藏在北京宋庄工作室再遭逼迁 (图)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 诗人王藏的严正声明 (图)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图)
·高克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王藏等民间人士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北京诗人王藏、艺术家追魂获释
·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已走出看守所 (图)
·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艺术家追魂与王藏今获释
·关注:王藏妻子王丽被抢劫 (图)
·律师再次会见王藏 王藏现在谦抑淡定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藏通报
·隋牧青:会见诗人王藏通报
·王藏妻子王丽在居住地附近遭遇抢劫
·贵州民主维权人士莫建刚被指发文声援王藏被带走并抄家
·张维玉律师:王藏案被移送通州检察院审查起诉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诗人王藏被捕及受虐待的严正声明
·声援占中:王藏看守所内遭酷刑 薛野、陈堃获释
·王藏妻子搬新住处不久又遭骚扰 (图)
·王藏太太:北京警方是怎样骚扰我和孩子的!
·非法逼迁断电断网断暖已8天! 宛芸:王藏的退路 (图)
·高洪明:为遭逼迁的王藏先生叶海燕女士呐喊一声
·王藏:送別賈敬龍(兩首) (图)
·盛思吾:评王藏的诗歌创作 (图)
·王藏: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难 (图)
·王藏:批判极权主义的先锋艺术圣徒——高氏兄弟 (图)
·王藏获诗反运动楚魂诗歌奖感言
·王藏:七律•中秋抒怀续 (图)
·王藏:七律•中秋抒懷(外二首) (图)
·王藏:我满嘴血污或焦臭
·王藏:人权艺术宣言:作为反抗的当代艺术运动
·王藏:北京雾霾(组诗之2) (图)
·王藏:北京雾霾(组诗) (图)
·王藏:《四首十四行:小情歌》
·王藏携妻儿全家感恩各界恩公义诸友的公开信 (图)
·吴玉琴:丹心一片为自由——王藏的中国梦 (图)
·郭少坤:诗人王藏的维权与支持香港占中被捕 (图)
·王藏:黑衣光頭打傘撐香港 (图)
·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