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聂树斌案律师陈光武披露参与制造冤案者名单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05日 综合报道)
    
    聂树斌案律师陈光武披露参与制造冤案者名单


    【博闻社】随着聂树斌案翻案,大陆一时多见内幕揭秘文章。今天(12月5日),曾在今年三月因身体和官司原因被解除聂案代理律师资格的陈光武律师,在新浪博客发文清点“聂案罪魁”。内中主要人物如张越、许永跃等曾被博闻社之前两篇报道点名。聂树斌早已死去,一切“揭秘”似乎都来得稍晚,但正义即使迟来也不能不被呼唤。正如博闻社编发的“耻辱榜”一样,那些曾经为恶的人,应该晒出来被更多的人看到。下载陈光武文章:
    
    原标题:《聂案罪魁知多少-真诚奉劝聂树斌冤案制造者投案自首》
    
    作者:陈光武
    
    聂树斌案件折腾了20多年,最高法院一锤定音。
    
    疑罪也好,错杀也罢,总算了结了。尽管这不是九泉之下的聂树斌想要的结果。聂树斌想要的,该是毫无疑问的冤杀,而不是什么疑罪从无。从这一角度说。聂树斌的无罪判决,模糊了案件的诸多真相。
    
    聂树斌和该起案件毫无关系,何来疑罪?山东高院听证会上我就公开说过:“从卷宗看当年破案的思路,就是看哪个不顺眼,抓来一个顶上就行。即使当时我骑着自行车在那个地方转悠,也是同样结果”。
    
    12月3日,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新京报》以题为《聂树斌无罪了,该追责了》发文,其它媒体则以《聂树斌无罪了,该追责那些有‘罪’的了》转载此文。社会上更是追责呼声一片。这恐怕不是决策者想要的,也超出了最高法预料。近日,河北高院也明确表态“就是否存在违法审判问题展开调查”,
    
    如此看来,聂案的追责程序,是非启动不可了,哪怕仅是做做样子?
    
    从哪儿追起呢?
    
    一、背后黑手
    
    此前,多家媒体曾披露,一手制造冤案的是时任河北省委副书记、后在高层任职的许某某(博闻社注:系指许永跃,下同),而拼死阻止此案平反的则是已落马的前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
    
    今年6月15日,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财新网在相关报导中曾暗示,聂树斌案“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人官儿又太大”。
    
    聂树斌案1995年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号法官提审,25号就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26号下了死刑执行命令,27号就杀了人。如此快速,坊间称“有省领导批示快杀”。这个人就应是当年的河北省委高官许某某。
    
    有消息称,2005年王书金案发泄露了聂树斌冤情,当时聂树斌办案部门就曾找到已是国家某部高官的许某某。据说正是许某某出面强力阻挠聂案重查。已落马的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是许的亲信,而马建又是张越的盟友,因此张越要极力挡住此案平反。这一挡,就是12年。
    
    2013年王书金案在邯郸二审前,河北方面采取强力措施逼王书金翻供。消息称,当时,张越直接坐镇邯郸,住了三天,在庭外指导王书金二审,以控制局面。
    尽管这两位高官一位退休颐养天年,另一位因腐败身陷囵圄,但于情于理于法都该以滥用职权追责。实际追不追,则另当别论。
    
    二、原一审二审主审法官、检察官及相关领导
    
    首先要说明的是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平义杰。
    
    最后批准杀人的应该是河北高院院长平义杰,诡异的是当时必须由院长签发的聂树斌《死刑执行命令》却不是平义杰本人签发,而是由副院长王毓恭代签。
    
    这一问题比较复杂。究竟是平义杰深谙内情躲避风险故意不签,还是确实出差或生病不在岗位?若是前者,道值得点赞,尽管力不从心。若是后者则难理解,难道就不能稍等些许,待院长上班再签,晚一天杀聂树斌就真的等不及了吗?更何况,王毓恭副院长的代签有法律依据吗?如没有法律依据,没有法律效力,为何人就被草草杀了呢?这个责任要不要承担?谁来承担?
    
    ——这事儿太大不敢妄议。
    
    聂树斌案一审法院审判长康平平,代理审判员梁建琴,代理审判员张贵军;一审公诉人田丽;二审法院审判长赵桂云,审判员王振平,审判员姜枫,以及一审法院刑一庭庭长郭连申。这些人其中必然要有人充当替罪羊,以玩忽职守罪担责。就看各自的背景和运气了。
    
    值得具体说说的是二审审判长赵桂云,她是案件二审主办法官。从卷宗看,他在仓促的阅卷中,已发现案件存在问题。在提审聂树斌时,他开门见山的问道“抓来后当天审问了没有”“被抓后回过家没有”(监视居住可住家里)“这几天你在哪儿度过的”。
    
    这样的询问足以说明赵法官经验丰富,办案老道,简单阅卷就发现案件存在非法羁押多日、前期笔录失踪等严重问题。按照常规,主审法官发现了这样重要的情节,案件是不可能维持原判且核准死刑的,但是
    
    三、侦查机关各位的责任
    
    原公安承办人员为:石家庄公安局桥西分局和留营派出所干警尚中华、焦辉广、张日强、杜同福、鲁嘉亮、陈勇、张建良、刘生吉、刘实臣,崔建江、鲁嘉亮、杨孟数、周建文、王建兵、吕修森、靳昌山等。
    
    1、尚中华,应是罪魁祸首。他系原石家庄市原郊区公安分局刑侦副局长,后任石家庄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长、河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调研员等职。
    
    卷宗材料显示,尚中华是聂树斌“811”案件侦破总指挥。在案发一个多月没有破案的情况下,尚中华急中生智,主持制订了侦破方案,通知案发现场周边农村和工厂宿舍区,发现形迹可疑的年轻人立即报告,于是就摊上了骑车路过某厂宿舍区的聂树斌,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和作案迹象的情况下,尚中华指挥民警杜同福、张日强以“抓现行”的名义将其拿下。冤案开始了第一道工序。
    
    2、鲁嘉亮、陈勇
    
    这两位系留营派出所民警。参与聂树斌案初审。聂树斌被突审5天5夜仍不认罪的情况下,僵局在这两位手中突破。获取第一份有罪供述,而且日后十分稳定。经过他俩的这道工序,这冤案,就基本做成了。他俩对聂案的成功“告破”“功”不可没。二人有刑讯逼供重大犯罪嫌疑。“论功行赏”的追责,这二人不可忽视。
    
    3、张日强、杜同福
    
    案件主要承办人。就是他们,参加了对聂树斌的抓捕和突审,走访调查了大量材料,“但材料都是零散的,没有入卷。当时材料特别多,矛盾很多,很多东西,最后成形的,有用的才入卷”(张日强语),把聂树斌的无罪辩解和调查到的大量不利材料销毁或扔掉了。系冤案的直接制造者。
    
    4、法医:王建兵、吕修森
    
    这两位系现场勘验和尸检报告的制作者。他们在死者没有进行尸体解剖且没有任何窒息征候的情况下,仅凭一件没有闭合的花衬衣,就作出“窒息死亡的”尸检结论;在没有进行全身检查仅就“四肢未发现明显损伤及骨折”就认定全身无骨折。而此时自己的手中正持有死者胸部明显骨折的照片。
    该两名法医的行为对冤案铸成作用重大,构成伪证罪或玩忽职守罪。
    
    5、法医靳昌山
    
    该法医对死者康某某的血型出具了《鉴定报告》,认定死者康某某为O型血。其实靳昌山根本没有对康某某的检材进行检验,系根据道听途说作出了《检验报告》。
    靳昌山的行为构成滥用职权或玩忽职守。
    侦查机关其它参与的警员根据日后的调查情况分别担责。
    
    四、证人余秀琴和王丽平
    
    有两位证人对冤案的铸成不可或缺,即受害人的工友余秀琴和王丽平。她们载入侦查卷宗的后期证言,显然是编造的假话。早期如实证明的笔录因与聂树斌口供不一致,被张日强、杜同福等人销毁了。后期的入卷证言,系办案人员根据聂树斌刑讯逼供形成的供述,由办案人员指导编造了。
    
    尽管这两位证人系受他人指使而为,入罪似略显无辜,但她们无视嫌疑人生命,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对冤案的铸成起关键作用,依法惩处是必要的。且对他们的调查可以了解更多案件真相,揪出更多制造冤案的嫌疑人。
    
    冤有头债有主,奉劝上述人员能勇敢的站出来承担责任,真诚道歉,并向有关机关投案自首,求社会和他人一份原谅,为自己和家人换取一份安宁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31318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聂树斌母亲立嘱 死后与儿子合葬 (图)
·聂树斌无罪 接下来该谈谈国家赔偿 (图)
·聂树斌母亲坐高铁回家 终于露出笑容 (图)
·洪晃:我母亲的换肾手术与聂树斌案无关 (图)
·河北高院向聂树斌父母致歉: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图)
·中国高院:聂树斌被错杀 汲取五项教训 (图)
·聂树斌案再审判决全文公布 9方面认定原审证据不足
·河北高级法院向聂树斌父母致歉
·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就聂树斌再审案答记者问
·聂树斌死后21年终获平反 最高法再审改判其无罪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父母的苦候:宣布再审后已接近6个月限期 (图)
·聂树斌案再审合议庭听取聂母和代理律师意见
·等了11年,聂树斌案将再审 (图)
·抓捕聂树斌案真凶警察遭非议十年 49岁停职 (图)
·聂树斌案翻案难 传陈云秘书许永跃曾批示“快杀” (图)
·聂树斌之母:儿子被抓前鸡都不敢杀 怎会敢杀人 (图)
·聂树斌母亲:跟这个案子十几年 我们还有证据
·山东高院:聂树斌案复查期间不存在干扰和阻力 (图)
·聂树斌母亲:跟这个案子十几年 我们还有证据
·聂树斌冤案是如何大白于天下? (图)
·高洪明:聂树斌案启示:中国如何防治枉法尘埃?
·查建国:聂树斌案没有完(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05)
·聂树斌案昭雪:是时候问罪前国安部长许永跃了 (图)
·聂树斌的案子还根本没有开始/汉评
·韩尚笑:聂树斌案暴露了什么?
·谈谈美国的”聂树斌”案/叶宁
·聂树斌不是张越批示杀掉的,他为什么玩命阻挠?
·邓学平:如何避免下一个聂树斌案的出现?
·郭起真:呼格、聂树斌案为什么会层出不穷?
·断言聂树斌案非冤案:法学教授洪道德其人/独光达
·聂树斌案:看看洪道德是如何弘扬道德的/独光达
·刘青:中共想将聂树斌案件导向何方?
·王才亮律师:聂树斌案代理律师为何感到恐惧? (图)
·边界:聂树斌冤案与章含之换肾 (图)
·东步亮:从聂树斌到呼格吉勒图 (图)
·东步亮:不应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寄过高期望 (图)
·河北访民邯郸围观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被拦截无功而返 (图)
·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内蒙古“聂树斌案”不能老这么“晾”着
·沉寂两年之久的河北“聂树斌案”真相逼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